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综漫/家教]你欠我钱+番外 作者:敛衣沾雪(下)

字体:[ ]

 
    ☆、第50章 Stage.50里包恩的番外六号
 
    “因为和蟑螂混在一起所以不能用了,所以王子要把他处理掉,嘻嘻。”金发的男孩大约六七岁的摸样,头发遮住了半张脸,剩下的半张脸被鲜血涂得乱七八糟。和肮脏的行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回头的时候,所咧开的那个灿烂至极的笑容,
    “白痴,只有为自己战斗的人才是最强的。”
    毒蛇摇着头后退半步,下意识地抱住了手臂。
    低下头遮掩住眼中失望的神色,我平静地错开目光。
    他还是不明白吗?但这样也没有关系,或者说,他就一直这样下去反而更加好。虽然有时候会觉得忍无可忍,但任务的对象果然还是这样的智力和能力比较好。只是果然还是隐隐觉得不爽,可能在多次的旅程中已经逐渐将他视作队友了吧。然而,正是因为意识到自己有这样的想法诞生了,我才愈发感到郁闷。
    “喂,你说的那个什么桫椤呢!”
    “啊,那个啊,我大概看错了。”
    失望之极的我连笑容都懒得给他,只是冷漠地斜了他一眼说。
    “好了,走吧。”
    他似乎也感受到了我的态度,难得乖巧地走到我身边。虽然说话时候的态度还是有问题,但也很难得了。
    “你先去办你的事情吧,我在这里再呆一会儿。”
    挥挥手示意他可以走了,我背对着他走向了那片无价之地。我现在需要一个地方冷静一下,而他好像也正好想干点什么事情。
    背后的脚步声消失了,估计是已经到达其他国家了吧。见多了就淡定了,尽管毒蛇的能力好像违反了空间物理学,但这应该是那些科学家去操心的事情。干脆趁着现在没人,再检查一下手臂的伤口吧……嗯?
    “呃……可恶!”
    头剧烈地痛起来,什么东西被硬生生地塞了进来。走马灯一样的闪过无数片段,我睁大眼睛想看清楚,但却只能徒劳地垂下手臂。太快了,速度太快了,所以什么都看不清。只是有金色的东西和红色的东西明晃晃地闪着,交互出现,最后定格在一片纯净的白色上。
    “呼……”
    我深吸一口气,手指触及额头。却在下一秒颤抖着半跪下来,膝盖支撑不住重量,以十分落魄的姿势磕在地面上。
    “毒蛇,你总是皱着眉头啊。喂!”
    “安静点,别烦。”
    “对不起啊,没能……”
    虽然镜头很模糊,但这次我终于听清了一点,没头没尾的两句话。随后就是一片死寂的纯白色,卡带了。
    就在我以为这就是终结的时候,那种剧痛的感觉再次袭来,历经三次之后我逐渐找到了感觉,却在想要呼吸一下的时候差点窒息。加重了数十倍的痛楚传递到大脑,折磨着身体中最脆弱的神经。我咬着牙握紧拳,十指深陷进泥土里,扬起的沙尘飞扬。
    “别担心,待会跟在我身后就好。喂!”
    “你快躲进莫斯卡里面去吧,我一会儿就回来。”
    “毒蛇,你怎么还在这里呢,快点进去啊。”
    这究竟是第几次来着呢,结局总是相同的,只是最后的定格的画面逐渐从那个纯白的房间变成了毒蛇的侧脸。
    “喂,可乐尼洛快点起来,重死了。喂……?”
    他难得地露出了惊慌失措的表情,落在肩头的头发随着动作摇晃,显示出黯淡的色泽。
    “这次还是不行吗?”
    他喃喃地低语,表情绝望而悲伤。头发乱糟糟的,翘得到处都是,满脸都是泪水。
    这次我终于看清了,伴随着鲜血喷洒在空中的痕迹一起,画面清晰到让我难以置信。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会自己会这么以如此清晰的视角了解整个事态的发展了。金色头发的是我的挚友,即使拥有正直的外表却盖不住恶劣的性格,但总算还值得深信。紫色长发的是我现在的任务对象,极尽惹祸之能事,能力特殊却不思上进。
    明明无论从哪方面原因来说,我都是不可能对可乐尼洛下手的,但事实就是发生了,十年后的我亲手杀死了可乐尼洛,没有被操控,没有被威胁,而是在自身意志主导之下攻击了可乐尼洛。
    情况很混乱,但零碎的片段组织在一起理清楚了之后反而整理出了来龙去脉:
    距今为止,在我的记忆中,毒蛇总共经历了250次的“拯救活动”,虽然每次都是以失败告终,前提是如果我没有数错的话。
    在这250个世界中,虽然我从未加入过任何家族,但无论是哪个世界里,和毒蛇在一起的那段旅程都是存在的。虽然之后他成了我暗杀对象的这件事情很遗憾,但任务就是任务,我会如同往常一样认真地执行。
    十年后的“我”一共经历过两次关于毒蛇的任务,一次是露切所拜托的护卫任务,虽然她的本意是让我把毒蛇带回来,但后者的惹祸能力已经充分将任务的性质提高到了护卫上了。另一次是来自于杰索家族的暗杀任务。虽然结果正好相反,但两次的对象都是毒蛇,这一点让我感到有些在意。
    十年后的“我”选择作为一名自由的杀手活下去,并没有加入任何组织,即使是那个最强大的彭格列家族,“我”也拒绝了九代目盛情的邀请。
    【注:也就是说10+R不是彭格列的人,所以接到暗杀巴利安雾守的任务不足为奇。】
    250个世界,250种死法,250种可能性。毒蛇是十年后的“我”的暗杀对象,也是可乐尼洛在十年后的恋人。虽然很可惜,但不能因为私情就毁掉自己的承诺,所以在他冲上来挡住毒蛇的时候,我在犹豫之下还是选择扣动了扳机。
    其实他已经发现了吧?因为他是最了解我的人,无论思想还是行为。十年后的“我”的目标是毒蛇,正因为如此,他才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用行动表明了决意。
    其实每一个世界里,十年后的“我”都有出现,只是从未现身而已。很可惜,毒蛇太紧张了,也太恐惧了,所以在还没有勘察清楚周遭人物的情况下就选择了再一次的“拯救活动”,也就是回溯时间的行为。他离开得太快了,否则一定能看到十年后的“我”所露出的那抹怀念的笑。
    就到这里为止了,别再去了。
    我在心底这样喊着。
    因为如果不厌其烦的选择一次次轮回重复的话,总有一次会发现真相的,也就是作为凶手的“我”会被找出来。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就麻烦了,无论是对现在的可乐尼洛来说还是对我而言都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别去了,你已经遍体鳞伤了。”
    就作为被不明人士刺杀身亡的结局不也很好吗?至少不会让你比现在更加痛苦。我扣住他的手腕这样说。
    “滚开!这些血不是我的!”
    似乎这句话反常的激怒到了他,后者甩开我的手,用一种名之为愤怒的目光瞪着我,露出的一双眼眸是幽邃的深紫色。
    “我说的不是这个!”我强忍下心中的担忧,但没能抑制住激动的口气,“你看看自己的脸。”
    他恍如未觉一般地愣了一下,才后知后觉的摸了摸脸。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早已泪流满面,混杂着鲜血一起,滴落在头发上。
    “毒蛇,你冷静一点。”
    我顺势圈住他的腰把他拎起来,心情混乱之下自己用了多少力气根本不清楚,直到听见他呲牙抽气的声音才反应过来。
    “我已经足够冷静了,现在应该冷静的人是你。而且我看你不爽很久了,别拦我,否则连你也一起杀掉哦。”
    就在我愣住的这一秒,他用尽全力踢了我一脚,随后甩开了我的手。一获得自由之后就跳开三步远,还用一种戒备的眼神看着我。
    “……看来现在需要冷静下来的人真的是我。”
    用手背遮住眼睛,我苦笑着叹了一口气说。虽然我现在连一点微笑的心情都没有。
    他又去了,重复着这个血腥至极的轮回,但无论怎么样,结局都不会是现在我想要的。但我无法阻止,所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悲剧一次次地,接连不断地发生,然后用鲜血作为终焉,用绝望作为期盼。
    “哼,今天怎么有性质抛下拉尔·米尔奇一个人出来了?”
    “我和拉尔只是师徒关系啦,这已经是我这个月第二十次回答你了。喂!”
    “真是拿你没办法啊,为什么你总是要纠结在这件事情上呢。喂!”
    “喂你干什……!”
    “现在明白了吧?”
    “发情找Reborn去,不要传染我,我是正常向的!”
    “……!”
    这一次的开头也是一如既往的美好,交相辉映之下,终点显得尤为残忍。
    我控制不了事态的发生,所以只能看着十年后的“我”放下手枪,露出最温柔最残忍的笑容,
    “哦,还没死吗?”
    他低着头看不清神色,只能听到低笑声回荡在纯白的空间里,然后眼泪一颗颗地顺着脸颊滑落,滴在冰冷的地板上。
    十年后的“我”看着毒蛇身上的外套,逐渐露出怀念的表情,然后在下一秒,全部收敛殆尽。我很熟悉这个冷酷的表情,所以我知道“我”下一步要干什么,也知道这样做的结局是什么。可乐尼洛就在脚下,是一念之差下的无辜牺牲者。
    ‘砰’
    毒蛇弯下腰去捡滑落的外套,在我这边看来不过是数小时之前才递给他的衣服,但在十年后的“我”看来一定是非常值得怀念的东西了吧。
    然后,子弹穿过了他的头发打到了墙壁上。
    不可能!
    十年后的“我”是绝对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的。会得出这样的结论不仅仅是源于对自身的了解,更是来自于对自我实力的绝对肯定。正因为如此,我从来就不吝惜于夸耀自己。
    非常清晰的明白这一点,所以才更加无法理解原因。究竟是什么导致了“我”的失误?或者说,是什么动摇了“我”?
    未来的我是凶手,就这样亲手埋葬了最信赖的挚友,一念之差经历了250多次,未尝改变。
    十年后一切都不同,即使经历250次也无法逃脱死亡的毒蛇,对我的信赖就是最大的盲点。
    现在的我究竟是哪个“我”,是在250多个平行世界中的哪个呢?
    可笑的是,这种东西,连我自己也开始搞不清了。
    记忆、人生和情感,在这一时刻重叠。
  
    ☆、第51章 Stage.51里包恩的番外七号
 
    随着落地声和痛呼声的响起,我瞬间收拾好自己的表情,然后装作如无其事的样子悄然后退了几步,用和平时一样的声音讽刺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