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剑三同人·彩云追月 作者:半夏泻心

字体:[ ]

 
 
文案
剑三同人
双万花 离经师弟×花间师兄
藏唐
 
 
内容标签:青梅竹马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应慎言,夏秉初 ┃ 配角:叶云涛,唐清,唐欢,于微 ┃ 其它:剑三双万花藏唐
 
==================
 
  ☆、一
 
  一、
  万花谷,晴夜,月圆中天。
  应慎言蓦地睁开眼睛,躺在床上听着屋子里的声响。外面月光很好,他的视野里有一缕淡淡的光芒洒在窗前,除此之外便是黑暗中浅浅的呼吸。应慎言稍稍侧头看了看身边另外一张床,裹在被子里的一团阴影动也不动,睡得正好。他几无声息地坐起身来,伸手把头发随便绑了几下,溜下床摸出一早藏好的包袱,悄悄地凑近还在床上睡着的人,蹲在他面前,先将被子又往上拉了拉,然后一手将他落在颈前的长发轻轻撩到身后去。应慎言微微笑着看了看,心里说,阿初,我这便走了。
  他揣着小包袱,利落地开门闪了出去,竟没发出一点声音。
  出万花谷,要经过一道长长的小径,两旁芳树交加,碧草如茵,在这晴空满月的夜晚,奇花异草闪耀着光彩,星星点点连成一片,宛如地上银河一般。应慎言趁着微风月色,满心欢喜地将一路景致走马观花般掠过。站在两座高岭之间的狭道尽头,他想,走过了这条路,世间大好河山,百样美景,千般事,万种情,便待我尽付诸于墨笔,书写一番快意人生了。
  应慎言想着,禁不住得意起来,微风拂面而过的是芬芳花气,耳边还隐隐听到有人清亮的叫喊声。
  清亮的……叫喊声?!
  “……师兄!”
  应慎言还没来得及把背上的小包袱藏起来,急忙转过身就看见夏秉初气喘吁吁地沿路跑过来,身上只穿着白色的中衣,外面披着长袍,一路跑来都已经掉下了肩头。他停在离应慎言十几步之外的地方,弯下身一手扶着膝盖大口喘气,长发散乱着垂落到胸前,模样很有些狼狈。应慎言第一个反应本是转身就跑,看见师弟之后却又想过去扶他,正犹豫不决之际,夏秉初猛然抬起头来,亮晶晶的眸子好像映了月色似的,咬牙切齿地喊道:“师兄!你果然是要跑!”
  “哎呀呀阿初你小声点!全谷的人都要被你叫醒了!”
  应慎言赶忙过去扶住师弟摇摇欲坠的身子,顺便手忙脚乱地捂上他的嘴。“你怎么会醒的呢?你什么时候醒的?你不是明明打雷下雨刮风吹倒三棵柳树都吵不醒的吗?”
  “……胡说!”夏秉初死命掰开应慎言的手,然后紧紧抓着不放,“你开门的时候我就醒了!还有我绝对不是打雷下雨刮风都吵不醒的人!”
  “可是我晚上爬起来写书的时候闹多大动静你也不会醒啊?”
  “哼,你这个毛病早把我折磨得学会想睡的时候睡,想醒的时候醒了!”
  “……”
  “……”
  “阿初,原来你这么厉害。”
  “师兄,跟我回去。”
  应慎言一手拍在夏秉初肩头,顺便帮他把外袍扯上来穿好,“阿初,师兄我呢,虽然不像你有这么高超的医术,悬壶济世,治病救人,但是一样也存着不甘沉寂的念头。”他笑咪咪地看着面前年少几岁的师弟,“万花谷是天下最好的地方,但是,我想要出去看看更广阔的天地,更多的人,我要做一番事业,让大唐的每一寸土地都有我的足迹,让大唐的每一个子民都知道我的名字……阿初,你明白吗?”
  万花谷杏林弟子夏秉初抬头看着他的书墨师兄,应慎言脸上闪耀着他熟悉的神采,肆意张扬,放佛全天下都握在这一人手中。他摸摸鼻尖,茫然地想了一下,问道:“让大唐的每一个子民都知道你的名字……就靠你写的那个万花谷丹青女弟子恋慕纯阳道士但道士却阴差阳错误会了她最后她郁郁而亡道士也深恨终生的故事吗?”
  “……你这孩子,为什么我写出这么哀婉凄美的大作被你一说就像下三流的傀儡戏本一样啊!”
  “是啊师兄,以后大唐的每一个子民都知道万花谷有一个写下三流傀儡戏本的弟子啦——”
  夏秉初不屑的语气消失在充溢着甜美花香的空气中,取而代之的是僵硬的身体和愤怒的面容。应慎言轻松地把手从师弟的掌中抽出来,仔细给他系好外袍,“辛苦你多站一会儿啦,记得以后晚上睡觉要盖好被子,出来的话多穿几件,当心伤风。”
  然后他轻轻捏了捏夏秉初白皙的侧脸,“走了,等师兄我功成名就之时再回来看你!”
  应慎言转身,往离开的路上越走越远,再没有半点迟疑。
  万花谷寂静的夜空下,一点声响也听不到了。
  约莫过了半刻钟的时候,这寂静才被一道尖利的喊叫划破——“会点穴了不起啊!应慎言你这个混蛋!”
  阿麻吕看着小师弟黑着一张脸倔强地跪在那里不动,心里觉得有点为难。
  “秉初,你先起来,你这么跪着……慎言他也不会回来啊。”
  夏秉初身上的黑气又重了几分。
  “是我的错,”他跪在赏星居的外面,抬起眼来看向面前的虚空,“如果我多练些内功,就不会这么轻易被师兄点住;或者如果我早点醒,师兄就不会走这么远;再或者——”夏秉初转头看了看阿麻吕,一下子瘪了嘴委屈地问:“二师兄,慎言师兄说万花谷是世上最好的地方,那他为什么还要跑出去?”
  “因为……他要去做一番大事。” 
  “可是他写的故事一点也不好看。” 
  阿麻吕悄悄地把手里握着的书册藏进宽大的袖子里,把“我觉得还是挺好看的”这句话也顺带咽了回去。
  “而且,”夏秉初语气阴沉地继续道,“他一定会惹出事来的。”
  然后他突然站起身来,目光坚定地看着远处一片姹紫嫣红的花海,轻声说:“我得去找他,在他弄出麻烦之前,找到他。”
  杏林小弟子转身带起的衣角在风里倏地翩然而去。阿麻吕站在原地,一手摩挲着藏在袖子里的书,心里觉得有点感伤。
  他想,这世间万物,皆沉浸在如水流一般匆匆而过的时光里。那些小时候乖巧可爱的师弟们,现在都去了哪儿呢?!
作者有话要说:  
 
  ☆、二
 
  二、
  夏秉初走出万花谷的时候,距离应慎言的离开已经过了三天了。这三天里他忙着将未成熟的药材托付给师姐,将几个月的功课先吩咐给师弟,跟师父和长辈们告别,然后就是打包行李、打包行李和打包……行李。
  要说出门,夏秉初的经验的确不多,十三四岁的时候去过一次秦岭深处,就是他二十二年的人生里走过最远的路了。他先带上了切得整整齐齐的两大包生药,又收拾了一堆瓶瓶罐罐,装好自制的各样丸散膏丹,顺手放了七八本医书进去,然后把常用的剪刀、碾子、药锅、尖头铲,还有一杆小秤都包好,剩下的就是干粮和衣服。因为不知道这一次要去多久,夏秉初谨慎地把冬夏衣装都准备了——想起师兄走的时候只带了那么小的一个包袱,他又马上把应慎言的衣箱翻开找了几件冬天的外衣塞进去。
  终于整理完的时候,夏秉初把最后一个箱子压在小毛驴身上,十一岁的林墨墨站在旁边,伸出手来摸了摸毛驴的耳朵,眨着一双大眼睛看他,“夏师兄,毛驴说他好累……”
  “……乖,我们很快就会到长安的。”夏秉初信誓旦旦,对林墨墨说,也对毛驴说。
  万花谷里跟夏秉初相熟的,这几天几乎都知道了他要出门,顺便也知道了应慎言早就走了。林墨墨继续说道:“夏师兄,你找到了应师兄,可一定要快点带他回来啊!”
  夏秉初一边检查着毛驴身上的带子有没有松掉,一边笑盈盈地答应小姑娘,“放心,我绝对立马把他抓回来!”
  “太好了!”林墨墨拍着手笑道:“应师兄快点回来,我还想看他写的丹青师姐的故事呢!”
  ——夏秉初一个手滑,小毛驴身上的箱子“哗啦啦”掉下来了好几个。
  林墨墨说,她觉得夏师兄走的时候,脸色还是有点黑呢。
  万花谷向东北方一直走,用不了太久的时间就能到达长安。虽然夏秉初也不能确定师兄会在哪里落脚,不过长安人多路广,就算找不到他,也总能打听到些消息。与预想的完全不同,夏秉初这一路上走得极慢,一是因为秦岭地界长有几种上好的道地药材,他手里拿个小铲子,走一阵就忍不住停下来挖,挖了好几天,又是一大包行李。二就是这行李……实在太多了。这时候夏秉初正站在路边,笑盈盈地摸着毛驴的耳朵,“小灰,我们再走几里路好不好?天黑了再休息,晚饭我挖棵白菜给你吃,好吧?”
  小灰低着头用蹄子刨土,表示坚决不动。
  夏秉初决定换一种方法。他一手重重地拍在毛驴头上,大声训斥道:“快走!天黑之前到不了前面那座山,你就什么也别吃了!”
  小灰这次甩了甩头,还是不动,表示软硬不吃。
  夏秉初没辙了。
  他费力地从毛驴身上卸下两只箱子放在路边,自己坐下来,从随身的小包袱里摸到几片菜叶喂给毛驴。毛驴慢悠悠地嚼,夏秉初一手拍拍它的脸,一手又掏出怀里塞着的一卷医书看起来。这时候天色还早,休息个一时半刻倒也来得及。
  可是毛驴大爷好像不这么想,它嚼完菜叶就一下子卧倒了,带着身上还有好几箱子的行李。
  夏秉初苦恼地看看天,看看书,再看看毛驴,毛驴闭上眼睛准备打个瞌睡。
  山间小道上刮过一阵阵凉风,一个年轻的大夫孤独地坐在路边,天苍苍,野茫茫,一头毛驴卧身旁。
  如果应慎言也在此情此景下,他一定会在故事里加上一句:这时候,路的那头来了一辆马车。
  真的,路的那头来了一辆马车。
  夏秉初无聊地看着马车慢慢走近。马是好马,车是新车,涂着崭新的朱漆,挂着杏黄的帘子,里面坐着的人大概是非富即贵。从这条路上走的,几乎都是要去长安,夏秉初心想,这是长安的富贵人要回家去了吧。
  其实这山间的道路还算平整,但马车走得很慢,稳稳地走过毛驴和大夫身边,风吹着帘子动了一下,然后慢慢地又走远了。
  夏秉初伸手拍拍小灰,它依旧没有要起身的意思。前面的马车走出了几十步远,突然停下了。夏秉初抬头的时候,刚好看到从马车里出来了一个黄澄澄明亮亮的身影。
  那人飞奔到夏秉初面前,一把抓住他的肩膀大喊:“大夫!大夫救命啊——!”
  路上遇到个万花弟子真是幸事啊。
  叶云涛一边看着大夫熟练地给唐清的小腿上药打夹板,一边感慨地想。昨天傍晚的时候唐清为了不跟他一起坐车去长安,跳起身来几个轻功就跑了好远,他在后面追,不出意外地看见人落地的时候又摔了。但是这次摔的有点严重,右腿一点也没法动了,叶云涛摸了半天也不知道骨头到底断没断,身上只带了些金创药,治这个可是一点没用。唐清板着脸躺在车里不说话,疼也不喊,忍得一张小脸苍白苍白的。叶云涛一心想赶紧到了长安找大夫,又怕走得急了路上颠簸,加重了唐清的腿伤。他这一天一夜急得不得了,马车慢慢走过那个万花弟子身边的时候,叶云涛竟都一时没反应过来。
  夏秉初刚听到那个藏剑弟子冲他大喊的时候,还以为那车上有人正命悬一线了。这时候他仔细地扎好唐清腿上的绷带,满意地看了看,微笑地安慰他说:“腿骨上摔裂了一道缝,还好没有断,不过也要躺上一段时间了。”然后又转头对叶云涛说:“我给你带上几瓶药,隔天换一次,半个月不要下地活动,好起来倒也快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