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东方不败之莲若双生 作者:祭祀祭司

字体:[ ]

 
 
文案
莲有一蒂二花者(双生)称并蒂莲,以象男女好合,夫妻恩爱。
杨莲亭重生专宠东方不败,祭祀会在尊重原著的基础上脑洞大开,坚持杨莲亭×教主大人原配cp不动摇。
祭祀文笔不好,会有幼稚,但请多多包涵。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杨莲亭,东方不败 ┃ 配角:曲昃,流憩 ┃ 其它:
 
 
  ☆、情深不寿

 
  黑木崖上的清晨总是会笼罩着一层雾气,使得各色草木都因此产生一种朦胧的美感。
  因为众人都还起身,所以现在的黑木崖静悄悄的,只能偶尔听见虫鸣声。
  杨莲亭坐在床沿里静静的看着东方不败的睡颜,这是他近日里的兴趣。
  其实若是不画那么浓厚的妆,东方不败长的真的很……风华无双,绝代倾城。只是他自己不知,一直因为自己的身体残缺而自卑,想用浓重的妆来来掩盖那不堪的事实。只可惜也因为这妆被令狐冲嘲讽为老旦!!!
  静眼看着东方不败起身洗漱,用膳。往日没有做过的事,现在看来倒是多了几分风味。
  用罢膳食,东方不败总是去花园看会,这花园是杨莲亭特意建来讨东方不败欢心的,只见红梅绿竹,青松翠柏,布置得极具匠心,池塘中数对鸳鸯悠游其间,池旁有四只白鹤。而绕过一堆假山,一个大花圃中尽是深红和粉红的玫瑰,争芳竞艳,娇丽无俦。
  昔日因并不喜东方不败这种伤春悲月的作态,也就从未陪他去过,可今日看来倒也是另一种风情,人面桃花相应红,尽管没有桃花,倒也是妙不可言。
  再次回到小舍,东方不败如往常一样,坐在东首的一张梳妆台前绣花。
  杨莲亭就这样坐着看东方不败绣花,就如同他的武功般,这人做事总是喜欢做到极致,就连绣功也不例外,大片大片的荼靡花绽放在锦绸上,妖娆媚人。
  “莲弟,你带谁一起来了?”
  正在愣神,忽听到东方不败说话,杨莲亭心中一寒,终究,还是来了……
  尽管不想,但杨莲亭还是不由不由自主的向门口看去,隔着绣着一丛牡丹的锦缎门帷,只能看见外室有几个模糊的身影,不过,似乎,还抬着一个担架?
  “是你的老朋友,他非见你不可。”
  “你为甚么带他来?这里只有你一个人才能进来。除了你之外,我谁也不爱见。”
  “不行啊,我不带他来,他便要杀我。我怎能不见你一面而死?”
  “有谁这样大胆,敢欺侮你?是任我行吗?你叫他进来!”
  ……
  同样的对话又再次上演,极尽伤人。但是杨莲亭又不舍的不看,真实爱极了他为自己生气发怒得样子。
  看着他因自己杀了童百熊,看着他被令狐冲嘲讽,看着他以一敌三,看着他因任盈盈伤了自己而分神,看着他……
  连自嘲的勇气都没有了,这副场景不知看了多少遍,从起初的愤怒,到后来的麻木,而到了现在,只想着若是能重活,定要好好待东方不败,每再经历一次,都为东方不败不值,若是,若是没有自己,若是自己没有那么大意,是不是一切都可以改写?
  “任教主,我……我就要死了,我求你一件事,请……你瞧在我这些年来善待你大小姐的份上……”
  “请你饶了杨莲亭一命,将他逐下黑木崖去便是。”
  伸出手,想要摸摸东方不败,手却毫不意外的从他身体上穿了过去。
  也是,自己已经成为鬼了啊,怎么可能摸的到?
  可能是生前作孽太多吧,所以死后没能去投胎,反而被困在这一隅之地,被迫看着死前的事一遍遍发生。
  悔恨,早已不足形容现在的心情。
  “这本册子,便是《葵花宝典》了,上面注明,‘欲练神功,引刀自宫’,老夫可不会没了脑子,去干这等傻事,哈哈,哈哈……”
  杨莲亭愤恨的听着任我行的话,尽管已经听过多遍,但是一想到就是因为任我行的猜忌才使得东方不败修炼《葵花宝典》,还是不由得有种嗜血的欲望。
  等到任我行伸手到东方不败胯.下一摸,果然他的两枚睾.丸已然割去,笑道:“这部《葵花宝典》要是教太监去练,那就再好不过。”时杨莲亭更加呲目欲裂,一动不动的盯着任我行的手,仿佛要把任我行的手就这样剁下来。
  不再听任我行说什么了,杨莲亭回到东方不败的身边,冷冷的看着任我行一行五人,直到他们出了花园再也看不见,才收回目光。
  没有在意东方不败头骨碎破,脑浆迸裂的样子,杨莲亭静静的躺在东方不败身边,虚搂着东方不败,安详的闭上眼。
  “在下没甚么好处,胜在用情专一。这位杨君虽然英俊,就可惜太过喜欢拈花惹草,到处留情……”
  想到这就话,杨莲亭无不心酸。
  令狐冲的话是不是真实,你还不清楚吗?东方,你可曾,在这方面,信过我一点?
  但一想到东方不败不顾自己生死,反手一针,刺入了向问天胸口。致使令狐冲和任我行两柄剑都插入了其后心。杨莲亭便不知道还是甜蜜还是心酸。
  何必,为了自己这么一个不值的人?
  想使劲抱住东方不败的身体,但又不能。杨莲亭最后还是只使劲的攥了一下手。
  我想对你好,为你挡下一切灾祸,可是最大的灾祸却是我带予你的……                    
作者有话要说:  
 
  ☆、重活一世
 
  清晨,薄雾还未散去,空气中停滞着冷气伴随着薄雾还会时不时的使人打个冷颤。
  黑木崖上静悄悄的,偶尔只能听见侍卫巡逻时的走动声。
  位于黑木崖的东首处有一座院落,外表看上去毫不起眼,但内里却自成风景,虽为简洁,却又布置的独具匠心。只见入门便是曲折游廊,阶下石 子漫成甬路。上面小小两三房舍,一明两 暗,里面都是合着地步打就的床几椅案。 从里间房内又得一小门,出去则是后院,有大株梨花兼着芭蕉。又有两间小小退步。后院墙下忽开一隙,清泉一派,开沟仅尺许,灌入墙内,绕阶缘屋至前院,盘旋竹下而出。还泛着软白色阳光照进院落,使得所有的一切都更显得温馨。
  不过这所院落的主人却没有欣赏他的心情。
  “嘶。”杨莲亭忍不住的吸了一口冷气,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
  “总管,怎么了?”门口的婢女听见声响,以为出了什么事,焦急的问道。要是杨总管出了什么事,教主可不会放过自己,想到这婢女就更加着急了。
  “无甚大事。”杨莲亭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无虚进来。”
  “是。”
  杨莲亭用被子捂住头,紧紧的攥住双手,但仍控制不住激动的心情,自己这是重活一世了?不用一次一次看着东方死亡了?
  想要呐喊,想要即刻去找东方不败,但是杨莲亭仍旧死死的控制住,不行,还不确定是什么时间,还不知道东方现在有没有爱上自己,不能,要立刻冷静下来。
  眼见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杨莲亭只能撕咬着被子来缓解自己内心激动的心情。
  就这样不知过了许久,杨莲亭终于冷静了下来,也想起来看一下自己所在的地方。
  杨莲亭看了一眼四周的摆设,很是简洁,却是他一直的习惯,因为少时家贫,即使后来富裕了也没有那种把各处摆满珍贵物品的习惯,也因此根本看不出这是什么时候。
  本想要下床去找一些关于记录时间的东西,却又忽然想起自己没有记录年份那习惯只能作罢。
  静坐在床上,杨莲亭整理着自己思绪。
  阳光透出窗台照射了进来,使杨莲亭不禁眯了眯眼 ,尽管只是早晨还带着微寒的阳光,但杨莲亭还是感到高兴,也不知多久没有感受到阳光的温度了......
  看向门口,不过有门帷在,杨莲亭也只能看见一个有些模糊的身影。
  “进来。”杨莲亭揉了揉额头,有些疲惫的说。
  “杨总管。”门口的婢女推门走了进来,有些胆怯地问道:“可是要更衣?”
  杨莲亭看了一眼那个婢女,有些愣神。“绿衣?”
  “是的,杨总管。”绿衣更加紧张了。
  “无需。”杨莲亭掀开被子,赤脚走到镜子跟前,然后不禁蹙眉,这胡子......
  “绿衣,去拿把能刮了胡子的刀来。”杨莲亭苦笑,虽说留着这就胡子显得更成熟一些,但是也显得五大三粗,一点都配不上东方。
  “是。”
  杨莲亭看着绿衣退去的背影,有些晃神,绿衣还未死,而自己也已经当上了总管,也就是说现在的东方还没有搬到那个小舍去住,可自己未和东方一起住,也不知是自己是没有得到东方的完全信任,还是到了自己恼怒那些闲言闲语所以搬出来自己住了......
  拿起旁边的衣袍,杨莲亭不紧不慢的穿了上去,多想无益,又何苦自己吓自己,还是先见到东方要紧。
  待到绿衣拿来刀,杨莲亭也已经穿好衣袍了。
  尽管很小心,但是由于手生,杨莲亭还是在脸上刮了好几道小口子,不过还好,几天就会消掉,也不会留下什么痕迹。
  洗漱完毕,杨莲亭缓步走出房门。
  这时太阳早已东升,阳光普照大地。原本的薄雾散去,黑木崖上的景象也清晰了起来。杨莲亭仰头向东面看去,只见日光从东射来,照上一座汉白玉的巨大牌楼,牌楼上四个金色大字“泽被苍生”,在阳光下发出闪闪金光,不由得令人肃然起敬。
  这次,是真的重来了。想到这杨莲亭不禁笑出声来,但是也很快收了声,不过即使如此眼角的喜色是怎么掩也掩盖不住的。
  循着记忆中东方不败的住所所在的地方,杨莲亭调整好自己的心情,控制好步伐,向东边走去。
  不过因为杨莲亭毫无内力,也就没有听见隐在暗处的几个紫衣侍卫的谈话。
  “我怎么觉得今天杨总管变了一个人似的?”一个紫衣侍卫摸着下巴嘀咕着。
  “我也这样觉得。”另一个紫衣侍卫揽住那一个紫衣侍卫的肩膀,蹭到他跟前说:“总觉得今天杨总管好像是变瘦了?”
  “不过是把胡子刮了,至于么?”又不知道从哪个地方又冒出来一个紫衣侍卫,朝前边的两个人头上分别打了一巴掌。“赶紧去巡视,小心杨总管要了你们的脑袋。”
  “是,是,这就去。”二人拉着长音,耸着肩膀无奈的回答。
  看着两个同袍逐渐走远,那个紫衣侍卫自言自语了一句:“其实,我还以为杨总管是个大胖子来。”说罢,还摇了摇头,像是要把这个念头甩出脑子里一样。
  “哎,你们等等我啊。”眼见两个同袍快见不到身影了,那个紫衣侍卫赶紧的叫了一句。
  话音未落,前边的两个人走的更快了......                    
作者有话要说:  
 
  ☆、众里寻他
 
  东方不败这几年多阴晴不定,动不动就会发怒,但是却对杨莲亭青昧有佳,所以尽管大多堂主对杨莲亭感到不满,却也没人敢去触他的霉头。不过倒是有一人例外,那就是风雷堂堂主童百熊。
  还未到到大殿,杨莲亭就碰见了刚从黑木崖上来的童百熊。
  所谓冤家路窄也不过是如此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