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幻爱囚生 作者:祭小尹

字体:[ ]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一场车祸,改变两个人的命运。
  一个误会,颠覆六个人的幸福。
  他们真的是在那场车祸中灵魂互换了吗?
  而为了呵护性格大变的他,他们最终选择了溺爱。
  而到最后,他还会变回原来的他吗?
  幻爱囚生
  ——用幻想来囚禁今生。
 
标签: 耽美  兄弟恋
==================
  ☆、锲子
 
  连续了几天的小雨,天空依然是提不起精神的昏沉,五月,本该是万物生机盎然的时节,而这几天却一如反常的昏昏沉沉,似乎是上天眷顾着有些人的哀伤,特地为此设定这样的气候。
  天空又开始下起了细雨,带着点微风,飘落在他手沾发蜡抓出流行感的顶部线条,打造酷帅有型的朋克发型上;细碎的刘海下,那双带着些许魅惑的丹凤眼静静的凝视着眼前的墓碑。
  墓碑上的黑白照里的是个可爱清秀的女孩,一张娃娃脸,一头乌黑的长发,平平的齐刘海下是双硕大的杏仁眼,秀气的鼻子,樱桃小嘴噘嘴一笑,脸颊上有两个大酒窝。
  照片下刻着:段欲玲之墓,恋人梁嘉宇立于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七日。
  他嘴角轻轻勾起一丝弧度,笑的有点沧桑,有点无奈,细雨落在他嫩的吹弹可破的肌肤上,丝丝凉意触动着大脑神经。
  一个眨眼,把视线放在旁边的碑上,刚刚嘴角勾起的弧度,慢慢抹成平线。
  墓碑上的黑白照里的那个人脸若刀削,留着一头利落的短发,帅气的剑眉下是双带着些许魅惑的丹凤眼,高挺的鼻子,性感的薄唇。
  你没有看错,此照片的容颜正是正是他自己,只是现在的容颜比照片上的多了一份成熟而已。
  照片下面刻着:梁嘉宇之墓,恋人段欲玲立于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七日。
 
  ☆、01:换魂
 
  我想,如果没有爱你这么深的话,也许就不会有今天这样的我。
  ——梁嘉宇。
  关于那两座墓碑的事,故事要从十年前的车祸讲起。
  时值五月,高考倒计时,校方为了缓解同学们的紧张心情,便组织同学们参观国家有名的华清大学,顺便借此激励同学们的斗志。
  “通知一下嘉皓?”张着一张娃娃脸的段欲玲的声音也是很娃娃音,她拿着手机问向梁嘉宇。
  本来就板着一张扑克脸的梁嘉宇听了,脸更板了。
  梁嘉皓,梁嘉宇的亲生哥哥,大他三岁,正在他们要去参观的华清大学里念经济学,今年大三。
  梁嘉宇从小就不喜欢这位哥哥,因为他太优秀了,不管做什么总比自己强,因此深受大人们的喜欢,从而让他自小就承受着要像哥哥一样棒的压力。
  其实有很多时候,命运是不掌握在你手中的,比如说,梁嘉宇不喜欢梁嘉皓,但梁嘉皓却就是他的亲生哥哥;又比如说,这次参观学校,他不想见到梁嘉皓,但女友段欲玲的好友铁馨兰正好又是梁嘉皓的好友;又或者说,梁嘉宇很爱段欲玲,但他却无意间听到铁馨兰问段欲玲,“现在还喜不喜欢嘉皓啦?”
  段欲玲的回答是“喜欢”!
  于是,命运就因“喜欢”这两个字开始发生的变化。
  参观完学校返校时,梁嘉宇一上车就把段欲玲一向喜欢坐的靠窗的位子霸占了,气得段欲玲直嘟嘴,梁嘉宇没有理会她,魅惑的丹凤眼静静的看着天空,他知道她是那种脾气不过三分钟的人。
  “嘉宇……”果然,三分钟后,段欲玲刚刚的气全消了,她看着他棱角分明的侧脸,魅惑的丹凤眼里流露出一种哀伤,自从午饭后,他就有点怪怪的,“难道,我做错了什么了吗?”她轻声问道。
  梁嘉宇别过头看着她,她噘嘴对他一笑。
  “你能不能安静点?”梁嘉宇的语气里带着一丝丝寒意让她一愣,接着她眼里布满了惊恐——对面不是正亮着红灯吗?
  那些车不是都停下了吗?
  为什么那辆卡车还是行驶着的?
  而且车头正直直地对着自己。
  “啊——”车里的同学尖叫起来——那辆卡车越驶越近。
  梁嘉宇在惊愕的表情中还未反应过来时,段欲玲已经起身将他护在怀里,眼前还是她独有的笑容——噘嘴一笑,脸上立即出现两个小酒窝,他愣住了。
  “嘭——”玻璃破碎声加撞击声,一阵剧烈的摇晃,一片刺耳的的尖叫声,紧接着车身往右翻倒,同学们全都被翻转。
  欲玲,混乱中他想将她护进怀里,她却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变的这么大力气,在他的大脑要撞上座位扶手的角时,她反将把他的护在怀里。
  “欲玲,”梁嘉宇挣开她有力的双臂,从她身下爬了出来,然后将她抱在怀里,“欲玲,你醒醒,你快醒醒。”
  他感觉抱着对方的双手黏黏的,一看,全是她的血!
  “欲玲,你不要这么懒,快点把眼睛睁开!欲玲!”
  可是她却没有一丝反应。
  “不可以!你不可以就这么离开我的,你快醒醒!你不是说要一起考上清华的吗?你快醒醒啊!不醒过来怎么考啊?你不是喜欢梁嘉皓吗?你醒过来,只要你醒过来,我愿意退出让你们两个在一起!你快醒过来啊!”
  段欲玲还是没有反应。
  “啊——”梁嘉宇紧紧抱着她仰天长啸。
  “嘭——”
  从后面又来了一个撞击,车厢再次来了个360度的翻转,他紧紧的抱着她,没有反抗,没有惊悚,没有恐惧,只有撕心裂肺的痛。
  混乱中嘉宇的大脑撞到物体,在痛苦中晕过去了……
  梁嘉宇做了一个梦。
  梦里,在弥漫着刺鼻的消毒水的医院里,他四处观望,寻找着在车祸中与他失散了的段欲玲;此刻身体在急症室里被电击召唤着自己,已经一天一夜了,再不回去肉体里,将再也回不去了。
  他急着四处飘转,这时,段欲玲从一间急症室飘了出来,他赶紧飘过去。
  “嘉宇,我回不去我的肉体了,怎么办?”段欲玲见到他,眼泪汪汪,他二话不说,拉着她飘到正在抢救自己的抢救室。
  “替我活下去!为自己继续爱下去!我现在唯一能给你的就是这具肉体,希望这具肉体能成为你的避风港,我代你去遥远的天国,在那里给予你们无限的祝福!”他在那心脏测听器嘀的一声同时将她推进了肉体里,屏幕上的线条抹成了一条直线,接着又曲折了起来……
  “嗯——”一阵刺鼻的消毒水味道冲上鼻子,梁嘉宇的眼皮微微一动,接着长长的睫毛像把扇子般扬起,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洁白。
  “嘉宇,你现在感觉怎样?”一把赋有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接着一张如刀削般,眉弓鼻梁棱角分明,肤如凝脂的俊脸出现在洁白的眼前,他就是梁嘉皓。
  嘉宇?
  刚醒过来的人满脑问号,嘉皓怎么连我跟嘉宇都混淆了?貌似发生车祸的是我不是你啊!难不成我毁容了?那也不至于认不出我是段欲玲吧?他心想着,然后问道,“有没有镜子?”
  “镜子?有!”梁嘉皓将桌子上的镜子递给了他。
  “呃?”他接过镜子,看着镜子愣住了,镜子里的脸如刀削出来的精艺品,皮肤嫩得吹弹可破,一头利落的短发,帅气的剑眉,带着些许魅惑的丹凤眼,长长的睫毛投下弧形晃动的黑晕,嘴唇更是性感的不得了。
  嘉宇?为什么会是嘉宇的脸?!
  “嘉宇,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叫医生过来。”梁嘉皓见他一脸震惊忙问道。
  “啊——”刚醒过来的人又晕过去了。
  他又做了一个梦。
  梦里段欲玲抱着他,“欲玲,别慌,我是嘉宇!我们的灵魂互换了!”
  “嗯,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你已经没有办法回到你的肉体了!所以我把我的肉体让给你了,这样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欲玲微微一笑,笑的很无奈,“我已经知道你喜欢的是梁嘉皓了,而梁嘉皓喜欢这具肉体,所以,忘记我们曾经的感情,重新好好活下去,爱下去吧!”
  “可是……”
  “没有那么的可是,只要你能活下去,过的幸福,那么我就没有遗憾了。欲玲,答应我好好的活下去。”
  “嗯。”嘉宇在她的怀里点点头,眼泪已经夺眶。
  “好了,我要走了,要记得这是我们最后的约定,好好的活下去。”欲玲放开嘉宇,然后身体飘了起来,越飘越远。
  “嘉宇,嘉宇,嘉宇——”他猛然惊醒,眼角残留的眼泪流了下来。
  “嘉宇你怎么了?”梁嘉皓他看梁嘉宇满头大汗,呼吸急促的,担心的问道。
  “嘉皓,嘉宇呢?嘉宇他去哪里?”梁嘉宇拉着嘉皓忙问。
  梁嘉皓看着他,剑眉紧锁,医生说他是脑部受伤了,就算度过了危险期,醒来后也有可能留下后遗症;难道他的这一生就因这场车祸而彻底改变了吗?
  梁嘉宇见梁嘉皓不说话,把目光移动了桌子上的镜子,镜子里反射的脸还是梁嘉宇的俊脸。
  难道,世界上真的有灵魂互换?
  那现在嘉宇不就是我了?
  “欲玲呢?”他换了名字问道。
  梁嘉皓依然沉默,他那双跟梁嘉宇一样带着些许魅惑的丹凤眼黯淡的垂下眼帘,心微微的痛着。
  也许这本身就是爱的不公平吧,他守了他三天三夜,就是为了等他醒来能第一眼看到他,可是他醒过来第一个问候的却是别人。
  “她现在在哪里?我要去见她!”梁嘉宇急切的问。
  “她走了,去了一个很遥远的地方!”梁嘉皓知道这句话对他来说是一种伤害,但是这也是一个无法改变的事实。
  “呃?”梁嘉宇愣住了,眼里晃动着泪光。
  傻瓜,嘉宇你真的就是一个大傻瓜!史上无敌超级大傻瓜!
  梁嘉皓将他揽进怀里,如果可以,他愿意代他受这个痛。
  “我知道你很难过,哭出来吧!”他将下巴按着他的头,缓缓的闭上眼,能清楚的感受到他的痛。
  梁嘉皓的话就像拧开水龙头的那只手,梁嘉宇的眼泪便哗啦哗啦的流下,稀里哗啦的哭个痛快。
  梁嘉皓剑眉紧锁,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嘉宇这么伤心,这么脆弱,他的心宛如被千针插入,暗自发誓以后谁都不能再伤害你了,你是我梁嘉皓一个人的。
 
  ☆、02:邀请
 
  几天后,梁嘉宇出院了,回到家里有种莫名的陌生感,这里他不是不曾来过,只是现在回来的感觉跟过去完全不一样。
  他推开自己向东的卧室门,映入眼帘是的一个洁白的世界,白色的壁纸,白色的门帘,白色的窗帘,白色的被褥,白色的桌椅,白色的衣柜,就连地板都是白色的瓷片。
  整个房间的色调都是一个白,这看似柔和纯净的白,并非虚无存在感,它拥有提高其它颜色的能力,纯洁无暇的感觉能给予人安全和包容的氛围,让人恢复内心的平静。
  卧室门正对着向西的阳台,阳台门没有拉上,门一开,徐徐的微风抓住了空隙就穿了进来,吹拂着白色的门帘,仿佛在说,欢迎主人回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