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封神]不要叫朕大王 作者:蓝小伞(下)

字体:[ ]

 
  ☆、71龙游朝歌,凤离岐山(三十一)
 
  作者有话要说:这假山果然是个中空的,哪吒爬到山头上向下望去,发现底下竟藏了一榻,榻上却非只有一人,而是两个男人,身子交叠着不知在玩着什么把戏。
  因为上头那男人身上披了大氅,他们究竟玩得什么游戏哪吒看得并不真切,只知底下那人显然玩不起这游戏,只要上头男人稍微动作一下便要出声,也不知在叫痛还是在叫疼。
  那上头男人是个极魁梧的汉子,因他向下趴在底下人身上,哪吒不知他面目,只能瞧见底下那男子长了一张俏艳艳容颜,因为受不住这奇怪游戏吃了力,一脸通红,被汗水打湿了一片,一双眼睛微微眯着,显然已是失神。
  哪吒瞧见这好看男人痛苦模样,暗道这上头穿着大氅的男子莫非是在欺负他不成?一时义愤起来,就想从假山上跳下来,好将上头那男人踹飞。
  却在他两只小脚丫子都蹬在了假山边上,跃跃欲下之时,那俊俏男人忽然睁开眼睛,慢无意识地向他这边瞧了过来,却是吓了一跳,脸上一下子涨得更加红艳,一双眼睛也紧紧地锁在了哪吒身上,瞪得老大。
  却是在上头男人一个顶....冲下眼神立即又涣散了下来。
  哪吒瞧他发现了自己,连忙将食指挡在嘴前,要他噤声,以免打草惊蛇,不利自己来救他!
  那大氅男人却在这时闷哼一声,然后靠在身下男子耳边低语起来。
  哪吒是神将转世,耳力惊人,自然听得见那男人说的是什么话,显然已经发现异状,因此问底下人怎的收得这般紧——这话哪吒是听不懂的,只当他问的是为何这般紧张!
  只是叫哪吒着恼的是,那俊俏男子竟是看着聪明实则糊涂之极,大氅男人来问他话,他竟当真将哪吒供了出来,对对方说道:“有小孩……”
  大氅男人听了这话却反而不在意起来,只轻声闷笑两声,显得十分高兴,竟没有转过身来瞧哪吒,依旧故我地玩他游戏。
  俊秀的男子立即挣扎着想要将大氅男人推开,哪吒见他这样,只觉自己一片好心实在被人当成了驴肝肺,刚刚那番想出手相助的好心意也全然消失了个不见,掉头便下了假山,不再管这俊俏男子是被大氅男人吃了还是杀了!
 
  哪吒从假山上跳下来,不想,刚一落脚,竟又碰见了刚刚那个女厨子,想起在她面前做贼的事来,脸上立即臊红起来,扭身就想要逃跑。谁知那女厨子竟在他快要溜出她视线的时候,突然出声喊了他一声哪吒!
 
  哪吒听她来叫自己,暗道除了义父那个做巫医的同乡,这皇宫里哪还能有别人知道本大王名讳?因此立即返回头冲到了御七面前,要问她自己的身世!
 
  哪知他声音太大,终于扰到了假山里面两个,让其中一人很是生气,从假山里面传出话来,要那御七将哪吒带去别处。
 
  御七二话不说一把抓过哪吒,就将他拖去了厨房,先将一堆吃食放到哪吒面前,要他吃完再与自己说话。
 
  此时哪吒虽然饿得很,但是大丈夫气概决不能被这一点食物打动,因此只是将食物圈在怀里,并不立即去吃,而是恨恨地瞪了御七一眼道:“你莫要以为这点好处就能收买本大王,你将我从亲生父母身边偷走这笔账,今日总要算清楚的!”
 
  御七冷冷瞧着哪吒,便要伸手将他怀里东西抢走。哪吒哪里能肯?他既是做大王的,哪里还有将到手的东西再被人抢走的道理?因此赶忙背过身去,吧嗒吧嗒三把两把统统塞进了嘴里!
 
  他吃得急切,自然噎着。旁边递来一碗温温的汤水,他立即接了过来,喝了下去,将碗扔在了一边,这才转过身来瞧向御七,双手插在胸前,哼哼地瞪着御七。
 
  御七却笑笑道:“你不用拿眼睛瞪我,你自己出生时与别人有多不同,何必我来说?我将你放在江一春处养着确实不厚道,但难道在你自己家里就能过得比在冀州更快活。”
 
  哪吒摇头道:“话不是你这般说,义父曾说过,金窝银窝不如自家草窝,父母或许因为我异于常人而不喜欢我,但终究是我父母,哪有你这般私自作为,断人天伦之乐的?”
 
  御七点头道:“那倒是不错,我确实做得过分了,你要来寻我报仇也占着理字,只是我这里有一样十分重要的事情要做,还请你等一等再来与我算账,且先去你父母家认祖归宗,再回来如何?“
 
  哪吒恐这御七是在借口抵赖,因此问她是什么事情一定要去做。御七便告诉她自己在宫中培养了三百个宫女做巫医,现在她们都已经学有所成,所以想去求纣皇一个恩典,在各地设立医官,好将她们放出宫去为百姓谋福。
 
  哪吒听了这话,不禁暗想这御七若没有撒谎,她所做的便是对百姓有大益的功德,自己若是与她寻仇,日后别人晓得了岂非要将我比作小人一样看待?
 
  他又想到御七才是真正的冀州侯,自家义父不过是她手下一个代表,义父因为疼爱自己才没有将这番利害关系说出来,自己又不是莽撞无知的人,岂能真的不识得这份关系?
 
  何况这御七既然是冀州侯,理所当然会对冀州百姓多加照顾,朝廷若真设置了医官,肯定要多送几个去冀州的,自己那群小的们有了医官照顾,可不就能个个活到长大?
 
  哪吒曾经见过一个手下“小将”因为高烧而活活烧死了,对这些事情十分敏感,如今听御七说会送医官到民间,又知道她的医术超绝,便想着名师出高徒,冀州如能得她二三十个弟子,百姓哪里还会受不住一点病魔就死了?
 
  他这般想通了,立即改变了要找御七麻烦的主意,做出大人不记小人过的模样,说自己不会将御七怎样,此番来不过想问她自己亲生父母究竟是谁,顺便吓唬她一下而已,谁知她竟是这般不经吓!
 
  谁知他那父母,不问不知道,一问却好教他吓一跳,竟就是师伯普贤真人身边好徒儿木吒的父母!
 
  一听陈塘关守将李靖是自己父亲,哪吒当真吓了一跳,待缓过神来又是一阵咋舌,暗道自己与那木吒关系这般亲.热,原来是有这份造化!
 
  这哪吒得了自己身世秘密,便扭头蹬了风火轮走了——却并不是真走,而是偷偷躲在御七后头,想瞧瞧她刚刚那番话是不是在诈自己,因此跟在她身后,终于在一个时辰后进了浴汤里!
 
  哪吒原道是这御七要洗澡,虽然自己是个男童终究不好意思看她一个女人洗澡。却在转身欲走之时听到浴汤里传来人声,可是好巧,就是那躲在假山后头游戏的两个男人。
 
  哪吒是个机灵鬼,眼珠儿转了一圈立即又倒返回头,折了回来,躲在帷帐后头,虽然看不清里头人做的是什么,却能听见他们究竟在说什么。
 
  想不到那御七竟就在这浴汤里将医官的事情说了出来。哪吒一面嫌弃这女人实在不会看场合说话,一面又是惊奇,原来那两个男人中有一个就是师父太乙真人口中说的,要他去推翻的大暴君纣皇!只是不知道是上头那个还是底下那个。
 
  哪吒因为好奇这纣皇究竟是个什么模样,因此偷偷掀了帷帐一角,往里面瞧了过去,却是见到那清秀俊雅的男子显然被欺负狠了,正趴在水池边上,动也懒得动。那魁梧的男人就坐在他身边,将手搭在他肩上,时不时低下头去在他肩头上咬一口。
 
  哪吒见俊秀男子身上红红紫紫,便知道这人一定被啃了很多口——又听那魁梧男子拿话来回答御七,听口气不是纣皇又是谁?顿时了然,暗道师父说得没错,这纣皇果然是个暴君,竟然喜欢咬人!
 
  因那喜欢咬人的暴君一直半低着头吗,哪吒看不见他完全面貌,心里又好奇又恼火,只好一直偷看下去。
 
  却说这纣皇当真是个无道昏君,那御七秉呈之事连哪吒这个混世魔王都知道是个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偏他竟不怎么愿意答应,直到御七说甘愿拿冀州的财政支付医官的薪资,这狗皇帝才勉强答应了下来!
 
  哪吒听御七要从冀州那里拿钱来填昏君的窟窿,一时气不打一处来,便想着等御七走了就来给这昏君一顿教训!
 
  却是等到御七走了,他正准备冲进去将昏君按进浴池里让他喝一肚子洗澡水时,那一直不动的俊秀男子突然直起了身。哪吒见他们开始说话,便又立即缩了回去。
 
  却听到这清秀男子声音里微微带了一丝喘息,问那狗皇帝道:“陛下,臣子在宫中半年,却是发现此处再没有第二人比御七巫医更为乖觉,更为陛下着想。”
 
  那狗皇帝便- yín -.荡荡的笑道:“你是在为她觉得委屈,明明做的是能给朕赚名声的大好事,却还要被朕如此盘剥?”
 
  那俊秀男子却是摇摇头,道:“陛下如何不明白臣子要说的是什么事?而今想来陛下当初那般慷慨,将冀、昌这两座拥有盐池与铜矿的城池直接赐给了他们兄妹,却不令他二人前往封地就任,反叫江一春去任城主,分明就是确认了他们的忠心,绝不会不会背叛陛下,才会如此行事。”
 
  哪吒听了这话,当真咋舌不已,心道自己义父怎地会和这暴君一条心?一定是这俊秀男子恶意栽赃!又想到刚刚在御花园中险些被他出卖给暴君,心下更加不喜欢他,暗道一声知人知面不知心,实在是白长了一副好皮囊!
 
  哪知那纣皇竟然没有否认身边男子的话,反而哈哈大笑道:“邑考这般聪明,可叫朕日后如何行事才能如今天这般逗得了你?”
 
  (原来这一日,纣皇突发奇想,想要到外头打场野食,又知道伯邑考绝不肯的,所以就拿了冀州低价买盐给西岐这件事来要挟,才逼得伯邑考不得不陪他胡闹了一场,却是差点被哪吒小子坏了好情致!)
 
  纣皇这番话说出来,可是叫哪吒整个人都呆掉了,再不等继续听下去,转身便离开了皇宫,也不管寻找亲生父母这件事情,径直就回了冀州,寻他义父质问去了!
 
  哪想他义父竟是半点也不否认,还说自己当初与御七兄妹来到大商王朝,若不是得纣皇接纳,莫说是现在这副尊贵地位,光是外域人的身份便会立即被人抓去做了奴隶,一辈子过着伺候人的低贱生活。
 
  江一春轻轻摸了摸哪吒头顶的绒黄头发,惨淡地笑道:“哪吒,你既认孙悟空为偶像,就当知道做人应当知恩图报,否则连低贱的妖精鬼魅也要来耻笑!”
 
  哪吒却摇头说道:“但那纣皇是个暴君,义父岂能为了一己恩惠就助纣为虐,视天下兴亡而不顾——你是不知,那纣皇是会吃人的!”
 
  江一春闻言一笑,立即俯身,拉了哪吒的手在自己嘴里咬了一口。哪吒被他吓了一跳,连忙将手收了回来,羞红了脸道:“义父怎可如此胡闹?哪吒而今已有半岁,非是小儿了,哪能随便亲咬!”
 
  江一春便直起身,说道:“你也知我是因为疼爱你,想与你亲近才亲咬你。那你又怎么知道纣皇不是因为疼爱那个人,想要与他亲近才去亲咬他的?”
 
  哪吒睁着一双大眼,眨了眨,想了半响不解道:“但那人已经长得比我大了,怎么还能当做小孩一样咬的么?那我是不是也可以去咬天化和敖真他们两个?”
 
  江一春眼角立即抽了抽,暗道你小子未免太贪心,竟然一咬就要咬两个,只怕你一张嫩嘴经不得硬拳头,只一个黄天化就能打得你满地找牙了!却不好将刚刚的话收回来,只好点头同意了哪吒。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