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昆仑仙家学院[综神话] 作者:猫蔻(下)

字体:[ ]

 
  ☆、第78章 对决
  
  “为什么你的眼睛会沾水呢?苏曲。”宴生眼睛盯着苏曲,说道。
  “真难看。”宴生说道,他朝苏曲走近。
  一把剑猛地指着他,苏曲目光冰冷的看着他,声音充满冷意道,“你看错了,我的眼睛没有沾水。”
  “为什么不承认呢?”宴生目光看着他,毫不在意被人用剑指着,他说道:“我明明看见了,你学会撒谎了,苏曲。”
  “比不上你。”苏曲语气冷冷道。
  宴生闻言笑了,说道:“我可是从来没有骗你过呢,苏曲。你似乎对我有误解,不过没关系,我原谅你了。谁让我喜欢你呢!我可是很喜欢你呢!苏曲。”
  “是吗?”苏曲冷笑了一下,说道。
  宴生闻言点头,说道:“是的,我不想欺骗你,苏曲。”
  “哦?”苏曲道,“那些被你抓来的人,你都关在哪里?”
  宴生听后,神色不满的说道:“你真狡猾啊!苏曲。”
  “呵呵……”苏曲道,“你不是说,不会骗我的吗?”
  “好吧,既然你想知道,告诉你好了,反正那些人已经排不上用场了。”宴生说道,“就关押在后面的地牢里。”
  “对了!”宴生突然一拍手,说道:“我记得那些被关在地牢里的人,里面有一个是你的老师。”
  “把他带上来!”宴生声音一瞬间冷酷的说道,然后又对苏曲声音轻快的说道:“我想你一定很想见他吧!你一向都是重感情的人,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苏曲。”
  苏曲闻言没有说话,他脸上的神色都丝毫未变,他不能露出破绽,不能让宴生看穿他的心里。这个家伙,这个家伙就是一个思想扭曲了的神经病!他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你永远无法猜到他会干什么。所以,绝对不能被他看穿心里所想,否则……
  “那个老家伙真是让人讨厌。”宴生说道,“我早就想杀了他,不过我知道你会来,所以我一直留着他的命。”
  一个穿着黑袍的男子拖着一个中年男人走了前来,他把这个中年男人带到了宴生的面前,然后后退了几步,低下头。那个目光惊恐,神情惊慌的中年男人正是苏曲失踪许久的班主任。这个浑身脏兮面色发白的中年男人,眼神看着前面那个巨大的血池已经那个血池里的丑陋巨大心脏,整个人都痉挛了,浑身不住的颤抖,面色惊恐。
  苏曲见状连忙走上前去几步,一把将他敲晕过去了。
  宴生见状,不禁饶有兴趣的说道:“凡人惊惧的模样真有趣,就像是引人发笑的小丑,我有些明白为什么有些妖魔喜欢折磨凡人了。”
  “真是让人恶心的爱好!”苏曲说道,唾弃了他一口,道:“别让我厌恶你,宴生。不要变成我讨厌的那种人,你知道的我最讨厌的是什么样的人。”
  苏曲说句话的时候,他的眼睛看着宴生,他观察着宴生脸上的表情。这个世上最可怕的是不受任何东西约束的恶魔,法律、道德、情感都无法约束他们的行为,所以他们会肆无忌惮的屠杀,虐待,欺凌,折磨他人。宴生就是如此,他不受道德的限制,无论是人间的法律还是天道的法则都无法约束他这个魔道的妖魔。所以他才会犯下如此的罪孽,杀戮如此多的人。
  而苏曲在赌,这是一个赢面不大的赌博,但是苏曲决定赌了!他从来就不是爬输的人。他在赌宴生是不是真如他所说的那般,重视他,哪怕宴生念着一点他们从小的情分,就该理解他的意思,不要去以折磨凡人为乐。
  苏曲这是用自己来作为锁链,试图约束这个地狱里的妖魔的罪孽之手不要伸向无辜的凡人,至少不要为了所谓的取乐而去折磨甚至是虐杀凡人。
  宴生闻言,思索了一下,说道:“你还真是心软呢!苏曲。”
  “不过也是,你是仙人,和妖魔不一样。”宴生说道,“好吧,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我答应你便是。”
  “不会对那些弱的不堪一击的凡人出手,反正他们已经对我没用了。”宴生说道。
  苏曲闻言松了一口气,毫无灵力的凡人面对妖魔毫无反抗之力,等待他们的只有被屠杀的命运。宴生能这样向他保证,起码能减少一些死亡。虽然——他不信任他。
  从那件事情发生之后,苏曲就再也不会相信宴生这个人了,无论是他的承诺,还是他的情感,都不值得相信!
  *********************************************************************************
  苏曲朝前走了几步,他抱起了他的班主任,公主抱,一个中年的秃顶男人。苏曲万万没想到,他人生中的第一个公主抱竟然是献给了一个中年秃顶的男人,还有大肚腩。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冥冥之中好像在预示着什么,注定孤独。
  苏曲将他的班主任放到了一边的角落里,并且随手设下了一个临界,以防一会波及无辜。做完这些之后,苏曲转身朝宴生走了过去,他面无表情,手中握着剑,他沉声说道:“小白,这是我和他的事情,你不要插手。”
  “只要我没死,你就不要出手。”苏曲说道。
  白泽闻言,没有任何迟疑的点头说道:“好。”
  这是属于苏曲的战斗,是属于他的事情,白泽放手让他自己去解决。
  苏曲在宴生的面前十尺远停住,他抬起手中的剑,说道:“十三年那年,我就想狠狠揍你一顿。”
  宴生目光看着他,说道:“只是想揍我一顿?我以为你想杀了我。”
  “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毫无人性吗?”苏曲说道,“是了,你本来就不是人,只是我一直被你虚假的面孔给欺骗了。”
  “那时候,我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把你送进去监狱。”苏曲继续说道,“让你得到应有的惩罚,我以为这样你就会忏悔,会改过自新。现在想想,我真是太天真了,恶魔永远是恶魔。”
  “谁都会悔悟,唯独妖魔不会。对于妖魔最好的惩戒,也是唯一的惩戒,那就是——死亡!”
  “唯有死亡才能洗刷你的罪孽!”
  “不能原谅!永远都不能原谅你!”
  苏曲抬头,目光盯着宴生,一字一顿道:“我会杀了你。”
  宴生闻言,漆黑的眼眸看着他,忽然笑了,笑容妖气横生,道:“只要你能。”
  “我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杀你。早晚有一天,你会死在我手里!”苏曲说道,握着剑的手一紧,他的脚一动,整个人身形迅速的朝前移动,挥剑,斩落!
  站在那的宴生,目光看着苏曲朝他攻击而来,他站在那临危不动,苏曲已经朝他靠近了,不到三尺远,一剑斩来!就在这一刻,宴生猛地朝左移动,他的速度很快,快的让人完全无法阻拦。
  苏曲的剑侧劈而去,宴生猛地朝前一跃,越过了苏曲而去,落在了他的前方。
  一股浓郁的血腥味蔓延开来,有血滴落的声音,苏曲站在那没动,他的瞳孔睁大。他微微的低下头,一杆黑枪插在他的胸口,鲜血正是从那里滴下来的。
  站在他身后的宴生笑了,说道:“如果你只想揍我一顿的话,那恐怕不行,你打不过我。”
  “就凭现在你,太弱了。”宴生说道,他握着黑枪的手一动,猛地朝前一拔,一股鲜血瞬间喷涌而出。他转身,目光看着弯下腰,一只手握着胸口那个窟窿,嘴里大口的吐着血的苏曲,微微一笑,说道:“你不行,苏曲。”
  你不行,苏曲。
  苏曲整个人弯腰弓起,他胸口那处很疼,疼的让人窒息,他的嘴里不受控制的大口鲜血吐出,他头一次知道,原来人可以吐出这么多血,竟然有那么多血可以吐出来。他会不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应该不会吧,好歹他也是个神仙,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死去。
  他才当上神仙没多久,他怎么能死?
  他离开昆仑的时候,还想着要从凡间界带礼物给少阴帝君和长流真君,感谢他们对他的照顾,他怎么能死?
  还有游戏里群里的那些蛇精病逗比们,那群手残的PVP党还等着他去带他们下副本,他怎么能死?
  还有他爸妈,大哥。
  还有他迷路不知道迷到哪里去的亲爹……
  他怎么能死?
  他怎么能……怎么能死在这里,死在宴生的手里!
  苏曲哇的吐出一大口血,然后他硬生生的把嘴里涌上来的血吞了下去。
  他站了起来,他转身,目光看着宴生,“不试试,怎么知道?”
  苏曲举起剑,他动了,快如闪电,他的剑不断的朝宴生劈去,他浑身的杀气冲天,化为实质。他每一挥剑,带动剑气如风暴。
  杀!
  宴生手持一杆黑枪与他搏斗,苏曲没劈去的一剑都被他挡了下来。但是苏曲的身形越来越快,快的只剩下一道虚影,快的让人的眼睛无法捕捉他的轨迹,他的动作。宴生站在那里,不动,他无法看见苏曲,他看不到他!
  轰!
  一声巨响,只见苏曲在宴生的上空,他手里举着剑,夹带着剑气而成的风暴,狠狠地朝宴生劈去。
  
  ☆、第79章 宴生和顾淮(上)
  
  宴生的瞳孔猛地一缩,他举起手中的黑枪,挡住了苏曲的剑。
  下一秒,一股强大的剑气风暴朝他轰去。
  轰!
  一声巨响,宴生整个人被轰飞了出去。
  他撞到在墙壁上,整个人滑落,“咳咳……”几声,宴生的嘴角流出了血迹。他伸手抹了嘴角一把,满手的血。他抬头,目光看着前方面色冰冷的苏曲,笑了,妖气横生。
  这个时候还笑得出来,苏曲皱眉,他举起手中的剑,指着他,“现在知道,我行不行了吧?”
  “不行。”宴生说道,“你还差得远,你打不赢我。”
  “不过偶尔你能伤我几下。”宴生笑道,“苏曲,你比我想象的要厉害。”
  “再来!”苏曲目光盯着他,说道:“再来一次,这回我保证打死你!”
  宴生站起了身子,他唾了一口血,说道:“不要,和你打不好玩,我又不能真把你打死。”
  苏曲闻言,整张脸瞬间阴沉下去,“我可不觉得你刚才有对我手下留情,你打的不是很过瘾?”
  妈的!
  老子胸口都被你捅出了一个大窟窿,血吐了几碗,你还好意思说不能把我打死?你特么这哪里不是把我往死里打了!果然妖魔都是一群睁眼说瞎话,颠倒是非黑白的家伙!
  宴生闻言睁大了眼睛,秀美的脸上有几分稚气的天真,说道:“既然是打斗自然不能轻忽,要用出全力,但是我不会杀你,我会留你一口气的。”
  “……”苏曲。
  你麻痹!
  照你这样说,我还要感谢你咯?
  宴生的话翻译过来就是,你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我只打得你半死。然后他就捅了苏曲的胸口一个大窟窿,这个距离剩下一口气还有些距离……
  苏曲只觉得心里堵了一口气,难受的很,你要杀就杀,要打就打。你血窟窿也捅了,打也打了,临了来一句,我不会杀你的,我会留你一口气。
  真特么的是让人憋屈!
  我还要感谢你的手下留情咯?
  老子真没觉得你哪里手下留情了!
  苏曲的面色难看,站在那脸上的神色阴晴不定。
  忽然,轰的一声巨响!
  苏曲和宴生同时回头看去,只见,前方白泽手举着一把长剑狠狠地刺入了血池里的那个巨大心脏内。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