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凌霄+番外 作者:上官星际

字体:[ ]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文案:
萌冷CP的孩子伤不起啊QAQ,只能自己靠自己了。
嗯嗯,大致欢脱向。基本来说,就是一个冰山美人以为捡了只小狗崽回家认真养大才发现是条小狼崽然后被吃掉的故事(你滚!)
就是想看师尊那样清冷高傲的冰山美人被揍不下去的孽徒追求,一边炸毛一边提醒自己不能真把人拍死的样子,想想就超有爱的,捂脸。
我果然没救了,嗯嗯,于是,就酱紫~\(≥▽≤)/~
 
抬眼看了看身前满面歉疚,垂手而立的少年。紫胤温言道:”屠苏年纪幼小,这封印初加其身本就不稳,不慎煞气发作晕厥也非你所能料及,如今为师既已替他平复煞气,休息一会便就无事,你也就无需过分自责了。”
陵越听到此长长舒了口气,面上神情终是放松了下来,又抬眼看了看榻上依旧睡得昏昏沉沉的小小人影,见他面色无碍后仍是沉默片刻道:“师尊说的虽是,然师尊竟将师弟交托于我照料,我却大意如斯,若非师尊有所感应提前出关,今日怕不酿下大祸,说到底,终是、终是弟子的失职。”
这死心眼的孩子啊……
紫胤在心底默默叹了口气,摇摇头不做一语。
陵越行事素来稳妥老成,将百里屠苏交他照看紫胤倒也放心。只是那封印便是寻常武人也未必抵消得住,何况屠苏那样一个小小孩子?
今日陵越不过修习剑术时遇着瓶颈,苦心思索入了神一个错眼没瞧住,屠苏便煞气发作晕将过去。幸得自己闭关前挂着此事,分了一缕神识守在他身边,方能提前出关为他稳固封印。
陵越正色道:“弟子行事大意,险些累及师弟性命,更有负师尊所托,今日自当去戒律堂中罚跪一宿自惩思过。”
你实不必如此。
紫胤心中这么想了想,张了张嘴却还是什么都没说。
纵然陵越自来待人从无不妥,然则终不过是个未及弱冠的少年,何况说到底此事不过因他习剑专心,又非什么顽皮误事。而且屠苏煞气发作时虽然凶险无比,然一旦平息却又与常无异。紫胤觉得他委实不必如此自罚,然又想到少年人律己严格些也不是什么坏事,便也不再劝解由得他去。
他本以为今日之事到此也就罢了,却见陵越并不即刻去戒律堂领罚,只抬头看他,神情却有些扭捏起来。
“还有何事,但说无妨。”
陵越欠身道:“师尊,弟子本是打算着今日下山去采办些物资,现在却……”
紫胤一时没转过弯:“你明日再去不就行了?”
他辟谷多年早已不沾人间饮食,陵越素来随着天墉城其他弟子在门派中膳堂用饭,这后山剑庐清修之地当真连半分烟火气都没沾过。纵有些生活必需品需要采买,也从不至于急于这一天的功夫啊。
陵越越发吞吐:“是、是、那些倒不是要紧的,只是、只是弟子本答应师弟今日带他下山看灯,如今怕是……”
看灯??
原来,今日却是元宵了么。
紫胤山中不知岁月,鲜少有这方面自觉。如今回味过来,见着大徒弟小心翼翼偷眼看自己,又不时分眼去瞧未醒的屠苏,眼中求恳之意甚重,倒不觉有些莞尔。
再想到屠苏年纪小小骤失亲人本就可怜,随了自己在这山中清修着实少有趣味,当下点了点头:“无妨,我替你带他下山走一遭便是。”
陵越一颗心始算放了下来,抱拳道:“多谢师尊,弟子告退。”
久居于天下第一修仙正宗门派左近,昆仑山下的百姓见识比起他处百姓,很是非凡了许多。
天墉城乃世间修仙第一大派,其余门派弟子为表敬意,若非遇着什么生死攸关十万火急的大事,到了昆仑山下都会收了法宝,步行上山以表尊重。除却天墉城本门弟子,鲜少有人会直直御剑上山。也因了如此,山下百姓见多了那等红颜白发,形貌非凡的奇人过往。不致如他处百姓一般,见着个童颜鹤发的修真者便又是好奇又是惧怕的路都走不动。
何况紫胤久居昆仑,遇着天灾妖邪之事也多有惠泽一方之举。众人口耳相传皆是这位剑仙绝世风姿,此时偶然得见真颜,除却一些大姑娘小媳妇咬着手绢远远几乎酥倒,街面上倒也还一切如常。
何况今日元宵佳节,本就是出双入对的良夜,街上十对儿人里,倒有九对半是成双的。若是有妙龄少女瞧着紫胤的目光太过热烈,自然也有身边的男子恨恨拽走。便是有些是男子瞧得太目不转睛眼冒金星么……咳咳、自然也会被身边的女伴拖开。至于其中手段,揪耳朵掐手背等等则是各有千秋不一足论。
此时月色初笼,街市上人流如织。紫胤牵着屠苏一路行来,浑不知因了自己,已酸倒了几条街的醋坊。
他想着自己与陵越虽不在剑庐开伙,但屠苏这孩子却是要吃的。陵越虽是自小随他修习,然则生活饮食都在天墉城内,不同屠苏这般只能在后山起居。
他着实没什么带孩子经验,只随意买了些盐米酱醋的必需品,又怕太过清寡对那孩子身体不好,便转头想问他可有什么想要的。却见屠苏小手被他牵着,眼神却悠悠的投向街角一处。
紫胤沿着他目光瞧去,却见一个约莫四五岁的男孩儿,头上戴着虎头帽,脖子上套着长命锁,粉团团一个被他爹爹抱在怀中,说不出的玉雪活泼。
那孩子的爹爹正拿糖人哄他,他一边伸手抓着往嘴里塞,一边咯咯笑着亲他爹爹脸颊,他爹爹也哈哈大笑着用那满嘴的络腮胡子扎他小脸蛋,那孩子笑的眉眼都融成一线。那样的场景,便是远远瞧着,也是让人觉得打从心里暖了起来。
也不过就比屠苏小了两三岁而已啊……
紫胤心头柔软,轻轻捏了捏他手示意他回头看自己,道:“可有什么想要的?”
百里屠苏一对黑黝黝的眼儿转回头来,认真的在他面上巡梭了一会儿,张了张嘴最后却又什么都没说只摇摇头。
紫胤性情素来清冷自持惯了,若是百里屠苏说是想要,便是这条街他也眼不眨为他买了。但他自己不开口,他也不会再追着哄。只想着这孩子上山不过半月,这期间自己又是只顾闭关,怕是与自己远不如陵越亲近,有什么事也不愿同自己开口也是常事。
虽是满街的灯火如龙,繁华热闹。但与师徒二人性格都不怎么和,紫胤见他也没什么兴头,想到方才那父子天伦融融的一幕,担心他心有所感反而不快,便带了他返回昆仑。
山路不过四五十里,在紫胤眼中远不是需要御剑的距离。(不要拿正常人的标准衡量剑仙大人OTL)下山时他是以轻功带着屠苏,此刻却是让屠苏同他一道步行。
这点距离与他不过瞬息,与屠苏一个小小孩童却无异十万八千里了。何况山路陡峭高低不平,紫胤只在他身边若即若离的跟着,除却一些过于险峻不好攀爬的坡段伸手拽扶一把,其余都让他自己攀附。
偏屠苏也是个硬气的孩子,天墉城那三千级石阶便这么生生的撑着爬完仍旧咬着牙不说一字,只是觉得腿上如灌了铅一样再抬也抬不起来。
耳边却听得紫胤轻轻一笑:“好孩子。”已弯腰将他抱起。
紫胤本是想着他毕竟要在天墉城习艺,怎么也该将上下山路途熟悉。且有心顺便试他志气才带他走这么一遭,未料这孩子心性如此坚定。非但坚持着独自攀爬,更不以为他是有心刁难而出言抱怨足见坚韧良善,更是令他欢喜。
只是虽到了天墉城门,然则离他的剑庐却也还有四五里路,且更加崎岖难行,倒是不宜让屠苏再走下去了。
却见紫胤拔空而起,身姿笔挺,点着树冠朝剑庐方向飘行而去。
百里屠苏一时未及反应被他抱起,先是有些楞住了。待得紫胤带着他奔行半空亦似多少不惯,将脑袋埋在他颈窝,却又压不住好奇,从他怀里睁眼去瞧四周。
昆仑本为天下名胜,此刻月色如水,融融的漫在天地之间,一片青霜素色笼着昆仑树海波浪翻卷,自然而然的便是一卷壮阔水墨。其中但见紫胤广袖舒展,银发流光,一点蓝影如逸雪仙鹤穿行树海月色之间,仿若是这天地间唯一灵动的色彩。
屠苏眼睛越睁越大,连那拂在面上的山风也不觉凛冽,小小身形不觉在紫胤怀中坐了起来,转着眼儿咕噜噜的瞧着周遭风景,那一丝孩气表露无遗。
……终究是个孩子。
紫胤心中失笑,有心哄他欢喜,索性放缓脚步,更特意选那奇花异石,清溪漫卷之处绕行。偶然惊得几群飞鸟离树,吱喳鸣空,屠苏越发觉得有趣,不错眼的看得津津有味。
不觉已到剑庐,紫胤将他抱进房中,摸了摸他头笑道:“累么?好好休息吧。”
屠苏怔怔的瞧着他面上清浅笑意,不知怎的却又重新将头埋到他颈窝中,似乎挨蹭了一下。
紫胤不知他想做什么,但想来应该是对自己表示亲近的意思。也就不动想看他到底有何动作,此刻屠苏却松开了手,从他怀中跳下,低低道:“辛劳师尊,弟子这便去睡了。”
紫胤心中挂着要去探视陵越,也无心计较他的举动,只点点头。看着他转身进屋后自去戒律堂,远远瞧着陵越依旧跪着一动不动,然面色倒无什么不妥。
紫胤至此算是放下心来,一夜无话
次日清晨。
因了无须闭关,紫胤起的甚早。然而不过卯时初分,却远远见得院中一个小小身影拿着木剑,端端正正的已开始习练入门剑法。
紫胤细细瞧了一会,见屠苏虽是年纪幼小,然则举止有度,起手投足间隐隐有剑意流转之象,可见素日里是下了苦功的。
他见屠苏习武勤勉,心下宽慰。转身入房,却见锅冷灶凉,一时想起陵越昨日在戒律堂罚跪,想必早膳也就顺便在那边用过了,又知道自己今日不会闭关,也就不曾和平日一般照顾屠苏饮食。
只是这大徒弟素日瞧着自己有通天彻地之能,断料不到这锅灶之上,也有让自己这剑仙瞪圆了眼的时候吧……
紫胤辟谷多年,便是没辟谷的少年时光。也是一心清修不重享乐,食物的要求甚是简单,有对胃口的,多尝几筷子。没合胃口的,熟了能果腹就行。
只是徒弟是自己收的,断没个凡事丢给大徒儿的道理。古钧红玉与自己虽有主仆之名,他却敬他们如友,连自己生活琐事也从不叫他们侍奉,何况这等小事?
只是说来不是大事,但毕竟几百年没做过,如今回想起来,当真和前世无异。
他正认真挖空了脑子,往外掏着那几百年前的记忆,回忆着做饭究竟是应该先生火还是先洗锅。(先打米啊师尊OTL)屠苏却已练剑完毕转回,瞧了他一眼似乎有些不能理解他做什么要杵在那里。而后自行淘米生火,熬粥切菜。动作倒是极其娴熟,显见是做惯了的。
……感情,平日这孩子和陵越,谁照顾谁还是两说啊……
南疆各族素来以女子为尊,家中操持俗务的倒都是男子。屠苏父亲早逝,母亲又是族长事务繁忙,是以年纪小小,家中俗事倒是挑起个七七八八。如今记忆虽然丧失,这些做惯的家务却依旧是信手拈来。
山中事物欠缺,但屠苏熬了锅红枣花生粥,又和面蒸了几个馒头,切了碟咸菜,居然很有样子。清冷剑庐,竟也被这暖暖炊烟蒸腾出几分俗世暖意来。
操持完毕,屠苏恭恭敬敬的盛了碗粥放到他面前:“请师尊用膳。”
紫胤很想跟他说为师用不着你自己吃就好,屠苏却抬眼,认真的瞧着他:“师尊闭关那么多天,一定饿得辛苦,若是不够,徒儿再去做。”
紫胤听得他童语天真,又是想笑又是欣慰。再想到他年纪小小,哪里知道这修习的妙处?横竖解释给他也听不懂,他只是无需进食,但吃了也无所损害,倒不忍拂逆他心意。也就拍了拍他头拿起筷子喝粥。
一线久违的暖意自喉头滑下,紫胤眼角余光瞧着那孩子,眼中暖意,如三月春光。
如此过了几日,百里屠苏这日午后练剑完毕,刚回房却见紫胤招手唤他:“屠苏,为师有东西给你,过来瞧。”
百里屠苏顺他召唤过去,却见紫胤手中捧了只半大小鹰放到他面前:“喜欢么?”
那小鹰嘴角黄色尚未褪尽,羽翼亦不曾抽开。却是一双玉色的爪钩,眼珠略略一转,一股彪悍骁勇锐气逼面而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