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欲驾亲征[第一部] 作者:衫户

字体:[ ]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文案
 
由于深更半夜的一口水呛死,离奇重生了……
 
由于抹眼睁开的一瞬间,重见天日……
 
然而……
 
由于一本神纸般的《武功秘籍》……引发了一场不必要的江湖争夺狗血战征……
 
此时,某某某正拽着《武功秘籍》,鼻血飘横,四处喷洒…………
 
腹黑宫主攻X伪淡定狡猾受
 
文案神马的,一概在跑偏!!!!!
 
内容标签:重生 生子 天作之和
 
搜索关键字:主角:戴小寻(戚继枫),慕容神 ┃ 配角:其他 ┃ 其它:逗你玩呢,江湖
 
  ☆、01
 
  一、玉男心经
  听过《玉\\女心经》,果然没错,还有《玉男心经》的存在,说明这个世界,已经崩了……
  江湖,什么是江湖?
  戴小寻比喻:
  江湖是一本小说,是一本很厚很厚的小说,更是一本很厚很厚的色、情、小、说!!!
  慕容神:色字头上插把刀(……)。
  狗血,狗血算什么?
  戴小寻咬牙:
  当你翻到《武功秘籍》的第二页,狗都能喷鼻血!!!!
  慕容神:…………
  蠢材,到底谁是“人才”?
  戴小寻鸡冻:
  能够瞎编出这本龌蹉的色、情、小说的人,绝壁是“人才”!!!!!
  慕容:……稍安勿躁。
  咳,当然,这是后话。
  ——————————————————————————————————
  江湖上,最有名的神宫?
  当然是无神宫!
  江湖上,神一般存在的人物?
  当然是无神宫宫主!
  一个月前,无神宫殿内。
  一位白衣青丝边的男子,正坐在案台上,左手拿着一支毛笔抵在稍尖的下巴,右手执起一本外皮深蓝色的本子,皱着好看的眉头,苦思冥想。
  男子身后站着的两位护法,时不时偷偷斜眼瞄了瞄那本深蓝色的本子……
  突然想到了什么,白衣男子最后一描,搞定。夹起本子的一角,男子随手一丢,落到身后的左护法手里,勾起唇角,慵懒地动动嘴:“常九呀,赶快办正事,好好四处宣扬宣扬,成了么,”歪头眨眨眼:“重重有赏!”
  常九掀掀眼皮,翻开手里深蓝色本子的第一页……
  “王爷……”常九把本子一扔,丢给右护法。
  “嗯?”男子朝他挑眉。
  “宫主,属下无能。”常九很有胆量地看着笑眯眯的男子。
  右护法接过本子很好奇,疑惑地看了常九一眼:“里面到底写了什么?”
  男子轻身站起,嘴角始终噙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常十呀……”
  “宫主……”
  拍拍常十的肩膀,男子笑意更深了:“办好了,就把常九许配给你,如何?”
  常九冷冷瞥了常十一眼:你敢试试看!
  常十一个哆嗦,但是,为了以后的性福,豁出去了!
  “属下明白!”
  男子点点头,然后朝常九抛了个媚眼,咧咧嘴扶袖转身一闪,无影无踪。
  常九唇角勾起一抹冷笑,朝拿着手里的本子翻来翻去的常十,缓缓走去。
  “你好看么?”
  “嗯?哦,还好。”常十满脸通红,非常淡定地把本子塞到长袖里,然后退了一步:“那么,我先走了。”
  说完,飞身一跃,跳出窗外……
  “一个个真是有病,”常九看着两扇呼呼煽动的窗户,喃喃:“好好的大门不走,成天跳窗很有意思么?”
  两个月后,江湖上流传一种谣言,已经传遍大江南北……
  “都听说了么,据说名扬四方的无神宫丢失了一本武功秘籍,传说只要得到它,就算是无神宫宫主,也束手无策啊!”身穿灰黑色长衫的男人,正对着自己面前的好友众江湖人士,散播谣言,危言耸听。
  “的确,在下也听说了,据说是十年前武功盖世的孙盟主所遗留……”其中一名戴着斗笠的男子,继续散播。
  “没错没错,我还听说那本武功秘籍被一只野狗给叼走了……”店小二听不下去了,也来参与讨论。
  坐在离那群散播谣言的人不远处,戴小寻,唔,确却得来说,现在应该是戚继枫才对,上官家的小斯,兼厨房打杂的。
  戴小寻听着那些正在讨论被他厚着脸皮藏在床底下的那本龌蹉的东西的人渣们议论云云,顿然感到胸口有什么堵着,憋得慌。一口气咽下嘴里的茶,戴小寻一脸黑沉地扛着一袋大米出了茶楼。
  话说,就在戴小寻出事的那晚,临死前居然三生有幸地遇上,传说中的百年难遇离奇的时空穿梭隧道……
  当他再一次醒来的时候,被他夺舍的身体伤痕累累,很明显,那些一道道被锋利的五爪划出来的种种五花八门的痕迹,足以证明,铁定是被哪只凶残,并且据他推测,应该是一条患有严重蛇精病的恶狗制造的……
  浑身顿痛地口申吟着的戴小寻,真心宁愿穿到那条蛇精病的狗身上,也不要这具满身狗爪痕的尸体!
  好不容易咬紧牙关坐了起来,才发现,原主前一刻是躺在四处无人,遍地杂草的荒野之上……
  愣愣地把头转了一圈,戴小寻暗骂了一句粗口,然后使出吃奶的劲摇摇晃晃地站起来。
  “啪”地一声,从袖口里掉出一本深蓝色皮面的,上面写着大刺刺的四个字:武功秘籍的,呃,书。
  戴小寻对着地上的那本书眨眨眼,好奇了。结果,果然老一辈的名言是真理,好奇心害屎一条人命!
  忍着疼痛,戴小寻猫腰颤抖着手捡起腿边的那本书,翻开第一页,乍一看……
  北风那个吹啊……
  玉男心经……
  从来看过金庸武侠的戴小寻,他只听过杨过和小龙女的《玉\\女心经》……
  如今,他大开眼界,突然很想知道,顺便了解一下,这《玉男心经》,到底是神马东东……
  于是,在好奇心严重的作祟下,戴小寻充满期待地掀开第二页……
  自攻……
  荒野上,飘来一阵阵野风,吹起戴小寻及腰舞动的长发,多和谐,对潇洒……
  他看过《笑傲江湖》里,那本能把人变得更厉害,但需要忍痛割叽叽的辟邪剑谱,第一步就是,挥刀自宫来着……
  咽下一口水,戴小寻已经能完全把身上的疼痛忽略不记,哆嗦着两指掀开第二页……
  两具□□的死脱脱的男人躺在纸上,纠缠……那个体位,啧啧,是个男人都会鸡冻!!!
  戴小寻咬紧下唇,鼻血四横地正打算给这本龌蹉的东西来个粉身碎骨之际,他犀利地一瞄,看到页脚下的一行迷你字:
  毁坏此书者,天打雷劈,五雷轰顶,无法超生……
  戴小寻倒抽一口气,不小心一把撕掉了封面……
  然而,就在戴小寻以为那是赤、裸、裸的邪恶诅咒,打算一撕撕到底的时候,一道明亮亮的闪电,就这么劈在了那株离他不远的杂草上……
  戴小寻抬头望了一眼上苍:杀鸡儆猴?用得着这么认真么?
  结果,又是一道雷劈在他脚边,这回可是就差再准一点,他的叽叽可以不用多此一举地挥刀自宫就能自动脱落……
  戴小寻淡定地掀掀眼皮,合上《武功秘籍》,揣在怀里,拖着真他阿姨以及奶奶的疼痛身躯,一步一步极为艰难地走出草丛,来到乡间的小路上……
  这说明了两个真理:
  一、任何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二、一切皆有可能!
  刚刚两脚站在路中间,一辆马车从他眼前飘过,于是,戴小寻扬身飘起,然后趴在了地上……
  “小姐,小姐,刚刚是不是撞人了?”马车里一个扎着俩馒头的丫鬟,对她身边的上官于莲眨眨眼。
  上官于莲掀掀眼皮:“停车。”
  于是,两人下车了,扭着细腰站在戴小寻的跟前。
  “公、公子,你有没有事啊?”丫鬟踢踢没有动静的戴小寻,试问。
  戴小寻皱着包子脸,扬起头看了一眼,然后伸出乌起抹黑的手,一把拉住上官于莲的裙子,往下一扯,“嘶啦”一声,裙子被撕破了。
  上官于莲:“………………”
  丫鬟:“………………”
  “救……救我、我……”很有骨气地,戴小寻交代好遗言,疼晕过去了。
  “秀儿,”上官于莲瞥了一眼地上的戴小寻,对丫鬟吩咐:“拉上车。”
  “呃,那个,是!”
  ————————————————————
  当戴小寻醒来后,他就已经在昏迷中签下来了二十年的卖身契,作为撕破那天裙子的补偿。
  回忆结束,戴小寻扛着一大袋米原路返回上官家。一路上,他始终觉得,那本龌蹉的书,简直是玷污了这十几年来,一直保持着纯洁美好的眼睛……以及,严重戗害了广大人民群众纯洁的心灵……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坑先晾晾啊~~~~~~~~~
 
  ☆、02
 
  
  请务必遵守——唯物辩证主义,以及无神论!
  刚迈进上官家的后门,戴小寻就看见搬运米袋的板车从他身边擦边而过……
  这下他总算明白,上官家的裙子到底有多高端上档次。
  扛着大米袋,戴小寻忍着肩膀上被摩擦出火辣辣的疼痛,亦步亦趋艰难地朝后院走去。
  路过后院的花圃,戴小寻无意间看到了一对狗男女,正在石桌边诗情画意,情愫漫漫,描绘着多唯美的一副景象。可惜了,上官于莲身边的那个男子长得太、太让他羡慕了,说难听点,那是赤、裸、裸的嫉妒!嫉妒得他,真心想把肩膀上的米袋直接扣在此刻被他以为是一脸菊花,让他倒胃口的男人面门上。
  慕容神勾起唇边淡淡的笑意,执起上官于莲白皙的小巧手握紧,然后一笔一画地在洁白的宣纸上写下一句情诗: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