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双性  柴鸡蛋

良臣没锦+番外 作者:洛红绯(上)

字体:[ ]

 
书名:良臣没锦
作者:洛红绯
良臣没锦的内容简介……
 
路边与女友吵架吵成了太傅。恩,貌似挺的重用,可是,要是重用他的是个昏君呢?
不行他要回去,富二代多好做啊,奸臣不稀罕,佞臣不屑的良臣有什么好做的。那绝壁是死路一条。
强势爱吐槽迟钝臣子vs美颜狐狸爱欺负人帝王
“吾皇,能否移开您的贵手?”云苍挤出笑容说。
“爱卿,作为皇帝关心臣下的身体康健,不对么?”慕锦玄笑而不语。
“吾皇,差不多可以起来了么?”云苍继续挤笑。
“不是你压着我么!”慕锦玄笑容绽成一朵菊花。闪瞎云苍的眼。
“慕锦玄,你给我起来!”
“我脚疼,起不来。”
“滚!”
“哦,好的,谨遵爱卿意愿!”慕锦玄抱住云苍开始在床上翻滚。
 
良臣没锦的关键字:良臣没锦,洛红绯,云苍vs慕锦玄,欢喜冤家,he,强强。
==================
 
☆、1 爱撞柱子太傅和下人都嫌弃的昏君 
 
  阳春三月,水暖草木起。
  东洲国,太傅府邸。
  “快快快,去煎药。哎呀,别看了,这次是鼻子断了,眼睛肿了,一脸的血,比上次难看点。还看,再看的,全部责杖二十!”
  扬扬西风中,一位脸庞四五十,声音却不逊于青年的汉子,居高临下,立在大门半掩的门口,粗眉倒竖,呵斥着几个心不在焉的下人。
  见下人们都各司其职,该动的都动了起来,汉子微微推开门,朝里面放低声音,带了小心,说道:“老爷,别怕,别怕,马上就不疼了,哦!药已经拿去煎了。”
  一连几下抽气声过去,靠在床头的云苍捂着脑门,迟钝的唔了一声,这小小的震动还是引起了一连串的锐痛。
  妈的,疼死咯爹了!
  怎么又没死成。
  汉子听到抽气声末尾加了一声叹息。也跟着叹息。
  “老爷,咱别气馁,吾皇总有一天会知晓你的苦心的。”说着,将门掩了起来。
  呸!
  苦心个大头鬼,和那个昏君谈人生,简直对牛弹琴。
  再说他可没什么苦心,只想从哪来回哪去。
  睁眼前,还在大马路牙子边和女友小米吵嘴,小米吵着闹着拿出刀片扬言当场死给他看,自己去夺刀片,夺啊夺得,就夺到了这个死悲催的太傅身上。
  当醒来被那个拖着鼻涕,还往自己身上擦得男人,捧着剧痛的脑袋摇来晃去的那份印象深刻的折磨,谁能明白?
  这太傅也死脑筋,几句话说不通,居然去触柱死谏。
  亏得名字还叫云苍,这么富有诗意和洒脱之感。
  那个被死谏的对象,不说也罢,愿意提起他的名字已经是自己仁至义尽了。
  名字也好听呢,慕锦玄,看看多么的有内涵,可惜,本尊是个提不起的昏君。
  最大的证明就是,任由国之栋梁,一国之太傅老是玩死谏,老去撞柱子玩,史官都不忍心记载了。在他第二次撞柱子后,还偷摸着来劝劝他,爱惜身子呢。慕锦玄呢?居然是第二天睡了个懒觉,才姗姗来迟,扔了一堆物品赏赐,说了句:爱卿,多休息。
  完事!
  饶是他,完全出自私心的想在同一个地方撞柱子,指望能再回去,回去找小米把事情解释清楚,挽救女友美好的生命,也觉得这个君主忒不是东西。
  这第三次,他可是犹豫了那么一小下的,可是,慕锦玄这个家伙,竟然当场打了个大哈气,就算是回去之心不死的他,也顿觉,这柱子不撞也得撞了,自尊呐,完全被藐视了。
  真的太傅倒好,撞完,翘辫子了,解脱了,他呢,却要顶着此头衔,一天到晚被气个半死。
  还被无视。
  死了算了,反正本来就不想做什么忠臣。
  如此昏君,和佞臣才是完美组合,绝配。
  他们八字不合。
  哼!
  越想越气,从鼻子里冷哼,奈何,鼻子断了,疼得要死。
  “哎哟!”
  门外,一直守着的汉子听到叫唤,立马推门进来。
  “什么事?什么事?老爷,你如何了?”
  “死不了。”闷闷的说道。云苍下床,站到窗口,举目,心生悲凉。
  生前,哎~~居然会想到这个词,自己好歹也是个大好青年,左有如花美眷,右有大好前程,现在却以云苍之名在此苟活,寻求着回去的法子。即使原本的名字叫刘云创,和云苍读音类似,倒也罢了,身份符号而已,罢了。
  现如今,撞柱子,眼见着是回不去的,可怎么是好。
  肉做的身子估计也经不住折腾几回的。也不敢擅自用其他法子去死,一旦没用,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爱卿!”
  “吾皇,恭迎圣驾,老爷在休养。”
  门被推开,汉子垂手而立,低着头,替慕锦玄引路。
  身价低下的家仆都能如此淡然自若,可见,云苍死谏的频繁,对于慕锦玄的到来已经见怪不怪,连个小颤抖都没有。
  深蓝底色的袍子上,金银色交错的掐丝腾龙图案,在步伐走动下,如行云流水般起伏,气势逼人。
  “爱卿!”
  啪!的轻响,一把滚金边的扇子遮在口鼻上,露出一双似飘渺又似定定的黑眸,朝房内骨碌碌的看,眼眸之上的半秀半朗遥遥斜飞入鬓的直眉配合着微微跳动着。
  一派懒散,轻浮之相。
  云苍还站在窗边,动也不动。
  “爱卿!你怎么不理我!”
  理你才有鬼!云苍暗自翻白眼,忘了鼻子的痛楚,冷哼一声,伴随着脸庞肌肉微微抽搐。
  “吸——”疼,真疼。
  皇宫里的御医手段是高的,手法却是狠得,一点都不体谅病人的心情,把他的鼻子扭来扭去,骨头是回位了,却比之前更疼。
  “噗!”
  慕锦玄扇子掩口,走近,侧头看了一眼云苍,登时低笑。
  “爱卿,你是因为面相如此像猪脑袋才不好意思回头的么?罢了,我不怪你就是。”
  瞧瞧,这无耻话语。
  真想朝他吼一声滚。
  “皇上,我变猪头是为了什么?哼!”
  云苍斜一眼慕锦玄,依旧看不惯他那张扬的打扮,大红大紫的,俗!一点帝王该有的强霸之气都没有,反倒像勾栏里的男宠。
  还拿把扇子,东洲国女人是稀有物,也不用你堂堂一国之君亲自扮上吧。
  成何体统,成何体统!真想挖掉双眼。
  越想越气,越看越怨。
  “哼!”又加了一声冷哼。
  “爱卿,不就是建个亭台楼阁么,也花不了多少银子,国库里多得是。旨意已经下了,爱卿就别动怒了,反正也无用了。”
  “皇上,臣,身子倍感不适。屋里药味甚浓,皇上也闻不惯。还是龙体重要。早些回去吧。”
  趁早走,省的我被气吐血。
  这太傅做得太憋屈,看来还是去死更容易。自己也操不来这份心,更不想做什么大官,历来,忠臣良将有几个得以善终的。
  提过解甲归田,奈何慕锦玄这个昏君硬是不肯,老是用先皇口谕来堵他的嘴,先皇是让你倚重老臣不是让你拿来逗着玩的。
  退休不给,话也不听,让他怎么办?
  装聋作哑?他倒想呢,可是他的定位不容许。每每上朝,大小事务,下面的臣子都会朝他看,慕锦玄朝上口头禅就是:“太傅如何看?”
  看你个鬼!
  亏得自己在发现自己变换身份后,硬是把还算好用的脑子发挥到了极致,结合了自己在学校里积累的学习方法,在第一次撞柱子得到的一个月的修养期里,记住了十几本针对治国的古书。
  那个难啃呀。
  当初想的很简单,想回去,起码先能保证活着,能不露馅,才能接近皇宫,接近那根把他弄来的柱子吧。
  云苍跪在地上,拱手,说完后,并没有得到慕锦玄的回应,心里难免腹诽起来,牢骚一起,如洪水泄闸,收都收不住。
  昏君害人哪!
  “好,那,爱卿保重身体。朕此次带了一颗百年人参。收了吧。”
  啪!扇子合起,慕锦玄旋身而去。
  扇子下被遮住的嘴巴在转身刹那,由上翘忽的坠落,线条微显柔和的下巴猛地收紧。
  这一切,都被高至耳下的竖直衣领挡住,谁也没看见。
  慕锦玄没了来时的闲庭信步,衣袂翻动,带下沿路花盆里的花瓣,纷纷洒洒,落了一地。
  慕锦玄上了步辇,跪了一路的下人才敢抬起头。
  几个嘴巴比较碎,又是第一次得见天子真容的男仆立刻聚到一起,摇头晃脑起来。
  “身长八尺,龙章凤姿,天质自然,面若敷粉,唇若施脂,便比女子多情,眉如点画,目若幽沉,便比男子多肃。史官描述的真的很生动。”
  一个拿着竹笤的男仆,拄着竹笤,遥遥望着慕锦玄离去的方向,意犹未尽,不住感慨。
  “那是,此任君王虽然诟病甚多,这风姿容貌可是公认的,史官也是臣服的。”旁边一个男仆,边挑水往地上浇边附和道。
  远一些正开始将残了的花搬下来的男仆,起身捶腰。提了提音调说:“在我眼里,老爷才是内外兼具的男子。史官不是也写了么‘风姿特秀,爽朗清举,面若秋月,色如春花,鬓若刀裁,怒时若笑,飞雾流烟,姿容既好,神情亦佳,正气凛然,朝堂上下均俯首。’光有好容颜岂不是太单薄。更惹人嫌。”
  “你要死了,敢议论君王!”浇水的赶忙去捂搬花的嘴,四下看。
  搬花的也是个性子刚烈的,搬开嘴上的手,哼了一声。
  “老爷老这么被折磨,你觉得我们能好过,议论怎么了。大不了就是个砍头。”
  “要死了,还说!”
  “你放肚子里就好,别连累老爷死得更快好不好,呸呸,不是死得更快,我可不是咒老爷。”
  云苍叹了口气,从一丛竹叶后离开。
  下人的议论他听到了。
  还是怕慕锦玄会生气的,从他陡然变了称呼的话里,可见亦有不悦。
  躲在竹叶后面,看他上了车,貌似没有怒气,才稍稍放心。
  连下人都看不起的君王,可怎么办哟。
  
 
☆、2 被贬去监工
 
  年后第一次上朝,太傅就气的撞了柱子,可真是引起了新一轮的茶余饭后谈资。
  四月初,时值每月两次的上朝日子。当太傅云苍裹的像个蚕宝宝,只露出方便看路,喘气,吃饭的眼睛,鼻孔,嘴巴,走进议事的流云殿时,各位臣子神情丰富多彩。纷纷前来问候。
  云苍,懒得回应,反正有伤在脸,不说话倒也没惹得别人不快。笼统的点头算是答谢美意。
  殿外,响过三声苍重钟声,众人纷纷在各自位置站好。一个个的都换上严肃庄重的脸。静等东洲第五任君王,慕锦玄。
  云苍站在左手边第二位,手旁就是那根和他结下了不解之缘的柱子,衣料拖地的摩擦声响起,微微抬眼望去,慕锦玄闪亮登场。
  恩,藏青配金黄,挺工整得体的,云苍脸色浮起淡淡笑意,恰巧撞上慕锦玄斜过来的视线,难得的,云苍给了个小笑脸。
  就想故意和他作对似得,走的翩然稳重的慕锦玄突然脚下一歪,左手赶忙提了一下被踩住的衣边,那一双没有穿鞋的光脚露了一半,云苍好死不死的全看见了。悄摸着小幅度转头斜眼看看身后,貌似其他人都没他大胆,均是低首静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