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重生之超级红星+番外 作者:大叔很萌(下)

字体:[ ]

 
 
  ☆、第172章 百思不得其解
 
  影片开始。
  晴空万里之下,一座海滨小城。
  建筑工地里,一干工人正忙得热火朝天。他们从穿着打扮到言行举止,都透着一种九十年代人,特有的热情跟质朴。
  镜头从远景拉近,一辆卸完一车沙子的卡车开走,几个头戴安全帽,穿着布裤汗衫的男人,肩扛铁锨走到沙堆边筛网搅拌,将处理好的东西装上车推走。三十秒的功夫,几个镜头交错,观看者没有任何不适应的感觉,现实中至少需要数个小时的工作,在导演的控制下非常巧妙的告一段落。
  几个工人远去,剩下的工人留在原地,将铁锨放在地上,摘掉安全帽、脱掉汗水浸透的上衣,粗豪的坐在地上抽烟休息。
  不知道具体过了多长时间,大约也就十几秒,工人们抽烟闲聊的话题,自然而然的转到了女人身上。
  一时间,污言秽语,各种不堪的描述,让男性观众会心一笑,让女性观众不齿。
  出奇的是,没有一个人觉得说这些话的工人不对,只因为正在看这部影片的人都清楚,最底层的劳动者就是这副模样。
  “我给你们说,小眉那*子绝了!绝对是我见过里面最……”
  一众建筑工人嘿嘿贱笑中开启黄腔,镜头一转对准了一个之前并没有刻意拍摄的人。
  那是一个二十岁出头,身体健壮皮肤微黑的青年。
  寸许长的短发,两道剑眉、大大的眼睛,很是有神。不说话就静静地看着你,也能轻易的勾起你对他的好感。
  第一眼看见他时,几乎所有人都会生出一种,这个人既年轻又老成,感觉他整个人身上的气质相当矛盾。
  一张脸长得明明英气逼人,看不出一点儿岁月的痕迹,但那双眼睛注视着你,你看到的不是年轻人的跳脱,反而是中年人才有的沉静。
  他坐在工友旁边,手掌撑着下巴,胳膊肘支在大腿上听他们说话。
  时而点头,时而赔笑,不发表意见,却也不会被人忽略。给人一种他年纪小是小,但为人处事相当有水平,跟他成为朋友,一定会处的非常愉快的感觉。
  “小远,别光笑!我们说的你都能听懂?小孩子家家的,要不要叔带你去见识见识?”
  “啊?”
  闻言转头,被人称呼为小远的男人,明显还在状况外。
  “啊什么?傻眼了吧?看你就知道是个雏。”
  见他如此反应,周围几个粗豪大汉哈哈大笑,伸出蒲扇大的手掌,在他结实的肩膀上拍了两下挤眉弄眼道。
  “叔给你说,女人的滋味儿,啧啧啧……那可是绝了!”
  “花不了几个钱,不妨碍你攒钱娶媳妇儿。今天晚上叔带你去见识见识怎么样?哎哎哎!别跑啊!跑什么?叔嫖女人又不让你付钱——”
  哈哈的笑声中,名为小远的男人落荒而逃,画面中男人们发出的笑声更大了几分。
  镜头切换,一天的工作结束,小远回到租住的筒子楼,在公用的水房里清洗衣物,跟左邻右舍点头问好做饭学习,一板一眼的过着自己平凡又规律的生活。
  直到有一天他在工地工作时,一不小心撞到工友手- yín -,在工友的胁迫下,被带去招妓。当他第一眼看到名为红梅的妓女时,他惊艳、他傻眼、他吃惊、认出了妓女的另一个身份,不就是那个跟他住在同一栋楼里,赡养照顾着一个中风老人的女邻居吗!
  电影放到此时刚刚十五分钟,从招妓的情节出现后,影片的剧情推进明显加快。
  男主角跟女主角在沙滩上相遇,彼此无言擦肩而过。
  男主角休息时发现女主角父亲病情加重,果断的将人送到医院,开始跟女主角之间产生了交集。
  身为一个男人,平时帮对方家里干些体力活,再让对方帮他干些缝缝补补的小事情。从一开始的点头之交,发展到见面了能问上一声好,看似平淡但整个过程流畅平顺相当自然。
  就跟世间所有普通人的关系发展一样,从陌生人到朋友,从朋友再因为一些事情,让感情发生改变。
  时间继续推进十几分钟,当影片中女主角的父亲因病逝世,女主角失神崩溃难以自已时,因为长久相处,早在心中对她生出怜惜的男主角,帮助她料理父亲的后事、安慰她、开解她,展现出了许多年轻男性身上,绝对就不会出现的特质。
  不多话,做的永远比说的多。大处可能粗心大意,但对自己在乎的人或事,总会放在心上……
  所以当影片中男女主角互相吸引,阴差阳错之下发生关系走到一起时,看到这段情节的观众,只会为一个质朴上进的男人,获得了一个深陷泥潭,却心向光明女人的芳心而高兴。
  电影继续。
  如同世间所有普通男女,恋爱时痴傻纠缠,智商减到负数,为了自己觉得对的人,甘心付出一切一样。男主角身为一个男人的担当,女主角的转变,随着女主角嘴唇上的颜色一天天淡去,两人间的感情一点点加深。
  女主角怀孕,愿意嫁给男主角,准备彻底告别过去,迎接新生活。电影放到这里,差不多四十分钟,所有的铺垫完成,剧情中水到渠成的两位演员,开始在戏中大飙演技。
  林凤仪展现出了跟妓女身份时截然不同的一面,跟男主角相处时眼中溢满幸福,嘴角的甜、心中的爱,被一双引人入魔的眼睛,演绎的淋漓尽致。
  许多时刻她没有一句台词,就静静坐在那里靠在竹椅上,手掌轻抚微凸的小腹,双眼平视前方,就能让人感觉到她对未来的憧憬。
  更何况还有之前妓女时期的剧情做对比,她在这段情节中的表现,担得起任何称赞。一个女人因为爱情的改变,被她演绎的真实可信,怀孕后女性身上的母性光辉,足以让人忽视她身份职业上的污点。
  再加上在接下来的剧情中,她为男主角生下了孩子,为了彻底跟过去的生活决裂,不断尝试最终付出了生命做代价。唯二留给心爱男人的东西只有两样——
  一个他们俩共同孕育的孩子,一封诉说她对他的感激、珍视,纵然身死也无怨无悔,愿意去拼一拼的信。
  “啊——————”
  嘶!
  来了来了!就是从这里开始!!
  伴随着大荧幕上男主角程远一声大喊,包括季明辉在内,十七位金马奖评审全神贯注。
  他们看着风夹着浪、雨混着泪,见证了一个男人撕心裂肺、痛彻心扉。
  从电影开始一点一滴积蓄的平淡幸福,在这一刻伴随着女主角的死亡男主角的哭嚎,被无情地打得粉碎。
  季明辉几位年纪较大的男性评审,还能专注精神关注着影片中,男主角爆发宣泄般的表演方式,六位女评审却已经感同身受,潸然泪下哭得控制不住情绪。
  身为一个女人,希望人生中收获美丽爱情的女人,她们总是比较感性比较心软,就算明知道眼前这一幕只是电影情节一切都是假的,她们却还是会被剧情带动,发泄出各自心中隐藏的痛。
  “嘶……怎么会呢?真是太不可思议了。这个演员才多大?二十四岁!怎么就能演出这种东西!?”
  吸了口气摇了摇头百思不得其解,在一场男主角情绪爆发的剧情过后,电影情节继续发展,季明辉却不再关注。
  跟他一样,坐在他旁边的何一舟,在看完那段戏后直接摘掉了眼镜,眼神放空表情有些唏嘘,靠在座椅背上嘴唇不断开合,像条搁浅的鱼。
  这个时刻,他心里除了电影情节产生的酸堵之外,还有一些自己不愿意承认的东西。像是例如这样有天赋的导演、演员,为什么不属于台湾本土,反而属于大陆。难道就因为大陆地大物博幅员辽阔,所以出现天才的概率格外大些么?
  “……老季,这部片子你怎么看?”
  叹了口气收拾好心情,这次换何一舟问出这个问题。
  “哎,这么说吧……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导演9,女演员9.5,男演员……9。”
  感觉上有些失神,平复了好一会儿,季明辉才从自己的感叹中恢复过来。
  他苦笑着看了看身边同样感觉的何一舟,又眼带感慨的将视线在放映厅内转了一圈,还算理性的男评审们就不说了,就看女评审一个个哭得梨花带雨表情悲切,情绪随着电影情节的进展,忽哭忽笑全情投入。
  这种情况下季明辉不得不感叹,《隔间》导演手段高明,全篇电影开头部分不断积蓄,男主角平平凡凡,女主角表现出一个女人所有的美好。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她毫不犹豫的将这一切打碎,既让男主角这个角色活了过了,给人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又让这部戏前篇积攒的情绪一次性爆发。
  这部电影的前四十分钟,属于女主角一个人的光彩。在女主角死后,短短五分钟内,男主角用一场哭戏盖过了一切。
  平铺直述了将近五十分钟又怎样?男主角的性格本来如此!他只需要一刹那的闪耀,就能让这个角色得到升华!让看到这部电影的人彻底记住这个演员,记住他影片中超越年龄、超越外表,发自灵魂深处,属于另一个成熟男人才有的魅力!
  二十分钟后,影片放完,放映厅里灯光亮起,最终的观影结束。
  季明辉跟何一舟说不上来心里什么感觉,既有不甘又有解脱,尤其是在看到十位复审评审中的五位女性评审,电影放完后还眼角带泪时,更是百感交集。
  到现在,本届金马奖的入围名单最终确定,紧接着就是提名公布后,到十二月十二号颁奖典礼前的最终决选。
  决审评委加上他们一共十七人,九男八女最终结果真说不准。
  他虽然很想为保护台湾本土电影市场做些什么,但又不想违背自己的职业操守,一时之间心里的感觉,真的很难用语言来形容。
  ……
 
  ☆、第173章 三点前
 
  十一月五号,中午十一点,台北信义区一间纯木质装修的豪宅里。
  “什么?!”
  “你说《隔间》获得了五项提名!?金马奖的?不是什么新马泰电影节,泛太平洋电影节之类的奖项提名吧?”
  房间客厅里,夏彤得到消息后,有些难以置信的指着来人。
  “蒋伟涵!你最好别骗我!这么大的事你要是敢乱开玩笑,小心我把你在美国被辛迪嫌短的事情,宣扬的全天下……呜呜呜呜……”
  “祖宗!”
  “我叫你祖宗了行不行!彤姐!”
  带着好消息进门,原本以为会收获感激跟欢迎,没想到却遇见了这种局面。
  蒋伟涵气急败坏的捂住夏彤的嘴,将她丢到沙发上拿眼瞪人。看的从沙发上弹起,本想控诉他的夏彤动作一顿,后知后觉的明白过来自己说错了话,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整了整衣服绕过沙发,她走到酒柜边选了一支八六年拉图,拿着醒酒器跟红酒杯,回到沙发前邀请蒋伟涵坐下。
  大名蒋伟涵,小名阿水的男人嘴角抽了抽,非常不雅的翻了个白眼,心里佩服死他彤姐变脸的速度,以及这独有的脸皮厚度。
  这家伙根本就是他的克星!
  他蒋阿水长这么大除了亲娘,也就只有她敢在他面前这么干。
  其他女人……不!包括男人!哪个不是他瞪瞪眼就抖如筛糠,恨不能当着他的面缩成一粒尘埃?他年纪不大是不大,但自认脾气跟能量都不小,新一代蒋家大房嫡系三公子的虎须,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敢撩的。
  “坐啊,难道还准备让我给你道歉?”
  回到原位坐下,指了指对面隔了张原木茶几的单人沙发,夏彤打开红酒将酒液缓缓倒进醒酒器的同时说道。
  “你要理解我的心情啊阿水,这毕竟是我的第一次。”
  “金马奖,这可是金马奖!目前亚洲最有影响力的电影奖项!《隔间》又是姐的第一部正式长片,第一次参与就获得提名,有些忘形不知所措,是可以理解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