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豆花同人)花凤戏龙 作者:祁珈

字体:[ ]

 
 
 花凤戏龙 
郑氏王朝已经有两百年的历史了,传到允浩这一代,正好是第四代。 
父王驾崩的时候,允浩还只有十六岁,虽还是懵懂未知的年纪,却已是霸气十足,举手投足之间,尽是帝王风范。 
作为长子,允浩顺理成章的继承了王位,成为了郑氏王朝最年轻的帝王。 
因为年轻,朝中大臣多有不服,边疆战事不断,加上七亲王崔东旭一直对王位虎视眈眈,真可谓内忧外患。 
而允浩亲自披挂上阵,与周边小国周旋,两年之内平定了所有战乱,回朝后大肆修改国法章程,以民为本,招贤纳士,转眼间郑氏王朝繁荣昌盛,一片盛世。 
允浩的能力让大臣刮目相看,朝中原本一些持有疑义的大臣全都心悦诚服,加上允浩身边有三位智士辅佐,军机大臣朴有仟,学府尚书金俊秀,御前护卫沈昌珉,允浩的皇位,可谓是稳如 
 
泰山了。 
一转眼六年过去了,允浩已经二十二岁,见郑氏王朝国太民安,皇太后开始为允浩筹备大婚,全国上下一片喜庆洋洋。这时,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有四个人影从皇宫的高墙内翻了出去 
 
,消失在茫茫的夜色里,第二天,广招天下,皇上微服出访。至于何时回宫,就无从知晓喽。 
1~ 
江南,金府。 
“俊秀,你确定这是你伯父的府上——”原本底气十足的浑厚嗓音,现在已经孱弱无力。 
“回皇——公子——”俊秀一脸无辜:“虽然有两年没回来,但地址应该没有记错啊——” 
“那为何家丁进去通报,已过了两个时辰还不见来人?!”允浩的脸上开始明显不悦。 
“这还用问?!”有仟翻翻白眼:“麻烦您的龙眼仔细大量一下各位的尊容,估计人家以为是丐帮上门了。” 
“你还有脸说?!”允浩大吼一声,却感觉肚子更饿,故压低嗓音说:“我只是说低调出宫,你干吗让我们穿成这样?!还马不停蹄的连夜赶路,这两天我就吃了几块烤地瓜!” 
“这能怪我吗?!”有仟很不服:“一个皇上外带三个大臣,出宫竟然身上不带一毛钱,不吃烤地瓜,难道包子有拣啊——” 
“我怎么知道出门要带钱啊?!”允浩还是不爽:“我除了打仗去过边疆,我出过门没有?!你们倒是整天东奔西跑,怎么连这点常识都没有?!” 
“我们这是出公差——”俊秀小声的嘟囔:“以为跟你混不用自掏腰包——本以为可以潇洒快活,结果——饥肠辘辘,有家不能回——” 
“怎么怪起我来了?!”允浩越想越气:“昌珉,你说!你偷的地瓜,到底你吃了几个?!” 
“我不记得了——”昌珉背对着允浩,头都懒得回:“不给饭吃,地瓜还不管饱啊——我干的可是体力活——” 
允浩无语了,开始埋怨自己不该一时冲动策划这次微服出巡。 
这时,一辆马车驶到金府门口,门帘掀开,金家老爷夫人缓步走下马车,俊秀见状,激动不已:“伯父——伯母——终于见到你们了——” 
金家老爷大量半天,才认出这情绪不稳的叫花子是自家侄儿,不禁鄂然:“秀秀——你不是在京城做官吗?!怎么落的如此田地?!难道——你被罢官了——” 
“伯父——说来话长啊——快——先拿几个卤鸡腿垫垫底——再派下人做一桌酒席——我快不行了——” 
“好好——”伯父急忙拉着俊秀进府,看到同样落魄同样一脸渴望的其他三人,伯父问道:“秀秀——这三位是你丐帮的朋友吧——邀他们一起进府吧——” 
话音刚落,允浩、有仟、昌珉立刻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破门而入。 
金夫人一边摇头一边感慨:“当初没让在中考什么功名果然是对的!” 
****************************************************************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俊秀才向二老解释清楚自己没有被罢官,只是不愿扰民,微服出巡罢了。 
至于允浩的身份,只是含糊的安了个某某皇亲贵族蒙混过关,在府上一片质疑的神情下,四人走为上策,溜回房间梳洗去了。 
痛快的洗了个澡,躺在舒适的客房里小睡片刻,允浩便走出房门,准备在金府四处逛逛。 
沿着蜿蜒的鹅卵石小路,允浩一边欣赏金府精致的江南景色,一边朝后院走去,转来转去,来到一处庭院门口。抬头看看拱门上的匾额,秀丽的写着:花语园。 
 
 
想必是金府的后花园了,允浩推门便入,一进去就看到遍野的鲜花在微风中摇曳,传过花海,便是一口池塘,塘里开满了荷花,美不胜收。池塘边上有一个凉亭,允浩走过去,不禁呆住, 
 
原来亭中赫然坐着一位绝世佳人。 
“她”身着一件白色雪纺的长衫,半躺在凉亭的躺椅上,刚刚清洗的秀发随意的披散在肩头,怀里搂着只长毛的猫儿小睡。羽扇般的睫毛阖在无暇的脸庞上,挺拔俊俏的鼻尖下是红润诱人 
 
的樱唇。淡定脱俗的气质仿佛是天上的仙子,总是阅览过无数美女的允浩也不禁感叹与“她”的倾国绝色,迷恋的盯着“她”诱人的脸庞,突然觉得身旁的百花都已经黯然失色。 
灵敏的猫儿感到了外人的侵入,开始不安的蠕动起来,惊醒的熟睡的在中。他调整了一下睡姿,一边安抚怀中小猫,一边用慵懒甜腻的嗓音说:“乖——别闹——” 
忽然觉得背后有一道灼热的视线,在中慢慢回头,发现身后站着一位英俊伟岸的公子,正呈化石状凝视着自己,在中一惊,顿时睡意全无,抱起猫儿,准备起身离开。 
见美人要走,允浩一个箭步冲过去,瞬间当在在中面前,速度快的惊人,让匆忙的在中来不及收稳脚步,猛的跌进允浩宽大的胸膛。 
允浩顿时觉得一阵诱人的香气扑面袭来,本能的伸手圈住在中纤细的腰身,柔弱无骨的触感让允浩留恋不已,不禁加深双臂的力道,将在中牢牢困在怀里。 
允浩的举动令在中一阵惊鄂,他放开猫儿,用手拼命抵住允浩的胸膛,企图拉开自己和他的距离:“你——这是干什么——快放开——” 
允浩发现美人因为惊恐而越加闪烁的眸子美的惊心动魄,他哪里肯放手,将俊脸更加靠近在中的面颊,贪婪的看个过瘾:“你叫什么名字——是金府的人吗——” 
“与你何干——快把我放开——不然我叫人了——”在中又羞又恼,原本苍白的脸颊也开始红润起来。 
“说出你的名字——不然不放——”允浩赖皮的噙着一抹笑意,端详着怀中美人羞涩焦急的动人表情。 
“你——”在中气呼呼的嘟起嘴巴:“我叫金在中——可以了吧——” 
“金在中——”允浩反复回味着:“怎么像男人的名字——” 
“废话——我本来就是男人——”在中白了允浩一眼:“你到底要不要放开?!” 
“你——是男人——”允浩惊讶的张大嘴巴,随即将手从在中微敞的衣襟出探入,发现除了细腻光滑的肌肤外,果然平坦无物。 
允浩这大胆的举动让在中彻底恼了,他朝着允浩的手臂狠狠的咬了一口,允浩吃痛,猛的将在中发开,皱着眉头,望着匆忙离去的纤瘦背影,一脸不惑。 
**************************************************************** 
允浩冲进俊秀的房间,将还在昏睡的俊秀摇醒,焦急的问:“喂——金俊秀——你给我醒醒——” 
“皇上——您这么急找我有什么事啊——”俊秀睡眼惺忪,迷糊的问。 
“三秒中之内立刻醒来,不然发配你到新疆守边关!” 
俊秀立刻瞪大双眼,仿佛打了激素般神采飞扬:“臣随时听从皇上调遣!” 
“金在中是什么人?!”允浩说出心中的疑问。 
“哦——我堂兄。”俊秀解释道:“我大伯唯一的儿子,你们见过了?” 
“儿子——”允浩自言自语:“原来真的是男人,不是平胸啊——” 
“啊——皇上,你不会也误认为我堂兄是女人了吧——他最讨厌别人这样了——” 
“何止——”允浩老实的说:“我还摸了他的胸部——” 
俊秀立刻摆出一副你完了的表情:“我堂兄——可是很记仇的——” 
允浩仍然不肯相信:“他真的是男人吗——男人怎么会长的那么美丽——” 
“在中哥从小就异于常人,虽是男儿身,却长着一副倾城美貌,年纪越大就越发美丽,总有一些登徒浪子企图轻薄,为了避免骚扰,他渐渐的深入简出,住在花语园里种花养草,修身养性 
 
,有时还会去寺庙里住一段时间,看看佛经什么的,反正他无心功名,也不想继承伯父的事业,外人看来他怪异寂寞,其实倒也自得其乐。” 
“那——他有什么喜欢的人吗——”允浩对这个最好奇。 
 
 
“应该没有吧——他脾气古怪,敏感挑剔,再说,世间的女子谁能及他的容貌半分,怎入的了他的眼?!” 
“那——你堂兄最喜欢什么——” 
“最喜欢的——应该是照镜子吧——” 
“哦——”想像着在中对着镜子梳理秀发的样子,允浩的眼睛立刻变成桃型,“立刻飞鸽传书:命人八百里加急立刻从宫中挑选上好的镜子火速运到府上供你堂兄挑选,不得有误!” 
“是——” 
**************************************************************** 
晚膳的时候,在中破例来到前厅,用根丝带将齐腰的秀发随意绑起,锐利的大眼将允浩四人飞快的扫了一便,便在允浩旁的空位前坐了下来。 
“中儿,这几位是秀秀京城的同僚,来江南微服出巡,在我们家暂住几日。”金老爷看出在中的不悦,急忙解释。 
“我等在府上打扰,多有不便,还请老爷夫人海涵。”允浩客气的说,眼睛却始终望着身边的在中。 
“既然知道不便,就应该快点离开。”在中面无表情,不温不火的说。 
“中儿,不得无理。”老爷训斥道:“我们对朝廷一向是忠心耿耿,能为朝廷尽点绵薄之力,那是应该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