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东方不败之携手一生 作者:倪年(上)

字体:[ ]

《东方不败之携手一生》作者:倪年
 
 
当高高在上,风华绝代的东方教主遇上性情淡漠,冷清倨傲的穿越者,同样高高在上,同样目空一切的两人相遇后,只对彼此绽放温柔。
因为爱你,所以喜欢你的喜欢,爱好你的爱好。
珍惜你所有的完美和缺憾。
 
“墨瑾”
“嗯?”
“你会离开我吗?”
“不会。”
“永远不离开?”
“嗯。”
“那如果我有事隐瞒了你呢?”
“即使你不爱我,我也不会离开你。”
 
宠文,小攻很伪受,东方很伪攻,但小攻绝对会一攻到底,无互攻,无反攻,有包子,不喜慎入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强强 天之骄子 武侠
搜索关键字:主角:东方不败,墨瑾 ┃ 配角:任盈盈,曲非烟,曲洋、刘正风、画竹,画梅 ┃ 其它:
 
 
 
 
 
 
第1章 相遇东方
“少主,画竹伺候您起床更衣了。”一位十四五岁的女孩身着粉衣蓝底的蓬低长衫裙,恭敬的站在门前低声说道。
“进来吧。”略显低沉,却异常冷清的声音慵懒的响起,画竹立马推开厚重的擅香木质门,接过身后丫鬟手中的金盆清水,轻手轻脚的走了进去。
擅香木质门在身后慢慢合上,将金盆放在架上,画竹稍微加快脚步,葱玉的手撩开眼前的雪山白玉珠串起的珠帘,便踏在柔软的十万大山深端角牛皮制作的地毯,娇小秀美的脸微微一抬,透过单薄半透的轻纱隐约可见床上半倚半靠着一个人。
“少主”画竹迅速走上前去,扶起倚靠在床半睡半醒的人,转身拿出衣架上挂着的玄色纱衣,供着身子,小心翼翼的为眼前人穿着起来。
少主爱睡,这是全庄上下人人皆知的事,往日本该还在睡梦中的少主今日却破天荒的吩咐早起,可是惊坏了她们。看着眼前微闭着眼,一脸朦胧的少主,真不知道老夫人为何会让少主离开墨阁前往江南。
披上深海鲛鱼皮特制的玄色纱衫,用天山雪狼筋为束带轻轻包裹着腰身,再找出白玉为底天水莲叶为邦的鞋,精心打扮收拾了一番,画竹这才心满意足的点点头“少主,该醒醒了,再晚些怕是会误了时辰。”
墨瑾舒适的半靠着身边的人,听到一声娇语,这才缓缓睁开眼睛,站直身来。修长白皙的手从宽大的衣袖中伸出,沾上些清水,用轻柔滑顺的锦帕擦擦脸,这才转头问道“马车可是准备好了?”
“画菊正在外面候命。”画竹眼尖的接过锦帕,后退半步认真答道。
听到回答,墨瑾转身向外走去。
沉重的擅香大门在离其五步时自动从外打开,初升的阳光投下柔顺的光线,打在刚踏出大门的墨瑾身上,顿时,给他镀上了一层亮光。
衣袂飞绝、襟带飘风,长及膝盖的墨发被白金龙雕簪简约的束起,发丝拂起,映得精致绝美的五官,优雅如石英般光辉冷冽的曲线,清贵出尘,纯粹得几乎透明的苍白肌肤,肤白胜雪,双眼狭长,面容轮廓精致,端容无双。
没有丝毫情绪的眼微微一瞟不远处舒适豪华的马车,对着一旁弯腰恭候的十人,不疾不徐道“此番前往江南,梅、兰、竹、菊随本少同行伺候,琴、棋、书、画留庄听命,暗影明卫前方打探开路。”
“谨遵主命!”十人齐声答道。
墨瑾眼神微抬,画竹立刻上前搀扶,画梅早已先前一步掀起帘纱,抬步迈进,半躺半倚在虎皮熊掌连理的软垫上,淡淡挥手,画竹画梅便悄然退出,画兰一挥长鞭,三皮通体华白的大马嗷嗷一叫,踏着马掌飞奔起来,速度奇快,却分外稳到,丝毫不见颠簸。
百无聊赖的看着倒退的风景,墨瑾单手扶额,如墨的眼睛竟难得的闪现一丝空洞。
前世,他是一个孤儿,性子淡漠冷清,不喜言谈,即使有好心领养的人与他说话,他也冷冷清清的随意应付,导致同伴的人一个个被领养走,最后只剩下他。
最后,一个自称是他爷爷的老头子将他带走,从此锦衣富食,豪楼名车,腰缠万贯,成为颇有身价的翩翩少年。他的性子更加冷淡倨傲,身边不是没有女人,明星模特,文艺世家,贴身投怀送抱的多不胜数,但是他一个也不愿意碰。
这辈子就这样吧,孤家寡人,孤孤单单过完此生。
不是没想过,找一个端庄端淑的女子成为一生良妻,可是没有一个人让他心动。那么,就随便找一个女子吧,总归是要传宗接代,多一个人也不过是多一碗饭,但却依旧不行,跳动的的心脏忍受不了别人的接近。难不成,我喜欢男人?男人也未尝不好,只要彼此相爱,他便愿相伴一生,可是看着身边形形色色的人,心脏没有一次剧烈的跳动。
别说跳动,连一丝感觉都没有,甚至,一丝念头也无。
他经常想,这辈子就这样了。
所以,当那疾驰而来的车横冲过来,当身体横飞,血液横流时,他没有一丝难过,死了也好,活着又有什么好的,明明被一堆人围着,却总是感受不到,一直一直只有一个人,他的感情世界里,没有任何一个人融合进来。
友情、亲情、爱情、没有任何一个人,他的爷爷也不例外。
可笑的是,再次睁开眼,却是到了另一个世界,以另一个身份再次延续冰冷。
今生,他出生在墨家,十八年来墨玉山庄人人捧在手心,记在心尖的墨家少主,父母双亲更是宠爱有加,可是,他依旧感觉不到冰冷的血液哪怕一点的温暖。
记得前世爷爷收养的风倾城嘲笑说道:“风瑾,你的血是冷的,恐及余生都享受不到身边有一人陪伴的温暖。”
现在想来,他的血液果真是冰冷的。注定了孤家寡人,无论多少轮回,前世今生,都注定一个人。
“嘶——”马车突然停住,一阵摇晃让他瞬间清醒过来,空洞的眼睛几乎是一瞬间便被冷清渲染,“何事?”
马车外画竹的声音恭敬传来“启鼎少主,明卫传来消息,前方三百米处有剧烈打斗,看那衣着打扮,似是衡山、华山、恒山、泰山与嵩山之人。”
“五岳齐聚,想来是与魔教有关了。”脑海中又想起前世看的笑傲江湖,那一身红衣,傲气逼人的东方不败,站在权力之巅,成就天下第一,却甘愿隐与红帐,只为求的一人欢喜,最后落得惨败的下场。
他的孤单,他的寂寥也是没人懂得吧,所以,即使知道杨莲亭只为权势,也甘心被他利用,只是为了,多一个人在身边陪伴。普天之下,又有什么能让他东方不败屈居人下?
没有经历孤单的人,永远不懂。
“前去看看。”淡淡的吩咐一句,墨瑾将身子缩在柔然的软垫上,他想去看看,这个世上另一个孤单人。
他想知道,他的感受,那人是否也能感同身受。
自从知道自己身在笑傲江湖中,他唯一兴起的念头便是去看看那骄傲非凡却高处不胜寒的人。能让五岳齐聚,一致对敌的除了那人还能有谁有这般能力与威望?
既然遇上了,又怎能不去看看?
“魔教烧杀抢掠、欺强凌弱、无恶不作,人人得而诛之,今日,我岳不群誓必要为天下主持公道,将魔头斩杀于此!”
“对!魔教手段残忍,老少皆不放过,今日,五岳齐聚于此我们定不能让他好过。”
吵闹之声隔着轻纱珠帘传了进来,马车还未接近便感受到前方的轰闹,听着名门正派个个义愤填膺,墨瑾双眼微微一合,就要昏昏睡去,突然一道冰冷之声响起,才合上的眼睁开,难得的直起身来,修长素白的手挑起左边白色朱砂,抬眼望去。
五岳齐聚,上下围了不下三四百人,可是茫茫人海,却是一眼就见那一身红衣,长发披散,森寒的光泽流转其上,细致如丝,直直垂落在肩前,深邃的黑色瞳孔像冻结了所有情绪,残酷又带着令人窒息的流光溢彩。
冷清如水,淡漠骄傲,红衣似血。这一刻,眼睛竟然舍不得移上半分。
“人人说我魔教得而诛之,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在场之人又有谁亲眼所见?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难不成你们所谓正派就手里干净?”东方不败双手背后,神情倨傲,望着眼前的人个个义正言辞,嘲讽道。
“休得胡言乱语!”人群中央左冷禅双眼一眯,语气不善“魔教不除,天下难以安宁,今日大家都是为这魔头而来,又说那些废话作甚,大家还是齐心协力,共同对敌才是!”
岳不群点头称是“怕这魔头正在拖延时间,大家还是尽快对敌以免夜长梦多。”
“既然如此,那么我就带头应敌,还望大家从旁照应!”
“好!岳掌门深明大义,我等定当不会让那魔头好过才是!”
看着顿时激昂的人群,东方不败一挥衣袖,五指之中金针若现,霸气十足“你们就是一起上来,我东方不败又有何惧!”
眼前银光一闪,岳不群率先挥出利剑,飞身一跃,向前刺去,左冷禅亦不甘落后,霎时人人挥刀刺剑,从四面八方围聚过来。
红衣一闪,如展翅的鹰直扑而下,直直对了上去,面对四面八方的敌人,速度丝毫不减,甩手几枚银针,顿时传出几声惨叫。
“少主……”画竹手放在腰间,那里有一把专配的软剑。画菊画梅画兰各自站在马车四个角落,呈防御之势。
明卫也不知何时站在了马车前端,静静直视前方,冰冷的双眼观察着周围,任何一点蛛丝马迹都逃不过他的眼。
“无妨。”听到画竹担忧的声音,墨瑾依旧看着远处那抹红衣,语气平淡,丝毫不觉一点危险。
人影闪动,刀光剑影,沙石乱飞,刀刀挥刺,却未沾那红衣分毫,可每甩一针,都伴着一声惨叫,倒下一道躯体。
红日西下,却意外的看到东方烧的很红的云霞,鲜红如血,映得红了半边天,衬着此景,颇有番地狱的味道,满地鲜血,断的手腿、连风中都夹带了一股浓浓血腥味。
“东方……”低声喃喃,才张开嘴,便是一愣,葱玉的手指轻抚着嘴唇,为何会喊出那人的名字?
一掌挥退身前不识好歹的人,东方不败冷眼一瞥围在四周的五岳掌门人,嗤笑一声,若不是这次陪着莲弟去江南,又怎会有他们可乘之机!
可是这次的形迹,怎会被他人所知,而且想到逃走的莲弟,东方不败瞳孔一黯,身形一顿。
见东方不败走神,露出空隙,岳不群眼睛一亮,运出紫霞神功一掌拍向胸口,身前冷风袭来,东方不败立刻回神,手掌一抬就欲抵去,却感身后剑风刁钻刺来,正对背心,左右更是一道雄风,只见五岳各派掌门纷纷同时刺来。
高手对招,本就是争分夺秒,就这一愣神,东方不败便陷入险境,银针一甩,直射向左端,脚步轻点,三枚银针迅速射向身后,尾端隐隐可见一丝丝银线,对上迎面的锐剑,手指轻弹,银针迅速变化出四五道轨迹,左右相夹刺去。
瞬间,便化去了四面的危机,却来不及阻止岳不群袭来的掌风,硬生生接下一掌,胸口一疼,却连眉头也未曾一皱,手掌灵活婉转,一掌同样袭向岳不群的胸口。
“噗——”同时一掌,效果却是截然不同,东方不败飘然落地,反观岳不群却是喷出一口鲜血,其他掌门也好不到哪去,左冷禅更是连剑都差点拿不稳。
“区区五岳也想斩杀本座?真是不自量力!”东方不败冷哼一声,冰冷的声音不大,却让众人一阵发冷,这半日的交锋可是让他们尝尽了苦头,现在连五岳掌门都败下阵来,他们哪还有心思继续打下去?继续留在这里,恐怕连命丢了都不知道!
心里有了退缩,战意也便迅速消退,各自心怀鬼胎对望,却硬是没有谁敢先行冲上去。
也不知道莲弟如何了,是否摆脱了追杀他的人,想到这东方不败一急,银针一闪就欲夺取岳不群等人性命,却突感胸口一闷,体内真气缭乱,不受控制的四处乱窜,该死,才闭关而出,葵花宝典刚至大成,体内真气本就躁动不堪,难以控制,再加上承受了一掌,岳不群的紫霞神功轻易掠进体内,使真气暴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