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苏兰)半缘君 作者:碎碎九十三

字体:[ ]

 
=================
书名:半缘君
作者:碎碎九十三
备注:
     曾经沧海难为水,
 
除却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顾,
 
半缘修道半缘君。
 
这是一篇简单粗暴的OOC很多的苏兰文~~又名小青寻妻记,嘛,其实我是开玩笑的你信吗~~~
 
内容标签:灵魂转换 灵异神怪 怅然若失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百里屠苏,方兰生 ┃ 配角:襄玲,红玉 ┃ 其它:
 
=================
 
第一章
琴川方家的小公子自出游归来便古怪起来,这是整个方家都瞧在眼里的。
先是变得极其爱发呆了,并不是说他从前便不爱,只是这次变本加厉起来。这个月光他房门口的那根柱子,就已被撞了十五次,连那大红的漆皮都被撞掉了些许。
别人不明就里方兰生自己却是清楚的很,不过都是为那解了煞气,最终落得魂飞魄散下场的木头脸百里屠苏。
外人皆道他与此人不合,平日里无事都要斗上三分损上几句才解恨,却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起初他确对此人无半分好感,又因其冷言冷语诸多偏见,然而……
然而一路上此人作为都叫他心生敬佩,那一点点偏见不知何时悄然不见,多了几分不敢启齿的仰慕之情。他本对情爱之事就了解甚少,一直以为心中所念之人是小狐狸襄玲,却不知何时起心中之人变成了那冷言冷语木头脸的百里屠苏。
看清此事之后他着实吓到了,男子之间感情本就不容于世,偏偏他还喜欢上了一个左右都看他不顺的木头脸。想来此人除了脸上木头心里也是榆木疙瘩一枚,如此一想,除了自己找死之外他已想不出其他结局。
感情二字却不是看清了便可轻易改变,他一路上看着木头脸和风晴雪打情骂俏已是憋屈无比,又遇二姐去世悲痛欲绝顾不上其他。事情一茬接着一茬的来,还未等他回神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百里屠苏便视死如归解了封印。于是人没了,徒留他一个人抓心挠肝。
百里屠苏死了最伤心的并不是他,至少……他没有任何的理由去为了他如何如何,甚至当日百里屠苏去解封连一句阻止的话都说不出。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看着他赴死,看着他消失,看着风晴雪带着他留下的剑一个人渐行渐远。
蓬莱一战之后死的死伤的伤,当初生死与共的伙伴终究还是分道扬镳天各一方。方兰生回了琴川——带着一个秘密,除了他并无旁人知道的秘密:木头脸留下的并不单是那柄剑,他还留下了其他的东西。
那是被百里屠苏强行送出蓬莱之后才发现的,在他手心之中竟凭空多出一枚白色圆珠:它通体浑圆不似珍珠,仔细端详隐约得见其中灵光一闪而过,再瞧却是没了。他当时不知在想些什么,竟一时头脑发昏,悄悄的将这颗来历不明的东西塞进袖子,偷藏起来一个人都未告诉,就这样攥着它把它带回了琴川。
他直觉认为此物和木头脸有莫大的关系,木头脸魂飞魄散之后此物本应给风晴雪的,几欲开口却舍不得,最后还是留在了自己身边。他恨自己的自私卑鄙,却又舍不得将此珠赠予他人,最后将此物封入小香囊中,日日佩戴这才觉得心中好过一些。
南柯一梦终有醒来之时,他却只盼着能多梦一时是一时了。
“少爷,少爷!!”方家老掌柜颤巍巍的叫了走神的小少爷几声,方兰生方才猛然回神。定睛一瞧,才知老掌柜为何颤巍巍的:他提着笔却走了神,笔尖在账簿之上划来划去将本来的账目都盖了去,好好的废了一本账簿。
方兰生尴尬的搁下笔,一脸歉意的看着老掌柜,老掌柜见他如此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叹了口气道:“少爷自回来便一直忙于照料生意,还未去看过老爷吧?今日店里清闲倒也不缺人手,天气也慢慢热了,少爷带些薄轻的衣物去瞧瞧老爷吧,老爷刚云游回来怕是也想少爷了。这些只是旧账,暂且放着也不打紧的。”
只怕这小少爷再不走,作废的就不只是一本账簿了。
老掌柜看着方兰生的背影,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现下只能盼着少爷能早些成婚变得成熟些,成了婚便有了责任,不会再如此任性了。
于是方兰生便背起了小包袱,踏上了去看望爹的路。现如今已经是初夏的天气,不冷不热,一路上白粉野花遍地小小的开着,虽比不过庭院之中万紫千红的牡丹玫瑰,却也别有一番滋味,朵朵随风摇头摆尾好不可爱。
方兰生回琴川已有数月之余,二姐的丧礼过后娘倍受打击,被四姐接去苏州不肯回来。二姐夫丧妻心疼回了故乡,爹虽没说什么却也日渐消瘦。一下家中便少了好几个人,平日里坐的满满当当的餐桌空了一角,瞧着好不凄凉。
他哪里不知老掌柜寻了个借口是叫他出来散心的,担心他什么事情都憋在心里憋出病来。他对家中的生意也确实不甚了解,以往家中的生意都是二姐在打理,事无巨细都处理的干干脆脆,一点儿也不需要他担心什么。现在二姐不在了,他作为家中唯一男子,自然是要担起这家中的担子。
心中明白还有许多张嘴靠自己开饭,不可再继续这般消沉下去,只是……唉,有些事情不是想了就可以忘的,也不是想了就可以如愿的。明知如此却还抑制不住的要去想,当真是……痴心妄想了。
他这一走神便不小心走错了一条小路,初时还不觉得什么,后来腿都走得酸了后知后觉抬头一看周围,才发现已经是完全陌生的景象了。他这才有些慌神:别是迷路了吧,在从小走到大的路上迷路了可不是什么长脸的事情,叫爹知道了还不嘲笑上一天一夜?
思来想去方小公子决定按原路折回,费些事儿总还是能够在天黑前到达寺庙的。结果走了又走,依旧是大路瞧不见,小路也瞧不见,迷路了个彻底。
方兰生见走来走去都找不到出路,便干脆不走了,找了一颗大树席地而坐,打开小包袱取了些干粮来吃。无意间低头看到身边草丛掉落了些许大饼碎屑,此时已吸引了不少蚂蚁前来觅食。
这不就是他方才歇脚吃饼的地方么?怎地又回来了?莫不是真的见了鬼了?
鬼?方兰生眼珠子转了转,莫不是遇到了传说中的鬼打墙?只是佛珠为什么无半点反应,莫不是遇到强大到可以屏蔽妖气的千年老妖?
嘛,是不是鬼打墙……试试看就知道了。方家小公子想什么就是什么,想到这里饼也顾不上吃了,站起身来把手腕上一条绑带解拆下,寻了一颗结实大树绑紧,背上小包袱继续往前走。
果不其然,走了约莫一盏茶的时间,远远的便瞧见自己那条蓝色绑带随风招摇,张牙舞爪好似在嘲笑他一般。方兰生沮丧的走过去把那绑带解了下来,猛然发觉刚才好像并不是这么绑的!
他一下子便警觉起来,把紫檀佛珠绕在指尖提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凝神后只听到背后大树上一阵窸窸窣窣,心道果然有人捣鬼!
哼,当他是什么都没有经历过的毛头小子吗?如此雕虫小技也敢拿出来丢人现眼,他方兰生可是见过大场面的人!想到此不觉后背都挺的直了些,猛的一回身欲给身后之人一个先发制人出其不意。结果一回头人鬼都没见到,却正巧的对上一双黑黑的圆圆的豆子眼:他的背后哪里是人,分明是一条拇指粗细十来寸长的蛇!
方兰生本来离那大树就极近,这么猛的一回头鼻尖几乎都要抵上那蛇的头,小蛇黑漆漆的眼睛直直的盯着方兰生,吐了一下鲜红的信子。
只一下它口中明晃晃的两颗毒牙就叫方兰生瞧了个清楚,冷汗一下子就下来了:这蛇通体碧绿无一丝杂色,且头部呈现三角形,这、这这这可不就是书上记载的那剧毒的竹叶青蛇!
面前的小蛇只有十来寸长,应还不是成蛇,虽说幼年蛇毒素还不足以致命,但这荒山野岭渺无人烟,被它咬上一口保不齐就晕在山间一命呜呼了。
这可如何是好!方兰生心中焦急却不敢乱动,万一被这蛇误会了张嘴给他来一口就当真不妙了。想不出办法来,他只能僵硬着身子一动也不敢动,那蛇倒也不动只是盯着方兰生瞧。一人一蛇僵持着站在郊外,诡异非常。
如此过了一会儿,那蛇可能是觉得伸长着身子太累了,便缓缓的扭动着身子回到了树上,方兰生瞅准这个空档拔腿就跑。结果小蛇见他如此本缩回去的身子腾然伸直,宛如闪电嗖得窜上他的肩膀,就势将细细长长一条身子绕在方兰生脖颈上,蛇头刚好贴上他的脉搏。
方兰生保持着抬脚要跑的姿势一下僵硬了,蛇体凉且滑腻,贴在他赤裸皮肤之上让他寒气直冒,颤颤巍巍的开口:“那、那个,蛇兄弟,在下的肉是一点儿也不好吃的……若是在下有叨扰之处还请多多包涵,在下虽身无长物,好歹也是爹娘虚养十几二年的,被你这一口……若是丧命在这荒山野岭未免可惜,你便高抬贵牙饶在下一命,在下保证初一十五必定为蛇兄弟烧香,保佑蛇兄弟长命百岁子孙满堂……”
 
第二章
 
正说着呢那蛇腾的一动,吓得方兰生连忙闭嘴,却感觉到耳边传来细细的一小股气流。方小话唠心道莫不是错觉吧,刚才他好像听见这蛇不屑的啧了一声?
蛇有没有啧他不得而知,只感觉那凉凉细细的一条开始行动,自他后背蜿蜒而下速度极快的离开了他的身体。方兰生松了一大口气,庆幸自己的运气好遇到了一条古怪的小蛇。抬腿欲走却见那蛇挡在了自己的面前,用尾巴绕成一个圈儿支起了身子,直勾勾的盯着他看。
这又是做甚么?不是说好了放他走的么,真是一条不讲信用的坏蛇!
方小公子忘了这蛇根本就没有承诺他什么,方才的事都是他自己叽里咕噜说的,这小青蛇何其无辜。
“蛇兄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的我的独木桥,我都已答应给你烧香了,你何苦苦苦纠缠于我?我身上倒是有几两碎银,只是你一条小蛇儿要银子也没啥用,不如干脆些放我过去。”
那小蛇的黑豆眼里闪过一丝鄙视,眼神倒是熟悉,叫方兰生想起了记忆里的某位故人。每当自己说出不靠谱没边儿的话,那人也是一样的神情。本以为日后都不会再见到了,没想到在一条蛇的身上重现了。
等等,难道现在自己已经沦落到,随便路边的一条小蛇都能鄙视的地步了吗?
方兰生又道:“蛇兄,实不相瞒,我已经迷路大半天了。要是再不快点赶路怕是不能在天黑之前回到家中,倒叫家人担心,你也早些回家去罢。”
那小蛇听他这般说当真左右看了看,趴回地上游走了。方兰生正欲松口气,那小蛇却又回来了,看了他一眼,费劲的勾了勾尾巴尖。
咦?
方兰生不确定的问:“你这是要……给我带路吗?”
小蛇又勾了勾尾巴尖,也不理他只是速度极快的往前游走,方兰生忙抓着小包袱跟上:左右不知往何处走,不妨先跟着这小蛇走走看吧。就这么一蛇在前走一人在后追着的走了小半个时辰,方兰生竟然真的走回了大路之上,此时天色已经渐晚,眼瞅着就要天黑了。
罢了,今日看来不能去寺庙了,还是趁着天未黑赶紧回家去吧。
小蛇仍旧是保持尾巴打个圈儿支立着身体的姿势,方兰生一直怕它并未细细的观察过,现如今见它颇有灵性还为他带了路,心中感激不由的蹲了下来细细的去瞧它。
这小蛇生的极其漂亮,通体碧绿碧绿的无一丝杂色,就这么直立着不动的话,倒像是一根上好碧玉雕刻而成的玉笛;一双豆子眼如黑珍珠一般圆润,其他的竹叶青眼睛都是红色的,偏这只是黑色的,倒显得与众不同起来。此时夕阳的余晖照在它身上,反生出了几分寂寥的味道。
他竟会觉得一条蛇身上寂寥?方兰生想,莫不是今日走的路太多,糊涂了吧:“蛇兄今日真是要多谢你,不然我还不知要在那路上耽误多少时辰,既然已经找到了路便就此别过。此处已经极其接近市集了,你若是被人瞧见了免不得一阵骚动,还是快些回家去吧。”
他说完便站起身朝着家中的方向去了,自然没有看到那小蛇黑豆眼中一闪而过的精光。
待方兰生走到集市上的时候已是晚饭的时辰了,街道上大大小小的摊子餐馆都已支挂起了灯笼,摆上了桌子碗筷吆喝起自家生意来,酒香菜香一个劲儿的往方兰生的鼻子里钻。他今日走了不少冤枉路,中午又只吃了一个饼果腹,此时已经是肚中空空饥饿难耐,本欲回家再祭五脏庙,却在一家卖软羊水滑面的摊子前挪不动步子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