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邪瓶]千言万语 作者:小妖儿2380908/烨小妖儿

字体:[ ]

 
前言
 
在学生党放暑假的这段时间,我作为工作狂,看了三苏近期更的一些东西,包括他的答题、短篇、微信,被虐的死去活来。
 
槽牙一咬,决定自己撸文,我不能再期盼三苏给他们一个多美好的结局,作为他们的亲妈,我想给他们一个平静正常的未来。
 
多年以前,楼主曾经有叫做文笔和智商的东西,但是很不幸,它们都成了开口向下的抛物线,高考时它们是最高点,后来一路下降。现在搞了风马牛不相及的金融,话都不知道能不能说清楚了。
 
从前不知腐为何物,看了盗笔后腐了,从瓶邪到邪瓶,我坚持认为盗笔到后来讲的不是兄弟情,除非对文字敏感度太低。
 
楼主为女汉子,没有看过几部言情小说,更没看过多少篇耽美,喜欢电影,书也是看推理、哲学和心理学方面多点,写的文章也是吐槽的犀利的短篇,这么长的玩意从没写过。
 
文题之所以很狗血,在文中相当一部分是邪与瓶的心理活动,他们的感情,我觉得就是很难说出口,没有就开口,没有结束,羁绊一生。
 
我对沙海的叙事风格的喜欢胜过盗笔,所以文中很多直接用了沙海中的喜欢的句子,如果没有看沙海,可能觉得这文比较装逼。也用了一些大家比较熟悉或者个人比较熟悉的句子。
 
我还是无耻地按照自己对邪与瓶的喜爱撸下去,楼主是个从两头往中间写的奇葩,所以结局已经在我心里,断不会坑。
 
若亲们能忍受我温吞的啰嗦,在文的后期,会看到乃们喜欢的H,简单的说,它就是两个不能爱的男人逐渐爱了的故事。
 
=====================================================================
 
我相信这世界上,有些人有些事有些爱,在见到的第一次,就注定要羁绊一生,就注定像一棵树一样,生长在心里,生生世世。
 
-------题记
 
☆、序
 
当一切完结之后,不,不能说一切都完结了,最重要的事情还没有完成。
 
这场战役过后,除了秀秀,我们所有的人都在医院歇了,只不过住的时间有长有短,每个人身上都有一堆伤痕,伤的最重的是黎簇,没有个小半年是出不了院的。瞎子因为要治眼睛,也会长时间和医院打交道。苏万和杨好伤也不轻,但苏万整天捧着习题,心无旁骛。小花筋骨有损伤,住的特护病房,当然是因为财力。蓝袍有小伤但拒绝救治,带着他的一堆手指,告别后蒸发。
 
而我除了失血过多,肺部有点感染,没有多严重的问题,胖子凭借猪一样的复原能力,除了些皮外伤,内脏稍受震动,也没有什么大碍。
 
住院期间各家的下人,亲戚什么的来回走动,连二叔都不知道怎么来了,只不过他和老爹一样,没说几句话。常来的是王盟和秀秀,王盟一如既往的乌鸦嘴,尤其是听到我要再去长白山以后,非让我交代后事,我气的说:“都把你解雇了,还让我对你交代,交代个屁,凭你这乌鸦嘴我也死好几回了。”王盟听了只是嘿嘿笑。我还是交代了一些事就出院了。
 
胖子知道后,嚷嚷要跟着一起去,我道:“他跟我说十年后去接替他,所以这是我和他的事。”“去你的,装。就你现在这疯劲儿,胖爷我不在旁边提点你,你丫能把长白山炸了,要是因为你搞的火山爆发了,那地方是旅游景点,山底下一堆人。我他娘的就成了千古罪人。”
 
“我不知道还会遇到什么,他说那里很危险。你没必要再跟着冒险了。”
 
“这话你对胖爷我说不就是废话吗?咱们什么没经历?再说了,那也是我哥们儿,别说你了,我他娘的也想见他。他就一个人傻乎乎的看门,也没人给钱,也不管饭,还放出一群怪物,多憋屈一门卫大爷啊。怎么着也得先把他这傻气给正过来。”
 
我笑了,废话不说,我们俩胡吃海塞放松了几天,置办装备向长白山进发。这次装备很齐全,我对雪盲症还心有余悸,所以我们都准备了专业的墨镜。
 
环境造就的天气一年比一年恶劣,悠悠长白,我再一次置身其中。风景什么的,一路的别别扭扭的琐事都没心思计较。
 
纷飞的雪霰啪啪地打在身上,我们走到天黑,支起了帐篷,煮完食物,吃完早早钻进睡袋。此行目的明确,而且不用再担心各种暗算,所以尽量养精蓄锐,争取速战速决。
 
我钻进被窝,得以胡思乱想。不免一番心理建设,各种重逢的场景被我想了个遍。我上一次见到他的举动,搞的世人皆知,唯独他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不能深想,最重要的是一定要带他回家,要告诉他他自由了,能陪伴最好。
 
这个成为唯一的信念,于是不意外的我又梦到了他,一切就像预兆似的,梦到他的身影一会实一会虚,上半身赤裸着,身上的麒麟纹身竟然跃下来,变成了活物,不知跳到了哪里,而他好像一下子离魂一般,仿佛气若游丝慢慢滑倒在地面,缓缓抬起头,黑曜石般的眼睛流露出一种苍凉,唇角却在笑,然后没有任何反应了。
 
我一下子觉得自己在不停反抗梦境,死命想要苏醒,我似乎都能听到自己的大脑在说,妈的不可能,快点醒。居然真的睁开眼,天是黑的,摸出表一看,正好十二点。这他妈到底是什么征兆?我不能允许类似他已经不在了这种事情发生,梦里梦见都是在动摇这个信念。没敢想,结果却真的如梦中提示的一样。我没有找到他。连尸体都没有。他的任何痕迹都没有。就好像他真的没有存在过一样。我花了三天时间才让自己接受这个现实,但是在雪山上呆了一个多月,像鼹鼠一样到处挖洞,不知搞出多少伤。胖子命人不停的给我补给物资。我觉得自己好不容易正常的心又开始失衡。走到哪里都是寂静,都是白茫茫,像溺水的感觉,沉入辩不清颜色的水里,所有拥有的一切都消失了一般,周围只有令人恐惧的水声和气泡,不住轰鸣,世界就像是一个幻境,只是你惊悚的是,如果幻境消失后,这会不会成为你记忆最后的影像。我应该大哭一场,可是脑子里全是他的脸他的声音,我该绝望,却不敢绝望;我该放弃,可是还有更多疑惑。我不知道这些情绪到底有几个层次,如果非用一个词概括,只能是想念。发狂一样的想念。我就像头随时能发狂的野兽。
 
对我而言,最后没能带他回家,我的计划相当于最终失败。而这个结果,真正在我意料之外。
 
作者的话:
 
人老话多,最近记性不大好。
 
再交代几句,这篇基本邪瓶唯一,黑花有点语言挑逗,没什么暧昧,吴邪已经弯了,有个露水情人,给胖爷安排了个女友,有胖子的婚礼。
 
沙海中比较喜欢瞎子,给他一个能复明的机会。
 
黎簇、苏万、王盟、梁湾都有交代。其他人尽量不写。性格都竭力不崩。
 
我个人思想比较爷们,所以人物没有一个软的,但是瓶子最后可能会呈现诱受向,如果你们愿意等的话。
 
昨天有位看文的亲提出了一些好的意见,大清早的再啰嗦几句,如果有看文的亲,别因为序而误导,本文不走原著风,为半架空。
 
本来构思了个原著风的故事,但是觉得无论怎样都无法HE,三苏过多的讲了宿命和人心,这两样东西,写到最后都会沉重,不是他虐成瘾,这种题材太庞大,很难圆。单就小哥只能长生这一点,就是虐的无边无际,没有人会陪他走到最后。
 
我若硬要HE,以我的水平,会像他在沙海2中说的,看金田一中最后出现外生物的感觉,整个故事的体系就被破坏了,没法再看。我的本事只能欲拒还迎的运用一部分原著的东西。
 
某种意义上,总觉得盗笔其实是HE,因为留了期待,而沙海,无论怎样都没法HE了。
 
三苏曾经说,藏海花中吴邪会见到小哥,而且两人会有矛盾爆发点,现在看来他未必会用这个梗,也许忘了。但我却觉得这么处理是合理的,盗笔中小哥必然知道吴邪的命运,虽然只是一部分,吴邪一定不是直接看到了他的敌人,否则就不会在沙海中用大量笔墨描写汪家人。
 
而我们可以知道吴邪的所谓黑化是从墨脱回来以后,所以,应该是有人告诉了他,这个人可能性最大的就是小哥。藏海花中写到胖子和吴邪已经进入青铜门中,总不至于看到的是小哥留下的字条或者是其他什么。所以这篇文设定在墨脱两人曾经见过,而且有冲突,但是小哥无法出来。因为不是主线,一笔带过。
 
三苏最近说,沙海中,铁三角的相遇只能是个幻觉,真正见到,吴邪会说出点题的话,我所理解的,应该仍然是虐,所以,接小哥这种事,留给2015年,留给三苏这个后爹好了。
 
沙海中看到最后更新的,吴邪说离收网不远了,所以说沙海信息量很大,但是发生在一段并不长的时间内,所以小哥并未像吴邪希望的那样出来,十年并未到,他出来也会先去查自己想查的东西。失忆梗,写的好的大神太多,我就不把水搅浑了。
 
本文不注重过去,讲的是现在和未来。
 
☆、第一章 忘记和记得
 
6月中旬午后,北京已经很热了,而后海这个地方白天来回溜达的人都是懒洋洋的,由于污染比较厉害,天总是灰蒙蒙的,显得更加闷热。
 
吴邪从潘家园胖子店里回来,仰在自己酒吧门口的沙发上,半眯着眼睛,看着来往的人,神经放空。
 
刚刚胖子收了一把古刀,于是不经意的又提起了那个人,那个他们都不敢在他面前提的人,让吴邪当场脸色一沉,胖子马上住嘴说今天晚上他们几个聚一聚。不如去解雨臣那宰一顿。
 
吴邪意识到自己失态,于是笑着和胖子一顿扯皮约好。
 
那个挨千刀的,从吴邪彻底确认找不到开始,已经过去将近一年半时间。从他最后从长白山回来以后,动用了一切可以动用的人力物力财力,包括张海客他们,然而即使关系网延伸到海外,依然杳无音讯。
 
他们连那个人消失的入口都没找到。
 
吴邪知道虽然大家都没有放弃,但是内心已经把那个人入殓了。
 
他他妈的到底在哪在干什么在想什么?吴邪想着那张白皙的没有血色的脸,不由得攥紧了拳头。
 
可是怎样都没关系,只要他还活着,让他吴邪做什么都可以。
 
这种感觉蚀骨,不知是痛还是痒,反正是无法治愈。像严重感染溃烂的伤口一样,用不用药都是个问题,更可怕的是用任何药都会让这种痛痒加剧,而就算倾家荡产用尽所有代价治疗,一旦遭遇刺激,又会发作,足以让人身心皆惧。
 
总以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什么都可以忘却,然而唯独那个人就像他的梦魇,甚至无数次都想去一趟秦岭的那棵邪性的青铜树去物质化一个他,哪怕看着一个只能称为一个物质的他,也好,总比现在这样像心被掏空了一样的好。
 
吴邪却没有勇气再去下斗了,道上的人说吴邪比当年的吴老狗还周全,比吴三省还乖张,尤其是近几年,甚至有时阴鸷瘆人。然而胖子他们了解,他本质上仍然纯净,只是面具戴的太久,无法摘下来了,更糟的是促使他戴上面具的始作俑者,却从世界上离奇蒸发。
 
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么多年了,三叔、潘子、阿宁、老痒、大奎、陈皮阿四、霍婆子等等这些人的样子还总是在他的梦里,阴魂不散。早上醒来,他的枕头还有时被汗水浸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