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恶魔的牢笼+番外 作者:哈欠兄(上)

字体:[ ]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内容简介:
他残暴冷血却爱他成殇,打断了他的腿给他注射了毒品只为留他一生。
他被他逼向绝望,不爱却逃不了他的束缚,最终被他折磨的身心俱灭。
何为守护他不懂,突然失去他的身影,他心急如焚,恍如掉进无边黑暗。
当魂牵梦萦的他重生,他却因无知将爱化成绝殇。
将爱已成绝路,他才温柔的吻着他。
幕幕,让我再爱你一次。
肖烬严,除非我死。
(残暴嗜血霸道攻VS温柔美好知性受)
(注:不是强攻弱受,虐中也有宠)
(再注:此小说不掺任何水分,剧情新颖不狗血,欢迎各位读者收藏!)  
 
标签:重生强攻虐身虐心 
 
 
 
第一卷 缚爱
第一卷 锲子
 
“说!还逃不逃了?”
 
叶幕的衣领被肖烬严粗暴的提起,被肖烬严狂风暴雨般的拳头揍过之后,叶幕发现自己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软软的身体就这样被肖烬严提着。
 
“是不是要打断你的另一条腿,你才会安安分分的呆在这里。”肖烬严的声音接近嘶哑,满脸的怒火令大厅里的其他人大气也不敢出。
 
叶幕想说话,他想告诉肖烬严,自己没有想逃,他只是想偷偷去医院看一下重病的妹妹,只是还没来得及开口,肖烬严的又一记重拳便落在了脸上。
 
叶幕突然好想死,被肖烬严禁锢的第一天,叶幕就知道,自己迟早回被这个男人逼疯。
 
在肖烬严长达一年的囚禁中,叶幕失去的不仅是青春与梦想,还有对生活的希望。叶幕恨眼前的这个男人,但更多的则是畏惧。他不知道肖烬严这次又会用什么样的方法折磨自己,但最好是,一招毙命。
 
“是你逼我的。”肖烬严的双眼充满了骇人的血丝,粗暴的将叶幕的袖子抹到肩处,转头对身后手提一个黑色小箱的手下冷声道,“给他注射毒品。”
 
叶幕蓦然的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肖烬严说出的话。
 
肖烬严要给自己注射毒品!
 
原本无力的身体突然剧烈的挣扎起来,叶幕用尽全部力气想去抗拒,却被肖烬严死死的按在桌上。
 
“不要!肖烬严你放了我吧!我再也不敢离开你了。”叶幕苦苦哀求着,心里已经害怕到了极点,断了一条腿,他可以继续坚强的面对生活,可是沾染上毒品就意味着他不再是一个正常人了。
 
那么他就再也没有机会逃离肖烬严的身边了。
 
“亲爱的别怕。”肖烬严突然温柔的望着叶幕,眼里尽是隐忍的激动,“我们永远都不会分开了。”
 
望着注射器里的液体缓缓的被推进身体里,绝望的泪水从叶幕的眼角划下。
 
被肖烬严压在床上掠夺的时候,被肖烬严打断右腿的时候,被肖烬严一次次打进医院的时候,叶幕从没有落过泪。但这次,叶幕的心到达了极限。
 
肖烬严伸出舌头舔掉了叶幕眼角的泪痕,无比心疼的抱住叶幕的腰身。
 
叶幕如死尸般不再有任何挣扎,望向肖烬严的眼神却充满了恨意。
 
对上叶幕冰凉的视线,肖烬严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
 
“不准恨我。”深沉的低吼声透着无尽的苍白,肖烬严的脸上交现着痛苦与愤怒。“爱我!说,说你爱我!”肖烬严举着拳头,却最终没能落下。
 
叶幕一直都不清楚肖烬严对自己的那份所谓的爱到底是什么,因为这份爱已经接近于变态。那一次次的抵死缠绵更是叶幕一生的恶梦。
 
肖烬严是东南亚的枭王,以冷血残暴著称,在阳光照的到白道,他也有无数的资产。世上有多少年轻貌美的女人想对他投怀送抱,叶幕怎么也想不明白,像肖烬严这样黑白两道的教父为什么会看上平平凡凡且同为男人的自己。
 
肖烬严将叶幕抱到了一直囚禁他的卧室轻轻的放在了床上,然后用一根长长的锁链锁住了叶幕的脚踝。
 
“从现在起,你只能顺从我,取悦我,不然我就找人强*暴你的妹妹。”肖烬严低沉磁性的声音回荡在叶幕的耳边,如恶魔的低喃。
 
叶幕绝望的闭上了眼睛,他放弃了,放弃了那所谓的自由,叶幕知道,自己也许会在肖烬严的揉虐中老死在这个房间里。
 
肖烬严冰凉的嘴唇便覆上了叶幕,开始贪婪的允吸,灵巧的舌头轻而易举的就撬开了叶幕的牙关开始掠夺,一只手慢慢的移到叶幕的身下,想要挑起他原始的欲望。
 
叶幕恨将自己逼入绝望深渊的肖烬严,却更恨沉沦在与肖烬严*欢中的自己。
 
“幕幕……我的宝贝……” 肖烬严紧紧的抱着叶幕,脸上的满足与幸福不言而喻。
 
叶幕望着天花板,空洞的眼神透着无比的悲凉与绝望。
 
如果老天再给我一次机会,肖烬严,我永远都不想遇见你。
 
(注:此文为重生文)
 
第一卷 第一章 我叫叶泉
 
淅淅沥沥的小雨让叶泉感到全身不舒服,细密的冷风使得叶泉不禁裹紧外套加快脚步。虽然是一路小跑,但回到住处后,叶泉的全身还是湿透了。
 
叶泉住在这里已经一个星期了,应该说是新生活开始了一个星期了。虽然生活拮据,但这种久违的自由感还是让叶泉在这七天里感觉像是做梦一样。
 
简单的两室一厅的小空间被叶泉打理的非常舒心,简单朴实的格调令叶泉找到了生活的实在感。
 
简单的炒了一碟小菜,叶泉伸长脖子深深得吸了一口,温润的笑容便浮上了嘴角,自己的手艺果然一直都没有变,叶泉刚坐下拿起筷子,电话便响了,一见来电显示,叶泉高兴的立刻放下筷子接通了电话。
 
“小泉,你拜托我找的晚上的兼职,我已经找到了。”
 
“真的吗德叔,真是太谢谢您了。”叶泉激动的握着电话,开心的笑容在白净清秀的脸上弥漫开来。
 
“时间是晚上七点到凌晨一点,小泉,劝你还是考虑一下吧,德叔我怕你身体吃不消啊,毕竟你白天也上了那么长时间的班。”
 
“没问题的德叔,我还年轻,这点累身体还扛得住。”
 
“那好吧。具体地址我待会儿发给你,那边的负责人说你明晚就可以去报到上班了。”
 
“太好了,德叔谢谢您啊,改天我请您吃饭。”
 
叶泉的心情一下子变的非常的好,多一份工作就代表他可以多一份收入,收入增多了就意味着他可以更早的带着妹妹叶雅离开这个城市。
 
并且.....离开那断恶魔般的记忆。
 
叶泉洗澡的时候,不禁对着镜子又多看了身体两眼,瘦弱的身体拥有着白皙姣好的肌肤,漂亮的锁骨配合着清秀俊美的脸庞令整个人看上去无比的儒雅灵动温和,更重要的是这具躯体没有淤青,更没有吻痕,四肢健全,还有,血管里没有毒品。
 
是真正正常人的身体。
 
每每照着镜子,看着这张陌生的皮囊,叶泉都要缓和好久才能意识到这就是自己,新的自己。
 
叶泉一直都认为所谓的重生只是可怜之人对想要颠覆生活境况的一种空想,但当身上发生的事实就是如此时,叶泉又害怕一切只是梦中的泡影,醒来之后,那个魔鬼又躺在自己的身旁。
 
叶泉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才接受了自己重生的事实,这就如同突然间得到幸运之神的眷顾一般,叶泉在之后的几天里眼眶里一直激动的隐着泪,再也不用在床上忍受那凌迟般的折磨,再也不会被突如其来的拳头打进医院,再也没有毒品的日夜侵蚀,再也听不到那......如同魔鬼般的嘀喃。
 
如同囚禁了许久的鸟儿终于被放回归林,叶泉接受了一切之后便进入了生活的状态。
 
叶泉很庆幸自己居然还拥有着这具身体原主人的大部分记忆,这样令自己能够更快的适应原主人之前的生活环境。
 
叶泉知道真正的自己其实已经死了,跳下山崖而死,说不定,尸骨无存。
 
当自己欣慰的接受新生却被每晚的噩梦惊醒时,叶泉就会痛苦的想,为什么老天换掉了自己的身体却还要保留自己原先的记忆,因为拥有他的记忆比被他弄的破败的身体还要令叶泉深受折磨。
 
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再就遇见他了,每每想到这,叶泉就会对未来的生活充满希望,他要努力赚钱,帮妹妹治好病,然后带着妹妹离开这个阴雨绵延的城市。
 
叶泉洗完澡后裹着被子蜷在沙发上,手里端着杯热茶。打开电视后,叶泉拿着遥控器随意的调换着频道。
 
说实话,电视的话,叶泉是真心的看腻了,被那个男人囚禁的四百多天里,叶泉整日面对的就是墙上那面七十寸的液晶电视。
 
频道不断的更换,叶泉也已经昏昏欲睡.......
 
蓦地,叶泉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望着电视屏幕上出现的那张面孔,一瞬间,叶泉只觉得从胸腔开始散发的凉意瞬间袭卷了全身。
 
斜飞入鬓的剑眉,深邃伶俐的双眼,挺直的鼻梁,以及冷酷孤绝的表情。仅仅是主持人身后的屏幕上的一张照片,却能让人强烈的感觉到照片上男人身上所围绕的森冷肃杀之气。
 
肖烬严,是肖烬严!
 
呯!茶杯与遥控器同时落地..........
 
叶泉脸色苍白,慌忙的弯腰去捡掉在地板上的遥控器,身体一个不稳,摔在了地上,不顾被摔碎的玻璃片划伤的手,叶泉拾起地上的遥控器,连电池被摔掉了也没有察觉,只是拼命的摁着关机键。
 
电视画面依旧照常进行着。
 
“肖烬严,年仅26岁就成为皇刹帝国总裁,旗下多间娱乐城,夜总会,传媒公司等等,据专家推测,他的身家.......”
 
叶泉快速的扑向电视机,摁掉了电视机下面的开关按钮,主持人那流利欢快的介绍也戛然而止。
 
重新坐回沙发上,叶泉摸了摸右腿,确定还有知觉后,才去努力的缓和那起伏不定的胸腔。
 
右腿没断,所以他是叶泉,获得重生拥有新身体新身份的叶泉。
 
叶泉没有想到会只是看到肖烬严的相片就能让那一年多的记忆翻江倒海的袭向自己。
 
肖烬严的每一寸抚摸,每一次的进入,每一句耳边的爱语.........以及自己每一次逃跑后又被抓回的折磨,还有精神肉体被毒品侵蚀的日日夜夜。
 
叶泉冲进了浴室,将蓬头的水量调到最大放出冷水,从上到下的浇着身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