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东方不败之携手一生 作者:倪年(下)

字体:[ ]

 
 
 
 
 
 
噼里啪啦,天空乌云密布,一道闪电直直打在羽茧身上,顿时羽茧只觉得被雷的外焦里嫩。
原来,他们一开始都公布了身份,只是她还不知道么?
原来,崎凌燕是准备让她棒打鸳鸯,和男人抢男人么?
她,竟然一直在和一个男人抢男人!!!
羽茧觉得天雷滚滚,头晕眼花,一时无法接受。忽然肩膀一重,耳边传来坚定有力的声音“别怕,男子与男子相爱,路本就走不长。再说看他们相貌俊秀,身子不凡,又怎会一辈子好男风?现在他们也是图图新鲜,等新鲜期一过,哼哼,到时候不就自然发现你的好……”
崎凌燕眉头一挑,笑的奸诈无比,那东方公子什么身份地位她还不知道,可是光是那墨瑾天水墨家的身份,他能一辈子不成亲,不娶人?
到时候就算他愿意,天水墨家的老夫人,他大哥也不会同意!
可怜的崎凌燕对以后的生活越发有自信心,却不知,墨瑾从一开始就决定非东方不娶、亦或者,非东方不嫁?
咳咳。
不过不管以后会怎样发展,崎凌燕这几句话却瞬间让泄气的羽茧精神十足,对啊,古往今来上流家族谁没有个男宠?就连禁忌之恋也不在少数,可有哪位堂而皇之公布过的?不都还是乖乖听取安排,迎娶一位贤惠端庄的女子进门,从此相敬如宾么?
这么说来,她的机会大着啊!而且现在他们身边还没有其他女子,她的机会更是大大滴!哦,当然,梅兰竹菊自然不算数。
羽茧精神了,羽茧信心十足了,于是,战斗力又来了。
“我去给东方公子备菜去了。”一下窜起身,羽茧脚步升飞,轻快的向厨房跑去。
……崎凌燕眨眨眼,都说女子变脸比变书还快,这不,活生生的例子啊,不像她,处事不惊,淡定非凡。
嗯,不愧是崎家三小姐!
哼着轻快的语调,决定有事没事去墨瑾眼前晃晃,反正她已经修书一封寄回崎家大门,想必此时此刻,家中双亲和老姐都知道她平安无事,而且正在勾搭墨家三少爷。
哼哼,墨家大少爷当场拒婚,她就嫁给墨家三少爷,从此搅得墨家鸡犬不宁,绝不能让那负心汉好过!
脚步一转,轻车熟路的迈进墨瑾和东方不败两人的院落,便见大片盛开的木槿花中,墨瑾正和东方不败相依而坐,蓝天白云、朝阳高挂,微风暖暖,成群的木槿花。白色一片。远远地有淡淡的清香飘来。
崎凌燕觉得心瞬间一疼,像是被什么东西撞了下,脚步不自觉定格,静静的看着前方的画面,尤为养眼,忍不住安静的看着,不忍打扰,好像此时此刻只要发出一点声响,都会破坏了这份唯美,成为千古罪人。
墨瑾轻搂着东方不败的腰,闭上眼闻了闻空气中飘着的淡淡清香,此时的东方不败靠在墨瑾怀里,头轻抵在他的肩上,看着四周白的花朵,如梦如幻,嘴角一斜,绽放出淡淡的笑容“你怎么做到的?”
昨日还空空荡荡的院子,今早一瞬间就开满了木槿花,难怪一大早墨瑾就偷笑着,催促他快些出门。
墨瑾骄傲的一抬头,像是受到表扬的孩子般语气轻快道“东方,你忘了么,你的夫君很有钱……”
也就是说,有钱能使鬼推磨。
东方不败哑然,开始纠正“墨瑾,既然你愿意嫁给我,以后你便是妻,夫君是我才对。”
为什么他一大早起来,在这么浪漫唯美的地方和东方讨论这个问题?墨瑾郁闷了,抱紧怀里的人,其实他觉得这个姿势看起来,东方才像妻子才对。
嘴巴一张,开始转移话题“东方,你喜不喜欢?”
东方不败点点头,怕是这番布置也花费了墨瑾好些心神。
“那……”墨瑾语气夹杂着酸意“和羽茧为你做饭比起来怎么样?”
东方不败嘴角笑容扩大。
“是不是还是我做的更好?”耳边继续传来墨瑾闷闷的声音。
心里一暖,其实墨瑾什么都不用做,羽茧也比不上他的一个小指头,普天之上,谁都比不过他。
“墨瑾。”
“嗯?”墨瑾低下头来。
顿时,东方不败头一仰,对着低头的墨瑾吻了上去。
院里,清风吹过,几片白色花瓣随风飞舞,万花之中,两个男子一个仰首,一个低头,玄色衣饰的男子搂紧怀中人的腰身,唇齿相贴,眼含柔情。
久久没有分开,画面,仿佛定格在此刻。
 
 
 
第60章 要失宠了
蓝天白云,时不时有鸟儿扑闪着翅膀从天空飞过,留下清脆的啼叫,百花之中亲密热吻的两人持续了好久,仿佛天崩地裂,海蚀山枯,待到两人都喘不过气时才依依不舍的彼此分开。
一缕银丝在两人的嘴角拉开一道弧线,墨瑾的眼睛深沉黝黑,望着东方,声音沙哑,带着无尽的蛊惑,轻喊道“东方……”
声音细不可闻,却带着沉沉的情欲,飘进东方不败的耳里。霎时,东方不败红了脸庞。
墨瑾一把抱起东方不败,快步向屋里走去。
“嘭!”一脚重重揣上房门,身子一压,迫不及待的便将东方不败紧紧压在墙上,吻滑过娇小的耳垂,一路向下,经过脖颈细细啃/咬起来。
屋内气氛缠绵,情意暖暖,屋外微风吹过,崎凌燕愣在原地,呆呆的看着墨瑾急不可耐的将东方不败抱进屋里,然后,然后,没过一会儿,就传出令人眼红心跳的声音。
饶是一向大大咧咧,此时也脸红的仿佛能滴血。
她的旁边,正站着满脸开心准备给东方不败送菜的羽茧,此时的她满腔热血掉进冰渣里,脸上的笑容还未完全绽放便被冻结,不达眼底。
突然清风吹过,带起漫天白色的花瓣随风飞舞,偶尔有几只吹来的花瓣,在眼前飘转一圈,悠悠落在她端着的饭盘里,明朗的天气里,羽茧突然觉得全身发寒,手里的饭菜早已冰冷。
“他们……”好半晌才淡淡开口,却是没了下文。先前的自信被洪水掩埋至最低层,她突然觉得,自己怎么也穿插不进去。永远是多余的那个。
崎凌燕回过神来,望着满院的木槿花眼神幽沉。
“他们都是男人。”
“所以,只要我们还是女子,就永远有机会。”
 
明丽的太阳一晃就下了山,宽阔明亮的屋里暗了下来,床上劳累了一中午的东方不败并没有醒来,实在是中午的运动太过激烈,再加上本就虚弱的身体,使他精疲力竭,睡得格外安稳。
运动了一中午,再加上将近夜晚,只吃了一次早饭的墨瑾饥肠辘辘,看着怀里依旧没有醒来迹象的东方不败。暗叹一声,蹑手蹑脚的缓缓下床,准备让画梅上菜,以免对方醒来饿着。
“咚咚。”这是,沉重的大门正好响起敲门声,莫非是画梅来送饭了?
怕惊扰到东方不败,墨瑾赶快几步上前将门打开,眼神一愣,瞬间冰冷。
“我看你们在房里待了一整天,也没有吃饭,想来你们或是饿着了,所以特意去厨房做了些。”羽茧见是墨瑾开门,有瞬间的失神,忙开口解释道。
“这些都是按着东方公子的口味做的,公子放心,羽茧知道东方公子身体不适,特别留意做了些清淡补身的。”不等墨瑾开口,羽茧顶着墨瑾冰冷如刀绞的眼神,抬头忍不住向里望去,寻找东方不败的身影。
墨瑾身体一移,将整个门口堵得死死的,不让羽茧瞧上半分,语气接近零界值“东方还未醒,羽姑娘不用急着献殷勤,况且实在不好意思,东方吃惯了画梅的手艺,别人做的不沾点滴,姑娘的心还是放在别处吧。”
羽茧脸色一白,瞳孔略微回缩,却是突然一笑“公子想哪去了,羽茧被东方公子出手相救,侥幸求的一命,又被公子收留在府,一直感恩戴德,铭记于心,救命之恩,不敢忘怀,所以时刻念着东方公子也是应该。”
“哦~”墨瑾煞有其事的点点头,这羽茧的口才还真是不一般,不过她竟然敢回嘴?从小到大,除了东方,他墨瑾还没迁就过谁,当下冷笑一声“这个庄子是我的,这里的人是我的,就连你手中的饭菜,也是我的,羽茧姑娘既然要感恩戴德,就是拿着我的东西去报答东方?”
“若是如此,在我府上白吃白喝白花费,羽茧姑娘又准备怎么来报答我?”
“不会是又准备以身相许?说实话,就姑娘这番资质就是在我身边提鞋,我也觉得碍眼”
羽茧脸色白了又青,青了又白。面部表情变换了几番才勉强没失态,苦涩一笑“公子的恩情,羽茧谨记在心,这饭菜……”
“拿下去……”
“怎么了?”墨瑾的话还没说完,面上的表情冷若冰霜,正准备当场拒绝羽茧,完美收场,身后响起温润如水的声音,顿时让他后半句硬生生停住,面容一笑,冰雪融化,春暖花开。
“东方,你醒了?”刚才营造的气氛,噼里啪啦冰封瓦解。零度的空气瞬间升温。
东方不败走上前来,虽极力隐藏,但羽茧还是能看出他脚步虚浮,似是无力,心里顿时五味杂粮,端盘的手紧了又紧。
“睡了半天,肚子也饿了。”东方不败从昏暗的房间里走出来,站在墨瑾身边,暴露在还未黑的天色下,羽茧含情脉脉的抬眼,却在看去的瞬间变了脸。
此时的东方不败头发凌乱,一身简单的锦丝睡袍宽松的随意披在身上,脸色潮红,嘴唇红肿,即使睡了一觉也不难看出眼睛微微浮肿,宽松的睡袍露出一大片脖颈,上面布满印痕,仅此一眼,就知道刚才他们做了什么。
羽茧觉得心揪的疼,闷闷的好像出不过气来,这一番模样,不用想就知道刚才经历了怎样激烈的情事。
吸气、呼气、再吸气,再呼气,连续做了几个深呼吸,羽茧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东方公子饿了?正好羽茧为你做了些饭菜,东方公子赶快充充饥。”
脚步上前,端着香喷喷的饭菜走到东方不败身前。
墨瑾眉头一挑,抢先一步拦住羽茧,将东方不败牢牢挡在背后,撅着嘴很是不高兴,青天白日,朗朗乾坤,她竟然当着他的面,勾搭东方!!!
都不知礼义廉耻的么,把他当空气么,东方如此眯眼勾人的样子是她能看的么!!!
东方不败好笑的看着身前的背影,嘴角一斜,不自觉的上翘,似乎空气中飘着酸味?还很浓?
眼里精光一闪,脸庞露出奸兮兮的笑容,从墨瑾背后伸出头来,一本正经道“羽茧姑娘真是有心,那本座就却之不恭了。”说完,列开墨瑾,从羽茧手里端过饭盘,笑眯眯道“闻着真香,羽茧姑娘好手艺。”
“东方公子说笑了”羽茧脸色微红,羞涩的低下头,手慌乱的抓着两边的衣衫“若是东方公子喜欢,以后……羽茧天天都为公子做……”
!!!
勾引,在他面前明目张胆的勾引!!!墨瑾脸黑如锅底。
东方不败像是没看到墨瑾的变化,点点头“那就劳烦你了。”
“不麻烦,只要东方公子喜欢,羽茧做什么都可以。”声音越来越小,羽茧含羞带怯,差点没把头缩到脖子里。
……
看那模样,仿佛东方会把你xx00似的,否则脸红个什么劲?墨瑾心里绯腹,羽茧这是,在隐晦的向东方发射暗号?
!!!果然都当他不存在么?
扒拉东方不败的衣袖,将他一下扯在身后,咬牙切齿一字一字往外蹦“东方要吃饭了,饭已送到,你可以走了。”
羽茧抬头,正要再慷慨激昂,情意绵绵的表达一番自己对东方公子绵绵不绝爱如滔水非君不嫁的爱意,猛然对上一双冰冷淡漠,深沉凛冽的眼,浑身打个寒颤,肚里憋出的话迅速遗忘,慌乱的点点头,脚步一转就匆匆离开。
“砰——!”重重的关上房门,看着东方不败手里的饭菜,墨瑾就觉得一阵胃疼。
奈何东方不败若无其事,直径绕过他,走到桌边,摆好碗筷,拿起筷子,头一低,就开始吃起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