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恶魔的牢笼+番外 作者:哈欠兄(下)

字体:[ ]

 
第一卷 第四章 暴风雨前
 
“叔叔。教我那招好不好。。”小烽一脸崇拜的望着肖烬严。连“坏”字都在不知不觉中省略了。
 
“好啊。”肖烬严蹲下身。尽量与小家伙保持一个高度。“只要你回答叔叔几个问題。叔叔教你武功。”
 
“真的吗。”小家伙两眼放光。激动道:“能和孙悟空一样厉害吗。”
 
“.......”肖烬严愣了愣。立刻道。“当然能。”
 
小烽更加激动了。拽着肖烬严的衣袖着急道:“那叔叔快问啊。”
 
“第一个问題。你爸爸这几年來有沒有交过男朋友或者女朋友。”肖烬严终于问出了自己的心声。从进餐厅开始起。这个问題就一直盘踞在肖烬严脑中。想到叶幕大脑里沒有丁点过去的记忆。肖烬严就担心。要是叶幕现在有了恋人。那他还有机会将自己的幕幕领回家吗。
 
小烽歪着脑袋。一副天真蠢样。“什么是男朋友女朋友啊。”
 
肖烬严叹了口气。他最不擅长的就是和小孩子交流。
 
“那叔叔换个问題。有沒有人经常约你爸爸出去吃饭。”
 
“有。”小家伙非常肯定的点点头。
 
肖烬严一惊。心中立刻警铃大作。连忙哄问道:“和叔叔具体说说。”
 
---------------
 
小烽被肖烬严领回餐厅后。因为逃写功课。被叶幕狠批了一顿。小家伙虽然调皮。但还算懂事。被叶幕教训时。耸拉着脑袋满脸委屈。一个劲儿的低声诺诺道再也不敢了。只是说话间。黑亮的双眼凶凶的盯着躲在叶幕身后的小叶子。很显然。以为是这个呆子在自己爸爸面前告了什么状。
 
肖烬严也算叶幕的客人。上菜后。和肖烬严一起坐在餐桌上用午餐。肖烬严本想对叶幕表达一些爱意。但碍于两个小家伙在场。也沒敢多说什么。
 
小孩子饭量小。吃得快。小烽很快便仰着头说自己吃饱了。结果叶幕直接命令儿子去自己办公室写作业。在小烽委屈着说作业太难时。小叶子立刻举手道了一声。我來教小烽哥哥。
 
小叶子的智力早就超过同龄甚至更大的小孩。幼儿园的知识。他早学完了。
 
最终。小叶子开开心心的跟着小烽去了餐厅后面。
 
结果。在小烽的哄骗以及压迫下。小叶子乖乖的坐在桌前。泪巴巴的为小烽写着全部作业。而小烽却笑嘻嘻的坐在小叶子旁边。揉着小叶子的头发。呆子呆子的叫个不停。
 
餐桌前只剩下叶幕和肖烬严两个人。叶幕表现的很自然。只将肖烬严当成是自己最新认识的朋友。但肖烬严却很拘谨。生怕自己有哪里惹的叶幕厌烦。说來笑去。肖烬严在叶幕心中的形象成了一个老实巴交的单身男人。
 
餐桌上。肖烬严本想以一见钟情为由向叶幕告白。毕竟从小烽那里。肖烬严知道叶幕有一个姓杨的追求者。貌似很有权势。而且已经追了几个月。这让肖烬严不得不提高警惕。但想到自己的热切会吓着叶幕。肖烬严只好压住心底的急切。想着靠柔情一步步的掳获叶幕的心。
 
但。肖烬严显然想的太简单了。
 
------
 
肖烬严带着小叶子回到酒店。先向孟传新交代了一些工作上的事。然后便开始对小叶子进行催眠。
 
“叶肖。你是不是很喜欢江叔叔啊。”
 
“喜欢。”小叶子脆脆的应了一声。
 
“那让江叔叔也做你的爸爸。你喜欢吗。”
 
“真的吗?我真的可以有两个爸爸。”小叶子满脸惊奇。更多的则是喜悦。每次都看到其他小朋友被两个人大人牵着。他只有羡慕的份。而自己的老爸总是工作忙。沒时间陪自己。要是多一个像江叔叔这样好的爸爸。那该有多好。
 
而且还免费多一个哥哥。虽然老是欺负自己。但至少可以陪自己玩。教自己堆雪人.....
 
“爸爸。我要江叔叔。”小叶子抱着自己老爸的大腿。仰着小脑袋。一脸的期盼。
 
肖烬严满意的笑了。“那以后看到江叔叔就要跟江叔叔说爸爸的好处。要让江叔叔喜欢爸爸。如果江叔叔喜欢上爸爸了。那他就能成为叶肖的爸爸了。知道吗。”
 
小家伙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爸爸。我明天还想去找小烽哥哥玩。”
 
肖烬严抱起小叶子。满意的轻笑道:“沒问題。”
 
第二天。肖烬严特地换上一身廉价的地边货衣服。拿着孟传新准备好的身份证來到叶幕的餐厅报到。
 
肖烬严去叶幕餐厅上班。为的只是能有一个名正言顺和叶幕接触的机会。并沒有想过自己要去多么卖命的工作。只是当他被叶幕领进餐厅后勤处。被告知自己要在这里搬运清洗各色食材一整天时。肖烬严足足僵化在原地。十秒沒有缓过神。
 
和他想象的不一样啊。。
 
他肖烬严堂堂皇刹总裁。黑白两道闻风丧胆的男人。居然有一天会在一家餐厅内打杂。说出去。谁会相信。。或许有熟人看到他现在身着工作服搬运食材的模样。都会以为那只是个和肖烬严相似的男人。
 
小叶子一來餐厅就和小烽跑去附近的公园堆雪人了。哪还记得自己的老爸。而叶幕则呆在自己的办公室。偶尔到餐厅看看。亦或者到厨房等场所。偶尔看到肖烬严。也只是点头微笑一下。和对待其他工人一样。
 
肖烬严欲哭无泪。不过由于外在形象冷酷迷人。倒是很受那些女服务员倾慕。才半天。里面所有的女职工都向肖烬严要过的联系方式。当知道肖烬严还是单身时。那些年纪大的大妈也开始为自己的女儿或侄女之类的亲戚向肖烬严询问一些私人事情。
 
肖烬严简直快被逼疯了。不懂怜香惜玉的他终于在忍无可忍之下。朝着一个女人爆了粗口。结果那个二十出头的女人直接被面目狰狞的肖烬严吓哭了。再然后。女人向叶幕诉了苦。
 
这其实并不值得一提。最重要的是。当一个嫉妒肖烬严的男员工指着肖烬严的鼻子。骂肖烬严笨手笨脚时。直接被肖烬严一拳砸昏了过去。再然后。肖烬严被叶幕叫进办公室。批评了好一阵子。好不容易给叶幕制造的老实巴交的形象。全沒了。
 
追妻之路难于上青天啊。
 
肖烬严暗暗苦笑。也许。这就是老天在报复自己以前不懂的珍惜吧。
 
餐厅的楼上。有一间休息室。里面简单安置了床和电视。有时下班迟。叶幕就不会带着自己儿子回住处。而是直接在里面住一夜。
 
小烽和小叶子玩了一天。累坏了。见自己爸爸迟迟不下班。直接抱团躺床上睡着了。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肖烬严正打算私约叶幕晚上出去培养一下感情。结果被其他职工告知。叶幕已经被人先约走了。
 
而约叶幕的人。就是小烽向肖烬严交代过的那个男人。杨漠。
 
从小烽嘴里。肖烬严大致可以知道。这个杨漠是个富家子弟。和叶幕差不多年纪。至于性格。按小烽的话來说。有点怪怪的。他不喜欢。
 
肖烬严发动自己带來的所有手下。终于在一家名为“漠唇”的夜总会找到了叶幕。
 
漠唇的规模虽然比不上x市的金霓。但在t市。也算是数一数二的游乐场所。这里灯光五色。声乐有些刺耳。处处可见穿着暴露的女人。或者衣衫不整。醉意绵绵的男人。
 
肖烬严担心自己贸然过去会引起叶幕反感。便找了个离叶幕一群人不远的隐蔽地方坐了下來。目光阴冷的盯着坐在叶幕旁边的那个男人。杨漠。
 
杨漠身形健壮。虽沒有肖烬严那般魁拔。但那张脸长的还算出众。一身名贵衣饰。典型的一个公子哥造型。那双眼。时不时的在叶幕白皙的脖间扫描。明显不怀好意。
 
“杨少。这次这个看上去可口多了。”一个男人满脸谄笑。讨好似的附在杨漠耳边低声道。
 
“废话。老子可是花了近三个月才到手的。”杨漠一边喝着酒。一边得意小声道。
 
叶幕拘谨的坐在杨漠的旁边。心底其实很想离开。他是真心不喜欢这种场合。眼前这些杨漠的朋友看上去形形色色。好坏难分。但怕自己突然离开。会显得很不给杨漠面子。所以叶幕只好陪笑似的和杨漠的朋友扯聊着。
 
叶幕无法拒绝杨漠的热情邀请。认识杨漠这近三个月來。杨漠都在不停的对叶幕示爱。送花送礼物。邀请叶幕和小烽去吃高级餐点。更在叶幕餐厅的扩张上给予了不少帮助。这让叶幕想拒绝都做不到。
 
叶幕对杨漠并沒有什么恋想。只是由于一直以來叶幕一个人带着小烽生活。突然多一个人关心在乎自己。这让叶幕很感动。
 
“江。怎么不喝酒啊。”杨漠为叶幕倒了杯酒。递到叶幕面前。温柔笑道:“他们都是我的朋友。不用太紧张的。出來玩就图个乐子嘛。”
 
叶幕只好笑笑。“大概是因为我很少到这种地方。有些不适应吧。”
 
“沒事沒事。喝点酒就好。”坐在叶幕旁边的一个男人哄笑着。
 
喝到一半。叶幕借口去卫生间打电话。交代自己的员工先替自己照顾好小烽。今晚。可能回去迟一点。
 
“什么。这样的尤物。杨少您居然还未上过手。”一个男人怪叫着。
 
“你懂什么。”杨漠不耐烦道:“未吃进嘴的才是最香的。话说我挺享受追他的过程的。我的江可和那些个妓不一样。”
 
“那杨少是打算今晚开荤啊。我可是看到杨少您把一颗药丸放进他的酒里的奥。”
 
“呵呵。”杨漠- jiān -笑着。“好东西大家一起分享嘛。到时候大家一起脱光了。轮着來。不过我得是第一个。”
 
话音刚落。所有人立刻哄笑起來。
 
不远处的肖烬严隐约听到他们的对话。手里的酒杯立刻被捏出裂痕。犀利的双目蹦出杀气。
 
肖烬严目光一直锁定在不远处的几人身上。却未注意到在一个阴暗的角落。同样有人目光锁定了他。
 
“穿着不太像。他真的肖烬严。”
 
“错不了。我已经对照他的照片确认几遍了。”
 
“那就好。立刻电话联系伏爷。然后按照伏爷的命令采取行动。还有。伏爷说他的手下可能一直藏有卧底。所以必须联系到伏爷本人再进行汇报。”
 
“是。”
 
 
 
第一卷 第五章 - jiān -细是谁?
 
叶幕从卫生间回來。杨漠立刻收起猥琐的嘴脸。等叶幕坐在自己旁边时。杨漠俯下身。嘴唇暧昧的靠在叶幕耳边小声道:“江。醉了吗。我在楼上为你开了间包房。要是醉了的话。我带你上去休息。”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