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梁山伯与马文才+番外 作者:用用你的脑小甜饼(下)

字体:[ ]

 
    63、
 
    将近年关,梁山伯跟着柳逸舟在谢家住了月余,是时候告辞了。
 
    谢玄一直闲居在家,想来是为了避嫌。梁山伯知道他的清净日子没多久了,他自己也明白,因此整日陪着谢瑍,只是可怜这孩子是当真没什么悟性,一直傻呆呆的,不过终于不再叫梁山伯娘。谢玄也难得,没有丝毫嫌弃,万般疼爱这独子。
 
    真说起来,谢玄绝逼是温油攻妥妥儿的,心思细密又不黏人。
 
    临走前,谢玄送了柳逸舟些许年货,叫人跟着马车送过去。又叫住梁山伯,表态道,“你先在那儿做个一两年,等时机到了……”
 
    梁山伯不等他说完便点点头。
 
    谢玄像个大哥哥一般摸了摸他的头,“好好干。”又抓住转身的梁山伯,犹豫道,“时常来看看瑍儿。”
 
    “知道。”梁山伯笑起来。这些日谢玄好容易劝得谢瑍改了口,也不知道他真明白了没,改口之后又硬要叫他师傅。谢家倒不嫌他。
 
    待他目送车轮辘辘远去,谢琰一没了外人,嘿嘿地不正经起来,“堂哥唉你可快三十了~”
 
    “还没过年呢。”
 
    “嘿嘿嘿嘿嘿老牛吃嫩草~”
 
    谢玄面上一红,抬脚踹他。
 
    谢瑶赶紧拦他,“好了好了他说的是我还不行吗。”
 
    谢琰也不管他口无遮拦的,横竖他们那点破事家里还不知道么,因此反驳道,“我哥才大我三岁……哎哎……山伯可才十七八呢!”
 
    谢玄被戳破心事笑了,“你们两个小蹄子,嘴里没个数的,你看我们可能么?”
 
    “怎么不可能,我们亲兄弟不也……”
 
    “打住打住赶紧打住,还要不要脸了。”
 
    谢琰嘻嘻哈哈跑远了。人前是个翩翩公子,人后有大哥罩着就成了猴孩子。
 
    马文才扛着几车的土特产回家,一进门就被吕氏拉到怀里,那叫一个心疼,连声说瘦了又说黑了。马文才回来后沉默了不少,有些憔悴。见过了家人,又应酬了一顿晚饭,抬脚就准备往庄家去。
 
    马誉拦住他,不阴不阳地斥道,“回来第一天就往外跑什么意思?坐下。”
 
    马文才已很久没听见老爹用这个语气说话,只得偃旗息鼓。
 
    饭后陪着吕氏散了散步,闲话了一阵弋阳的日常起居,又被马誉叫到书房里去。
 
    马誉遣散了下人,背手站着,看着墙上一幅山水画。那是马双效生前得意之作。马文才心里咯噔一声,隐约嗅了些什么。
 
    马誉不转身,悠然问道,“你小时候就脾气大,四处惹事,有次给人堵在巷子里打,你大哥跑去救你,结果脑门给砸破了,你可记得?”
 
    马文才手心微微出汗,“记得。”
 
    “你七岁高烧不退,你哥守在你床头不吃不喝三个晚上,你可记得?”
 
    “不敢忘。”
 
    “那我问你,你哥的玉佩呢?”
 
    马文才解下腰上的玉,“在呢。”
 
    马誉转过身,大怒,“那你的呢?”
 
    马文才不语。
 
    “你……你和那小子果然!我就知道……”马誉气得直喘,在屋内来回踱步,“我不管你怎么想的,爱怎么玩随你,这家传玉佩也是随便送的!明日就给我取回来!”
 
    “送了人的,哪里还能取回来?”
 
    “叫你取回来!听不懂是不是!”马誉气得双眼发红。
 
    “好罢。”马文才懒怠下来,“爹,我不是玩玩的。”
 
    “你……你什么意思?”马誉气呼呼地瞪着他,又思及他近些年的成长,松下口气来,“罢了,罢了,你做得小心些,别让人捕风捉影了。”想来马誉仍是没放在心上。
 
    马文才很想说我是要和他过一辈子的,又怕马誉受不住,因此踌躇了一会儿没说话。见马誉没什么气了转身准备离去。
 
    “等等,你的佛珠总在罢?”
 
    “嗯嗯。”马文才随口应了,转身开溜,马上吩咐马兴到城隍庙里求个长得差不多的佛珠来,叫人刻上他的名字,以免以后马誉生疑。
 
    第二日马文才终于见了梁山伯,心心念念了两个月,见面时他鼻尖都有点酸。马文才又壮实了不少,看得梁山伯心痒痒。马文才又何尝不是,日思夜想了多少天,根本把持不住,直接把人往车上拐,往城郊的客栈去。
 
    “不去你家啊?”梁山伯知道他们要去开房了,想来马文才会更加没完没了,禁不住有些紧张。
 
    “我爹好像有点知道了……”
 
    “他怎么说?”
 
    “有点上火。没事,无后再慢慢告诉他。”马文才安抚道,眷恋地抚摸着梁山伯的唇线。
 
    梁山伯大致明白了,马誉是知道他们俩在干些伤风败俗的事,只是当马文才年少轻狂玩玩的,也没怎么放在心上,也就吩咐他小心行事之类的云云。思及柳逸舟给他提的亲事,以及马文才以后的路,他又有些迷茫。
 
    马文才攥紧了他的手,“想什么呢,不准想了。”
 
    梁山伯笑了,把马文才不老实的另一只手掏出来,“哦”了一声。
 
    马文才好像又长高了些,把他揽在怀里亲吻他的发顶,“许过你的,便不会骗你。”
 
    马兴微微撩开帘子,说道,“少爷,这事你不好提,我便唐突替你说了罢。梁公子,老爷要少爷的玉,少爷做不得主……”
 
    马文才有些不悦,梁山伯拦住他,解下玉来还给他,“早跟你说拿回去吧,有没有的,什么打紧。”语毕又要解那佛珠。
 
    马文才按住他,“没事,我叫马兴再求一颗蒙混过去。”
 
    “唉,你常年在外打仗的,还是你带着好。”
 
    “别动,你还咒我不成?”
 
    挣动之间梁山伯的衣襟被撕拉一下扯开了,梁山伯无语了,“人都是你的了还在乎一颗珠子!”说完自己脸红了。
 
    马文才欣喜难耐,“别说了,再推我恼了。”
 
    梁山伯隐约明白他那点小心思,是让自己把他的信物带在身上,因此日日想着他。
 
    马文才却还打了一个算盘,以后若有人近他的身,也一下就看见脖子上的佛珠,知道是他的人。
 
    两人一进房间就滚到了床上,憋了几十天真是天雷勾地火,怎么浪怎么来。梁山伯被粗鲁地贯穿哑声叫着就哽咽起来,又痛又爽,马文才的*棒好似又大了些。
 
    “我不在的时候想我没?”马文才扶着他的腰微微挺动起来。
 
    “废话……啊……”梁山伯两腿大张,被他架在肩上,一举一动俱被收入眼底,“啊……你别那么进来……我要……死了……”
 
    “我不在的时候,自己,玩过这里没?嗯?”马文才好久不经性事,此时被他一绞直想射,揉捏他的前面挑逗他放松。
 
    梁山伯被玩得全身起了红晕,脚趾蜷起勾住他雄健的后背,“嗯……嗯……”
 
    “玩的时候想着谁呢……”马文才一掌拍在他屁股上,梁山伯又是急喘地一阵收缩,马文才再也忍不住把他顶着墙壁干了个昏天黑地。
 
    “啊!啊!……”梁山伯的前面被他捏在手里,溢出一大摊湿滑的液体,阳筋被用力按揉着,揉得他沁出泪来,“想着你……想你……”
 
    “啊……想我什么?嗯?”
 
    “呜……想你狠狠干我……”梁山伯死死抱住马文才,两人连结到最深处,“我爱你……”
 
    马文才揪住他的头发,发狠地射在他身体里。
 
    他狠声道,“我也爱你。”
 
    当晚马文才陪梁山伯睡下,军中过惯了刀尖舔血的日子,习惯浅眠。两人抱在一起捂着热,梁山伯翻了个身,马文才便醒了。就着夜色凝视着梁山伯平和的睡颜,他心中忽地涌起一股强大的动摇。
 
    好想就这么待在他身边……
 
    这念头一旦萌发就无法遏制,两个月来在豫州受的冷落让心高气傲的少年很不好受。只是要是为了一点儿女情长就抛下毕生梦想,他也太窝囊了。
 
    以后也不知该如何。带着山伯吗?军中动荡的苦日子他能受得了吗?
 
    ……
 
    马文才辗转反侧,半夜又起身回家去,留下马兴看着。走到门口听见梁山伯轻声打了个喷嚏,想来是刚才自己出被窝时漏风了。他终是不舍,转身给他掖了掖被角。
 
    “瑍儿……”梁山伯细不可闻地叫了一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