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四界系列Ⅱ炙煌 作者:阿墨儿

字体:[ ]

 
 
  一手握着黑色的大伞,一手提着自家里垃圾桶挖出来的满满大黑色垃圾袋,穿的一身随性轻便的炙煌自他最近新买下的小公寓门口走出,撑起伞,嘴里哼唱着歌,以十分轻快的脚步拐进公寓所落座的巷子口右边,打开那设置于墙边的大垃圾箱,将手中的垃圾包放进去。
  人间界的生活比炙煌当初所认为的还要新鲜有趣。新奇且不断进步的用品跟技术让一开始只是为了逃避大夫逼亲的他眼花撩乱,目不暇给。
  在花了不少的时间去学习及融入人间界的生活方式之后,他发觉他开始爱上了这个充满凡人的世界。虽然凡人的天真迷信固然让他觉得好笑,不过与凡人们相处交往的他,却也发现了这些在他生命里只要一眨眼便成过往云烟的脆弱生命,为了适应没有法术还有将自己所拥有的短暂生命尽可能的延长而坚强不懈,努力研究发明的厉害一面。
  在人间界居住的岁月里,炙煌也有遇上一些来自四界及西方,与他们属于不同种族跟国度的神明及魔兽,平静的与他们擦身而过,平静与他们相视而笑,不论是敌是友,对他们这些为了某种原因而来到人间界居住的非人们来说,遇到相似的同类,最好还是和平相处好。毕竟,同是天涯沦落人,何苦要互相自踩尾巴,不让对方跟自己好过?
  低头看了下手腕上的表,炙煌露出苦笑。一想到等下会有个老是来他家白吃白喝的家伙会来他家他就觉得十分乏力无奈,虽然是不讨厌,不过对对方老是用他那张漂亮的过分又极度招摇有名的脸孔在他公寓晃来晃去,炙煌就害怕他这个刚买不久的新家很快就会被人间界那些所谓的狗仔队跟一直在找那人的军队给发现踏平。
  “咪呜...”
  一阵微弱的低鸣唤回了他思绪,炙煌这才回神的发现在这安静无人的小巷里居然飘荡着一丝很淡,却是他最熟悉不已的气息。顺着那不断发出的低鸣及气息方向寻去,他在那堆满了杂物的电线杆下发现了声音及气息的发源物。
  那是一只浑身湿淋淋,脏兮兮又伤的怵目惊心的小东西。瘦骨如柴的它抖个不停的仰起头以一双令炙煌好生熟悉的琥珀色瞳子望着他,对他发出哀求般的低鸣。
  这样的景象让炙煌突然想起了那在好久好久以前,在他还是好小好小的时候,大夫曾经跟他所讲过的,他与林浤毅两人相遇的故事。然而现在这样类似的故事剧情现在发生在他身上了,那他之后也会有与故事相同的结果嘛....?
  就这么再度陷入自我的思绪当中,直到他发现对方抖个不停的身体已经渐渐开始转为抽搐时,炙煌才惊觉的想起现在应该先把人家救起来而不是这样站在人家面前发呆思考,见死不救!于是他弯身的将伞挡到了那小东西的顶上,然后两指一拎的揪住了它的脖子,将对方自那堆臭烘烘的杂物堆中抓出救起。
  “抱歉喔,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刚刚想起了一些事情,所以才会这样突然发起呆来...”完全不嫌弃对方又脏又臭的把对方抱进自己温暖的怀里,炙煌轻手轻脚摸了摸它那可以说是浑身上下,唯一毫发无伤的头颅的说着,转身带着对方往自己的公寓方向前进。
  闻言,那只小东西只是发出一声低鸣,然后抬头望着炙煌笑咪咪又温和的脸,眼框里有眼泪开始累积。
  “唉~怎么哭了呢!”炙煌见状有些慌,可在听完对方嘴里所吐出的一连串鸣叫之后,又立即恢复了冷静。
  “不会的...我不会抛弃你的。”他喃喃的说着,收起了伞自口袋里掏出钥匙,将家门打开,“既然把你带回家了我就会好好照顾你,我绝对不会像你之前的主人一样对你不好,抛弃你,所以不要哭了好吗?”
  小东西听了睁大了眼,它那被泪水盖满的瞳子里透出了满满的惊讶。
  “真的...?”自那细长的嘴吐出了悦耳的嗓音,炙煌闻言将它放到沙发上的对它微笑。
  “真的。”他蹲在它的面前温柔的说着,眼里溢满了温和的笑意,“不相信我跟你打勾勾?”
  说着便对它伸出了右手的小指,要跟它打勾勾做约定。
  小东西眨了眨眼睛,身体开始泛起了白色的光芒,接着就在炙煌因为一时不适应光芒而闭了下眼之后,一个有着长长纠结黑发,浑身伤痕累累的赤裸少年就这么取而代之的出现了。
  “那就这么说定罗!”在炙煌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时候少年伸出小指的勾住了他的,脸上绽出如花般的美丽的笑容,“你不可以抛弃我,要养我一辈子!”
  “喔好。”炙煌望着少年愣愣的回应,伸手抚上了少年的脸颊,“好像...怎么可能会这样像...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闻言头上的耳朵垂了下来,脸上的神情也转为黯淡。
  “我没有名字...”他轻轻的说着,声音透出了沮丧跟难过,“大家都说我是复制品,是天的玩具,不需要名字,还常常趁天不在的时候联合起来不给我饭吃,欺负我...”
  “怎么可以这样?!”炙煌听了眉头大皱,露出一脸不悦,“欺人太甚,真是太过分了!!”
  少年见他生气的模样,脸上出现了恐惧。
  “天你不要生气...我会乖乖...”少年突然挥开炙煌手的护住自己的头狂乱喊着,并且用着惊吓无比的眼神望着他,整个人缩在沙发上发抖。“天不要生气,我会很乖很乖,我不会再乱跑了...所以不要打我...”
  面对少年这样突如其来的恐惧与害怕举动,炙煌是十分惊愕。很显然的对方是把他跟那个‘天’搞在了一起,而且还非常严重!
  伸手想要摸摸少年的头,安抚少年却换来更多的恐惧与凄厉的哀鸣,到最后无计可施之下,炙煌不顾少年的挣扎与极尽凄厉的哀嚎强硬的将对方一把拉入怀中紧紧抱住,然后轻轻的拍着他的背安抚。
  “听好了,我不叫天,我叫炙煌...”他在少年的耳边柔声低喃着,少年闻言眼睛睁的老大的僵住,停下了挣扎,“那个会伤害你的天不在这里,这里只有我炙煌,不要怕...我不会伤害你,这里也不会有人伤害你,所以不怕不哭了,好不好?”
  少年抬头望着他,表情跟眼神都很茫然很呆滞,接着在一阵长长的抽耶跟吸气之后,炙煌见到他的双眼开始恢复生气,恢复冷静。
  “炙煌...”他伸手摸摸炙煌的脸庞,眼中透出光芒“听起来好耀眼的名字,真好...我也想要一个这样听起来好耀眼的名字...你帮我取一个好不好?”
  “好...”炙煌轻声的应着,抓过沙发上的毯子替少年把他赤裸的身体裹好,“让我想想...啊,有了!就叫你昭明好不好?”
  “昭明?”少年偏头,因为不小心牵动了身上的一些伤口而缩了一下,“怎么写,又是什么意思啊?”
  炙煌听了微笑的拿过桌上的纸笔,写下了‘昭’跟‘明’两个大字,然后开始开口乱掰:“意思啊~意思就是‘召唤日光,与日月同齐’,是个很棒的名字喔!”
  少年露出一脸‘我了解了’的表情,然后笑的很开心。
  “那你的名字又是怎么写,什么意思啊~~?”他兴致勃勃的问,望着炙煌的眼里是满满的雀跃。
  看着他的脸孔,炙煌是稍微失神了片刻,但是又随即回神的露出微笑写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说出了当年大夫对他所说的那番话。
  取这名字的意思是,希望他能够像天空那烈日般,永远耀眼强壮又美丽...
  “正午的烈日...果然是很耀眼的名字呢!”昭明听完之后眨了下眼睛,笑的很灿烂,“你母亲对你的期望一定很高,很爱你,所以才会替你起这样漂亮抢眼的名字。”
  炙煌愣了一下,嘴角勾起了淡淡的微笑。
  “是啊...所以我也很爱他,很爱很爱...”
  语气里透着隐隐的苦涩,昭明听了垂下耳朵,拉了拉炙煌的手,缓缓开口。
  “那你会不会爱我?”他问,眼神中透出了渴望。
  望着他,炙煌嘴边的笑容更甚灿烂。
  “会啊,”他回答,声音很温柔很温柔,“因为你是我这个家的一份子了,也算是我的家人,所以我当然会爱你。”
  昭明听完露出了微笑,伸手给了他一个拥抱。“谢谢你...”
  炙煌没有说什么,只是回抱着他,紧紧的抱着。
  “我带你去洗澡吧,洗完之后我帮你擦药。”过了许久之后,他出声说着,可发觉怀里的人却没有任何回应,“喂...昭明?”
  担心的将两人的距离拉开一看,赫然发现对方居然已经睡着,松了口气的笑了笑,炙煌将他轻手轻脚的抱起走到浴室,打算趁他睡觉的时候替他好好清洗一番...。
  第一章
  被夕阳染红的街上人来人往,在拒绝了朋友们的邀约之后炙煌如往常一般的拐进了一条无人的小巷施法,以瞬间移动的方式来到离他现在所居住的地方不远的一个超商里购物,然后再徒步走路回家。然而,当他提着大包小包的快要回到他所居住的公寓门口时,一堵无形的墙将他挡了下来。
  “唉哟!”撞上那堵墙跌到地上的炙煌哀声痛呼,手上所提的其中一包东西也发出破碎哀鸣。“啊!!我的蛋!!!!!”他看着小袋子中的那盒蛋流出黄白液体时失声哀嚎着,一脸痛惜:“这可是我千挑万选才选中的最新鲜的一盒耶...”
  “金色的老虎,我有话要问你。”
  一道带有浓重口音的无机质嗓音及纸张的刷刷声自他头顶响起,炙煌闻声抬头望向那个声音的主人,发现对方离他不过才一个脚步的距离,而且还居高临下,一脸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嗯~是个美人!
  炙煌望着对方那张精美冰冷的宛如大理石雕像的脸孔暗暗赞叹,然后一张羊皮纸就这么毫无预警的凑到了他的面前。
  “我问你,你可有见过这个人?”
  闻言他稍稍与纸张拉开距离,开始仔细的端详着上头所画的人物肖像。上头的人有张足以倾国倾城的面貌,不论是那对充满英气的眉毛,漆黑如夜的瞳子,挺立的鼻梁及宛如诱惑人般微张的薄唇,都令人不经赞叹!而且画中人那头火焰般长卷发更是与它主人脸上的表情一样嚣张炫丽,让人只要见过一次便会立刻留下深刻的印象。
  炙煌摇头,对方见状便将画像收起,然后凭空便出了张烫金的名片递到他的手上。
  “这是我尔在此的联络方式,”那人表情没有起伏的对着露出一脸疑惑的炙煌解释着,“刚刚给你看的画像乃是我尔界里的头号通缉犯,如果有见到此人的行踪的请一定要与我连络,我尔必定会以重金酬谢的。”说完便弹了下手指替炙煌手上那盒被摔坏的鸡蛋给恢复原状,然后解开结界在炙煌面前施法离去。
  炙煌在那人走后连看都不看的将那张烫金名片胡乱塞进裤子口袋,然后起身拍拍自己的屁股,彷佛刚刚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的提着手里的大包小包踏进公寓门口。
  “我回来了。”
  趁四下无人的用法术将门打开,同时把手上满满的购物袋放到脚边,炙煌才刚弯下身准备脱鞋,就立刻看见一只白色毛茸茸的东西往自己方向兴奋的冲来。
  “嗨,昭明~”抱起那扑到自己怀中拼命撒娇的小东西,炙煌温柔笑着的腾出一只手提着大包小包的战利品,踏上走廊往厨房方向走去。
  炙煌现在住的地方,是一间位于市区里面的三房两厅小公寓。
  跟一般的公寓一样,这间公寓很普通很朴素。原本是米色调的墙壁被炙煌以天蓝色的粉漆上刷,感觉很清爽。房间是一间主卧室,两间小客房。主卧室里有自己一间独立的浴室。房中央摆着的是一张有着丝绸制雪白色床单的柔软大床,左右各有一个十分古色古香的檀木小桌当灯桌。而位于左手边有着白色窗帘的落地窗旁则是有一个漂亮的欧风大衣柜;小客房里摆着电脑跟书桌还有一个小书架。客房旁边则是一间小浴室;客厅站整个公寓面积的三分之一,炙煌在客厅里摆着一张很有现代感的拼布沙发组跟玻璃桌,一个超大萤幕电视,最新组合音响,DVD,VCD机跟PSP,而瓷砖的冰冷地上则是铺上了温暖的羊毛地毯;厨房很小,扣掉流理台,瓦斯炉台,小碗柜跟冰箱之后只容得下一人的宽度的走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