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爱上墓中人gl 作者:依诺牵襟

字体:[ ]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文案
 
潘小溪:外号半卷书。豪门千金,典型的富二代。从小读书只读一半,作业只写一半,试卷只答一半,恋爱也只谈到一半,恋人因意外去世。是朋友口中的全才人物,什么都懂,文武双全。穿越宋代勾搭尚书之女,为求解决温饱问题,专职刨坟。
 
钱思语:宋代钱尚书的千金,典型的大家闺秀。自小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博览群书,天资聪颖。唯独对爱情缺根小筋,个性活泼开朗,人前人后表里不一。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天作之和
 
搜索关键字:主角:潘小溪,钱思语。 ┃ 配角:钱凛义,涯风,麦包包,悦乐,等。 ┃ 其它:
==================
 
☆、2序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绝不会让你从我的生命中消失,我命由我,不由天!落款,潘小溪。潘小溪写上日期,把钢笔放在嘴边亲了亲,扔进笔筒,站在落地窗前,望着脚下的市景,扭扭腰,压压腿。扑到沙发上开始打电话:“喂,女人,闲得慌,我又在间歇性抽风了,有什么节目安排不?”
    “潘大千金开了玉口,还愁没得玩?这边有一家新开业,你来不来?”
    “你去过没?里面美女多不?美人多我就来。”
    电话那头的人笑道:“把你车库的兰博基尼开过来,美女就一大把一大把的飞扑而来啦。而且现在我身边就有你一堆粉丝,老板也认识你,我把地址发给你,赶紧过来。”
    潘小溪合上手机,看着渐渐西斜的落日余晖,拿起桌上的纸条揉了揉丢进垃圾桶。一甩肩上的长发,扭腰摆臀的哼着歌,走向洗手间。
    某夜店门前停下一辆兰博基尼,门内立即跑出几个美眉围着那辆车喊着:“潘小溪,潘小溪……”潘小溪招了招手,对众美女道声‘嗨’把钥匙扔给夜店的少爷,伸开双臂左拥右抱,外带勾三搭四,巴不得再扯五挂六的,十分拉风的朝夜店大门内走去。包房里,昏暗的光线下,一女人抬头对潘小溪笑着眨了眨眼道:“我没骗你吧。”潘小溪歪着嘴,径直坐在她身边,打了个响指招来侍应生点了几款酒,对众美女说道:“你们自便,我休息一下就开始啦,哈哈,你们谁愿意陪我疯?”众美女争先恐后抢着喊道:“我,带上我,潘小溪,带我。”潘小溪把帽子一甩,媚笑道:“那就都来吧,come on。baby!”她站起身来,就地扭了扭水蛇腰,带着身后的长队挤进楼下的舞池。包房里的女人,举杯饮了一口酒,摸过手机,拨号,说道:“陈老板,小溪进舞池了,你知道该做什么吧?”
    夜店一楼的灯光突然熄灭,全场黑暗。一楼的顾客有些浮躁不安,疑问声四起。一道闪光灯打在潘小溪身上,音乐起,先前的灯光效果已被调换成另一种风格的,潘小溪扶上身边某美女的腰,舞得疯狂,引发阵阵尖叫声,她闭上了眼睛任由身边的女人倚靠过来,贴得太近的就一把推开,随便拉一个过来换着跳。包房里的女人听着房外的尖叫,浅浅一笑,走到楼梯口,趴在楼梯扶栏上看潘小溪。
    舞池底下跑过一女生连声喊道:“潘小溪!明天和我去攀岩好不好?”潘小溪伸手挡住一只耳朵道:“啊?你说什么?我听不到。”女生重复道:“明天和我去攀岩。”潘小溪又道:“等等说,我真的听不到。”她相当讨厌跳舞跳一半被别人打断的感觉,但仍然保持她固有的风度回答眼前的小美眉,闭上眼睛继续享受她歇斯底里的发泄。女生仰着头又问道:“好不好?”这回潘小溪听清了,她闭眼答道:“好。”女生道:“潘小溪,你明天真的愿意和我去攀岩啊?”
    “好。”潘小溪点着头,长发飞扬。“潘小溪,我喜欢你。”女生的声音低了些。“好。”潘小溪贴上面前美女的背道。女生笑得满脸都是牙齿道:“潘小溪,让我做你女朋友好不好?”“好。”潘小溪当自己是应答机器,反正听不清这小丫头在说什么,只管回答就行了。她的手,明显感觉到指下的细腰僵了僵,便轻推了开去,随手拉过另一个,继续跳。
    小女生兴奋道:“耶!我是潘小溪的女朋友,潘小溪亲口答应了。”潘小溪挥手往身旁摸了个空,睁开眼睛一看,舞池上的那一长队人全围到舞池底下去了,刚才那小女生也不见人影儿,细看才发现众美女的长腿底下好像蜷着一个小身体,急忙跳下舞池喊道:“干嘛,干嘛,你们干嘛呀?”她拨开人群,一把扶起地上那个小女生,小女生就势扑进她怀里,紧紧抱住她道:“小溪溪,人家就知道你会来救我的,人家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你哦。”潘小溪原打算伸手拨开小女生的乱发看看她的脸有没有破相的,一听这话,手臂僵在半空,全身一阵恶寒,许久才挂出一副百分之两百假惺惺的笑脸,极为友善的摸了摸发如乱草的小脑袋。
    作者有话要说:新坑开挖,欢迎各路盆友搬些花花草草~向我砸来吧,此文先挂个序,因为大部份内容我只敢白天去写,所以请胆小滴,三思而后看啊...
 
☆、3如此攀岩
 
楼上的女人迅速下楼,扯过潘小溪的手就朝外走,小女生挂在潘小溪的怀里直叫:“等等,我的包,等等,我的包还没拿。”女人笑道:“明天我买新的送你。”小女生仰头道:“小溪溪,你等我啊,很快。”她飞奔到某角落扯出一个超大的帆布包,拍了拍,朝大门外冲去,毫不客气的挤上潘小溪的车后座,把大包一丢挽起潘小溪的手臂靠上去:“小溪溪,我跑过三十家夜店等你,听说这家是新开业的你一定会来,于是我也来了,没想到你,终于……”她小脸羞红着夸张得把手一扬,继续道:“终于同意人家做你的女朋友了,人家好幸福哟!”潘小溪轻咳一声,又是一阵恶寒,暗自往回抽了抽手臂,望着驾座上那女人发颤的后脑勺道:“别笑了,女人,先帮我送她回家。”她转向小女生道:“小美眉,你住哪儿啊?”女生又倚靠过来道:“不要嘛,人家不想回家,而且小溪溪你也答应人家明天一起去攀岩的,要是小溪溪明天忘记来找人家那该怎么办呀?这样吧,小溪溪去哪儿,人家就跟着去哪儿,好不好?”潘小溪条件反射的答了个:“好。”这好字一蹦出口,她就后悔了,本来是她平时惯用的万灵丹,可对这只小八爪章鱼用,什么都觉得不对劲了。
    女人往后视镜中扫了一眼潘小溪的表情,忍住笑,放出一支小提琴曲。潘小溪的神情瞬时变得冷若冰霜,她微侧着身体,抬臂搭上车窗边撑着脑袋,沉默着看眼前飞速后退的街道,夜风吹拂起她的长发,几缕飘挂到小女生的脸上,小女生也不抬手捋开,闻着她的发香,独自做着心中的小美梦。
    潘小溪带着小女生穿过感应门,不停的抱怨自己当时怎么会说出那个好呢,又不厌其烦的停下脚步来等她。每一次她的回头,都换来小女生一个龇牙的傻笑:“小溪溪,你的家好大哦。”经过宽敞的客厅,她把小女生带进洗浴室,走开道:“先洗脸洗手,我弄吃的。”身后传来一声惊叫:“小溪溪,这是厕所吗?比我家的房间还大耶。”她皱起五官暗叹道,这小丫头的智商这么低,也敢跑三十家夜店,都不怕被人卖了帮人数钱的么?得,不就是攀岩吗?明天搞定了就送她回家。从冰箱里取出两份速热饭,丢进微波炉,转身给自己调了杯酒,对着落地窗外的夜幕,喝干。
    电话响。“小溪,我到了。”
    潘小溪随手一放空杯道:“女人,早点儿休息。”
    “这话该我说。”
    “后天她忌日,我抽风。”
    “也许你可以考虑一下,吃了身边那个现成的,看起来很嫩,以后你就不抽了。”
    “别扯淡,明早过来一起去攀岩,之后你负责送她回家,我到墓地转转。”
    “小溪,我还是那句话,每一天的日子都是全新的,别把自己锁在过去里,都那么……”
    潘小溪没听后文,直接把电话挂断。小女生双手交叠站在洗浴室门边道:“小溪溪。”潘小溪起身取出速热饭往餐桌上一摆,打开饭袋装进空盘里,招呼道:“过来吃饭,你未成年吧?少去那些夜店,别被卖了都不知道为什么。”小女生走过来,坐到餐椅上,打量起开放式厨房,又看了一眼潘小溪道:“我不小了,再说你还不是一样,连我名字都没问,都敢留我在你家过夜。”她趴在餐桌上,紧张兮兮的等潘小溪问她姓名,潘小溪把盘子往她面前一推道:“将就一下,吃好后,你晚上睡那间房。”手中的叉子指向复古式宫廷沙发的右侧。
    清晨,房门上传来二长三短的敲门声,潘小溪翻了个身,一拍枕头爬下床来,眯着睡眼打开卧室门道:“女人,几点啊?你今天来得是不是太早了?”女人身后探出个脑袋,弱弱的说道:“小溪溪,攀岩啊。”潘小溪这才捏了捏鼻梁,想起小女生的存在,走向洗浴室。女人在她身后说道:“我说潘老大,这些年我当你的私人助理,比人家全职保姆更辛苦,你也不体谅体谅。”潘小溪头也不回道:“等我这次大假放完给你加薪。”
    小女生挎起她那个大布包道:“姐姐,你是小溪溪的助理啊?我现在是小溪溪的女朋友哦,我可喜欢小溪溪了,姐姐,你知道她以前有过几个女朋友?都是什么类型的?告诉我吧,好吗?”女人在心里叹道,还真的是很嫩啊,好嫩好嫩。她张嘴问道:“你是喜欢潘小溪还是爱潘小溪啊?你分得清楚么,小妹妹。”小女生嗯了半天才答道:“真的好喜欢她啊。”女人哑然失笑,故意逗起她道:“那就不是爱喽,怪不得你俩昨晚不睡同一个房间,唉。”小女生不解道:“姐姐,睡在同一个房间里才是爱吗?那不成了人家说的做出来的?”女人干咳了几声,这小丫头片子到底是嫩还是不嫩的啊?她咽了咽口水,教育道:“你要当小溪的女朋友啊,至少得诚心的告诉她,你爱她,而她也真心的告诉你,她爱你,这才是爱,小妹妹,你以为做出来的才是爱?”小女生郑重的点点头:“明白。”
    迎着山风,潘小溪疑惑的问道:“为什么选这里?”脑中晃过那一幕,她脸上的表情有些痛苦。女人答道:“心理咨询师建议用的刺激疗法,像你这种习惯隐藏自己,又矛盾得肆意发泄的人,很明显就是在逃避,不愿面对现实,你敢在这伤心地攀岩,你就有能力面对过去,最后从心里放下。”潘小溪不悦道:“瞎扯淡,我不敢在这里攀?就这儿我徒手攀爬过n次了,没什么逃不逃,放不放的,我只是……”小女生从大布包里扯出一捆安全绳递给潘小溪道:“小溪溪,给。我盼这一天好久了呢,我从杂志上看过介绍,知道你是高手,所以我就不等你啦,啦啦啦。”潘小溪看着那兴奋的身影,皱着鼻子对女人一扁嘴,超级无语。女人道:“只是什么?”小女生招招手喊道:“小溪溪,快来呀。”潘小溪眼前出现幻觉,是曾经那个人站在山尖向她招手:“呵呵,小溪,快来。”她眨了眨眼道:“没什么,昨晚睡得迟,我精神不太好。”她抖了抖全新的安全绳道:“丫头,你会吗?随便攀还是和我比赛啊?”小女生调试着手中的下降器道:“我当然早就研究过,才敢和你一起攀啊,我要和你比速度,不过不是比赛那种速度攀岩啦,怎么说我也算是初学者,先在这里设保护点,滑下去看好路线,再攀上来,对我而言比较划算,喏,你看我的装备齐吧?安全带、主绳、下降器、铁锁、头盔、镁粉……我的鞋子都是穿好才去蹲守夜店的。”潘小溪笑道:“我还以为你要找我玩on sight呢,好吧,照顾你,咱们玩初学者的。”她摸了摸安全带,搭了下女人的肩,往山边一倒,放开下降器一坠而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