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爱的单程票 作者:木原音濑

字体:[ ]

 
 
 
 爱的单程票by木原音濑
 
 
《爱的单程票》
千光士熏缓缓睁开双眼。有遮光窗帘挡着、就连白天也暗沉沉的卧室里,他一边望着天窗射入的微光一边想着今天怎么会这么热啊……真是不可思议。最怕热的千光士,在睡前总是把冷气设定为最低的21度。他最喜欢把房间弄的凉飕飕的,然后盖着温暖的羽绒被睡觉。
从6月中旬开始就一直把冷气设在21度。要是那样还起不了什么作用的话,可能就是电源被切断了吧。手无论如何都够不到放着冷气遥控板的床头柜,虽然他这么想可还是胡乱的转手腕,就在那时,指尖碰到了什么柔软的东西。那是人头发的触感。有谁正躺在自己身边。
把脸扭过去一看,视线里是一片在昏暗中横躺着的雪白的背脊。
那是秀则吧,这么一想马上紧紧抱住了那圆润的背部。对小巧柔美的他来说,背部稍微给人宽厚的感觉,有一点点胖吧……虽然会这么想,却从来没有深入思考过这个问题。
才刚感到紧抱着的背突然颤了一下,千光士就马上被按倒在床上。虽然秀则骑在上面今天也不是第一次了,可是却没有象现在这样觉得他有这么重过。他的体重明明应该还不满50公斤的呀……果然还是变胖了。想象着犹如少年般纤细的身躯肥胖的坠满肉的样子,就算这么爱他的千光士也变的有点不安了。
在脖子处发出啾啾之声的热情的亲吻,秀则那搔着千光士鼻尖痒痒的头发是那种即使室内昏暗都能很明显的看出是褪过色的颜色。那是完完全全的金发。对喜欢闪亮黑发的自己来说,真是有点遗憾啊。
也有想过上一次见到秀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因为那是新春开始的连续剧摄制工作刚结束的时候,所以可能是2月中旬吧。那时正忙着做泰丽·泰依斯特小姐的连续剧外景拍摄,将近一个月没能看到他的脸了。在下着雪的寒冷周末,终于工作告一段落的千光士,和秀则约在酒店的餐厅里见面。
吃完饭后,因为他说想去开车兜风所以两人就去了海边。在那里千光士听到了比自己小了25岁都不止的他说「因为他又有了喜欢的人」。没错,自己被甩了。可既然都被甩了,为什么秀则还要和自己睡在一张床上呢………。即使是小细节从不在乎的千光士,都要忍不住想这样真奇怪啊。把那伸展开的肩膀一下子反压回去,连绵的细吻也就停止了。
看着近距离中的那张脸,千光士楞住了。那是犹如雕刻般轮廓鲜明的脸。不象黄种人的雪白的皮肤。俯视自己的眼瞳颜色非常浅,还有那闪闪发光的金发。不管怎么看眼前躺着的都是『纯外国产』。一认识到躺在自己床上的是个外国人,千光士就动摇了。因为他英语只会说YES、NO。到底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状况的,无论他如何拼命去想昨晚的事,可就象被RESET了一样怎么都想不起来。昨晚在一直去的会员制GAY CLUB里喝完酒,就乘上了经理为自己叫的出租车,到这里为止还都有印象,可那以后的记忆就脱落的干干净净了。
和秀则分手就快5个月了。再也找不到下一段恋情了吗,这么想着,只要有空都会往俱乐部里跑,可还是没找到自己一见倾心的对象。
到现在为止,在店里已经再怎么喝都没有醉过了。为什么只有昨天喝多了呢……想到原因了。因为店里做的人,偷偷告诉了自己一个消息。秀则下一段情的对象是个大学教授。
千光士今年已经45岁了。23岁投身演艺界,到现在已5次获日本ACADEMY奖最假男主角提名,3次拿到了最假男主角奖。演出的电影即使在海外也得到了很高的评价。因为并不是仅仅局限于电影圈,在电视上的暴光率也很高,所以到现在手头上都还有两本正式的电视剧剧本。无论是知名度还是收入都比大学教授要高的多,可有一件事却是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实现的了。
没错,同可爱的秀则已经分手了。那张笑脸再也不可能对着自己绽放了,这么一想,就算已经到了今天,胸口还是好象被绞紧似的疼痛着。
感受到在自己身上移动的另一个人,千光士才回复到现在的意识。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可这个外国人是谁?
疑问还没解开,意识到的时候已经被这个男人吻了。又厚又大的舌头从唇间切入,来回舔着口腔。被紧紧的拥抱着,头发也被揉的一团乱。
在千光士双腿间不知何时插入了男人的粗壮的大腿,每次男人一动作,就会感到钝钝的疼痛。正好在后*处,「难道……」千光士脑中闪现出讨厌的预感。腹上还被一个裸露的又热又硬的东西顶着。
千光士并紧身体抗拒靠过来的男人,一下子从床上跳了下来。自己浑身赤裸着,一站起来就象是述说着和外国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似的,那条狭窄的部分一阵刺痛。详细情况不是很清楚,总之现在千光士只想一个人好好思考一下,所以就离开了卧室。
「你要到哪去?」
回头一看,那张即使是外国产的脸上,哀求的表情也还是一目了然。
「去一下洗手间……」
说出了这样拒绝他的话,千光士离开了房间。每踏出一步,腰间就一跳一跳的疼。讨厌就这样光着走回去,千光士就从换衣间的衣桂里直接取出了浴袍。刚把手伸进袖管,就突然感到大腿上什么流下来的样子,他只好利马慌慌张张的奔向有2叠(日式平方单位,相当于两块踏踏米的大小)这么大的厕所间。全裸着坐在便器上,混着鲜红色的粘液就这样啪嗒啪嗒的滴落到水中。既然已经用后*做过爱做的事了,那可以肯定已经被人上过了。
虽然已经清洗干净了做爱后的痕迹,千光士仍然就那样坐在便器上发呆。试着努力考虑接下来要怎么办,可是怎么想都还是没有答案。是自己先勾引人家的吗,还是被对方引诱成功呢,这一点根本没办法确定。然后最不明白的就是,乘出租车从店里回自己家的途中,自己到底是在哪拣到了这个外国人啊。
还有为什么会是外国人……不是什么纤细的日式美少年,而是一个外国人。再加上又在不知不觉间从来没有使用过的后*就这样被人开垦过了。那到也无所谓。不,应该说是虽然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可是突然被插入了实在是没有办法。即使想要回到被进入以前的时候,可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千光士脑子里浮现出了从刚登台那会儿就一直照顾自己到现在的事物所社长的脸。那是今年已经50岁可从表面上一点都看不出实际年龄的豪爽的女社长,她也是知道自己性癖的人。因为知道这件事,所以她很介意绯闻之类的事老是提醒自己千万不要对外行人出手。
因此自从23岁进入演艺圈后,只和社长介绍的专署会员制俱乐部认识的人交往。虽说都是俱乐部里的BOY,可其中大半都是些象在上大学的孩子一样的年轻人。虽然要把他们带出去需要花很多的钱,可千光士仍然在认真的和他们交往。即使这样也老是被甩。从来没有一个持续超过一年的。
千光士对自己说这次的事件就当是个意外吧,只能将错就错了。因为自己也喝醉了又什么都不记得了,也没有办法啊。
一直盯视着厕所的门想着……要是出去的时候那个外国人就这样消失了该有多好啊。如果可以,只是作为一夜情的对象,没有任何后话的结束,那样就好了。呼,千光士叹了口气。一开始虽然对自己和一个没见过也不认识的,而且又是外国人的对象上了床感到很震惊,可是反过来想想外国人不是也很好吗。外国人的话也许不会意识到自己是个演员。这样的话,也就没必要警告他别把昨天的事告诉周刊杂志什么的了。
嗵嗵……忽然传来的敲厕所门的声音,使千光士吓了一大跳。想着他干吗要跟到厕所来,到底有什么意图,甚至想到那个外国人是不是也来厕所方便。千光士慌忙从便器上站了起来,打开门。外国人只穿着一件T恤站在门口。他的身高也让千光士吃惊不已。睡在一起的时候还看不出来。从他俯视173CM的自己的样子来看,可能他有近190CM吧。
「请吧,你可以进来了」
跟他这样打着招呼,外国人只是低下头凝视着自己。千光士这时才想起要紧张。对方可是外国人啊。应该不懂日语的。不说英语的话……英语……英语……。能用的词脑袋里一个都想不起来。因为一开始知道的就没几个,现在当然也蹦不出什么来。外国人向前迈出了一步。千光士慌忙向厕所退了回去,「尿-尿-O-K」紧张的声音一下子漏出了这句。外国人瞪大了眼,脸上一副惊讶的表情。
「我能说日语哦。昨天我们也有对话过吧。你忘了吗?」
这么说的话,到厕所来以前,好象也是说的日语哦。
「你这么说到也是啦。哈哈……」
虽然笑着想蒙混过去,可脸还是因为羞耻而涨的通红。结果这么尴尬只得略微垂下了眼,可就这时,温暖的指尖稍稍碰触到了自己的脸颊。
「因为你一直都没回来,我担心你不是昏倒在里面了所以过来看看。好象我昨天太勉强你了。」
「没、没关系的。因为我也只有身体比较结实……」
抬起头,那凝视着自己的蓝色双眸温柔的眯了起来。要说外国人,眼睛真的是蓝颜色的,自己还是第一次知道。就象晴朗的天空,是清澈透明的水的颜色。等感觉到『他要靠过来了』的时候,自己已经被他抱在怀里了。
「从昨天开始就好象在做梦一样。一直憧憬的人就在自己怀里,到现在我还觉得无法置信。」
不给人任何拒绝的空间,啾的一声,嘴唇就被吻住了。就算别开了脸,脖子上还是遭到了热吻。耳朵、下巴,到处施以亲吻的男人,刚被自己拉开一点距离,就立刻象抱新婚妻子那样把千光士打横抱了起来。虽然并没有危险的感觉,可还是有点害怕,千光士只好紧紧回抱住他的脖子。
男人开始慢慢的踱向卧室。意识到这样走到床边的话肯定会发生那事的千光士大叫到『我要去起、起居室去。』男人一下子停住了脚步,然后就象千光士希望的那样,改变方向前往起居室。把千光士就这样轻轻的放在皮制的沙发上。可是千光士却很快领悟到这里和床上并没有什么两样。因为男人跪在沙发脚下,似乎急不可待的开始剥起横躺着的千光士的浴袍带子。
「喉…喉咙好渴啊。」
从浴袍带子上撤开了手,男人直直看着千光士。
「冰箱里有水,可以帮我拿过来吗」
男人站了起来,向起居室对面的厨房走去。在这期间千光士牢牢的合上了浴袍的前襟,把带子兜了四圈打了个固定结。然后在沙发一边并拢双膝坐了下来。眼前的茶几上,乱七八糟的堆着些啤酒和兑碳酸水白酒的空罐子。可是千光士却完全没有喝过这些的记忆。什么都不记得的自己真是有点恐怖呢。
回到沙发边的男人,把冰过的PET bottle递给千光士,然后就正好贴着他坐在了沙发上。就连喝水时的样子也被他紧紧的注视着。就象在喝热开水似的,那种紧张真是有生以来头一回啊。
考虑着是不是在自己喝水的期间他是不会出手的千光士一直没放开握着瓶子的右手。男人把手覆在千光士的左手上,用另一只手搂住了他的腰,但是并没有除此以外多余的动作。
就象要牵制住他的举动一样,千光士一边不停的咕咚咕咚的喝着水,一边偷偷用余光瞄着外国人的股间。敞开的T恤下面,在金色的*毛下垂着的那玩意儿,又长又大。
只是普通状态下就那个尺寸,要用的时候又会变的多大啊,这么一想就害怕的不得了。到现在还刺痛刺痛的后*,只要想想是被那种东西插入的也就不难理解了。
还想接着喝水,可是意识到了瓶子里已经空了,没水了。男人把已经空空如也的瓶子从千光士手里抢了过来,放在了对面的茶几上。
正想着男人那强壮的身体要靠过来了,男人却冷不防的把千光士的腰从沙发里拉到自己跟前。一撞到他身上就被从上面覆盖住了。千光士还没意识到,不管把浴袍的带子绑的多牢,都能从下摆处向上翻卷,这样一来还不是一样的。男人缓缓抚摩着被暴露出来的千光士的大腿,从全身蔓延出一种蓄势待发的氛围。
「等…等一下。」
声音一下子变的很怪。千光士拼命扳回男人的肩。
「你、我有话跟你说。」
男人的动作停止了。蓝色的眼睛盯视着千光士。
「还,很疼吧。」
喃喃着,男人伸手抚弄着千光士的后*。
「那里还很痛,可是比起这件事…」
「我不进去。只是摸摸、亲亲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