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信不信我甩你一脸的化学方程式 作者:龄之专用

字体:[ ]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文案
简介
正CP:这是一个关于化学老师和政治老师斗智斗勇的故事。
化学老师【无表情】:呵呵
政治老师【温柔笑】:据说每句呵呵后面都有三个说话的人羞于说出口的字。(我爱你)
化学老师:……你傻逼
副CP:论学霸成为学渣他家忠犬的可能性
学霸:老师我申请调位!
学霸:老师我要辅导他!
学霸:老师我要……
学渣:←_←你够了,老师快把他扔粗去!
正CP标签:1V1+欢脱+“正经脸”
副CP标签:1V1+欢脱+“蠢萌脸”
本文可配合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由2012年教育部审定的九年级上下册化学书使用。
ps.←_←化学方程式的各种下标显示不了是肿么回事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区研,欧阳异,厘泧峇,梁薛查 ┃ 配角:赖青华,付纹翔,朱召 ┃ 其它:
==================
 
  ☆、chapter1
 
  chapter1
  这天是新学期回校日。
  梁薛查(zhā)走进乱哄哄教室里,坐回上个学期他的座位上,把存在感降到最低,竖起耳朵听八卦。
  同学一:诶,我们这个学期换新班主任啦!
  同学二:真的?!想不到我们现在初三了年级组也给我们换班主任。
  同学三:听说班主任是个新来我们学校的化学老师,之前他是某个有名研究院的专业人士!
  同学二:那老师男的还是女的?
  同学四:男的,看百度上的照片,估计是个怎么捂也捂不热的冰块。
  ……
  “叩叩。”敲门声让梁薛查的注意力放到门口靠着的年轻男子身上。
  白玉般的手指又敲了几下门,成功让喧闹的班级安静下来。
  男子穿着设计简约的白衬衣,休闲的收腿长裤走上讲台,无表情地扫了下面全部禁声好奇看着他的学生一眼,在黑板上写下两个字:
  区研。
  清冷的嗓音就像有种神奇的魔力,尽管淡淡的却把大家的视线全部都吸引到他身上:“我叫区研,从今天起我就是你们初三二班的班主任。很高兴认识大家。”
  讲台下掌声雷动。
  “我是第一次做老师,经验很不足,同学们有什么建议可以课下找我聊。”区研说完,打开了电脑。
  只有梁薛查一个人看到他微微颤抖的手腕。
  回校日也只是回学校交个作业而已,所以学生们只要呆几小时就可以回家了。
  区研回到办公室,剥开一颗阿尔卑斯塞进嘴里。
  刚在教室里好紧张!果然老师也不是好做的!
  “区研老师。”年级长向他招招手,“过来一下。”
  “好的。”区研赶紧用力嚼嘴里的糖,然后打开瓶盖灌口水把糖吞掉。
  他该庆幸这是软糖_(:3」∠)_
  年级长是一个四十多的女人,脾气挺温和的,教的是英语。她见区研过来了,便拉着他走进小里间,关切地问道:“怎么样?紧不紧张?”
  区研表情稍微缓和了下:“谢谢级长关心,不是很紧张。”
  “诶呀叫这么生疏干嘛,叫我余姐吧,办公室里的老师都是这样叫我的。”年级长笑道。
  “好的,余姐。”
  “对了,跟你一起负责初三二班的欧阳老师很快就会回来了,一会儿你去他那取一下经,毕竟他也当了几年老师了。”
  “知道了,余姐。”区研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翻开初三二班的名册。
  尽力把所有学生的名字记下来,哟西!
  就在区研下定决心兴致勃勃地开始背名字的时候,一个充满磁性的声音从他上方冒出来:“你就是区老师?”
  区研抬起头,一个英俊的男人正笑着望着他,脸颊上有个酒窝。
  忍住狠戳酒窝的冲动,区研淡淡回答道:“我是区研。”
  “我叫欧阳异,教政治的,以后是初三二班的副班主任,你有什么不懂的随时可以来问我哦,我一定尽我之力来满足你的!”
  最后那句好像有点奇怪……区研选择性忽视,把注意力全放到“教政治的”四个字上。
  区研高中时选理科生的直接原因就是不想学政治……远离政治,珍惜生命。
  “谢谢。”区研冷淡说完,低下头背名册。
  热脸贴了冷屁股,欧阳异摸摸鼻子,使劲想为什么新同事这么冷淡地对待他的原因。
  可惜他永远都不会想到,那原因就是他教政治这门科目……
  ——我是萌萌的分割线o(///△///)o——
  第一节化学课要去实验室,初三二班大伙儿艰辛地爬上五楼,扶着化学实验室的墙壁喘气。
  区研打开实验室的门,“一会儿你们按照投影屏的座位表来坐。”
  梁薛查跟着大伙儿进去,迎面吹来一阵阴风。我勒个去,开空调了?!
  然而开得大大的窗户表示,他太天真了。
  没开空调温度比外面低,这实验室也太诡异了(#Д)
  梁薛查摸摸手臂的鸡皮疙瘩,坐到第二排自己的座位上。
  座位是按照两人一组来坐的,梁薛查旁边坐着一个男生,班草厘泧(xué)峇(bà)。
  厘泧峇是一个学习成绩超好的学生,他斜眼看旁边的矮自己一头的梁薛查,没出声。
  这种学习差又在班上没存在感的同学实在不值得自己去关注。
  区研看大伙儿都坐下了,便叫大家翻到第7页。
  “现在大家看看自己桌上,装蓝色固体物质的透明玻璃瓶里的是胆矾,也就是硫酸铜。那个白色陶瓷做的钵叫研钵,而它上面放着的陶瓷小棒叫研杵。试管架上有两种型号不相同的试管,大的是用来配合有导管的胶塞使用的,而小的用来做普通反应。”区研说完,就挥挥手让讲台下手痒的熊孩子看着书本的第7页做实验,做完之后把第7页的表格给填了。
  梁薛查率先拿起研钵,用铁制的药匙勺了两勺的胆矾进研钵,然后用研杵来回旋转地磨。
  磨了大概几秒钟,梁薛查瞟瞟旁边的学霸班草。不瞟不知道,一瞟吓一跳,厘泧峇渴望的眼神紧紧盯着梁薛查手中的研钵!
  “呃,那个,你要试一下吗?”梁薛查讪笑着问道。“嗯!”厘泧峇用力点头,眼睛还是紧紧盯着研钵不放。
  梁薛查心里“呵呵”一声,把研钵递给厘泧峇。厘泧峇过于激动地接过研钵,还把一些胆矾撒到梁薛查身上。
  “使用的时候小心一些,胆矾是有毒的。”区研刚好在这个时候说了一句。
  梁薛查默默把身上的胆矾拍掉。
  研磨好胆矾,厘泧峇把磨好的胆矾放到梁薛查跟前,“你填表格。”
  梁薛查“哦”了声,拿笔在表格“胆矾形状变化时发生的现象”那列写上“颜色变淡,变成粉末状”,在“变化后有无新物质产生”那列填上“无”。
  接下来做第二个试验了,梁薛查把研钵里的胆矾粉末倒进一个小号试管里,又勺了两勺没研磨的进另一个小号试管。他把两支试管递给厘泧峇,靠洗手池的厘泧峇会意,打开水龙头往试管里加了些水。
  胆矾在水里面溶化了,变成了一种很漂亮的蓝色溶液。梁薛查用胶头滴管从细口瓶里吸取了些氢氧化钠溶液,分别滴加进两支有蓝色溶液的试管。神奇的现象出现了,胆矾溶液里的蓝色慢慢往下沉,最后溶液分为两部分,上部分是无色透明的液体,下部分是深蓝色的沉淀物。
  梁薛查赶紧记下。
  厘泧峇放了几颗小的大理石进大号试管,用洗过的胶头滴管吸了两滴管盐酸进大号试管里,立刻塞上连着根玻璃细导管的胶塞,并把玻璃导管的另一头放进提前装了澄清石灰水的小号试管里。
  被盐酸浸着的大理石(石灰石)表面冒出气泡,而石灰水接收了从玻璃导管那头挤过来的气体,开始变得浑浊不清。
  梁薛查又提笔记下。
  实验做完了,厘泧峇把做过实验的试管全洗干净,把试管们倒扣在试管架后坐下。
  这时候大多数同学都做完了实验,区研站在讲台旁,随便从他背的名册里挑出一个名字提问:“厘泧峇。”
  梁薛查幸灾乐祸:哈哈
  厘泧峇站起来,盯着梁薛查。
  被盯得发毛的梁薛查:“……干毛?”
  厘泧峇直接抽走梁薛查手肘压着的化学书,按着他填的表格回答问题。
  最后区研总结道:“胆矾无论是粉末状还是块状,都没有因为经过研磨而产生新物质,所以这是物理反应。而滴加氢氧化钠溶液的胆矾溶液、在盐酸里的大理石、变浑浊的石灰水都有明显的新物质产生,所以这是化学反应。”
  第一节课讲的内容是最容易的,但也是最基础的,没了物理反应和化学反应这两个最基本的概念,以后的实验也会很难做。
  离开实验室,梁薛查和厘泧峇又重新变成互相没有交流的两个人。只有梁薛查在厘泧峇心里的形象改观了一些。
  虽然成绩不好,有些呆,但还是挺可爱的。                        
作者有话要说:  在晋江的第一本耽美居然会是用来初三复习化学的。。←_←
  龄之初三党,请多指教!
 
  ☆、chapter2
 
  chapter2
  要说初三二班最喜欢的科目,三十九个人没有一个不说是历史的。
  初三二班一个星期有两节历史课,历史课对于初三二班的人来说就是一科专门为他们订做,用来放松、写作业、听故事、睡觉集为一体的天堂般的课程。
  不过老师们完全不会在意初三二班在历史课上的不认真行为,只要他们不吵,历史老师就自己讲自己的。
  谁叫他们即使不认真听课历史考试也是全级第一呢?
  “历史老师来啦!”一阵欢呼,历史老师如神袛般踏上讲台,电教员快手快脚地帮他的电脑装好投影线,没有一丝怠慢。
  “上课!”在初三二班耳朵里悦耳如天籁的声音响起,全班齐刷刷地站起来。区研就在这个时候搬了张凳子去到最后面坐着,刚好就坐在梁薛查后面。
  吓了一跳的梁薛查:(#Д)哇靠区研怎么来旁听了?这让我怎么睡觉啊!
  历史老师卢槟叫全班坐下后,也发现了那位不速之客。他儒雅地笑了笑,打开幻灯片开始上课。
  卢槟上课确实很有吸引力,他并不是完全照着书本来讲课的,他把每个知识点所涵盖的故事都绘声绘色地讲述出来,有笑点,也有吐槽,大伙儿笑,区研也跟着笑,气氛十分欢乐。
  梁薛查晚上没睡好,于是趴着睡着了。有些同样情况的同学看到自班班主任没有理梁薛查,于是也大胆地趴下睡觉,那种略嚣张的模样看得卢槟嘴角直抽搐。
  快乐的时光总是不知不觉就过完,又到了下课时间。卢槟走出课室,追上前面慢悠悠走着的区研,微笑着问道:“区老师你觉得我的课讲得怎么样?”
  “嗯?”区研反应过来,“挺生动的。”
  他现在终于明白自己班的学生为什么这么喜欢历史课了,不仅仅是因为可以睡觉,这历史课实在是用来娱乐的。他才不会说他很喜欢这个卢槟老师讲的历史课呢_(:з」∠)_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