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封神]当雍正穿成纣王 作者:绯缺落

字体:[ ]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文案:
     
诸神诸列,谛天成令。三界九天,封神赦榜。
人,神,仙,妖。世界看起来有一些儿不真实,不过……穿越这事情也谈不上真实。
焚香请神,说着神迹,天命帝王只是听过。
仅仅听过。
而将由他改写的盛世百年,神话才刚刚开始。
向天再借。
“这一回,你依旧站在朕的身后吗?”
 
文案依然是碎月殇的作品~~~谢谢亲爱的小月~~~~~
 
以电视剧《封神榜》《封神英雄榜》以及漫画《封神演义》为综合背景的同人文。
写此文时,作者脑子抽筋,最后的结局是一VS一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传奇
 
搜索关键字:主角:胤禛/帝辛 ┃ 其它:雍正、帝受、纣王
 
 
    
    ☆、楔子
 
  自大唐玄奘自西土取经归来,又有武氏媚娘为登基打压皇一族李氏而大兴佛法,使得道教开始式微。
  道教三清——太上老君、元始天尊以及通天教主这才晓得中了如来诡计,使得道消佛涨,便不由自主的尽释前嫌,相聚在一起商议起道教兴亡之大计来。
  太上老君道行最深,因此便由他摆阵演卦,好计算出道教再次大兴之契机,而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则为他护法。
  此次演卦事关重大,所以进行了整整九九八十一天,太上老君方才收了阵。
  “大哥,所卜之卦象如何?”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一见太上老君似是有了结果,忙不迭的上前询问道。
  太上老君摇了摇头,叹道:“道教兴,难!”
  二人一听,只觉得如遭雷霹。
  但通天教主最不信命,从他所创之截教明知商朝气数已尽,却仍为了维护商朝而倾尽截教门人与元始天尊的阐教屡屡相斗便可窥探出其中一二。
  “大哥,你知我最不信命,更何况那如来原是我座下道人多宝,只不过因为我随着师尊去了紫霄宫,使得那多宝随着大哥你西出了函谷关,化胡为佛,为释迦牟尼佛降生中央娑婆世界,尊西天极乐阿弥陀佛为师。又有大哥座下陆压,同投身中央娑婆世界,为乌巢禅师,又有化身大日如来,才有了今日佛教的兴起。”
  通天教主一边说着,一边皱着眉头表现出对太上老君的不满:“陆压我且不管,可是那多宝既然原是我座下,我便是杀了他也是应得的,大哥你可莫要阻我才是。”
  “三弟莫非以为大哥是故意要灭了我们道教的威风不成?”元始天尊其实也对太上老君的作为有些不满,可是他更不喜欢通天教主的有教无类,什么妖精鬼怪的都尽收座下,所以每回通天教主说些什么总要抬抬杠才高兴:“只是就如同商朝必亡一样,大哥不过是顺应了天道罢了。我们都是圣人,难道还不明白顺天者昌的道理吗?”
  “二哥此言差矣!”通天教主冷哼一声,同打起了嘴仗来:“顺天者昌、逆天者亡确实不错,可是顺天道是道,逆天道也同样是道,难道二哥活了这几千年还真的看不透?”
  其实不然,元始天尊怎么可能会看不透呢?!只不过是因着他顺因着天道才压制住了截教,如何愿意此时自悔自愧,承认自己错了呢?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嘛!
  因此,听了通天教主的话之后,元始天尊虽说知道其说的有理,但面子挂不住,便对其嗤之以鼻,道:“不管你是顺天道还是逆天道,究其根源,你败的原因却是你不自量力所致。”
  听到这话,通天教主也有些恼了,“我是败了没错,可是你以为你就是凭着实力赢的吗?要不是师父……”
  通天教主的话嘎然而止,但元始天尊却听出了其中必有蹊跷。
  可正当他想要问清楚的时候,太上老君打断了他的问话:“好了,现在不是我们起内哄的时候,还是赶紧商量对策吧。”
  对于做为老大的天上老君,不管是元始天尊还是通天教主还是愿意给他面子的,更何况现在的当务之急,确实是为道教力挽狂澜才对。
  “大哥可有好主意?”通天教主正为了之前自己的失言而懊恼,见此情景,自是赶紧转移话题才是。
  “我刚才也曾试着卜出道教如何才能再兴,如今结果也出来了。”
  “如何?”
  “只能由我们三人使出时间倒流的法术,重回商朝,助帝辛成就商朝,让其传承至少八百年。”
  元始天尊脸色大变,变得黑沉沉如同某位黑脸的刹神一般。
  而与之相对的是通天教主,只见他却是喜笑颜开,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喜神,而非道教三清之一呢。
  太上老君把二人的脸色看在眼里,心中也是暗暗的叹了口气,毕竟当年,他也是支持元始天尊,一起帮着西伯候姬昌造反的,如今自己把自己的脸皮剥下来扔到地上,而与此同时,自己还要狠狠的踩上一踩,这种境况,也不可谓是不憋屈。
  可是如今这个时候,就算是再憋屈,为了道教,也要打落牙齿和血吞。
  元始天尊明显的也想到了这一点,因此虽然黑着一张脸,仍是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如此,大哥还等什么,不如快些摆阵回商朝吧。”
  “哪有这么容易。”太上老君摇了摇头,苦笑道:“这时光回阙可不是那么容易的,若没有万全的把握,时光退不回去倒还是小事,最可怕的,我们这一身的修为就会失了将近一半,到那时,没个千八百年的也恢复不过来。”
  “如今哪还管得上这些。”通天教主蹙着眉头说道:“若是让佛教再次嚣张下去,我们道教哪里还有出头之日,而且商朝之时,我们的法力也不过是如今的一半还多一些,所以便是失去了近一半的法力,我们兄弟三人齐心协力,又哪里惧怕过旁的什么呢。”
  “没错。”对于通天教主没有趁机数落自己,元始天尊并非一点感觉都没有,起码他接话的时候,也多了许多的真诚。
  “你们既然有这样的决心,那我也没有不同意的道理。只是,现在时机还没到。”
  “什么时机?”
  “那帝辛的魂魄原是天界的紫微大帝转世,可是因为老二你的缘故,让那姜子牙封其为天喜星,硬生生的把紫微星君的封号给夺走,取给了伯邑考,使得如今帝星黯淡。
  虽说他仍然会是紫微大帝,而伯邑考也因为被封的名号不正,如今不成仙又落不了轮回,只能尴尬的成了个小小的天兵。但是,帝辛的紫微神气也有些不稳,仍需要一段时间的沉淀,才能重返天界。所以,他对我们三兄弟总还是有些怨气的……”
  天上老君越说,眉头就皱得越紧。
  当初尚还不觉得,因为身为盘古一汽化三清的天上老君,所以紫微大帝为众星之主,执掌天经地纬及日月星辰,他也从来不惧怕得罪紫微星君。也因此,对于元始天尊的作为,天上老君并不觉得多荒唐。
  但事到如今,他才晓得什么叫‘不是不报,而是时候未到’的道理。
  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也明白天上老君没有说出口的顾虑,便是元始天尊本人,也为当初自己的肆无忌惮而感到后悔莫及。
  可是如今已经晚了。
  通天教主叹了口气,说道:“我知道紫微大帝定会有所怨言,可是我截教是与商朝交好,与紫微大帝也有几分交情,且由我去说说吧。”
  “暂且不用。”太上老君阻止了欲腾云驾雾而去的通天教主,说道:“紫微大帝若是不同意,那么日后也会对我们有所防备,那么就有麻烦了。”
  “那大哥的意思是……”元始天尊正想着自己是不是应该跟着通天教主一起去向紫微大帝请罪,却没曾想有了一丝转机。
  太上老君想了想,道:“我知道紫微大帝过段时间想要下凡历练一番,待到他在人间的肉身寿终正寝却还没来得及回到位于九天之外的金身之前,我们可以做点小法术,让他直接回到商朝去重新成为帝辛,到时候他记忆还未恢复,我们接下来的动作也能顺利一些。”
  “大哥果然足智多谋,弟弟们佩服。”两个做弟弟的都是眼睛一亮,很有些跃跃欲试,迫不及待了。
  接着,太上老君三兄弟又围在了一起,定计之后商量起细节来,然后,便等着紫微大帝下凡转世历练了。
  转眼千年过去,清世宗雍正帝爱新觉罗胤禛驭龙归天之时,本来应该乘着金光回到紫微宫,恢复身为紫微大帝时的记忆,继续继续执掌天经地纬及日月星辰的,却没曾想,他的魂魄才从肉身里出来,便被另一道金光引到了一个金色的漩涡。
  等到他再次醒来之时,爱新觉罗胤禛便成了商朝的第三十代君主,那位在后世时声名褒贬不一的商纣王帝辛。                    
  作者有话要说:  写了第一章,但想等到第二章的话……估计猴年马月会更。
  谢谢茶茶的捉虫~
    
    ☆、第一章
 
  公元前1075年,帝乙的小儿子辛继位。
  此时,朝中有太师闻仲和镇国武成王黄飞虎辅佐,文足以安邦,武足以定国,而王后姜氏等三宫后妃皆是德行高尚、为人贤惠之辈,正所谓国泰民安、天下太平。
  周边的部族都拱手称臣,东伯侯姜桓楚、南伯侯鄂崇禹、西伯侯姬昌、北伯侯崇侯虎四大诸似稳中有降统领二百镇小储侯,八百储侯皆臣服于商王。
  帝辛即位七年的三月十五,是女娲娘娘的诞辰,帝辛驾临女娲宫上香,被众臣子与众宫人们环伺着。
  人虽多,但行程却并不杂乱,期间也无一人言语,只有帝辛对着被幔帐遮掩住的女娲神仙大声开口念祷告词。
  就在帝辛念祷告词即将告一段落之际,忽然一阵狂风吹拂过帝辛,随后卷起幔帐,露出了女娲神像,只见她容貌端丽、国色天色、栩栩如生,就像天宫仙子降临,月殿嫦娥下凡。
  帝辛一见之下,不知为何竟是眼睛一眯,神色恍惚,接着便踉跄了一下,似乎脑子有些晕沉沉的。
  “陛下!”一旁两名侍卫虽然粗手笨脚的,但反应却比那宫女快多了,因此倒麻利的把帝辛给搀扶住。
  此时,一旁的小宫女们也围了上来,七嘴八舌的问道:“陛下可是身子不舒服?可需要叫医师来否?”
  而身后站了好几列的官员们也不含糊,已经有几个人冲出了女娲宫去寻医师了。
  说来也巧,这几日女娲娘娘去火云宫朝贺伏羲、炎帝、轩辕三圣,并不在家中,偏偏这时回来了,在宫外便看到宫内一阵乱糟糟吵嚷嚷的样子,忍不住秀媚一蹙,就往宫中走去,正好看到帝辛清醒过来,站直了身子,声音冷冷淡淡的道:
  “都闹些什么?孤不过一时昏眩罢了,待回去再请医师也不迟。如今正在女娲宫内,如此烦扰女娲娘娘,便是女娲娘娘大度不怪罪,我们做为受过女娲娘娘恩惠之人又如何能做这种事来?”
  “大王教训得是,臣等/奴婢罪大恶极。”一时间,众人如下饺子一般纷纷跪倒在地,诚惶诚恐的请罪。
  连着女娲娘娘见了,也点了点头,露出满意之色。
  毕竟这女娲宫是女娲娘娘的地盘,便是她本人原先不在,也不会欢喜有人喧宾夺主的。
  只是……
  女娲娘娘见帝辛的魂魄似乎有些异常,貌似有些离合之像,很是古怪。女娲娘娘本以为是有哪个不长眼的竟然在她的女娲宫里欲害帝辛,但仔细一瞧,又确实是其本人的魂魄无误,倒使得她有些摸不着底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