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琴师(古架 all鸣 主佐鸣 虐) 作者:比哲潘

字体:[ ]

 
 
文案
——我叫漩涡鸣人,今年21岁,是内务府总管,最喜欢的食物是拉面,最讨厌的食物是蔬菜,以后,请多关照!
——鸣人,不管这朝代如何更替,君主换了几张面孔,我都希望你幸福,我希望看到这个国家的太平盛世,只是希 
望这盛世,可保你一世安稳。
——鸣人,我不用你回应我的爱,我只要你知道,我是爱你的,爱你,是我一个人的事情。
——鸣人,朕给的,你都要好好受着。
——鸣人,我替你守着这江山,你的心愿便是我的心愿,我会替你承担一切。
有些人爱不得恨不得 碰上了便是万劫不复。
 
从火影几十集的时候开始追,到现在10多年了(不小心暴露了年纪),自己偷偷的构思了好多好多故事,长篇短篇架空原著向,从一开始的佐鸣到后来all鸣,为什么一篇都没有真正的写出来,一是因为太了解自己喜欢半途而废的性格,看坑文真是很头疼的事情,更重要的是因为从没考虑过火影会完结的事情,檐子本身大学学的是动画专业,自然看过不少动画片,可是再没有第二个火影忍者,再没有第二个鸣人,再没有第二部漫画会让我耐心的看十多年。每次想到火影要完结了,都会很悲伤,十年足够一个脑洞大开的人把一部叫火影的漫画人物,全部都在脑子里实体化,融入血肉,然后被告知,他们一定会与你分开,然后生生撕扯出你的生命。
所以,我想,我总该留下点什么的,那就把想的文实体化好了,先写这个吧,也算好久之前就想要写的文了,最爱的歌琴师,最爱的动漫火影忍者,在一起吧。
这篇文一定会虐的,缓解我悲伤的情绪(因为自己难过所以写虐文这样真的好吗),字母会有的,算he,佐井视角,那个身,也会虐,绝对不是名字那么清新的文。
内容标签:火影 强强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鸣人佐助 ┃ 配角:佐井鼬鹿丸等 ┃ 其它:霸道攻固执受虐身虐心
==================
 
  ☆、第一章琴伤
 
  佐井从床上坐起,呆愣愣的坐了好一会,屋子里很静,入秋的午夜,外面连蝉鸣都没有,佐井听着自己沉重缓慢的呼吸,脑子里都是刚刚的梦,他又梦到了那个人,那个很久都没入梦的人。
  梦中人还是灿金的发,露着一口白白的牙齿,颤动着脸上的六道猫须胎记,笑的看不到那双清澈的眼,一手揉着后脑,一手伸向他,那样欢快的语调,对他说,呐,佐井。然后小狐狸一样的男子身后走出一个黑发的人,离得很远都能感受到黑发人阴鸷的眼神,像一匹时刻盯着猎物的孤狼,佐井看见那个人伸出宽袖下白皙的手,粗鲁的拉走了好像阳光一样的男人,佐井不由的向前两步,伸出手,这时佐井看到了自己的手,苍老的有着岁月留下的黑色斑点的手,他就只是站着,无意识的叫出一个名字,鸣人。至此,梦醒。
  外面的月光很亮,佐井不用点灯也能看见屋子里物件的轮廓,佐井拖着脚步,绕过圆桌,绕过书架,盯着最里面墙上的画,只是一幅很平常的山水,佐井走过去,像是用尽了一生的力气,扯下那幅画,画纸发出撕裂的声音,像谁的悲鸣。画纸后只有一个暗格,里面安安静静的躺着一把古琴,佐井不顾琴身沾满的灰尘,抱起琴慢慢的走出卧室。不久屋子里又恢复一片死寂,就只剩下墙上剩了一半的画纸像不圆满的游魂飘飘荡荡。
  佐井抱着琴,抬着头看着月亮,一直朝着月亮的方向走,他只披了一件白色的袍子,袍子上沾染着琴上的灰尘,披散着灰白的发,整个人都是发灰的色调,像已经被灼伤的飞蛾,却还是不管不顾的向前,状若疯狂。佐井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不过肯定没多久,因为他知道自己苍老的身体走不快了,走不远了,佐井觉得累了,可是他还是没有走出自己的府邸,这华丽的囚牢,就这样吧,佐井也不看走到了哪处园子,干脆席地而坐。
  一寸寸抚过手中的琴,上好的梧桐木,鸣人为他求来的,所以佐井用了很久的时间亲手把那块木头斫成了这把琴,那时鸣人经常会去看他斫琴,有时他会教鸣人断板绷麻上灰胎,或者看鸣人笨手笨脚的把蚕丝缠的乱糟糟的,再可怜兮兮的看着佐井,当佐井把一团团蚕丝变成一根根弦的时候,鸣人就会把眼睛张的大大的,从里面透着光彩。那时的日子佐井不曾忘记,记忆深刻的就像琴底刻着的和他并排的那个名字,用一层层生漆护着,因着经常的摩挲,生漆变的光亮,那个名字就那么明显又突兀的存在在那里。
  佐井试着拨了几下琴弦,音走的严重,又用了好久细心的调了音,直到每个音都分毫不差,佐井才僵直的伸着手,弹奏着曲子,只是好久没有弹琴了,这个好久有十几年还是几十年了,纵使他想弹奏的曲子记得清清楚楚,手指却跟不上脑中的节奏,他的手也颤抖的厉害,修长依旧,只是再不复当年的灵活,这修长便显得像一种枯枝般的死气沉沉。佐井一直以为自己是真的不想再碰这琴,只是琴弦上那厚厚的护琴霜却出卖了他,如果真的放弃了,又何必在封存这琴时涂上厚厚的护琴霜防着琴弦断裂,他知晓自己总有一天会在拿起这琴,只是不知何年何月。
  只是一遍一遍弹着一首曲子,同一首曲子,他用了大半的岁月弹奏的曲子,佐井弹的并不快,弹了一会手指也不那么僵直了,毕竟做了半生的琴师,搁置了一段时间,骨子里的东西不会忘。佐井的琴技很好,曲子也谱的很好,曲子里的情感透过琴音满满的溢出来,开始的时候,每弹一次,佐井都会在结尾的时候停顿一会,所以可以听出曲调从一开始的迷茫到后来的快乐,再到后来的决绝最后回归到无可奈何的快乐,必须快乐的快乐。曲子弹顺了,佐井也再不停顿,琴声连成一片,没有开始,没有结束。
  佐井恍惚觉得他的手指回到了年轻时的灵动,身体变的轻盈,垂下的灰白头发变得柔顺黑亮,眼前也不再浑浊不清,耳中清晰的听到那个爽朗的声音在叫他佐井,只是他没法停下拨弦的手,没法移开盯着琴的眼睛,他就只能勾起嘴角像那时一样笑的让人分不出真假,一直一直回应那个人的声音,一直一直叫着鸣人鸣人,声音诡异而癫狂,那双笑弯的眼不停溢出泪水,沿着一个轨迹滴到琴上手上,让人觉得这泪再流就要干了,就只能用殷红的鲜血代替了,只是佐井停不下来,因为他觉得这样就能看到鸣人了,只有这样才能看到鸣人了,那个从他的世界消失好久好久的鸣人。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章 往日尽
 
  佐井还记得第一次见到鸣人,是在金碧辉煌的朝堂上,鸣人就站着宇智波君王的身后,而他则和团藏的家眷们跪在大殿的中间,团藏被两个侍卫压着跪在人群的最前面,还在不停的挣扎,嘴里一直在怒骂着,他们的皇上就斜坐在最高处,左手支着下巴,凉凉的看着,微眯的眼中看不出情绪,挑起一侧的嘴角,就好像在看一出戏。
  这场景的确像一出戏,跪在下面的人没一个敢发出声音,只有团藏一直在叫骂,翻来覆去不过那几句:“宇智波佐助你和你那死了的哥哥一样,被漩涡鸣人那妖孽迷惑,你为了他篡了位杀了亲兄长!宇智波鼬因为他丢了性命,死不足惜,可你即位后残暴不仁,四处征伐,宇智波佐助,你也不会有好结果的,就算今日我没有推翻你,总有一天,你会遭报应的,你会比你的哥哥死的还惨!宇智波两代君主为一个男人着了迷,天道不容,宇智波王朝将亡!漩涡鸣人,你这个怪物!狐狸精!被男人骑的贱|人,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直到团藏骂的喉咙嘶哑再说不出话,坐在上位的君主才冷冷的哼笑了一声,开了尊口,却是问身后站着的人:“鸣人,你说朕该如何处置前丞相大人,诬陷朕弑兄篡位,还想让朕宇智波王朝改成别人的姓,朕是应该把他千刀万剐还是扔到锅里慢慢煮了,然后他的那群家眷发送去为奴为姬或者干脆诛了他的九族,鸣人啊,你说朕该怎么做好呐。”
  “皇上,团藏大人身为三朝元老,一生清廉,从无二心,年纪大了做了糊涂事,大逆不道死罪难逃也该得个体面的死法,至于他的家眷,那些老幼妇孺又有什么干系,皇上开明,放了他们吧。”
  佐井一愣,说这话的人应该就是那个鸣人了,声音清亮干净,没有半点女气,光听这声音也觉得和‘狐狸精’不搭边儿,话的内容也完全没有祸国殃民的味道,倒是在为他们求情,佐井忽然很好奇鸣人的长相,不自觉的抬起了头,望向皇位旁鸣人的位置,那个人低着头,穿着橘黄色的窄袖长衫,套着一件黑色的纱质外罩,宽腰带勒出劲瘦的腰身,微微弯着身子回着话,一头灿金的发高高的束成马尾,让人很想知道这样的发应该配一双怎样的眼睛,这时,佐井感受到一道阴鸷的视线,佐井顺着感觉望过去,是他们的君王,可是君王依旧凉凉的眯着眼,好像刚刚阴鸷的视线只是错觉。
  团藏哑着嗓子,奋力的吼着:“老夫还用不到一个男宠来求情,宇智波佐助要杀要剐随便你,至于我志村家的老老少少,不屑于在一个断袖暴君的统治下苟活,宇智波佐助你最好把我志村家杀的干干净净,不然我的后代早晚会来向你寻仇。”说完这句话,下面忽然爆发出一个孩童的哭声,这哭声好像点燃了烟火的引子,越来越多的哭声响起,男人女人孩子,夹杂着求饶声。
  佐井低着头跪在那里安静的听着,这么多的声音只让他感到吵闹,常年的弹琴,使得佐井的耳力很好,所以他略过了身边的哭闹声,听着大殿正前方那两个人的对话。
  “皇上。”
  “怎么,鸣人,你还要为他们求情吗。”
  “皇上放了那些无辜的人吧。”
  “呵,你还真是贱啊,你是不是觉得团藏老头儿说的都是对的,比如你迷惑了两代君主,比如鼬...”
  “佐助,求求你放了他们吧。”
  “......”
  “皇...”
  “你求我,好啊,我放了他们,不过,代价,你知道吧。”
  那两个人的对话就这样结束了,他没有听到鸣人的回答,不过,佐井觉得,鸣人应该是答应了付出所谓的代价,因为他们的君王下令,赐了团藏一瓶毒酒留了全尸,而他们被暂时押入天牢。
  要走出大殿的时候佐井不禁回头再看向鸣人的位置,谁知这时鸣人也在看着门口的方向,佐井撞入了那双眼睛,那是一双蓝色的眼睛,佐井没见过大海,只是听游走的商人们提到过,说大海是无边无际的蓝色,很通透的蓝,有生命的蓝色,平静的大海像是包容的,微启浪花的大海像是快乐的,汹涌的海是愤怒的,退潮时的海是悲伤的,佐井想,大海,应该就是鸣人眼睛的样子吧。佐井看见那双对着他的眼睛从悲伤变成震惊,然后脸上几道胡须样的痕迹颤动,鸣人的嘴唇张合,无声的吐出几个字节,佐井看清了,那是宇智波王朝的前任君主的名字,同时佐井又感觉到了那道阴鸷的视线。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三章    代价
 
  大殿上的人都退出去了,佐助挥退了留下的宫人,宫人出去时很识相的关上了大殿的门,佐助看着还没有回过神来的鸣人,恶意的笑了,接着把鸣人拽到了自己的怀里,在鸣人的耳边说:“鸣人,现在你该做的事情不是走神,而是迷惑君主。”
  鸣人眼睛张的大大的,一脸的不敢相信:“在这里?”佐助舔着鸣人的耳朵,眼中的玉望给了鸣人肯定的回答。鸣人慌乱的挣动着:“不要,不要在这里,皇上,咱们回寝宫吧,我会听话的,我会好好的服侍,服侍您。”鸣人艰难的吐出最后几个字。佐助抓着鸣人的后颈,问道:“为什么不要在这里做。”
  “这里是上朝的地方,不可以在这里。”
  “哦?这里是你的鼬哥哥上过朝的地方,所以不可以在这里吗?”
  鸣人不知道怎么回答佐助的话,佐助抓着鸣人后颈的力道很大,让鸣人连摇头都做不到,就在这时佐助开口了:“好,那我们不在这里做。”鸣人没想到佐助真的会放过他,刚要松口气,就感到头皮被用力的拉扯着,就这样被佐助拽着头发拖到了大殿中间,然后鸣人被甩到了地上,佐助居高临下的说着:“我们在这里做。”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