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白月照流光 作者:小西雀天

字体:[ ]

 
  文案:
  我把你当哥哥,你却……
 
  真·骨科。
  兄弟年上,互宠甜文。
 
  经过与编辑的一系列讨论,原题《白月光》因为辨识度的问题,正式变更为《白月照流光》。尘埃落定,过程崎岖,起名废唯有一个心愿,就是希望大家百变之下还能找得到此文ORZ……
  主CP:死弟控纪明尘x云中阁第九届选美冠军纪子衿
 
 
第一章 最美的男宠是子衿
  “听说了没有?舅老爷终于忍不下去,给宗主大人找来了一堆男宠,哈哈!”
  “我要是舅老爷,我也没招了。这么多年里漂亮女人一波接一波得送,可宗主大人就是万花丛中过、一个不近身,心里只惦记着青梅竹马时候的恋人,可把他这个做表哥的给急的。虽然舅老爷嘴是碎了点,但对宗主大人那真是没话说,就担心他身边没个知心人嘘寒问暖,云中阁没个体己人CAO持内务。这不,连男女都顾不上了!”
  “那你说,宗主大人会不会真的喜欢男人?”
  “我看未必。宗主大人那个姓子别人不知道,我们还不知道么?他眼里只有剑,剑是他的大老婆、二老婆和小老婆,就算不给他暖床的都行,他天天夜里抱着剑睡觉,不要太开心!”
  “哈哈哈哈小声点儿小声点儿——你不要命了!叫宗主大人听见,非得给你一剑不可!”
  “宗主大人怕是顾不上我了,舅老爷这次可铁了心要逼他成家。你不知道吧,昌州宋家说亲来了!”
  “诶,宋家这一辈,不就一个和尚小子么?叫什么来着?宋诗?”
  “对对对,就是他!舅老爷看宗主大人反正也不近女色,想叫宗主大人与宋公子结了道侣。宋家玉龙台与我云中阁门当户对,宋公子也是江湖上名头响当当的后起之秀,这门亲事真不赖啊。”
  “那宗主大人怎么说?”
  “宗主大人看了宋公子的画像后说:不好看。被舅老爷臭骂了一顿!”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舅老爷说:你一把岁数了,身边一个体己人没有,不知道的还当你有什么毛病,你还挑三拣四!哪里不好看,你说说,哪里不好看!宗主大人自是不理他。他就找来一堆男宠,耐着姓子跟宗主讲道理:娶妻娶德,纳妾纳色。这几日特意嘱咐了王管事,叫这些男宠准备好承恩,王管事正郁闷着呢!”
  “我看他怕是高兴还来不及!他不是愁云中阁中好看的少年没几个,睡得都腻了,现在来了那么多男宠,他怎么忍得住他那咸猪手!不消说宗主大人对情爱之事看得淡,就是以王管事的资历,私底下挑几个相好的,宗主大人又能说什么?我看舅老爷送来的那些男宠,大半都要收进王管事房里,除非特别出挑,能被宗主大人青眼相待。”
  “诶,那可真是有福,不消说后半辈子不愁,就是单看宗主大人的样貌人品,春宵一度也是赚的。我也想给宗主大人侍寝!”
  “你可拉倒吧!看你这歪瓜裂枣的。连宋公子,宗主大人都看不上,决计看不上你。”
  “宋公子真的不好看么?”
  “那我可不知道。不过这次的男宠堆里,倒真有个绝色美人!我看宗主是决计要留他的。实在是太他妈漂亮了!一个男人怎么能好看成那样?”
  “哪个哪个快告诉我!我去瞧瞧!”
  “哪个嘛,我也形容不上来,说他天生丽质肤白貌美那都是俗了,反正这么多男宠乌泱泱站成一片,你一眼望过去,瞧见他,就知道什么叫人比人气死人。连名字都好听,像诗一样,叫’子衿’。”
  “哼!”不知何人鼻孔出气,两个小仆俱是吓了一跳,面白如纸地回头,只望见一个身穿红色薄纱的少年不知什么时候站在身后。他大概十七八岁的模样,比一般成年男子还要高些,一双丹凤眼极为艳丽,眼神却阴鸷逼人。
  两个小仆原本以为是被王管事捉住了嚼舌根,吓得要死,现在看他的穿着打扮,却明白他就是舅老爷送给宗主大人的男宠之一。为了好作辨认,这些男宠都是一水的红纱曼妙,说不出得轻佻风尘,原本走在云中阁里,都要被人瞧不起,个个都晓得缩在偏院里不丢人现眼。但这个人非但跑出来了,还负手而立,看人的眼神一股居高临下的傲慢嚣张,吓得两个小仆不敢说话,抱着扫帚匆匆避走了。
  宋诗又是狠狠哼了一声:“什么东西!”
  这次他舅舅做主,要将他许给云中君纪明尘作道侣,这份婚事,他考虑了几个晚上,没拿定主意。
  纪明尘年纪轻轻便修为了得,和他叔叔高阳君齐名,是不世出的大能高手。云中阁又雄踞一方,这家世人品自是没得挑。放眼天下,能摆上台面与纪明尘攀亲的,一只手都数的过来,云中阁头一个向自己递了婚书,这让他心中得意。
  只是,他始终觉得两个男人搞断袖,变扭得很,思来想去,索姓亲来云中阁一趟:“我先看看这纪明尘长得好不好看再说。万一他长得好看,我也是愿意宠他的。”
  他要搞些微服私访的花头,自然不能登门拜访,正想着用什么法子混进云中阁,便听说李逸芝给纪明尘张罗男宠。
  宋诗简直是晴空一个霹雳:“CAO他妈的!一边和老子说亲,一边寻男宠!你们良心是喂了狗么?!”顺势混进了男宠中间。“纪明尘,你不是要男宠么?!哼,那老子就是最美的男宠,到时候把你迷得五迷三道,再休了你,呵呵。”
  结果,他不是最美的男宠。
  最美的男宠是子衿。
  宋诗简直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他是玉龙台的少宗主,样貌出众,天资聪颖,即使年幼失怙,也是被人如珠如玉地捧在手心里养大的。然而一朝变男宠,却比不过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子衿。连一个扫地都看得出来,他又不是眼瞎。偏生他和子衿住同屋,对坐也是徒生闷气,这才在云中阁中走动走动。
  结果让他听见了什么?!
  纪明尘之所以找男宠,是嫌弃自己长得不好看!
  嫌、弃、他、不、好、看!
  宋诗气极反笑。
  他素来争强好胜,此时在纪明尘这一场婚约上屡战屡败,即使不好龙阳这一口,心中的骄狂意气已经尘嚣肆上,只想着让这两人好作。
  他远远望见那两个小仆仓皇逃走撞上了王管事,被那厮一顿痛骂,心生一计:“这个纪明尘,我是一定要拿下的,日后想怎么炮制另说。而这个子衿,不过一块徒有色相的绊脚石,有多远踢多远!”
  宋诗这样想着,逛到酒窖里偷了一盅好酒,又飘进中草堂拣了媚药投在酒里,正大光明地举着托盘回到偏院,将水酒搁在石桌上。
  子衿正坐在窗前发呆。他人长得端正,气质又雍容华贵,一身大俗大丽的轻薄红纱被他穿得只见喜气不见风尘,要不是他面有忧色,简直拉出去就能与人拜堂成亲。他膝盖上横着一本书,半天都没有翻动过。
  宋诗心想:“哼!大男人装什么西子捧心!还搞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模样,你是花魁娘子么?!”
  子衿见他回来,未语人先笑,将书合拢放在一边。宋诗定睛一瞧,却是本《神龙传奇》,讲一位剑修行侠仗义,行侠仗义的途中遇上的女子个个都爱他爱得死去活来,当真是……相当传奇!
  宋诗又心想:“哼!这种腌臜玩意儿,看一眼就要脏了眼睛,真是个俗气人。”
  那子衿见到他,笑道:“小阳春,你回来了?”
  宋诗脸一黑。他为了更好地混入男宠当中,给自己取了个艺名叫“小阳春”,结果发现真正的男宠都是叫“子衿”、“鹿鸣”之类的,真是日了狗。他心想:“明知道我名字上不得台面,还得那儿叫得欢,一点眼力价没有!”
  他看子衿一百个不顺眼,真不晓得自己当日是如何觉得一干男宠里就他勉强可以说得上话、进而跟他在同一个屋檐下过了三天三夜的。他人往窗台上懒散一靠,没好气地问:“喂,你这么大把年纪了,为什么要来云中阁当男宠?你很缺钱么?”
  子衿微讶。不过他与宋诗交往几日,知道这个年轻人说话直来直往,半点不饶人,也半点不怕得罪人,此时便无奈地摇了摇头:“我有点事,来求云中君帮忙。”
  “为了求人帮忙,就可以在男人身下承欢的么?”宋诗更要看他不起了。
  子衿苦笑:“我要有别的法子见他,我也换个法子了——云中君他回来了么?这几日他好像都不在家啊。”朝着远处望眼欲穿。
  宋诗简直目瞪口呆。身为男人,却要男遭女- yín -,这人怎么一点都不怕的?但凡有点羞耻心,也要踟蹰挣扎一番的吧。他还一脸渴盼,真是- yín -荡啊!“你以前是青楼的男娼么?”
  “你什么眼神?”子衿莫名其妙,“我是个算命的。”
  宋诗长长地哦了一声:“差不多。”巫与妓,都是下贱的行当。
  “那怎么能叫差不多。”子衿不能苟同,“我是靠手艺吃饭的。”
  宋诗柳眉倒竖:“男娼床上功夫好,又敬业,谁给钱就对谁岔开腿,怎么不算靠手艺吃饭了?你作甚看不起人家?!”
  子衿算是看出来了。宋诗不知吃错了什么药,就想跟他抬杠,丝毫记不得自己前一句话还在骂男宠下贱。他不欲为这种无聊的事争执,就笑笑说:“嗯,你说的也很有道理。”
  宋诗心中受用,心想那是自然,我可是……正要飘飘然,心间又转了个念:“他这种人夸我几句,不是应当的么?我有什么可高兴的。再说,我不是要干掉他的么!”清了清嗓道,“喂,你刚才说你从前是个算命的,那你算算,你我二人,谁先能爬上纪明尘的床!”
  他这话说得颇为霸气,连云中君的名号也不喊了,直呼其名,所以换子衿对他目瞪口呆:“你真是相当敬业啊!”
  宋诗不以为杵,只傲慢地一抬下巴:“干一行,爱一行。做男宠也要做到最得宠,把其他人统统比下去!”
  子衿这回是真心诚意地敬佩着他:“你说的很有道理。”说罢便为“两人谁能先睡上纪明尘”一事算了一卦。
  宋诗看他天灵灵地灵灵,忽忧忽喜,一惊一乍,一双漂亮的丹凤眼直追着他瞧:“怎样?”
  子衿扼腕:“我命中注定睡不上他了!”
  宋诗心中嗤笑一声,只想着:“这个娘兮兮的家伙算命倒是挺准。”
  子衿又冲他嫣然一笑:“不过你也睡不上他。”
  宋诗一愣:“为什么?”
  子衿道:“你这个人天犯孤煞,命中缺桃花,恐怕讨不上老婆。结合你的三才数理来看,当是因为姓格太差的缘故。”
  “去你妈的,滚!”
  子衿逗了会儿宋诗,心情大好,从屋子里踱出来要与他讲些人生道理。结果宋诗往石凳上一坐,拍了拍青瓷酒壶:“刚才王管事托我带话,说是宗主回来了,今晚要你侍寝。你赶紧去王管事那里候着吧。”
  “宗主回来了?!”子衿大喜,丝毫不以为诈,只感叹了一句,“我长得那么好看,总归还是有点用处的。”拿了酒便往外头走。
  宋诗凝视着他的背影,我CAO一声:“这个人,当真不要脸!”
  子衿端着托盘一路问人,寻到王管事院中。王管事的仆人拦在门外,两眼朝天道:“诶诶诶站住,你谁呢?这什么地方不知道啊?”又上上下下将他打量一番,长长地哦了一声,面露不屑。“王管事忙着呢,没空见你这种小人物。”话虽如此,手却伸得极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