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HP]47天改造 作者:墨玉绿

字体:[ ]

 
文案:
哈利波特与汤姆里德尔。他们是宿敌,天生的对手,命定的敌人。
从2001年到1932年,47天,改造魔王。
 
好吧,其实这就是一个企图扳正魔王性??,结果越扳越扭曲的故事。
死蠢作者只是突然萌上养成+黑化+强迫监 禁+“就算死也只能由我亲手杀死”的病娇+魔王潜质的攻。
作者专业HE一百年!
 
注:
1.CP已定:汤姆·里德尔×哈利·波特。
2.人物名使用中华人民文学出版社译版。
3.作者行踪不定,更新死慢,建议养肥食用。但作者玻璃心,没人看就哐叽一声碎了,建议隔三差五来安抚。
4.小攻三观不正,独占欲变态,不适者请戴好防护用具。
5.慢热养成正剧,小虐HE,这是跳跃时间不是穿越!!
 
再次申明,本文作者三观不正,文中的汤姆人格缺陷,高智商反社会型人格,过分自负而不是傲娇,利益至上、不择手段而不是高贵睿智,没有什么荣耀骄傲可言,不能接受者慎入,汤姆党慎入,不接受对汤姆的洗白。
别给驴扯什么汤姆和伏地魔不一样,他俩就是一人!
 
内容标签:HP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汤姆·里德尔,哈利·波特 ┃ 配角:HP其他人物 ┃ 其它:养成,三观不正
==================
 
  ☆、1926年12月31日
 
十二月的伦敦街头早已盖满了雪,刚从一战的阴影中走出的大英帝国如同蹒跚而行的老人,逐渐衰落。行人神色匆匆地裹紧了大衣,冒着凌厉的寒风,不愿在空旷的街道上停留半分。昔日车水马龙的伦敦一片萧条,报纸随着风在地上打转,左上角清晰地印刷着日期:1926年12月31日。
    1926年的最后一天。
    街头那个削瘦的黑发青年神情复杂地握紧了挂在脖子上的吊坠。那是一个做工极为精细的沙漏,复杂的花纹雕刻在转动轴上,细长的银链子缠在青年的脖子上。要是有任何一个巫师路过,大概都能认出——时间转换器。只不过比起金色的时间转换器,那个吊坠更精致更小巧,周身更是四溢着纯粹的银色光芒。
    那青年定定站在街口,看着那张报纸被风挂到半空中,最后粘在一个被雨腐蚀了的修女雕像上。
    出错了。
    他应该回到1946年而不是1926年。这比预定时间再倒退了二十年。
    黑发青年低头看了看挂在脖子上隐隐闪光的时间转化器,皱眉将它收进了衣服里面。
    这条街似乎顺着风向,冰冷阴湿的风将青年原本就乱糟糟的黑发吹的更加凌乱,卷曲的发丝粘在圆眼镜上,阻碍了青年的视线。青年将冻僵的手插进口袋,茫然地看着街道的两头。
    这个陌生的时代,他应该去哪?
    “你的任务就是找到那个人的弱点!”赫敏说的话还在耳边。
    那个睿智的女巫看着自己,如同看着希翼的光明。这的确是黑暗中最后一点光明。
    邓布利多死后,凤凰社也随之倒台。三年的时间,黑暗的势力膨胀,伏地魔完整地归来,他们所有的战斗仿佛将死困兽的最后挣扎。救世之星逐渐暗淡,身侧的战友一个接一个地倒下。许是上天终于不忍心,让他在睡梦中连通了伏地魔的思想,找到了他们最后一点希望——伏地魔最致命的弱点。
    找到弱点。
    这便是他的任务。看似简单,但一切又那么茫然。弱点?什么弱点?一个人,一件事,一个咒语?太多太多的可能让他们茫然。寻着梦中每一个微小的细节,他们终于找到了切入口——1946年,伏地魔20岁的时候。
    按照计划,时间转化器会将他带回到1946年。
    但时间转换器好像出了差错。
    哈利皱着眉头,认真思考现下的状况。
    他不知道,当他出现在街头的那一刹那,命盘就制定好了所有的游戏规则,一切都好像有了什么不同,却又没有什么不同。他所能做的,不过是篡改命盘,赢得新生!
    “先生……那位先生……”虚弱的呼声打断了他的沉思。
    哈利拨开眼前的头发,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那是一个神色枯槁的孕妇,脸色苍白得仿佛落在她肩头的雪。那个妇人很瘦弱,瘦得皮包骨一般的她却挺着大得不可思议的肚子。她似乎支撑不住肚子重量一般向前伏着身子,一手抓着街旁的路灯杆子,神色绝望地哀求着哈利上前。
    “夫人!”哈利连忙小跑着到那女人面前,“怎么了!”
    妇人的状况不是很乐观,身下的雪逐渐被染成红色,在白茫茫的世界里突兀地心惊。
    哈利手足无措地站在那妇人旁边,不敢轻易移动她,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孩子……我的孩子……”那妇人似乎已经没有多少力气,干涩的唇瓣开开合合,吐出的也只有断断续续的气流,“去,去孤儿院……”
    “你说什么?”哈利凑近妇人企图听得更清楚些。但时间不容他犹豫思考妇人口中喃喃地到底是什么,他一把抱起妇人近乎冰冷的身体,努力保持平稳匆匆向最近的一间旅店走去。
    旅店的老板显然也被妇人顺着双腿流下来的血也惊吓到了。并未见过太多突发事件的他连忙喊了妻子出来帮忙。妻子连忙指挥着哈利将人放下,开始忙碌地准备纱布、剪刀、热水等工具。
    “别晕过去,想想你的孩子,不能晕刚过去!”店主的妻子在那妇人耳边不停地说着,不停用手推按妇人大得不可思议的肚子。妇人的声音已经渐渐小了下去,似乎力量用尽一般,连挣扎的幅度都逐渐慢了下来。
    五个小时后,房内终于传出一阵急促的哭声,是婴儿特有的高亢!这一声哭,让阴暗的旅馆瞬间照入一丝生机。
    哈利无法表达心中是如何的喜悦。虽然这个孩子与他没有一丝关系,但在这种压抑的战时目睹一个婴儿的诞生就犹如被洗礼一般。哈利一向喜欢孩子,他喜欢一切象征纯洁欢乐的东西,就单纯一个孩子的降临都能让他欢欣鼓舞。
    “我的……孩子。”妇人睁开眼睛,任汗水划过睫毛,流下脸庞。
    店主的妻子担忧地看着虚弱得濒死的母亲,将孩子抱在襁褓里,小心翼翼地递给了母亲。
    孩子并不漂亮,皱巴巴的皮肤,瘦瘦小小的,浑身上下还有黏糊糊的胎液。
    可母亲并不在乎。她虔诚地吻了吻孩子并不好看的脸庞,声音弱得连一声呼吸都能掩盖掉。
    “很抱歉……不能看着你长大。”她满是冻疮的手指轻抚上孩子尚未睁开的眼睛。
    这句话、这个动作仿佛耗去了她所有的精力。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死神掐着她脖子的手已经开始逐渐收紧。
    妇人绽开了一个苍白的微笑,在弥留之际吐出了最后一句话。
    “你就叫,汤姆……马沃罗·里德尔。”
    听到名字的一刹那,哈利的大脑出现几秒钟的空白。
    今天多少号?哈利几乎魔障的在房间内搜索任何可以证明日期的东西。
    1926年12月31日。
    墙上日历的最后一页上赫然印着这个如同被诅咒的日期。
    哈利低下头愣愣地看着被自己抱在怀中的婴儿。
    汤姆·里德尔?他不是应该出生在孤儿院吗?
    哈利突然如同被雷电击中了一般瞬间僵硬——若不是因为他的插入,汤姆·里德尔的确是应该出生在孤儿院。
    所有婴儿的出生都让哈利欢欣鼓舞,唯有这个例外。他真心希望这个婴儿能就这样死在出生的时候。给巫师界带来十几年黑暗的魔王如今正蜷在他的怀里,只要他伸出手按住他的脖子轻轻一用力,他甚至不会喊出一声。又或者就这样放手,让他重重地掉在地上,摔得粉身碎骨。
    只要杀了怀里的孩子,一切都会解决。不会有那么多丈夫妻离子散,不会有那么多母亲白发送黑发,不会有那么多孩子乞讨流浪……不必再去找什么弱点了,只要他一松手,所有的一切都能立马终结。
    哈利痛苦地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缓缓将手松开了……
    如此脆弱的婴儿,摔到地上……他愿意背上弑杀婴儿的痛苦,也不愿看后世如此多的死亡。
    “先生!小心孩子!”
    一双手及时托住了即将从哈利臂膀中滑落的襁褓!
    哈利诧异地睁开眼,竟是那替妇人接生的店主妻子!
    “还是给我抱吧!”她有些后怕地打算从哈利手中接过孩子,眼神中满是对这个孩子的喜爱。
    哈利愣愣地将孩子递给她,沉默看着那沉睡之中的汤姆,神色复杂。
    小汤姆如同感知到怀抱的改变,开始不安地挥舞手脚,终于在哈利彻底撒手的时候,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哦哦哦,不哭哦……”店主妻子熟练地开始摇晃,小声地哼着儿歌哄汤姆入睡。
    可孩子依旧哭得厉害,声音一点也没有减下来。店主妻子似乎也没有办法,只能一个劲轻摇希望他能安静下来。
    小汤姆哭着,瘦小的手握成拳头从襁褓中伸出,似乎在抗拒着这个怀抱。
    他还在哭,本就不好看的脸涨得紫红,撕心裂肺的哭声中夹杂着急促的咳嗽,可怜得令人心疼。
    哈利看着那张哭得发紫的脸,如今的伏地魔只是一个刚出生的孩子,不懂一切阴谋诡计,不贪所有权财利益,纯洁得如同白纸。如今的他,仅仅只是一个需要被爱的孩子。
    当他倒在魔法部大厅,与伏地魔的思想连通时,他顶着痛苦,对上那双血红的眼睛,一字一句地嘲讽道:“你从来不懂得爱,不懂得友情,我只会可怜你!”
    听完这句话,哈利看到了那张白垩色的脸出现了几秒的愣怔,随后是铺天盖地而来的愤怒,是伤口被狠狠剥开的触怒。在他的心中,其实还有那么一点点在意的吧……
    假若换一个环境,汤姆·里德尔还能成为伏地魔吗?
    说到底,他仅仅是一个被遗弃的孩子啊……
    哈利只觉得有什么东西梗在喉咙,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
    他终于还是伸出了手臂:“给我抱吧。”
    店主妻子不放心地看了他几眼,却对怀中一直哭闹的孩子没办法,一边叮嘱着要注意,一边小心地将襁褓放到哈利怀中。
    也许是哈利身上有种让孩子舒心的气息。小汤姆的哭声渐渐小了,拳头攥着哈利衣服的前襟,眼角还挂着眼泪,啜泣着睡着了。
    “真的不哭了!”店主妻子惊讶地看着还微微啜泣的小汤姆,但仿佛又想到什么的表情跨了下来,“可怜一生下来母亲就离开了……”
    哈利低头看着那个攥着自己衣服的小拳头。汤姆抓得并不紧,只要他轻轻一扯,就能将他的衣服从孩子的手中抽出来。但看着那个孩子用尽他的力气抓着自己,紧紧地依靠着自己入睡,心中就柔软地不可思议。明明只是刚出生,怎么能如此让人心疼?杀了他?一次不成,他不想再尝试第二次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