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古剑奇谭]画情 作者:钟家四姑娘

字体:[ ]

 
 
文案
“屠苏,你终于回来了,我替他等你,等得太久了……”
“芙蕖,师兄呢?”
“师兄,大师兄吗?是啊,大师兄去哪儿了?他让我在这里等你,替他等你回来,他说你一定可以回来,他等不了了,要我替他等你,然后他就睡着了,之后我就不知道他去哪儿了。是啊,我也很久没见到他了,大师兄,去哪儿了?”
“你说什么?芙蕖,你说清楚,师兄究竟去哪儿了?”
“大师兄化羽而去了,满百岁而仙逝,他等了你七十三年,你未归,他先去,留我在这里等你,屠苏,你真的对不起他!”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游戏网游
 
搜索关键字:主角:百里屠苏,陵越 ┃ 配角:芙蕖,风晴雪,紫胤 ┃ 其它:作者乱入
==================
 
  ☆、画情
 
  一、
  蓬莱一战,百里屠苏与欧阳少恭同归于尽,化作荒魂,不生不灭,不入轮回。幽都灵女风晴雪为使百里屠苏重生,游走极地,追寻重生之法。天墉城大师兄陵越,在百里屠苏魂散三年之后接替掌教之位,执掌天墉城,只是,从陵越执掌天墉城开始,天墉城执剑长老一位一直悬空,众人非议,陵越真人只说:“执剑长老只有一人,只是这人云游而去,归期不定。”天墉众人都知那人不会回来,那只是陵越真人的执念,只是,陵越执掌天墉城五十三年,天墉执剑长老一位一直悬空,直到陵越真人将掌教之位传于第十三代掌教之后,执剑长老之位由陵越真人嫡传弟子玉泱接替。陵越真人卸下天墉城掌教一职后归隐山林,不问世事,满百岁而终,直到仙逝之时,他都没有等到那远行的人归来,第十二代妙法长老芙蕖在陵越真人仙逝之时一直守在他身边,守他临终遗愿,替他等待归人。九百年后,当年天墉城第十二代执剑长老归来,等待他的是凋零的天墉城,满生华发的芙蕖师姐,还有,挚爱墓碑。
  “屠苏,你终于回来了,我替他等你,等得太久了……”看着眼前归来的少年,还是当年意气风发的少年模样,而自己和那个人,早已被岁月磨灭了曾经的激情,虽然容颜依旧,却早已满生华发。
  “芙蕖,师兄呢?”看着眼前银丝满头,却容颜依旧的女子,百里屠苏只想知道他的师兄在哪儿,是不是也和芙蕖一样青丝白发?还是依然和当年离开时一样,青丝俊颜,温润如水。
  “师兄,大师兄吗?是啊,大师兄去哪儿了?他让我在这里等你,替他等你回来,他说你一定可以回来,他等不了了,要我替他等你,然后他就睡着了,之后我就不知道他去哪儿了。是啊,我也很久没见到他了,大师兄,去哪儿了?”听到熟悉的称谓,芙蕖瞬间失神,她为了守住对那人的承诺,费尽心力修成仙身,如今几百年了,她身边的人来了又去,去了又来,她都快忘了曾经的人去了哪里,她只记得,她在提一个人等着另一个人回家。
  “你说什么?芙蕖,你说清楚,师兄究竟去哪儿了?”似乎从芙蕖的言语中听出什么,屠苏心中一痛,忙抓住芙蕖的肩膀,只想向芙蕖求证,只愿自己猜的是错的。
  被屠苏抓住的双肩很痛,痛得芙蕖瞬间回过神来,看着眼前急红眼的屠苏,真像当年他煞气发作的样子啊,只是,当年他煞气发作有一个人会不惜一切的守在他身边,而如今,会守着他不离不弃的人早已回不来了,为了他,那个人舍弃仙缘,放弃轮回,只为他回来。如今,回家的人煞气早已和他融为一体,早已不会再如当年一般发作起来痛不欲生,而他也再也不再需要那个能为他生为他死的人了,“大师兄化羽而去了,满百岁而仙逝,他等了你七十三年,你未归,他先去,留我在这里等你,屠苏,你真的对不起他!”
  “不可能!师兄生而有仙缘,是要成仙的人!他怎么可能仙逝?!芙蕖你骗我!带我去见师兄,他一定是恼我了,恼我这么久了才回来,你带我去跟他赔不是,他一定会原谅我的!”芙蕖的话让屠苏猜想成真,可是,他不愿承认,不愿承认那人早已不在,那个说好了要等自己回来的人,在自己回来之时却早已远去。不信!怎么会信?那人,那人明明是那么重诺的,只要他答应了,就一定会做到,怎么会在自己还没回来就离开呢?不会的!一定是他恼他了,所以联合芙蕖来骗他,只要,只要自己去和他赔不是,他一定能原谅他的,他可是从来舍不得生他气的。
  看着眼前快要疯魔的屠苏,芙蕖冷冷一笑,这是她第一次有这样的表情,可是那又怎样?屠苏啊,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当初师兄去找你,要带你回天墉城时,你说了什么?当师兄身处险境,生死不明时,你做了什么?当你煞气发作,伤了师兄后,师兄说他没事,你以为他真的没事吗?你从来不懂得珍惜,那么好的人,那么温柔的人,你却让他遍体鳞伤,可是,不管心也好,身也好,就算被你伤得再重,他还是在为你着想!就算舍了仙缘,放弃轮回,从此化为忘川之畔一缕无根孤魂也要将你换回!屠苏,你对不起他!你不配得到他的爱!“师兄生而有仙缘,勤加修炼成仙自然不难,可是要是是师兄自己舍弃仙缘,放弃轮回,那就另当别论了!”
  “!!!!你说什么?!舍弃仙缘?放弃轮回?是什么?”
  “屠苏啊屠苏,你以为仅凭风晴雪游走极地所寻找的重生之法就能换回你吗?你太天真了,重生之法何其逆天,但凡逆天之法都要付出代价,重生的代价就是一人归,一人去!”
  “!!!!!!”
  “你能回来,全是师兄舍弃仙缘,又用轮回将你换回来,从此,你生,他逝!不然,你以为你是怎么重生的?你重生后就具有仙身是怎么来的?屠苏啊,你真的何其有幸被那样一个人爱着,而你又何其不幸,从来不知自己被爱着!”
  芙蕖的话让屠苏几近崩溃,松开紧握芙蕖双肩的手,抱住头,慢慢将自己缩在地上,就像当年年幼时煞气发作伤了师兄后独自一人在后山独自难过时的样子,只是,当年会有一个人过来,将小小的他抱到温暖的怀里,轻声安慰,而如今,那人早已不在,那温暖的怀抱也只能在梦里了,“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明明说好的等我回来,你为什么要先走?为什么要为我做这么多?不值得,不值得啊……师兄…..师兄……陵越……我要的从来都只是你啊…….啊……..”
作者有话要说:  ps:第一次在jj发文~有什么不足请多见谅~~~大家可以叫作者宝宝~或者四娘~~~宝宝在这里谢谢了~~【鞠躬退场】
 
  ☆、画情
 
  二、
  芙蕖看着崩溃的屠苏,冷漠的转身,看到在他们身后站着的,早已泪流满面的风晴雪,什么都没说,深深地叹了口气,淡漠的与那个美丽的女子擦肩而过。不是她冷漠,只是她始终不能原谅这个妄图代替师兄在屠苏心里位置的女子,就是她,就是因为她,屠苏一次次的伤了师兄,就连最后,屠苏归来,她都隐瞒了师兄为屠苏做的一切!虽然她知道,这是师兄在离开前吩咐晴雪这么做的,因为不想屠苏太难过,师兄太懂屠苏,知道要是让屠苏知道了真相,那他一定会痛不欲生,所以他让晴雪替他隐瞒这一切。可是,她不允许!她不允许师兄受了那么多的委屈,承了那么多的痛苦之后,还要被遗忘!师兄痛了,她就更痛,那她就要让屠苏承受千百倍的痛!她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天真烂漫的天墉城小师姐了,那个天墉城小师姐早在师兄仙逝之时就已跟着一起去了,如今的芙蕖经过了岁月的沧桑,看淡了世态的炎凉,唯一只想的是为师兄完成心愿,然后为师兄出口气!如今好了,都做好了,她也该离开了。
  那一夜,天墉城后山下了一场很大很大的雪,大雪下了整整七天七夜,几乎将所有东西都掩埋,包括在坟前跪了七天七夜的屠苏。那日,从芙蕖口中知道一切的屠苏发了疯似的冲回昆仑山,此时昆山上早已没有了天墉城,天墉城早在陵越逝去五百年后消亡,但是,屠苏还是在后山,那曾经他和陵越常常一起练剑的地方找到了陵越的坟墓,那里被芙蕖用结界护住,就算历经百年,也还是和当年一样,一样的石头,一样的树,一样的亭台楼阁,唯一不一样的就是多了一座孤坟。
  屠苏在坟前跪着,七天七夜,面对冰冷的墓碑,他只能在记忆里回忆曾经的温暖。师兄,屠苏回来了,你看到了吗?你等了我那么久,怎么舍得不见我一面就走?师兄,你为我做那么多,为什么就不想让我知道?你知道吗?当我知道一切的真相时,我有多痛?可是,就算再痛,只怕也没有当年你知道我魂散时痛吧?师兄,当年我说要肆意而活,为自己活一次,我说我不信天意,只信皇天不负有心人。可是,现在我信了,我信了有天道轮回,报应不爽,当初我那样伤你,如今老天将你带走,我就算在轮回里都找不到你了,这就是我的报应!在拥有时不懂珍惜,等到醒悟了却是永远的失去了。
  屠苏在陵越坟前跪了七天,在第八天早晨,他起身,回到当年与师兄同住的临天阁中,玄古居内,一切的摆设都如当年自己离开时一样,仿佛那过去的九百年只是个梦,只要一转身,师兄还是会端着饭菜从门外进来,轻声唤他一声屠苏,然后来到桌前,两人一起用餐。可是,屠苏知道,那样的情景才是个梦,越是这样,越是在提醒他,师兄已经不在了,从此黄泉碧落,再也没有一个人可以如师兄那般知他信他,疼他护他了。
  来到书案前,缓缓坐下,看着书案上摆放的书本和文房四宝,那摆设似有人刻意照昔日的模样摆放,经过了那么多年,这些东西依旧完好不说,还依旧摆在曾经原本的位置上,好像下一秒陵越就会从门外进来,坐在书案前伏案书写。拿起案上的书,是本心经,上面一些句子旁还有些小字,有谁会知道陵越的字并没有像别人想的那样苍劲有力,而是像他的人一样柔和温润,俊美娟秀,要不是从小是陵越手把手教会的读书写字,屠苏一定会以为这是芙蕖的字。师兄,你当年是不是也坐在屠苏如今坐的这个位置上,处理教中事务,阅读心经心法,或者,就像屠苏现在这样,只是坐着,像我想你一般想着我。
  天色暗沉,早已深夜,临天阁玄古居内依然亮着灯光,天墉城第十二代掌教陵越真人依旧在伏案书写,一双纤细修长,骨骼分明的手握着毛笔,正在上好的洛阳宣纸上奋笔直书,那双好看的手,任谁看了都会觉得很美,要是能握住自己的手应该会很温暖吧?渐渐的,书写的手停了下来,最后放下毛笔,缓缓抬起,来到眉间,捏了捏眼角,缓解一下酸涩的双眼。那眉眼依旧是昔日的俊美无涛,而身后的青丝早已换做了白发,岁月似乎想将这人的容颜改变,只是突然有觉得舍不得,舍不得这么好看的人变了当初模样。缓缓起身,陵越走到窗前,凝望着天边的圆月,又想起了那远行的人,屠苏,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啊?你还会是昔日少年模样吧?而我,早已被岁月改变了当初容颜,再见之时,你还会记得我吗?
  似乎想到了什么,屠苏将案上的书本收好,又找出一张很大很大的宣纸,平铺到案上,然后便在纸上写写画画。当年陵越一手将屠苏带大,上到剑术心法,下到读书写字都是陵越手把手教会的屠苏,所以,陵越会画画,屠苏的画也不差。就在天色将暗时,一幅画画好了,画中茕茕孑立一温润如玉的男子,眉间唇上隐有笑意,眼里满满温情,仿佛看着这世上自己独独珍爱的人。男子容貌俊美,却华发早生,一头白发反将那人衬得更加于世独立,飘飘欲仙,那作画之人似在那画上倾注了平生所有的爱意,才将画中人画得那般栩栩如生,仿佛下一刻画中仙人就会走下来,与人巧笑盼兮。
  师兄,我只想留住你一面,画在我心间,从此,任谁也拿不走当初与你相伴的画面,纵使岁月变迁,你早已不复当年容颜,在我心里,你还是当年那个对我温润笑着,轻声宽慰的师兄,是那个一心为我的师兄,那个你一笑就惊艳了岁月,沉醉了年华的师兄,从未变过。师兄,我要将你的一颦一笑全都刻在心上,这样我就可以在记忆里好好的回忆你的一切,纵使那样会让我在现实中痛苦不堪,我也舍不得忘记你的容颜,怎么能忘记,怎么会忘记?你明明是那么清晰的活在我心里,活在我的脑海里,你的笑,你的容颜,深深地刻在我的骨血里,忘记你,就等于让我割肉剔骨,生不如死。
作者有话要说:  PS:各路大神请尽情提意见~~宝宝虚心求教~~~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