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SPN/SD)魔法师的学徒 作者:egly

字体:[ ]

 
 
文案
SPN同人,SD兄弟塞皮,魔法世界架空,HE
内容标签: 英美剧
 
搜索关键字:主角:SamWinchester,DeanWinchester ┃ 配角: ┃ 其它:SPN,supernatural
==================
 
  ☆、0
 
  Samuel Winchester是本世纪最伟大的魔法师。
  相信没有人会怀疑这点,这当然不是因为他出生在克里普克公国显赫的魔法世家——Winchester家族,而在于他天才而非凡的魔法天赋。据说这位伟大的魔法师在24岁的时候便进入了魔眼,如果你认为一个聪明的盗贼或是勤学苦练的魔法师也能做到的话,那么能在31岁就进入大法师塔便绝非泛泛之辈。Samuel Winchester是有记载以来进入大法师塔接受考验的最年轻的魔法师,而他在8年后到达了大法师塔的顶峰,解开了生死的奥秘。
  这一年,Samuel Winchester也不过39岁罢了。我们假设他下一步将会在大陆上建立一个伟大的魔法王国,恢复自Nick代行后没落的魔法时代。但事实并非如此,Samuel Winchester在一年之后便销声匿迹,仿佛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般。
  关于他的去向,可谓传说种种,有传说Samuel其实并没能走出大法师塔,所谓他失踪的秘密不过是Winchester家族掩盖长子死在大法师塔丑闻的说辞;也有传说他爱上温戴尔王国的Jessica公主,毕竟温戴尔王国会被称为“魔法师的刑场”并非耸人听闻,心灰意冷的Samuel Winchester苦于相思从此一蹶不振;不过目前最让人信服的说法是他和一名半精灵进入了天空树遗迹,再也没有出来。
  那么伟大的魔法师Samuel Winchester为什么会进入天空树的遗迹,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
  “Sam,我认为你该到魔眼去。”
  对于生活在白银城的人类或是非人类来说,这是一个阳光明媚、和平时没什么不同的清晨。但对于Adam Winchester来说则不然——今天是他16岁的生日。在这个除了胖厨娘便只剩下男人的家庭里,Adam并不指望一早醒来会有一个温柔的早安吻或亲切的生日祝福之类细腻美好的表达,但作为家中的最小的儿子,他相信自己的父亲和哥哥会给自己一个惊喜。
  于是他抑制住住自己略为忐忑雀跃的心情,像平常那样在自己的煎薄饼上淋上蜂蜜,准备吃一顿营养丰富的早餐,直到他的爸爸——John Winchester像评判煎蛋的软硬一样说了上面那句话。
  “Sam,我认为你该到魔眼去。”
  Adam抬头看了看他的哥哥Sam,很好,他和自己一样吃惊,以至于嘴巴里面嚼了一半的鸡肉沙拉都掉了出来。
  一阵长久和尴尬的沉默后,Adam决定打破僵局:“天哪,爸,这真是一份‘让人惊喜’的生日礼物。”
  “什么?”John和Sam异口同声地问道。Adam翻翻眼皮,对这对父子(也是他的家人)的高同步性表示无奈,他们平时那么热爱吵架,就是因为太相像了吧。
  “瞧,爸爸,因为有Sam这么一个聪明、英俊、完美到不像话的哥哥,”Adam开始解答父亲和兄长的疑惑,他睁大眼睛的样子像只纯洁无辜的兔子,“从来没有人真正在意Winchester家还有这么一个平庸的小儿子,我到现在接到过的所有女孩儿的情书(还有男孩儿老天!)全都是代为转交给Sam的,就算有给我的,那也只是把我当跳板好接近Sam。”
  Sam翻了个白眼,John皱了皱眉头,但两人没说什么,Adam继续说道:“你现在准备把Sam派到魔眼去,天哪~~~那里可是传说中有去无回的可怕魔窟!Sam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性是有去无回,于是Winchester家的年轻人就只剩我了?这对于16年的人生都笼罩在伟大哥哥光辉阴影中的我来说,的确是个‘不错’的生日礼物。”说完他大大的咬下一口薄饼,好像更加笃定自己的结论。
  “Adam……”John抬手耙过他开始花白的头发,尽力用一种语重心长的语气说道,“魔眼并不是那么一个可怕的地方,起码对现在的Sam来说,我相信他有能力……”
  “好了爸爸,有话就直说吧。”Sam坐直身体,继续他的鸡肉沙拉,他的心绪还没完全平静下来,不过还是默默地感谢Adam的无厘头发言,已经很好的缓和了忽然被John弄得紧绷的早餐氛围。
  “Sam,你快24岁了,但到现在为止,除了跟我去吉尔马港口或是奎灵以外,你从未没有真正踏出过克里普克的土地,”他顿了顿,“你很优秀没错,但是,在你进入大法师塔……”
  “爸爸,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不想进入大法师塔!”
  “Sam!你听我说完!”
  Sam不甘心的咬着嘴唇,下意识地看向Adam,他的弟弟只是安抚性地点了点头,Sam觉得抱歉,每次他和自己的父亲吵架,Adam都是那个夹在中间的那个。
  看到大儿子安静下来,John克制着说道:“不论如何,我希望你能有一样令人信服的功绩、或是经过一次适当的考验。毕竟你瞧,你是Winchester家族的继承人不是么?而我是公国魔法学院的名誉院长……”
  “对,Winchester家族的荣耀。”冷笑着点点头,Sam放下刀叉,觉得今天早餐已经变得索然无味,他站起身准备离开,回头望向John,“你要我现在就走么?我去收拾东西。”
  “Sam……”
  不理会父亲,Sam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饭厅。看着消失在门口的高大身影,Adam心想这真是一个“完美”的生日。
  ——————————————————————————
  Sam把行李包从壁橱里拽了出来,这个半旧的布包载满了他游历整个克里普克王国的记忆。他16岁的时候完成了魔法学院的全部学业——不过父亲却以他太年幼为由拒绝给他毕业证书(到现在他都是“肄业生”),他赌气的离家出走阴差阳错地成就了自己第一次离开白银城的冒险之旅。之后几年的时间,Sam并没有花费大把时间用于魔法研习,而是行走在克拉普克的土地上。但他也不得不承认,除了跟随父亲,他从未离开过克里普克的国土。Sam知道自己总有一天会走出克里普克,只是没想到会来得如此突然。
  “Sam?”
  Adam敲了敲门,慢慢走进Sam的房间。Sam回头看见自己的幺弟,只是机械地扯了扯嘴角。
  “Sam,”Adam下意识地扫视了一下Sam被书籍填满的房间,这里干净、有序,就像他这个人一样,“你知道,刚才我说的那番话,没什么别的意思。就只是……”他耸了耸肩膀,没有继续下去。
  放下手上的东西,Sam摆了摆手:“我知道Adam,谢谢你。我和爸爸老是这样……”他近于无奈地叹了口气,看见Adam又露出那种无辜的兔子一般的表情,在Adam很小的时候,他就依靠这个表情平息了不知道多少次John和Sam之间的战火。
  Adam抿了抿嘴唇,开口道:“Sam,你真的要走吗?爸爸他,也许只是说说而已。”
  “Adam,”Sam漫不经心地走到橱柜前,拉开抽屉,“你还不了解爸爸么?他可不是那种‘说说而已’的人。”
  Adam当然知道,没有谁比他和Sam更了解John了。John Winchester不仅是公国魔法学院的名誉院长、国王陛下的御前魔法顾问,还是在弯月谷战役中带领王国部队击败代行军的将军,他不仅是个魔法师,也是一个军人,更是一个有着臭脾气的魔法师和军人。
  Sam走到自己面前,递过一个牛皮包裹,“Adam,生日快乐!”
  慌忙站起身,Adam有些难以置信地接过Sam手中的包裹。
  “本来打算晚餐的时候给你的,但是……算了,生日快乐!”
  “Sam,谢谢你!”Adam兴奋地解开捆住牛皮的油绳,从里面取出一把银色的短剑。
  短剑的两刃闪烁着锋利的光泽,黄铜色的刀柄镌刻着简单衬手的纹饰,剑首嵌着代表Winchester家族的火焰五芒星纹章。
  “太棒了,Sam,谢谢你!”Adam高兴地差点儿跳起来,不用说,这是他哥哥为他打造。Sam14岁的时候开始学习铸剑(并为此和John大吵了一架),并非他立志成为铸剑师,只是出于好奇和对剑的喜爱,但他的铸剑手艺也曾为王室铸剑师所肯定。
  “你喜欢就好。”看着Adam对短剑爱不释手的样子,Sam觉得从早餐开始压抑至今的心情变得明朗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1
 
  Sam出发前往魔眼是在一周后。毕竟魔眼之旅不比他在克里普克国境内的游历,离开了克里普克,意味着Sam将无法依赖自己姓氏的荫庇(他也尽量避免这个),而Nick代行覆灭不过30年,整个大陆还没有摆脱动荡的现状。一周的准备时间,也许都显得仓促,只不过Sam认为自己应该尽早离开。
  将Sam送出白银城的是Adam和John的朋友Bobby,John没来,Sam并不意外。
  “Sam,John他只是……”Bobby试图解释什么,像他过去十多年做的那样,有时候,这个花白胡子的老男人所做的比John更像一名父亲。
  “我知道的Bobby,谢谢你。”Sam展开双臂抱住Bobby,年长的男人拍了拍他的肩膀,竭力掩饰自己有些悲伤的情绪。Adam则无所顾忌了,在Sam抱住他的时候,这个前几天还在发誓自己已经是个16岁男子汉的家伙还是哭了出来。
  “好了Adam,照顾好爸爸、照顾好自己。”
  Sam拍打着弟弟的肩膀,看着Adam满脸的鼻涕和眼泪克制住调侃他的冲动。翻身上马,年轻的Winchester与他们挥手作别。
  ——————————————————————————
  出白银城一路往西,向大陆中部进发,魔眼就在黑暗森林边缘的位置,那里正好位于整个欧吉安大陆的中心。但这也只是一个大概方向,一旦离开的克里普克,Sam就面临多种通途的选择。魔眼的传说他很小就听过,这大概是大法师Nick留给欧吉安最臭名昭著、也最为神秘莫测的遗迹。虽然有不少人去过那里,但却没有留下确切地图和到达方法,大部分的记述语焉不详,让人怀疑是出书人为了赚取版税而胡编乱造的故事。
  但是Sam没有太过担心,他已经设下了漫长旅程的预期,准备好好享受这次远行,眼下所要做是安心欣赏1月冬春交季的克里普克。冰雪下破土而出的新绿,开始整备农具为开春播种准备的农民,在他将要离别的时候,克里普克的一切都那么美好。
  几天之后,Sam离开了克里普克的国境,再穿过金雀花谷,就是马鞍驿了。
  此时的金雀花尚未发芽,除了一些高大的常绿树,山谷中略显荒凉。Sam骑着马漫步在金雀花谷宽阔的驿道上,马鞍驿一带多见商队和旅行者,不过因为隆冬未退,驿道也十分冷清,只有Sam的马蹄声和间或的鸟鸣。再往前,就是有着被大片阳光关照的山谷溪流,粼粼波光穿过层层林木照进Sam的眼睛,淙淙水声逐渐清晰起来,还能听到马匹的轻吠。
  一个金发男人立在冰冷的溪流里,他弯腰舀起溪水,淋在身边一匹黑色的骏马身上。
  现在还不到二月,即使金雀花谷终年无雪,溪水也是来自卡松山脉的融雪,冰冷刺骨。但这个金发男人只穿了一条薄薄的便裤,露出大片发红的皮肤,除此之外,他似乎完全没有受到寒冷的影响。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