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魔戒同人)与你思忆缠绵 作者:钟浩

字体:[ ]

 
[原创]与你思忆缠绵
[作者]钟浩
[配对]Legolas+Thranduil    L+H(莱莱攻)
[等级]NC-18
 
这个莱莱会比较恶质,不过偶一定让他和爸爸幸福的。
 
瑟爹和莱莱轮流视角,全文荡气回肠,完美糅合了电影指环王的重要场景。而真正体现作者文力的,是后三分之一的部分,讲述了莱格拉斯率众精灵西渡后,不顾梵拉的反对毅然返回中土寻找始终不肯西迁的父亲,并最终抱得美人归的故事。而且,最后隐喻了,所有现代人类都是瑟爹和人类祖先遗留下来的半精灵混血后代啊。。。。
 
警告:L是当攻的,受是他老爸。看过的人都说在精神上虐得太狠(非肉体虐待),有粉多人叫受不了,所以神经脆弱者勿入!
 
第一章
 
Legolas:
 
岁月交错之间,我失去了那个最在乎的精灵。
 
那年,我刚满2931岁,即将踏上命运的转折点。父亲任命我为林谷会议的使者。事情就是在那时发生的,
 
近三千年的岁月,都在父亲的羽翼下度过。我的心灵,从未容纳别的精灵;我的眼光,也从未凝注别的身影。
骄阳烈艳的金发、晴明湛蓝的双眸、高挑秀停的身段、威仪凛然的风范,无不散发出熠熠光华。
他有时威严明哲,望之生畏;有时冷漠高峻,杀气横生,惟独在我面前,永远和风细雨,慈爱无限。那眼中的冰霜似也融化,寒冷幽清的神气一变为柔情万种,有时还会变为戏谑俏皮的活跃姿态。。
少时,每夜临睡前,他都会来到我床前,在我额头轻轻一吻:“晚安,儿子!”然后看着我睡去,才蹑手蹑脚地离开。
那是我在后来万多年的岁月中再也不复听见的声音。
 
我是在太阳纪末年,大绿林刚刚变为黑森林之时出生的,但亘古长存的绿荫下,与树木为友的精灵们依然活得无忧无虑。
我从不知母亲是谁,也并未兴起探询之念,毕竟,我有父亲,这已足够。
我不想为一个不相干的女子破坏我和父亲之间的和谐。
幼时他常抱我纵马驰骋,冲过小溪和山丘,指导我认识各种各样的植物和鸟兽,树林里的野兽纷纷在他面前逃奔,连凶恶的大蜘蛛群也匆忙躲闪。我暗自决定,将来要成为象他一样的骑士。
我从各个方面效法于他。
他走路的姿势,他威严的神情,他高雅的谈吐,他满腹的经纶,还有他射箭的敏捷、作战的勇猛、指挥的睿智,无一不令我倾心效仿,甚至我还学习他喝酒时的海量。
他总是在发觉之后大笑着说:“Leoglas,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好!”
我也学习他唱歌的悦耳声调、买卖的精明强干、造船的精湛手艺。
就是在造我的第一艘小船时,我初次发现了他的美。
那一天天高云低,阳光耀眼,明晃晃的河水倒映着他的脸,潋滟的水光摇动,涟漪里,他仿佛一朵莹白的百合花浮漾在透明的冰幕上,飘扬的头发更如淡金的虹晕闪耀光色。
我怔怔地望着水面,差一点掉下水去,他责备我不用心,我才清醒过来。
从那以后,我知道了我有一个多么完美的父亲,并且为此而骄傲。
 
花园里,小河边,山毛榉下,印满了我们的双双足迹。
我们亲昵得不象父子,倒象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兄弟。
我们的面孔是那幺相似,我的头发只比他略浅些,但他稳重,而我稚气。
我一心一意要超越他。
训练时,我毫不容情地攻击他,但每一次都败下阵来,唯一聊可自*的是,我的眼力在精灵里无可比拟,因此我的箭法很快就无人可及。
索隆的魔影开始笼罩大绿林,我随父亲出征,奋不顾身地杀敌,我的表现很快就引起了臣子们的赞誉,但他却总是叮嘱我小心。每次战斗归来,他都急切地寻找我,在看到我的一刹那,蓝眸里满溢的担忧才云消雾散。
紧张的局势影响了他的情绪,虽然他在臣民面前总是巍然镇定,但好些夜晚,我发现他躺在会议室的长椅上睡着了,膝上放着最近的报告。
他的脸苍白憔悴,隐在灯光照不到的阴影里,象一朵脱水的干花,脆弱得惹人生怜。
我轻悄地为他盖上毛毯,站在那里忍不住一看再看。我心目中意气风发的父亲原来也有这般不为人知的一面。
我好想把他抱进怀里,抚平他纠结的眉心,为他解去烦忧。虽然力量微薄,我也希望尽力给他安心,如同他过去几千年为我所做的。
所以我和杜内丹人结成了朋友,想从他那儿学到外部世界的知识。尽管我知道父亲并不愿意我和他来往。
有一回父亲说:“你长大了,Legolas,总有一天你会离开这个家。我预感到那天已为时不远。还会有那么一天,你将永远远离我身边。”
说这番话时,他连连叹息,眉宇间寂寞哀凄。我连连保证,决不会永久离开家,可他只报以苦涩的笑意。
 
但我们都没有料到,命运使我们的关系如此结束。
一天下午,我们并马驰骋。
离别的压力使我们愁绪深沉。从林谷来的消息使父亲作出了派我前去的决定,这是我首次离家,但乍起的兴奋在父亲的忧虑中变得沉重。
我们踏马行过幽暗的密林,在肃杀的秋风中,父亲的眉头愈来愈皱。
他终于勒马立定,满面忧思。我又一次注意到隐藏在绿色丝袍下的身躯纤细清瘦,仿佛弱不禁风。而我的个头已经超过了他。
我嬉笑着拔刀与他比试,想让他的心思从即将到来的离别上转移。
但我无疑是失败了,郁郁寡欢的他根本心不在焉,破天荒地被我打败。
我欣喜若狂,将他扑倒在地,一面压制住他的双手,一面哈哈大笑:“认输吧,国王陛下!”
他微微回神的眼眸因忧伤而润湿,略带迷茫地仰视着我。
唉!事情就在那时失去了控制!
那宝石色的眸子散放清光却又空蒙迷离,倒映着我的影子,清雅的眉目若倦若思,面颊因方才的打斗而绯红霞嫣,那嘴唇、柔润清艳的双唇微微张开,吐出不稳定的气息。
扭动着想摆脱我禁制的身体柔软得不可思议,还有……那甜美的、甜美的呼吸……
我别无选择地覆盖了那樱色双唇。
一切电光火石。
我激动又笨拙地撞上了他的牙齿。
他却天真地抱怨:“你怎幺啦?Legolas?嘴巴撞到我了!放开我呀!”
他不知道这样会令掠夺的欲望成百倍地增长。
就这样,我成了征服他的第一个男性。
这是黑色的、污秽的、不可言说的禁忌!
可当它发生时,是多幺美好!
 
趁他误以为是一个玩笑,我用腰带系紧了他的双手。
“你这孩子!调皮也该有个够!”他不满地低喃。
可那刻欲火焚身的我已经不能用“孩子”来形容。
我从他的鬓角开始细吻,一路掠取他的甘美。他的身体果如我多年来设想的那般纤细优雅,敏感的脖颈、柔韧的肩膀、光滑的胸脯、细窄的臀部、纤长的双腿,还有金色细毛下隐藏的根茎和花球,我大胆地把手指插进了后面的甬道。
他在我的身体下挣扎着,无法置信地瞪大眼睛,从起初的严厉叱责到痛苦地哀鸣,再变为不自觉的哀恳,在在充满了受惊的疑惑。我并非无动于衷,奈何他那迥异于平昔的美色教我实难自制,他因异物入侵而发出的短促呻吟象闪电般击中了我,我无法思考,不顾他惊惧的大叫,提起自己早已耸立的欲望俯身送入。
紧实火热的内壁紧紧吸附着我,温暖的压力从四面挤压,象一个专为我打造的套子,用起来如此舒心惬意。我整根挺送到最深处,未经人事的小*被撑到了极限,因我粗暴的*插而震动,流出了鲜血,混合着我的尖端溢出的精水,使我更能渲畅淋漓。我猛烈地抽离*口,又快速突进,撞击得那娇嫩的肌体砰砰作响。
他痛得难忍,秀致的眉毛紧皱成一条线,面色白得凄惨,嘴唇失去了颜色,连呼叫都发不出来,破碎地低喘着。
我无暇顾及,快感激烈地洗刷着我的身体,我的抽刺越来越快,节奏也越来越猛烈。我提起他的腿放到肩上,更大力击穿他的肉身,他的头痛苦地摇摆着,泪水滑落,在我到达高潮的一瞬,他晕倒在我的臂弯里。
那一刻,我好害怕害死了他。
这时,我才仔细地审视自己的作为。那菊状的密穴有些开裂,鲜血被我的粗大堵在里面,他一定惨痛至极。我不由得升起了愧意,但我的一部分仍然嵌在他体内。
我将他紧紧拥在胸前,一次次送上温柔的吻,不住地呼唤他的名字。我没有如往常般叫他“Ada”,相反,我疯狂地反复地告诉他:“我爱你,Thranduil!”
我不停地抚摸他的下身,鲜活的快乐唤回了他的意识。他虚弱地抬起眼睛,目光包含了太多的伤痛不解。我发誓要好好待他。
我的欲望在他的体内再度膨胀,他恐惧地挣扎着,看着他绝望的表情,我的心也悸动不已,我放缓挺进的动作,加意温柔地抚弄他,逗弄那被迫*起的肉茎,他的脸渐渐涨红,仍固执地咬着唇,不肯泄露半丝呻吟。
我俯身舔舐他的唇角和唇线,逼得他终于按捺不住伸出舌头回应我。
在欲望煎熬中,他的眼底仍闪现出受辱的痛楚,断断续续问我:“为什么,Legolas?”
我无法给出解答,因为我自己也一片混乱,除了一味呢喃“我爱你”外什么都说不出。我尝试着用深埋在他体内的欲望寻找能让他舒服些的法子。
当触到前面的某一点时,他突然浑身一震,剧烈的喘着气。我试着反复研磨那一点,这一来,他抑制不住地叫出了声,那表情绝对不是痛苦。
我开始着意在那点旋转,一退一进地磨蹭,这清逸高贵的人儿终于堕入了欲海。
亮闪闪的眼泪滑下氤氲的妙目,娇红的舌尖难耐地渴求我的恩赐,纤秀的腰狂纵地扭动,而他的下体更迎合我的推进,每当我抽离他,他就发出不满的低哼,而我猛力贯穿他时,他闭起眼发出安心的呻吟,我私心为之窃喜。
我再度填满他的空隙,他的肢体不复抗拒,我解开束缚他双手的腰带,在他的内部凶猛地冲荡。尽管偶尔他眼中会浮出痛苦的自责,但他的手还是环住了我的脖颈,下体配合着我的律动,那在我腹上摩擦的前端溢出了银丝,证明他想要更多更多。
我的节奏愈发狂暴,与他合一的部分高热如火,他被我戳到几乎喘不出气,软倒在我胯下,我的每一击都将他顶向云霄天际,他的表情渐渐痴迷,而享用着他的美好的我更是狂野难耐。
那一天,我不知道对他做了多少次,直至银月初上,夜色昏冥,我才抱着沉睡的他策马回宫。
 
屏退左右,我悄悄为他清洗了身体,拥着他进入了梦乡。
那时,我天真地以为等醒来后,一切自会解决。
 
我睁开眼睛,他却不在身边,我起身寻找,却看见卫队长希林德走进来,我的心头顿时有不祥的预感。
他向我行过礼后,拿出了一张文牒:“殿下,陛下刚才签署了命令,要您立刻起程,赶往林谷,由我和卡林加、洛尔陪您前往。”
我厉声问道:“父王呢?”
他不安地看了我一眼:“陛下已出发去巡视边界了。还有——”他递上一封信:“陛下留下了这个!”
我激动不安地撕开了封印,那手遒劲流畅的字迹出现在我面前:
“事已至此,夫复何言?今生今世,再勿相见。若你来寻,惟有一死。”
我捧信的手颤抖得什幺也拿不住,前路黑暗茫然。
 
*******************************
Thranduil:
 
他的一时冲动毁了我的整个生活。
我怎能不知廉耻地在我的孩子身下呻吟?我怎能享受他的抽送带来的欢愉?向来洁身自好的我怎能如此轻易地向欲念屈服?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