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连绝 作者:阿墨儿

字体:[ ]

 
连绝by阿墨儿
简介:
一个身为医生的私生子,在母亲过世之后被他那医生父亲丢到加拿大独自过活的男人与香港大黑帮之一的大佬的两个儿子的故事
 
  正文:
  连绝─序
  在2003年的12月30日,那天是张连绝自己一人来到加拿大居住后的第一次有着大雪的白色23岁生日。那天,他决定想要一个人去Richmond,来段独自一人的逛街,跟独自一人的庆祝生日会。
  所以,当他下了公车穿越了被雪盖满的RichmondCenter的停车场,进入Richmond
  Center开始了因为一年一度的Boxing
  Week而开始大特价的衣物及其他物品的大采购后,他可以说是异常满足的提着自己大堆大堆的战利品在大街上漫步。
  看着路上,街上来来往往却因为下雪而不得不缓慢行使导致塞车的车子里的人们。张连绝有些许羡幕的一笑。
  他会开车也有车,只不过就是不懂怎么保养车搞得他的爱车因为长期没去保养而在昨天终于摊在家里罢工不干了。所以他现在就落到必须撘公车出门一个人提着大包小包的在满天大雪的街上漫步。
  也不是说不好啦!只是…下雪天真的让他冷到爆!!虽然说是很浪漫,但是与其浪漫,他宁可坐在车上舒服的吹着暖气,看着窗外享受雪景…
  想到这里,他人突然的被一样物体给绊倒在地,当场摔了个狗吃屎。手上的东西也因此而飞了出去散落一地。
  ”哀哟…妈的痛死了!”张连绝吃痛的自滑不溜丢的地上爬了起来,想看看是什么东西绊倒了自己。
  结果,不看还好。一看就是看到一个紧闭双眼的苍白的脸孔被埋在雪里面…不!雪没下那么大,只是因为对方将脸埋在他那一身白色羽毛后外套的帽子里面加上腿都被雪盖住所以才导致张连绝有那种他被埋在雪里的错觉。
  ”啊啊啊啊啊啊~~~~~~~~~~~~~!!!!!!!!!!!!!!!”张连绝看后吓的当场放声大叫。
  ”叫咩叫啊…收声!”一阵微弱的声音自那苍白脸孔的嘴中吐出”我的头都快被你叫爆了…”
  他讲的是广东话。
  张连绝听了他还会讲话立刻松了口气,因为他还没死!不过看他那脸色也差不多快冻死了…
  然后,张连绝再将他自己刚刚散落一地的东西收回袋子拿好之后,不知道为什么的突然慈悲心大发的将这个’大白狗’给一并拉起半拖半拉的给扛到离他最近的公车站牌旁一起等公车,将带他回自己家去。
  那空荡荡的’家’…
  张连绝在下站之后又拖着他跟自己的东西并且接受了一堆路人或是开车过去的人们投注过来的好其注目礼走了大约10分钟后,终于喘嘘嘘的站在自己门前了。
  他深深的叹了口气,按了密码开了门将自己的东西跟那’大白狗’一起’丢’进家里那大得有些吓人的柔软淡褐色真皮沙发上。
  ”呃…好痛啊…你可不可以轻小小点啊!”那’大白狗’在被抛到沙发上去之后仍是紧闭着眼虚弱的说着。不过他这次手却捂着他自己面向沙发的腰部。
  ”你受伤啦?”张连绝看着他一脸痛苦的手捂着自己侧腰,不经皱起眉头走向前去想将他手给掰开看看他侧腰是怎么一回事。
  ”你想做咩啊?!”那’大白狗’发现张连绝想要掰开他捂在腰上的手,猛然睁开眼睛的恶狠狠却虚弱无比的瞪着张连绝看。
  张连绝被吓了一跳,接着突然感到有些生气的硬是掰开他那只手,拉开他那大又厚的羽毛衣看个究近。
  血。
  他右腰部位在外套里面被染满了大量大量的鲜血!
  张连绝倒抽了一口气,反射性的就是转头打开他身旁沙发旁边的大柜子找出医药箱,拿出绷带跟消毒药水跟伤药还有剪刀。
  ”脱掉你的外套跟衣服!”张连绝一脸面色铁青的秀出他手上那把看起来很有威胁性的剪刀冷冷的对着一脸警戒苍白的’大白狗’说着”要不然我就自己动手剪破你的衣服帮你包扎!”
  ’大白狗’先是一脸吃惊的看着张绝连的脸,然后才乖乖的脱下自己的外套跟里面那件看起来很高极却被血染湿的套头黑色毛衣,露出自外观看不出来的结实精壮的手臂身体及腹肌。他的左手臂上纹着一条很漂亮的龙。
  不过张连绝没有那种闲情逸致去欣赏他手臂上的纹身。他皱着眉头的用棉花沾湿着消毒药水轻手轻脚的替他消毒伤口兼擦去乾掉的血迹。
  伤口很长很大,但是还好不深。
  在张连绝手脚俐落的将他的伤口清理包扎完毕之后,他发现这只受伤的’大白狗’正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自己。
  ”你…为什么要救我”他用充满口音的普通话问着。张连绝这才发现这只’大白狗’长得其实挺帅且充满阳刚狂野的味道,声音也很好听。
  ”我也不知道。”他耸肩的老实回答,令’大白狗’脸上闪过惊讶。
  ”真的吗?!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啊?”大白狗还是不相信张连绝的问着,他就是不相信有人会那么好心到平白无故救一个跟他连见都没见过的人,甚至还把他扛回自已家里疗伤!
  的确,要是平常的张连绝真的不会那么好心的将一个自己不认识的陌生人在这下着冻死人大雪的天气里扛回家。他自己也觉得他自己吃错药才会这样子浪费了他的生日天不去吃顿高级晚餐而在这边跟这只看起来一付摆明就是被人刺杀伤的’大白狗’大眼瞪小眼。
  ”我哪知道你是谁啊,我又跟你不认识!”张连绝挑眉的看着他。’大白狗’听后,一脸好像有些生气的抿了抿嘴的瞪着他看。
  ”我叫徐嘉地,你可以叫我Alex!记住了!”徐嘉地想起身却牵动到伤口皱眉的说着”你叫什么名字啊?”
  ”张连绝,叫我Matthew
  或是Matt都可以。”张连绝语气平淡的说着,顺手的将刚刚拿出来包扎的东西收回柜子里。”你饿不饿啊?”
  ”…饿”徐嘉地抓起放在沙发上的毯子披上身上回答着。
  张连绝挑了挑眉的看了他一眼之后,就把他自己今天去Richmond
  Center的Guess专柜里面买的一件新的米白色的套头毛衣拿了出来,细心的将牌子挑掉再扔给上身赤裸的徐嘉地穿。
  ”可能会有点小,不过你就将就点穿一下吧!”他冷淡的说着,便头也不回的往厨房走去。”我家目前只剩下水饺,你应该不讨厌水饺吧?”
  ”不讨厌。”徐嘉地将毛衣套上之后发现有点小紧的回着。”我手机掉了,所以电话借我打一下,我叫我朋友来接我回去。”
  ”好!我家地址我桌上有张纸上有写你自己看!”张连绝忙着烧滚水,然后自冰箱里面取出水饺等水开了下水饺。
  然后,就这样安静的过了一个小时。水饺煮好了,也吃光了。两个人就这样坐在沙发上面再度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对方。
  终于,张连绝忍不住的开口了…
  ”喂…你为什么会受伤啊?”他有点小心翼翼的问着,徐嘉地突然变脸。
  ”仆你个街咧!你不问我还不气,你一问我就生气!!”他一脸铁青开口就是脏话的列列骂”我Alex英名一世,没想到今天会被那该死的下流瘪三死杂种给偷袭到!不过我那帮兄弟已经逮到他了!顶你的肺…我回去之后我一定要让他全家铲!!!”
  看他一脸凶神恶煞的样子列列骂个不停的,张连绝暗暗心想这家伙一定是那种混帮派走在路上被仇人偷袭杀到。真不知道自己干嘛那么多事要救他…
  叮东。
  门铃响了的打断了张连绝的思考,他起身去开门。
  ”你好,请问一下我大哥Alex有在这里吗?”一戴着黑色针织帽子,眼睛细长,左右耳各戴着纯银耳环,穿着一件灰色大外套及一件蓝色Tommy垮裤,长得有点韩国人的香港人用着也是带有浓厚口音的中低音有礼貌的问着前来开门的张连绝。
  ”Ray!我在这里!”徐嘉地穿上他那件白色的大羽毛外套走了过去的喊着。张连绝侧身让他通过门口,徐嘉地跟他点了点头道了谢。
  ”对了,这是我的手机,你要是以后遇上麻烦事情可以call我,我一定会帮你的!”他临走前突然转身递给他一张纸片,上面写了他的手机号码跟名字。
  张连绝微笑着点了点头。但是心里暗暗想着就算真的发生什么事情他也不会打给他!
  接着,他在目送他坐上那台最新型号的B&W呼啸而去之后他关上了门。转头却发现徐嘉地那件黑色染血的套头毛衣居然忘记一起带走了!
  张连绝叹了口气的将毛衣拿了起来看了一下,心想还是帮他洗干净留下来好了。想不到刚刚才在想说死都不会打给他的自己现在却自打自己嘴巴…
  想到这里他轻轻的笑了。顺手将这件毛衣塞近刚刚的袋子里一并跟其他他之前买的东西拿上楼去放跟清洗。
  谁知道就是因为这件被遗忘的毛衣的关系,让这两个本该只有一面救命之缘的人,变成了到最后不断互相伤害却又都剪不断关系的好朋友跟恋人…
  第一章
  Twawwassen<----((不太确定有没有拼对…))
  今天是2003年的12月31号,是2003年的最后一天。
  窗户外面依然下着厚厚的雪,不过已经比之前小且好上很多了。
  在一栋不算是非常大,但是却足以住下6个人的典型维多利亚式建筑的木制房屋里面,开着暖气的客厅跟厨房都灯火通明。
  ”喂~房东!饭煮好了没啊?我好饿喔!!!”一低沉却悦耳好听的男低音带着浓浓粤语口音的喊声自客厅传来。
  ”就快好了!你是没手没脚不会过来帮忙嘛?!!”另一男中音带着些许小愤怒的语气自厨房回喊着。
  ”咩啊?!”男低音的主人语带困惑的问着。因为男中音的主人说太快了他听不懂。
  ”你说太快了我听不懂!”
  ”我说!”男中音的主人咬牙切齿的一个一个字放慢的说着,连带着他的怒气也跟着放大许多
  ”你。是。没。手。没。脚。不。会。过。来。帮。忙。嘛?!”
  男低音突然一阵沉默。
  接着便是’趴撘趴撘’的室内拖鞋脚步声自客厅传来,由远变近。
  ”我来帮忙了…”男低音温顺的说着。
  换男中音沉默。
  ”你还是给我回客厅看你的电视坐好算了。”男中音冷冷的说着。
  男低音发出一阵令人讨厌的窃笑声。
  不过在男低音转身的同时,他也随即听到了背后传来的凶狠且快速的剁菜声,吓的他立刻转头就跑。
  没错,他们就是昨天才认识的Alex徐嘉地跟Matthew张连绝。
  至于他们两个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种状况咧,就要从昨天晚上开始说起了…
  话说在张连绝提着他的大包小包上去楼上,花了将近几个小时才整理放好完毕之后。他疲累的下意识抬头看了看时间,才吃惊的发现居然已经快2点了!!
  接着他又注意到了那件被他扔在深蓝色床被上待洗的黑色染血毛衣。他轻轻的叹了口气,拿起那件染血的毛衣准备转身带到楼下去的洗衣间去洗。
  然而就在此时,楼下门铃又突然给他响起。
  张连绝停下动作且感到十分奇怪,这时候怎么还会有人来拜访呢?
  于是他拿着那件毛衣就匆匆的往楼下跑去开门。
  打开一看。
  浑身染血的徐嘉地跟刚刚那位长的像韩国人的Ray还有其他一些人都站他的门口喘嘘嘘的看着他,手上拿的不是染满血的开山刀就是枪。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