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希腊神话]大地之父+番外 作者:黑め眼圈(下)

字体:[ ]

 
 
  ☆、第80章
 
  被塔瑟斯爽了一晚上,宙斯腰酸腿软的趴在床上,心底咒骂着这个来路不明的神只。塔瑟斯感觉到他的不满,成熟的体魄轻而易举的抱住了尚处于青涩阶段的少年,在他耳边说道:“我等你睡醒等了好久,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说话就说话,为什么要咬耳朵!宙斯忍耐着痒意,反问道:“你是谁?”
  “我是塔瑟斯。”
  塔瑟斯觉得自己的名字不算有名,但也不至于眼前的少年脸色茫然。宙斯在记忆中就是没翻找到叫做塔瑟斯的神灵姓名,可是感知不会错的啊。假如这个黑发男子不是神灵,他一定把他剁成肉酱再拿去给凡人修围墙!
  “我是宙斯。”宙斯沉默了一下,说出了自己的姓名。
  然而如同塔瑟斯的奇怪一样,宙斯在没得到任何惊奇的反应后,心底一沉,状似无意的问道:“这里是幽冥深渊吧,不知道你听说过哈迪斯的名字吗?”
  塔瑟斯摇头,看见宙斯惨白下来的脸色,他忽然想起自己忘了给他喂冥石榴了!
  “你等等——”
  他抽身而出,宙斯打了个颤栗,腿间流的东西更欢快了。塔瑟斯披着衣袍出去了一趟,很快就捧着几个熟透了的冥石榴回来,说道:“你吃了它,这样深渊不会对你产生压力。”
  宙斯听说过冥石榴的效果,冷笑道:“吃了就无法离开,对吗?”
  塔瑟斯的脸上有些惊讶,外来者的话应该不知道此事。不过他无辜的看向宙斯,答道:“没问题的啊,我父神天天把它当水果吃,该走的时候照走不误。”
  “你父神是谁?”
  “盖亚。”
  塔瑟斯这回说出的名字,少年有反应了,甚至是惊愕的反应。此时宙斯的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个老女人又找哪个家伙生了孩子。
  他下意识忽略了问的是父神而非母神,又问道:“生下你的神灵是谁?”
  “塔尔塔罗斯。”塔瑟斯想到面前这个少年和自己有过亲密关系,理应了解一下自己的身世,省得未来到父神那里说错话都不知道。
  “你确定你没说反?!”宙斯难以置信。
  “这有什么好说反,我哥哥乌拉诺斯是盖亚父神生的,我自己则是塔尔塔罗斯父神生的,基本上诸神都知道这回事。”塔瑟斯坐在床边剥开冥石榴,趁着宙斯震惊的时候丢了一粒进去。
  宙斯拼命干咳,奈何冥石榴入口即化。
  “你既然醒了,我就带你过去见父神解除诅咒。”塔瑟斯转眼就把和记忆女神的交易给忘了,之前是不好意思去找父神,现在情人已经醒来,理所应当的去见一见自己的家人。
  看见他就想拿被褥一裹就带自己走,宙斯吓得连忙后退,道:“先沐浴!”
  这幅摸样出去见神,恐怕是一生都抹不去的污点。
  “好,我先带你去湖泊。”塔瑟斯的心情更好了,宙斯的样子让他想起了盖亚父神的洁癖,果然是自己瞧上的美人,脾气实在太合胃口了。
  湖泊里,宙斯见到了自己如今的模样。
  “这是什么东西……”他手指颤抖的揪起一缕七彩长发,再看看湖面上倒影的七彩眉毛、七彩睫毛、还有使得自己浑身闪亮亮的七彩汗毛,唯一庆幸的是眼睛保留了蓝色。这样可怕的自己,塔瑟斯的审美观是何等崩坏才能干得下手。
  清洗了一下下半身,宙斯的小心肝稍微放了放,至少没看见什么七彩丁丁。
  河边,塔瑟斯不小心睁开了左眼,然后备受刺激的转过身去。努力把刚才看到的一幕给忘掉,再回头时,他又恢复了只睁右眼的美好状态。
  塔瑟斯想抱他走,宙斯即使没有力量,也绝不接受这般女性的权利。磨磨蹭蹭的回到了深渊神殿,塔瑟斯拉着宙斯的手腕往里面走去,而第一次进入深渊神殿的宙斯冷静下来,无论如何先找初代神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盖亚听见脚步声,闭着眼就去推塔尔塔罗斯出去。
  宅和懒到一定境界的塔尔塔罗斯赖在床上,怎么也推不动,越推还越往床里面靠去。盖亚唰的一下睁开眼,手指狠狠的捏住塔尔塔罗斯的臀部,说道:“下床。”
  塔尔塔罗斯默默的看向他,然后默默的爬下床,衣袍穿上,他黑着脸去迎接大清早敲什么殿门的塔瑟斯。
  “父神。”殿门一开,塔瑟斯首先探了个头去找盖亚。
  塔尔塔罗斯把他的头按了回去,目光落在塔瑟斯身边的七彩少年身上。宙斯见塔尔塔罗斯望来,反射性的露出一个清爽露齿的笑容,可惜……他又忘了自己现在的模样了。
  塔尔塔罗斯的脸色微僵,结果床上传来了盖亚的轻笑,他显然看到了这尴尬的事情。
  “那位是?”
  宙斯愣了一下,没想到会在深渊之主的寝殿里听见另一个男性的笑音。联想起塔瑟斯说的‘父神’,他怎么也无法把盖亚的形象带入塔尔塔罗斯的‘男人’身上。
  手指掀开床前落地的帷幕,盖亚随意的躺在床上,腰腹以下盖着薄薄的被子,裸着的上半身在微暗的光线下透出一层蜜色,隐约可以看见欢爱过的痕迹。他饶有兴趣的看着呆滞的宙斯少年,自我介绍道:“我是盖亚,你就是塔瑟斯藏了好几天的秘密情人吗?”
  宙斯一瞬间失去言语。
  听到这句话,塔瑟斯脸颊一红,没想到父神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他没忘记正经事,转头对唯一擅长解诅咒的塔尔塔罗斯说道:“希望父神能帮忙接触他身上的诅咒。”
  塔尔塔罗斯冷冷的打量着他们,忽然说道:“塔瑟斯,睁开左眼。”
  被父神喝了一声的塔瑟斯本能的睁开眼睛,然后……本日第二次看见了宙斯。他惨不忍睹的捂住脸,指缝下是他发自内心的泪水,“父神,饶了我吧。”
  宙斯的脸色难看,上都上过了,这个家伙竟然嫌弃他!
  “你们先出去谈,我要起床了。”盖亚的唇角挑起,发现宙斯的脸色忍得快吐血。也罢,现在都是不争气的儿子惹出的事情,他们只能帮塔瑟斯了。塔尔塔罗斯把他们赶了出去,殿门关上,留下严肃的父子气氛、额,外加一个儿媳。
  “我没有打算和他在一起。”
  宙斯面对塔尔塔罗斯也没有示弱,坚定的表示塔瑟斯说的都是屁话。
  塔尔塔罗斯冷淡的问向儿子:“塔瑟斯。”
  塔瑟斯心虚的笑了笑,没有说话。塔尔塔罗斯的阅历摆在那里,一眼就看出是塔瑟斯强迫了宙斯,然后宙斯咬牙忍下了对方的无礼,想来自己这里寻求帮助。
  宙斯接着说道:“我能和您在私下里谈一谈吗?”
  塔尔塔罗斯颔首,把不甘心离去的塔瑟斯给叫走,寝殿外只剩下他和宙斯。宙斯在心中酝酿了该说的话,很快等到了盖亚从寝殿里走出。有了两位初代神在场,宙斯开始解释自己的来历,并且把莫名其妙出现在此地的变故一一说明。
  他的表达能力很好,言语精炼,话语中刻意避开了对塔瑟斯的不满,以防引起深渊之神和大地之神的抵触。他满心的疑惑只待这两位来解释,“请问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盖亚听明白了他的来历,塔尔塔罗斯也明白了……
  “简单来说,这里算是异世界。”盖亚拍了拍宙斯少年的肩膀,本来是人生赢家的三代神王,却因为穿错世界而被他儿子嫖了,不得不说是个悲剧。
  “我能回去吗,两位大神。”
  宙斯一脸惨淡的看向盖亚,女神变男神的事情已经刺激不了他了,最大的问题是……他才刚把克洛诺斯推翻不久,王位还没坐稳,一点都不想玩什么穿越时空啊。
  “很遗憾。”
  盖亚看了一眼塔尔塔罗斯的表情,得到了答案后说道。
  宙斯眼前发黑,经受了一夜摧残又饱受精神折磨,他如愿以偿的栽倒下去。盖亚想要伸手接住他,但是塔尔塔罗斯用胳膊一拦,提前杜绝了宙斯接触到盖亚的可能。盖亚挑了挑眉,走到塔尔塔罗斯对面观察宙斯的情况。
  手指掀开宙斯的衣袍,盖亚没有意外的看见了殷红渗血的地方。眉心蹙起,他轻声说道:“塔尔,他的神体恢复能力也被限制住了吗?”
  “嗯。”塔尔塔罗斯应了一声,用手按住了宙斯的额头,神力在近距离的血脉感应下,他察觉到了一件惊讶的事情,“他身上带着神王和天空、雷霆、以及十二主神的神格。”
  盖亚一开始就没把宙斯当做普通的四代神来看待,听到这个消息也不怎么吃惊,反而琢磨道:“看来塔瑟斯能上他都是侥幸。”
  塔尔塔罗斯反驳道:“这不一定,塔瑟斯现在补全了神格,可以说是最强的二代神。”盖亚一听有点不高兴了,敢情塔尔塔罗斯心里就惦记着塔瑟斯。他说道“乌拉诺斯身兼神王之位,又是天定的三大域主之一,总体实力绝对在塔瑟斯之上。”
  塔尔塔罗斯语塞,盖亚没给他懊恼的机会,道:“让他们打一场就知道了。”
  妥妥是乌拉诺斯虐杀塔瑟斯。
  塔尔塔罗斯只好转移话题,小声的说道:“疼。”
  盖亚疑惑。
  “你捏的。”塔尔塔罗斯手提着宙斯的同时,也不忘和盖亚说几句情人间的话。盖亚闻言轻咳一声,伸手揉了揉他的身后,估计衣袍下都被自己掐紫了。
  于是等宙斯从短暂的昏眩中醒来时,就看见塔尔塔罗斯一直露出浅笑,和面前金发碧眼的男性盖亚说着话。而盖亚的手放在塔尔塔罗斯的后面,似乎在抚摸着什么。
  
 
 
 
 
 
  ☆、第八十一章
 
  一个月的约束力结束,宙斯没有甘愿停留在深渊。
  走了,走的干净利落。
  对他而言,他可以漂泊无家、可以在群山荒野里躲避诸神的视线、亦可以在奥林匹斯山伪装成卑躬屈膝的仆从,但他绝对不会从一只向往自由的苍鹰变成家养的宠物。没有报复,只是因为塔瑟斯的身份足够高,恩怨相抵,他算是偿还了两位初代神在这段时间对他的帮助。
  “宙斯!”
  出去摘冥石榴的塔瑟斯一回来,看到的就是空无一神的偏殿。心里顿时慌了,塔瑟斯喊着宙斯的名字,下意识的要瞬移去找对方。
  “嘭——”他撞到了深渊和大地相隔的结界上。
  塔瑟斯撞击结界的事情直接传达到大地之神的心中。正在跟着塔尔塔罗斯学琴的盖亚一惊,手下的琴音乱了一拍。塔尔塔罗斯奇怪的问道:“出什么事了吗?”
  “塔瑟斯想去大地。”一直没收回结界的盖亚皱起眉,主要是尼克斯希望她的儿女安分一点,所以他才暂时封闭了深渊和大地的进出口。可塔瑟斯不是那种想起玩的神,并且宙斯在宫殿的话,他应该寸步不离……
  盖亚立刻看向塔尔塔罗斯,问道:“宙斯在哪里?”
  “不在神殿。”塔尔塔罗斯感知了一下宙斯的位置,然后补充道:“我这几天没怎么去注意他,他现在应该不在幽冥深渊了。”
  盖亚叹道:“他身上有一部分大地的掌控权,看来是去大地了。”
  然而这个原因不能对塔瑟斯说明,于是等他们俩的儿子急冲冲的回来后,第一句话就是委屈的说道:“为什么宙斯可以去大地,而我却不能?”
  第二句话——
  “父神,你确定他不是你的私生子吗?”
  “……”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