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苦茶甘味 作者:二目

字体:[ ]

 
苦茶甘味 BY: 二目
 
 
  文案 
 
  這是篇正直,
 
  關於茶的品鑑和水温對茶的味道的變化的影響的文章。
 
  一個善於沏茶的侍衛和喜歡喝茶的皇帝之間兩位茶友的小故事。
 
  苦茶甘味1
 
  在东方有个大国,大国里有个皇帝。
 
  大国本来是有名号的,但累世经营下来,四方来朝的小国也只会尊称她作「大国」,原来的国号反而湮没无闻了。皇帝本来也是有名有姓的,只是在这位子上坐久了,宫外的人顾着避讳,宫内的人又只管称他作皇上……渐渐地有没有姓名也就不再重要,反正大国的皇帝说来说去也只有他一个而已。
 
  他当这个皇帝,也说不上是有没有出息的。这大国经营久了,自然不及先几代那种雄图霸业的气势,可说到要衰亡,却又是绝对没有的事!春耕秋收,百姓还是如常的过活;四海升平,外夷只管乖乖守住自己的地盘。这麽说来皇帝至今做过的唯一一件大事,便要上溯到登基的第三年,一举诛灭韦尚书十族那会儿了。当时揭发韦尚书有谋反乱国的意图还不是他,而是宜亲王呢。
 
  嗯,不经不觉又过了十年。
 
  皇帝亦算得上是少年得位的,是以多年以後,行走起来时,仍旧有种风姿绰约的神采。比起他那胖乎乎的五皇弟,走三步歇两步的九皇叔,自然是康泰多了。不过生在帝皇之家,或多或少总要有点毛病的,而皇帝这个毛病,说来侥傒,用药是不成的,必得脱了裤子才能治得好。
 
  「啊……皇上……啊……」
 
  偏殿内春潮此起彼伏,站在御门外的侍卫却都不以为怪,算着两盏茶的时间都过去了,一个穿绿的首领侍卫便上前叩了叩门,喊了声:「皇上?」
 
  接而殿内便传出杂物下地之声,似乎有人慌乱的收拾了一会儿,过後传出吱吱的门响声。只见院门一开,从中使奔出一个待郎模样儿的人来。侍卫并未哼声,那人倒是神色慌张,似是被捉女干在床一般,顾不得衣衫凌乱,转瞬便抱着残衣逃跑起来。
 
  「哈哈哈,好兔儿!」下边的人见着那半露的玉肩,不觉起哄,满嘴尽是那些轻薄的话儿来。
 
  首领侍卫却只是冷冷往旁边看一下,随即使跨过院门,依次捡拾起地上的衣物鞋屐。可他这功夫做到一半,背上便传来几下刺痛,低头一看,只见几颗小石头落在身边。他一笑,转过头来,便看到自家的主人半倚在罗汉床上,一对月牙眼弯弯地看来,似乎又把自己看明白了几分。
 
  「皇上。」他半跪在地上便说了。
 
  「谁让你来打扰朕的好事的?」皇上看了看他,脸上是有点不高兴,那只手却招了招,示意对方赶紧爬上前来。
 
  「先些日子,皇上曾向太后说,要节劳、节欲、节食,好好养生的……」侍卫轻轻地爬上去,不偏不倚的,正好跪到皇帝脚下。「白日宣- yín -,到底有违祖制。再者皇上是天子,臣下的一句话,又怎能惊扰到圣驾?」
 
  「你就好卖弄口舌。哼,看来当初应让你做个言官,如今当个小小的侍卫,倒是屈才了。」皇帝口气虽严,倒不见怪责的意思;脸虽然别了过去,过後还是悄悄地向脚下扫两眼的。
 
  那动静侍卫自然是知道的,低下头来,嘴角却是带笑:「臣下不敢。臣自小只会耍弄刀枪,舞文弄墨之事是从来不会的。」
 
  「朕可不是在夸你。」皇帝看了窗外半响,转过头,却又道。「也罢,你起来吧。」
 
  「是。」
 
  「你过来。」
 
  侍卫默默又应了声是,没走了两步,便被人拉到罗汉床上了。哪还能是谁?自然便是那个无法无天的皇帝。
 
  「可是生气了?」那人轻轻的哼了声,转过头去,皇帝的脸却已埋在自己的背上。记得皇上说过,自己宽肩窄腰、体魄充沛,是他最喜欢的身段。如今看来,那话倒是不假的。
 
  侍卫也就笑了,伸出手摸过去,稍为逾越的便道:「皇上若是在意,怎麽又挑臣值日的时候如此?」
 
  「原来不是气朕宣- yín -,而是气朕对你节欲了。」皇帝吃吃笑的,纡尊降贵的腻上去,也不怕丢失几分生而有之的威严。
 
  侍卫不语,看在皇帝眼内,却也是半推半就了。一时心头大喜,伸手便往前解了他的裤带,探进那重重布帛之中,倒不怕弄脏一对贵手。别看这侍卫仍是沉默寡言,那根倒是粗大非常,似是抵不过皇帝的套弄般,转瞬便发热发烫,显得十分精神。
 
  皇帝也懂些风流意趣,见到他有意,倒不着急。轻轻把侍卫的上衣也解开来,一手贴在他腹上细摸,嘴巴倒咬在他耳上说道:「可想朕了?」
 
  刹时天旋地转,皇帝的眼睛尚未回复过来,人却已被压在榻上动弹不得。只觉顶上的力量渐重,压得肩膀酸痛,下肢发麻,皇帝却仍旧笑了笑,对着那个黑影便道:「怎麽了?你可是想对朕无礼了?」
 
  侍卫板起一张脸来,也不说话,单是把嘴巴放了下去,便咬在皇帝肩上。皇帝吓得呼呼吃痛,一时没有注意下盘,刹那便被人占得先机,一个膝盖隔在中央,两条腿便顺着那只健臂往他腰上滑去,皇帝觉得那抵上来的,却是一团布帛隔不开的火。
 
  「啊……」
 
  很快那层布也没了,皇帝方才的欲火未消,如今又屁股被人握在手里揉着,心里自然分外舒泰。别看这侍卫动作粗鲁,到底是伺候天子久了,倒也会拿捻分寸。香油沾满指掌之间,直探龙穴,却是分分都摸到皇帝情动之处,由是那傲慢的声音渐渐也没了,就只剩下接连不断的- yín -声荡语辗转呻吟。
 
  迷离间皇帝抬起了一双手,摸上了那张汗津津的脸。说来奇怪,这张脸平平整整的,也说不上有何出色之处。可那双凤眼眯起来时,却总教人念念不忘。偏殿之中,薰香飘然,四周自然是有人伺候的,可此刻却都不敢上前「救驾」,就怕惊扰了皇帝的雅兴。
 
  那汗珠滴落到皇帝上,倒似细雨轻敲地面,瞬时便响起许多梵音。侍卫到底是个粗人,这般挺身上前,大力便是一阵*插。皇帝被他操弄得舒爽了,也就愿意他使劲下去,一手摸到那只手臂上,转声便说:「快点。」
 
  暗角处传来一阵惊呼,香帐内人影晃动。宫内人人都知道,皇帝那老毛病,是要脱了裤子才治得好的。话虽如此,那到底也不是治本之法。谁都知道,那裤子穿了不多久,始终还是得再脱的。
 
  苦茶甘味 2
 
  皇帝半抬起头,率先出手止住了那要上前伺候之人,室内的薰香烧断了半截,那只柔掌顺势便贴了在枕边人的脸上。
 
  说来这侍卫真不像话,明明了领了守护之职,可这般被人占了便宜,竟然还不醒来!还好皇帝是个宽宏大量的,半抿起嘴角,也没多加怪责。转念之间,便把手探了下去,贴服在松垮垮的衣襟内,合指却去捏他*头。
 
  男子到底不比女子,乳房又扁又平,*头自然亦占不了多少位置,这般教人捏着,想必吃痛。是以那侍卫在睡梦中亦眉头紧皱,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倒逗得皇帝更乐,半张嘴便亲了下去,一派秀色可餐的情态。
 
  其实在旁人看来,那侍卫也无甚特别,甚至连姓名也是鲜为人知的。别看皇帝宠他,使唤起来,也只是「你、你、你……」的叫,想必也不太放在心上。可宫内人多,那一席之位又岂是易得,皇帝再是薄情,他人亦不敢嗔怨。
 
  不过说来奇怪,皇帝似乎是生来便不会记事似的,便是在朝上,遇上要唤哪位大臣的情节时,也只会「嗯,那个矮矮胖胖的……」的叫,每回都害身边的大太监猜得头痛,好不容易才能把「某大人」宣上前来。但自古帝皇谁无怪癖?皇帝这个毛病,算来也只是小事而已。
 
  「喂,你……」皇帝玩心大起,一边亲吻那道浓眉,半叠在他身上,伸手便去撩那棍棒。可磨蹭了一会,皇帝脸上的笑容却渐渐没了,大脚一伸,也不顾念旧情,一下便把人踢下床去。
 
  「哗!」这下子不论是装的还是真的,人亦不得不睁大眼来。
 
  可怜那侍卫初醒,便对上一张阴晴不定的脸孔,纵是惊惶,亦只好硬着头皮喊了声:「皇上……」
 
  「怎麽?难道要你要再战一回,你就不行了吗?」皇帝舔舔唇,看了那软软垂在他跨下的宝贝,接而便笑道。「没用的东西。」
 
  侍卫低下头来,两手握得紧紧的,似乎也怕皇帝下一步就把他斩了,颤抖着声音便道:「是臣下不好,没有精进技艺……」
 
  「哈哈哈!」
 
  此言一出,倒逗得皇帝哈哈大笑,眯起眼来便说:「哈哈,怎麽了?难道一会儿你就去求御医道士们,让他们给你捎点『精进技艺』的药?」
 
  「臣……」
 
  「不好不好不好!这样不好!」皇帝边说边摇着头,斜眼看了看侍卫,一只柔足便伸了下床。「这种借助外力的事,朕不喜欢。」
 
  说着皇帝轻轻一挑,踏在那人裤裆之上,眼里倒有几分柔情:「强力支撑,到时候身体损耗就补不回来了。朕啊,就喜欢你从心而发。」
 
  侍卫也就笑了,在暗处当值的人亦半掩嘴角。也别说寻常男子就比他们阉了的强,听皇帝口气,不也是嫌弃他不济?只是这位大人气量倒大,平常人若是听到人说他短处,便是脾气再好,莫有不动怒的。不过也是难怪,谁教和他说话的人是皇帝,再是气恼,也只好打下牙儿和血吞了。
 
  「你去沏个茶来,朕渴了。」皇帝懒在床上,一个吩咐下来,那只腿却顺着别人的宝贝儿滑下去,倒也没有收回的意思。
 
  「是。」
 
  说来那人也好脾气,不单从屋外陪到床上,还得从床上滚下来去做些贱活。不过当日既然放下颜面来吸皇帝的鸟,今日便是吃到了屎也怨不得人。只见侍卫敛首应了声,轻轻用手托起皇帝的脚,扎好了裤带,脱开身倒不跑,缓缓便跪到屋内一角。
 
  一阵芬芳在屋内淡淡烧起,侍卫半跪在炉边照拂着水,那眼神极其专注,倒有几分在床上勇悍的模样。
 
  皇帝看得出神,正把指甲放到嘴里咬,猝然便有个声音从床底下传出来:「皇上,请。」
 
  「嗯。」皇帝伸出手来,嗅了嗅茶香,接而吮一口,倒觉满嘴芳香甘甜。
 
  皇帝靠在软枕之上,拿着那精巧的茶杯,稍为扫了眼侍卫,便又满脸舒泰的道:「也不知为甚麽,就是你沏的,味道特别好喝。」
 
  侍卫闻言,也就是笑了笑。
 
  「皇上喜欢就好。」
 
  苦茶甘味 3
 
  皇帝低垂双眼,转动着手上的茶杯,过了一刻,也就要起来走了。侍卫半跪在地,但亦不言不语,微微作揖,算是恭送圣上离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