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剑三/藏花-赤霁+番外 作者:破颜拳

字体:[ ]

 
文案
一个快要死掉的万花弟子和一个背井离乡的藏剑弟子的故事。
也是一个医者不能自医,情深缘浅的故事。
 
内容标签:江湖恩怨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凝剑,沈负行 ┃ 配角:首阳 ┃ 其它:剑网三,藏花,藏剑,万花
==================
 
  ☆、1
 
  1.
  叶凝剑蹲在城墙边上,叼着根狗尾草眯着眼睛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潮,盘算着接下来的路到底应该是往东还是向西。
  这里是洛阳,没有了江南水乡的温文尔雅,与藏剑山庄所在的扬州有着完全不一样的风景。叶凝剑在三天前来到了这里,抱着他的轻重剑优哉游哉的在城里转了一圈,最后打着哈欠蹲在了路边。
  在同门师兄弟看来,叶凝剑简直就是耻辱的代表。从藏剑山庄出来的弟子,极少有像他这般不求进取的人。仗着荷包里不差钱,叶凝剑终日无所事事的云游天下,家事国事统统抛在脑后,全然不顾门派名誉,一点儿该有的架势都没有。
  叶凝剑呆在藏剑山庄的时候就心里明白,除了孪生弟弟叶倾风会搭理自己外,其余的藏剑弟子向来都是躲避瘟疫一般看到他都绕着走,于是干脆抛开一切独步江湖,觉得自己哪怕是陈尸荒郊野外,也不愿意再回藏剑山庄了。
  洛阳的阳光很好,照在叶凝剑的脸上让他有些昏昏欲睡。他后背靠着硬邦邦的城墙垛,打了个哈欠闭上了眼睛——出路什么的,等到睡醒一觉起来再说吧——这么打算着,他把脑袋向后靠了靠,找了个放松的姿势。
  可能是他一身明黄的衣服太过出挑,也可能是立在他身边那把暗红色的重剑太刺眼,还没等他彻底陷入睡眠,一个青嫩的少年音便打断了他的睡意
  “喂,藏剑家的。”
  叶凝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的面前站了一位面相稚嫩的小少年,看装扮,似是万花谷的低阶弟子。
  “你叫我?”叶凝剑揉了揉眼睛,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你认识我?”
  万花少年面露不悦,看样子是极讨厌叶凝剑敷衍的态度。他提高了音量说道:“我们要雇你,你开个价吧。”
  “我们?你们?”叶凝剑眯着眼睛,这才发现小少年右手牵着缰绳,身后站了一匹高头大马。马上还坐着个人,逆着光,那人的脸看不太真切,可能是看到叶凝剑正在看着自己,他轻咳了一声,点头示意了一下。
  “喂,你要多少钱,开个价。”站在前边的少年见叶凝剑半天不回话,语气有些焦躁了起来。
  “首阳,不要胡闹。”骑在马上的人出了声,制止了少年看似快要发作的臭脾气,接着转过头对着叶凝剑说道:“这位大侠,我们是要往昆仑方向去,方才看了一转,觉得在这一圈人中你是最可靠的,所以要是你的价钱合理,我们可以雇你随行。”
  来人的声音很好听,一段话说的也条理清晰、内容明了,可叶凝剑却隐约觉得这个人的气息不稳,想来又是一个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公子哥。
  “雇我?”叶凝剑站起了身子,冲着坐在马上的人露出了一抹玩味的笑容。“你想要雇我?”
  来人认真地点了点头,一缕长发随着他的动作从肩头滑落到了胸前。方才逆着光看不真切,而此时叶凝剑才看清了同样是万花弟子的他有一张好看可是却显得有些苍白的脸。
  叶凝剑收了笑容,打量了一下周围,发现自己身边靠着墙垛站着的大多是扛着武器满面通红的山野莽夫。他这时才反应过来,自己在不知不觉中走到了自己曾经最不屑一顾的佣兵市场里,敢情这两个万花弟子把自己当做了守在这儿等活干的佣兵了——难怪方才自己靠在这儿的时候身边的两个大兄弟看他的眼神不对,原来是怕被自己抢了生意啊。
  一时间叶凝剑玩心大起,觉得将错就错,逗弄一下眼前的这两个人的话会让原本无聊的一天变得十分有趣。于是他装作思索一般撑着自己的脑袋说道:“可是雇佣我很贵的,光是修理我的这两把剑就……”
  “价钱方面好商量,只要能尽快赶到昆仑就好。”那人叹了口气,见叶凝剑的眼神亮了一下,便又催促似的问了一句:“大侠,你愿意跟我们同去吗?”说完可能是呛住了,他捂着嘴转过头去又咳了两声。
  “哇,那就给我一千两吧。”叶凝剑在心底暗笑,狮子大开口般随意说了个数字。
  可令他没想到的是,那人只是沉默了一下便点了点头,道了句:“可以。”
  叶凝剑顿时笑眯了眼。虽说对于钱财之类的并不太在意,可眼前的这个家伙真是好宰,随口说个惊天的数字都能答应。他乐呵呵地拍了拍身边立着的有些扎眼的重剑回答道:“你确定要当我的雇主?那咱们成交,我在去昆仑的一路上都是你的人了。”
  面前站着的两人松了口气,骑在马上的年轻人顿了顿,在首阳的搀扶下下了马,走到了叶凝剑面前。
  “这个给你,算作定金。”他从腰间的口袋里掏出了一锭白银递给叶凝剑,接着说道:“余下的等我们平安到了昆仑,我会如数奉上。”他顿了一下,又道:“在下万花谷弟子沈负行,敢问大侠尊姓大名?”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在下藏剑弟子叶凝剑。”叶凝剑抱拳作揖,脸上虽然憋着是微笑,可心里却觉得自己给自己找了个不小的乐子,整个人都快要炸出小花了。
  租了马车,叶凝剑坐在车上看着首阳把沈负行扶进车厢,百无聊赖地拿着脚尖拨拉了一下地面的泥土。
  他冲着首阳喊了声,又勾了勾手指:“喂,小个子,咱俩坐外边儿聊聊天吧。”
  首阳撇了撇嘴,却还是老实地一屁股坐在了叶凝剑身边,看着他挥动缰绳让马车跑了起来。
  “你家主子,”叶凝剑还是叼着那根狗尾草,也不管声音会不会被沈负行听见,冲着车厢指了指问道:“他的身体不是很好吧?”
  “他不是我主子,是我师傅。”首阳瞪了他一眼,接着又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垂下了眼睛:“师傅要是身体好的话,我们还需要雇你么?”
  叶凝剑扑哧一下笑出了声。
  首阳毕竟还是个小孩子,喜欢和讨厌都挂在脸上,典型的小孩子心性。他又瞪了叶凝剑一眼,赌气道:“要不是看到你拿着赤霁这把神兵,就算你求我们,我们都不会雇你的。”
  叶凝剑哈哈笑出了声,拍了拍身后放着的轻重二剑,故作神秘冲首阳道:“偷偷告诉你啊,这赤霁,是我偷来的。”
  “……你!”首阳瞪圆了眼睛,在颠簸中撑起了身子,喊着“师傅!师傅!”便掀开帘子钻进了车厢。
  叶凝剑心情大好,伴随着沈负行的一声“他骗你的”传进耳朵,他挥着马鞭,让马车跑得更快了一些。                    
作者有话要说:  
 
  ☆、2
 
  2.
  沈负行的身体的确不太好,或者说,是相当不好。且不说一眼看上去就比常人苍白的脸色,再加上不怎么爱说话彬彬有礼的性子,沈负行整个人都是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
  可就是这么个看着生人勿进的家伙,却时不时的会吐口血,咳嗽两声。坐在车厢外边的叶凝剑听着从里面传出的咳嗽声,再加上首阳间或让他停车,端着积攒了不少血浆的木桶倒在路边,都让他感觉自己心里毛毛的不是个滋味。
  从洛阳到昆仑路途遥远,若不是因为现在自己的身份只是一个普通的佣兵,依照叶凝剑旧有的性子,早就把人捆好丢进医庐让大夫给他好好诊治一番了。可是现下他什么也做不了,唯有依照约定把人送去昆仑再作打算。
  从洛阳城出来,便是各方势力割据着的枫华谷。
  在叶凝剑很小的时候,他的师傅曾经带着他和叶倾风两个人来过这里,那对背在他身后的轻重剑虽说为了逗弄首阳说是自己偷来的,可实际上便也是那时候经由师傅的手收到的。
  叶凝剑向来不喜欢这个地方,在年幼时出了事之后,他总觉得这地方气氛压抑的难受,就算是云游天下,他也会避开这个地方绕路走。只是没想到过了这么些年,他还是躲不过的需要途径此地。叶凝剑满腹不悦,可一想到沈负行递到自己面前的银子,只得叹着气,找了间客栈停下了马。
  他掀开车厢上的帘子,对着沈负行说道:“天色已经晚了,这个时候继续赶路,恐怕会遇到无良宵小挡道。我倒是无所谓,只是依照你的身子,恐怕会受到拖累。”他顿了顿,又笑着对坐在沈负行身边的首阳说道:“枫华谷里还有天一教的大毒尸,专门在晚上出来吃你这种细皮嫩肉的小家伙。”
  沈负行听了他的话,点点头,冲着因为听了叶凝剑的话而瑟瑟发抖的首阳道:“那么咱们就在这里住一晚吧,明早赶路也不迟。”
  首阳应了一声,黑着一张脸背着包裹扶着沈负行走下了马车。
  近些年来大唐明面上风平浪静,实则暗潮汹涌,单说枫华谷这片弹丸之地便有着神策军、红衣教和其他莫名其妙的势力四方割据着。所以能在这个地方求生存,已经是十分难得的了。
  叶凝剑找到的这家客栈跟洛阳的客栈自然是完全不能比,可却已经是枫华谷里放眼望去最为可靠的一家了。
  店小二看着他们一行人走进店门,目光在三人身上来回转了几圈,最后凑上来冲叶凝剑笑道:“几位客官,是要打尖还是住店?”
  叶凝剑哈哈大笑两声,冲着自己的“雇主”做了个怪笑的表情,笑道:“老板,我们是要住店对吧?”
  那店小二听了叶凝剑的话,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认错了金主,立刻陪着笑脸对着沈负行做了个揖问道:“住店的话,老板是要三间房吗?”
  沈负行扯了首阳的手握住,正准备说“两间”,站在身边的叶凝剑却大手一挥,说道:“一间上房就够了。”
  店小二和沈负行的脸色同时变了变,可叶凝剑却冲他眨了眨眼睛笑道:“我要保护你,分房睡的话若是出了什么意外,我可能会来不及跑过来救你的。”
  沈负行垂下眼睛,想了想似乎也是这么个道理,便对店小二点了点头:“嗯,那就听他的话,一间上房吧。”
  沈负行这么说着,一旁的首阳狠狠瞪了叶凝剑一眼,从荷包里掏出了几块碎银子放进了店小二的手里。
  店小二表情复杂地接过银子,带着三人上了楼推开房门,做了个“请”的手势后立马脚底抹油跑掉了。
  三人进了门,打量了一番房间,首阳从背上卸下了包裹,抬头对沈负行说道:“师傅,我去借厨房给你熬药。”
  “好好跟人说话,不要乱发脾气。”沈负行拍了拍他的脑袋交代了一句,首阳点点头,从包裹里拿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纸包便冲着门外走去。
  “喂喂,顺道告诉厨房,让他们端点好吃的好喝的上来啊。”叶凝剑站在一边,笑嘻嘻地冲着首阳的背影喊了一句,首阳瞪了他一眼,哼了一声重重的关上了房门。
  沈负行叹了口气,说道:“你刚才吓着他了。”
  “小孩子嘛,就是要这么逗着玩儿的。”叶凝剑笑嘻嘻地把背在身后的剑放在了桌子上。
  “可是首阳不一样,首阳他……”沈负行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可又转念一想,叹了口气:“算了,随便你吧。”
  止住了话头,屋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叶凝剑靠在窗户边上看着外面,而沈负行则在客厅里转了一圈,接着走进卧室,过了好一会儿他又走了出来。
  “叶大侠,”沈负行指了指卧室,说道:“床虽然说不大,但是三个人挤一挤还是睡得下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