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四界系列Ⅲ高衡(阿傻)作者:阿墨儿

字体:[ ]

 
  原本一直是晴空万里的清朗天空,到了下午时突然转变成完全乌云密布的大阴天。厚厚的积雨云及来的十分突亢的刺骨大风,以万分猖狂姿态在瞬间卷袭了整个天际。云层中隐隐闪着雷电,大豆般的雨滴在一阵震聋欲耳的雷声响起之后开始从天而降。
  看着窗外那黑暗可怖,疯狂下着大雷雨的漆黑天空,身穿一袭白色儒衫的青年停下了手边替人包扎的动作,心里隐隐浮现了不祥的预兆。
  然而这预兆才刚自心头浮现,一阵撼动房屋的雷声突如其来的自外头响起,整个药铺里面的东西都被震的喀啦作响,让原本在药柜旁边玩耍的小小孩子立刻吓的躲到了青年身边去。而几乎是在同一时刻,一阵尖锐凄惨的哀嚎声狠狠的划过天际,如雷贯耳的穿过了所有在仙树村里活动的人的耳里。
  青年闻声之后立刻刷的豁然起身,脸色惨白的抛下了手边的一切,弯身抱起躲在自己脚边的小小孩,跟身旁的药箱头也不回的冲到了门外,冲进了那下着滂沱大雨的外头去....
  早在天色突然大变的那一刻起,高衡就开始的下意识提高警觉抓紧了手中所提的篮子,打算以最快的速度狂奔回家。身为龙族的他对天气的变化一向都是十分的敏感,尤其是那朝他方向一直越闪越近的雷电,更是令毫无心理准备的他惊的不知是好。
  “怎么可能会这么快...我明明就还没有满啊!”在雨中跌撞猛跑的他惊恐的低喃着,身上的被暴雨弄湿衣物溅的全是泥泞。
  然而,就在高衡好不容易终于跑到自家的附近时,却因为一时的脚步不稳而滑跤的跌落在地,搞得原本就慌乱的他更是手脚不受控制的在地上挣扎个老半天,却依旧爬不起身。
  接着一阵大到让他耳膜震痛的雷声自他的头上响起,他翻身望着那直直朝他落来的白光紫电,眼底露出了他这一生唯一一次的绝望。
  接着他的身体因为无法承受这过度疼痛,而自动的将他的意识推入黑暗,然而就在他失去意识的那一刹那时,他脑海中所浮现的最后一个念头就是...
  操你妈的郑浩天,我要平安渡过这雷劫我高衡一定要整到你跪下来抱我的腿!!!!
  第一章
  仙树村市集。
  夏令时节蝉鸣贯耳,热气逼人,艳阳高照的天空及不时夹带着热气的炎风令人退避三舍。树林有些被烤焦的枝叶被吹的沙沙做响,望着那被热浪笼罩的市集,平时应该热闹滚滚的下午时刻今日却是冷清万分,不过仍是有人不畏炎热的顶着大太阳出现在市集,跟那群通通分散躲到阴凉角落去避暑的摊贩们殷勤收购。
  “我说阿傻小乖儿啊~~你今天又来帮你母亲跑腿买东西啊?”拉拉因为汗水而黏贴在自己胸前的衣襟,将整个小摊移到树荫底下卖菜的羊老伯一边将包好的叶菜递给这名被他唤做‘阿傻小乖儿’的高大少年,一边拿着扇子猛扇。
  “你娘今个又要煮什么好料理啦?”
  “嘿嘿嘿嘿...我不知道耶~~娘每次都不同我说,只叫我买材料,说什么说出来的话就没有惊奇感了...”露出傻傻笑容的回答,阿傻擦了擦自额上落到眼睫上端的汗珠,将被油纸包好的菜丢进竹篮,“那我先走罗,羊大叔再见。”
  “好好,再见啊~”扬手一挥,摆在摊上的菜在瞬间全部整齐的飞进那搁在旁边的大篮里,羊老伯起身拍拍身后的尘埃,眨眼消失在空气里。
  对于眼前人眨眼消失于空气中,阿傻没有半点惊讶,似乎对这样的情形很习以为常。低头检查了下挂在手臂上的小篮子,阿傻露出微笑低声自语:“都买齐了~~那接下来就是...”
  “哎哎,你说这天气真是热死人了,是不?”
  一阵苍老沙哑的声音突然慢吞吞的自他背后传来,打断了他的自语。
  阿傻闻声回头,脸上单纯的笑意在见到身后声音的主人时在嘴角浅浅的梨窝里加深,让他原本就稚气未脱的脸孔更加年轻天真了些。“龟爷爷好~”
  那被阿傻唤做‘龟爷爷’的人顿时眉开眼笑。
  “哎!真是有礼貌~~你这小鬼果然还是现在这样讨喜,”龟老仙摸摸他下巴那长到几乎着地的银色长须,烔烔有神的双眼在长到可以拿来当鬓角的眉毛底下闪着笑意及怜惜,“想想你之前可都是一句左龟老头,右一句老不死,还动不动就同李家那头傻牛一起联合整我,虽然本性善良又热心助人,不过也有些过于的高傲自大,哪像现在这样乖巧...唉!看来那因为一时失误而提早的雷劫也不无算是给你种教训跟磨练啊...”
  听着龟老仙滔滔不绝的冗长话语,阿傻是皱眉的露出了苦恼之像。一是因为他有听没有懂,二是因为他站在大太阳底下晒,热到快死,三是因为他非常赶时间。
  “龟爷爷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都听不懂...”他说,无邪呆傻的目光中透出了浓浓的困惑。抬起手臂抹了抹汗,阿傻,也就是高衡之前的记忆,在经过雷劫之后就变得有些模糊不清,因此有很多他以前所做过的事情他都不太记得。
  “我还有急事,如果您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那我改天在陪您聊天好吗?”
  然而这话尾音才刚落,就立刻引来了龟老仙的大叫。
  “啊呀!你瞧瞧,我真是越活越糊涂,你不说我倒是忘记了!”龟老仙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嘴边的胡须微微发颤,“我是来跟你说一下你之前要我帮你卜的卦像结果~”
  阿傻听了眼中立刻放出兴奋的光芒。
  这件事情他倒是还记得一清二楚,那是他被雷劈到变成现在这付傻模样的前一晚时‘请’龟老仙帮他算的。
  “快说快说~~我想要知道~~”他着急的催促着,同时大步一跨整个人弯下腰压到龟老仙面前,吓得他这没预警的老人家差点要变成缩头乌龟。
  “好好好,我说我说,不过你可不可以不要靠这么近,会有压迫感。”龟老仙往后倒退一步,抚着胸口微微喘气。
  开玩笑!对方虽然被劈傻了,但可没被劈矮!一个高大身躯再加上对方与生俱来的龙气,这样双重压迫过来,还真是会要了他这万年老寿龟的命!
  闻言阿傻立刻紧张的往后退了一大步,还在慌乱之间差点被自己的脚绊倒摔个朝天跤。“那现在这样可以了吗?”
  龟老仙点点头,呼吸也恢复了平稳。
  “咳哼!”他清了清喉咙,“那我要说罗~你小子可要仔细听好了,天机只可泄漏一次....”
  阿傻猛点着头,已是全神灌注。
  “你的姻缘...”龟老仙面孔开始变得严肃的结起手印,眉心在手印泛出蓝光时微微纠起,“啊...看到了,你的命定之人...会从天而将...在一千年后...你雷劫将近之时...咦?”
  猝然住口的露出惊愕神情睇了眼前的阿傻一眼,龟老仙突然收起手印,面色凝重的开始摇头叹气,“唉...真是天意难违...没想到我只是想算窥一下姻缘,却被我窥到了这样不得了的东西...”
  话语越说越轻,小声到近乎完全听不见,不再看眼前人一眼的拂袖一挥,龟老仙就这么不告而别的消失在阿傻面前。而被他最后一句话弄得一头雾水的阿傻则是傻愣愣的待在原地发呆,直到想起他还有其他事情要办之后才回魂的匆匆施法离开。
  热风刮起,蝉鸣炙阳越响越烈,下午气候,依旧严酷的紧...
  为什么投稿文式一定都要用全形...害我要改好多东西...算了,不想投了...x的!吸取教训,我从阿傻开始篇篇都要用全形...=_=
  ==============================
  大量的追兵,如雨一般多的弓箭,被箭射中灼痛的伤口以及越来越模糊的意识...
  不行!我不能被他们抓到!!皇上将此重责大任寄任于我,我怎么就此倒下被他们俘虏!!我一定下活下来将这两样东西安全的交给皇上所说的那个人才行,说什么都不能被他们抓到!!
  在山崖边勒马停下,身穿一身战甲的男人狼狈伏身躲过几只朝他射过来的箭,牙一咬,抱好怀中的玉玺跟圣旨自马背上纵身一跳,自山崖上直直往崖底下的茂密树林里落去...
  山崖底下,仙树林。
  两个穿着麻粗布衣,皮肤因为长期受到烈日烤晒而呈现深褐色的高壮汉子在树林中的小径缓缓的踱步着。
  “我说阿衡啊!你做什么好端端的要推掉阿春姨给你提起的那隔壁村子阿梅的亲事呢?!我听说那阿梅长得貌美如花,又善良贤淑,没什么不好的啊!!该不会你推掉是因为你还真把为那荒唐算命老头的话给当真,想要等你那天上掉下来的娘子不成?!”
  李大牛一手拿着斧头,一手扛着刚自树上砍下来的柴火,一脸‘你真是够了’的表情看着走在自己身边,跟自己自小一起长大,长的人高马大,一脸忠厚老实,傻里傻气的玩伴。
  而那个被叫做阿衡的男人却只是抓抓头傻笑。
  李大牛叹了口气,然后便开始东张西望的四处搜寻,看看会不会好运的看到些野兔之类的小东西可以捕回家当晚餐加菜。
  阿衡也有样学样的呆呆跟着晃着看着,接着,一连串批哩啪拉的急促断裂声自他头顶上方的树上传来,照声音来判断,上头的树枝似乎是被某种高速下坠的重物给压断。
  阿衡闻声好奇的抬头,然后...
  “呜!”那自顶上坠下的重物就这么落到了他的怀里。
  “怎么啦,阿衡~你撞到嘞吗...啊啊啊啊啊!!!”脸色一窒的李大牛惊恐的放声大叫,因为原本一直都是两手空空的阿衡怀中竟在转眼间凭空多了一具浑身沾满树叶,树枝跟血的躯体。
  “阿牛你看!龟爷爷算的好准喔!真的自天上掉下来一个人到我手里耶!!”阿傻一脸兴奋的说着,还像是现宝一般的叫李大牛过来看。
  李大牛拍了拍自己胸口顺气压惊,然后走向前端看了阿衡怀中那‘自天上掉下来的娘子’一眼,眉头大皱。
  阿衡怀中的那个人不但脸色发白,身上紥着许多断裂或没断裂的羽箭,而且对方还是个...
  “阿衡,这个人受了很重的伤,我们得赶快带他去给阿夫瞧瞧才行。”
  语落,没等阿傻开口,也不管本来已经找到的野兔洞,就这么拉着对方快速的跑出树林直奔那座落于树林之外的小村庄,也就是他们所居住的地方,仙树村。
  阿衡原名姓高名衡,是居住于仙树村里头一对水龙夫妇的独子。高衡其实并不是一生出来就是个傻子,相反的他还曾经是个神童,据说在他1300岁之前是个十分天资聪颖的孩子。
  他学东西很快,通常是学一次就会,而且过目不忘,甚至是举一反三。不过也因为这个缘故,仗着自己天赋高的他常常会私自翘学堂的课不上偷跑出去到处游玩,气得他的父母亲吹胡子瞪眼,三天两头就上演一场歹人记。不过只要他有乖乖去上课,不论是吟诗作对或是跟夫子辩论对答,他高衡都会令人刮目相看,绝不失望,所以看在这点的份上学堂的夫子对他翘课这事情也就没那么多怨言了。
  再者撇开三不五时贪玩翘学这件事情不说,高衡这个人其实为人善良又体贴,常常会好心的帮村里面的人修理坏掉的东西跟做做事情跑腿,对家里的父母表现也十分的孝顺有加,因此村内的人对他都是褒多于贬,评价良好。
  然,天意弄人。在他1300岁的那一年,因为天帝的误判而使得本该是在他满2300歳时才会降下的雷劫,提早了整整一千年出现,让当时可以说是连龙族弱冠都不到的高衡是措手不及,只能硬生生的接下。而然,奇迹就在此时发生了!以那时的修行跟道行本不可能安然渡过雷劫的他居然奇迹的渡过了!除了衣物跟手上那篮馒头被烧毁之外,其馀身体部分都毫发无伤,连被雷劈中应该会有的烧焦都没有。他在众目睽睽之下像个没事人般的自行爬起身,拍拍了自己那被烧毁的衣服渣渣,全身近乎赤裸的走向原本接到消息赶来一脸哭丧,现在却是一脸惊愕的高家夫妇面前将那篮烧毁的馒头递了过去,以童言同语的方式跟他们说话,还裂开嘴傻笑。
  于是,消息就传开了,受了雷劫大难不死的高衡变傻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