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十面埋伏+番外 作者:三水君/是朕QAQ(三)

字体:[ ]

 
·第三十九章·
  
  往后的几天,开封府依旧异常忙碌,展昭忙着破案,公孙忙着医人。之前的一些留审犯都已经被裁定下来,该下地牢的下地牢,该处死的处死。不过处死的手段也分好几种,一些在民间影响恶劣的会被当街处斩,以平民愤。但若是那些牵连到皇家秘事的罪犯,就得在隐秘的行刑室喂毒处死。
  包拯其实不是很忙,这几天他就专门做这事儿,把牢房里的新旧犯人给一次性清了。不停地批示,批示,批示,偶尔会去监督一下行刑,倒也没有很累。只不过开封府被这样肃杀的气氛影响到一些,丫鬟小厮们都不如往日活泼,表情总是沉沉的。
  天气也阴了下来。
  肃清的最后一日,下午午时时候,包拯翻到了最后一片案牒。他伸手揉了揉紧绷的太阳穴,沉沉地叹一口气……总算快结束了,这么大声势的肃清,昭示天下,警醒世人,看来皇上真的被最近的这些事儿给刺激到了。
  门口,负责押送犯人的衙役走进来,双双垂首作揖道:“大人,还有最后一个,是要带到行刑房么?”
  包拯颇有些头疼地放下手里的文牒,闭着眼重重地叹一口气:“哎,带吧,不是开封人,斩首示众没什么意义。你们把他带过去,我在行刑房里等着。”
  “是。”
  衙役们退了出去,包拯疲乏地睁开眼,手上慢慢叩着桌面,布满血丝的眼睛里露出了一丝难以察觉的恻隐之色。
  “……法不容情啊。”
  
  屋外的天色沉郁,天空中密布浓云,好似快要下雨了。周围隐隐起了风,两个衙役并排着走出后院,直直走向后山那边。
  枯叶正在后山脚下的树林里打坐调息,风吹得树叶哗哗作响,黄艳艳红绯绯的叶子卷了一地,好些还飘到了他身上去。在逐渐猛烈的风里,枯叶维持着一动不动的坐姿,定定地睁开了双眼,乌黑的眼珠一片沉凝。
  身体周围,一丈以内的风渐渐地变小了,直至停止。树叶静静地堆落在地上,形成一个向内螺旋的圆形。
  展昭给的心法很有效,非常有效。这效力并不是指他的功力增加了几成,而是,练了这几日之后,枯叶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在慢慢重组。闭着眼在树下调息之时,静谧之中,他能感觉到风在周身流动的痕迹。柔软的气流拂在身上,仿佛变成了一股力量,正渐渐从肌肤往身体里渗透,慢慢充盈他的气海。
  非常纯正,非常纯净的力量,正一日日支撑起他破败的身体。
  缓缓地吐出一口浊气,枯叶闭着眼休息一会儿,随后站起了身。周围树林是一片金黄混着绯红的热烈颜色,他拈下挂在头发上的一枚银杏树叶,伸手将它放飞在风里。
    头发渐渐长了,已经有了些微下垂的弧度,而不再是硬扎扎地支楞着。摸着脑后的伤疤,那天在深潭底下的情景恍如隔世,太多的感受也渐渐忘记了。枯叶现在记得的,就只剩下了眼前的事情,关于展昭,公孙,小四子……还有,展皓。
  他没忘记有一个人在常州等着他,只是,有时候他不怎么敢跟自己提及这个事实。
  这几日,殷侯和天尊经常出现在医房周围,有时候是在吃东西,有时候是在打打闹闹。两人看见了他,眼里会露出一种很微妙的神情,接着还会溜达过来对他嘘寒问暖,每一次都弄得枯叶不知所措,紧张兮兮。有时候殷侯还会意味深长地捏一捏他的肩膀和手臂,乜斜着眼睛“啧啧”两声,摇摇头叹一口气,随后拖着天尊走掉。而每到这时,天尊必定会回过头来看他,郁闷地瘪一下嘴。
  不明所以,后来干脆就不去细想了。反正这俩前辈都没怎么为难他,枯叶就继续默默地过着自己的小日子,练练心法,跟小四子玩一玩,到后山的树林里走一走。
  他曾走到树林子外面,靠近山脚下的地方。稍微远一点的那边有一座小木屋,枯叶曾好奇那儿是用来干什么的,但那地方离得不近,所以他也没有细究。
  兴许是柴房一类的吧。
  
  风渐渐大了,天空中的沉云开始聚集起来,露出风雨欲来的模样。枯叶抬头望一望天空,心说再不回去等会儿估计就要淋雨了。他拍一拍头发上被风蒙上的碎屑和沙尘,转身走出了小树林。
  树林边有一条路通向府里,往外则是直直连接着小木屋,只不过枯叶总是在半途就拐进树林里。迎着风,他在路上加快了脚步,身后是哗哗作响的树林。远远的地方,风声里突然夹杂进了一丝细微的“吱呀”声,枯叶听见,伸手挡着风转身向后看去,就见小木屋的门开了,里面走出两个衙役。他们中间还站着一个人,挺瘦的,穿着深蓝的布衣。
  枯叶不禁站住身子,凝着眼神看那边。那个深蓝衣服的人被两个衙役夹带在中间,从小路上往这边走过来,速度不是很快。他们在风里越走越近,越走越近……枯叶不大肯定,他在风的后面看清了那个人的脸,似乎是……林智桓。
  他已经很瘦了,本来就瘦,现在更瘦,于是就显得眼睛越发地大。枯叶有些怔忪地站在路边,双眼一眨不眨地看着他,而林智桓的视线也一直落在他的身上。他的眼下有很深的青黑,看上去很憔悴,但又不是病态。他手上和脚上没有镣铐,就只是被衙役抓着手臂带着往前。
  他要去哪里?
  枯叶隐隐拧起了眉头,看着越来越近的林智桓。对方眼神里没有太多情绪,没有憎恨,没有厌恶没有竭斯底里,他就只是寂寂地看着枯叶,甚至还有一丝沮丧、不忍、不舍的内容夹杂其中。这让枯叶觉得有些困惑——林智桓对他怎么会有这种感情?
  在两人距离最近的时候,枯叶可以清楚地看见他眼睛里的血丝,以及浓浓的惆怅,还有轻松的释然。他在风里和枯叶擦肩而过,两人一直沉凝地对视着,最后,林智桓甚至还微微弯起了嘴角。
  那一瞬间,枯叶突然感觉,对方就像一只破败的枯叶蝶,似乎马上就要在这风里,在这落叶里被席卷而去。
  他要去干什么?去受审么,还是去看身体?不对,展昭不是说他的毒瘾快好了?还是说,他又得了其他的什么病?
    一直不关心外界的枯叶自然不知道这几天开封府都在干什么,他就是自顾自地练着心法。他自然也不知道,这是他见林智桓的最后一面。
  林智桓不是去升堂受审,也不是去看病。一会儿之后,他会被带到行刑房,在那里,包拯会为他送别。两刻钟之后,他会服下剧毒的鹤顶红,在午时三刻,一天中阳气最盛的时刻,结束他廿五岁的生命。
  
  人活在这个世界上,究竟是以怎样的方式与他人牵绊在一起?如果死亡算是终点,那么对于还活着的人,彼此的关系算不算终结。
  又或者,距离和时间会不会将羁绊冲淡。
  曾经枯叶惦念的是前者,想着自己死去的哥哥,心里会一遍遍回忆他还活着时候的事情。而今,他开始思索后者,想着那个人,想着远处的那个地方,但又不敢靠近一步。对流逝的时间和遥不可及的距离隐隐觉得害怕,但又会沮丧地想,就这样草草结束,似乎也没什么不好。
  如果这段羁绊在自己手里因为无为而慢慢消失,也许,他会觉得有一点失落——但也只是一点点而已。没有拥有过,失去的时候,也就不会觉得太痛心。
  
  枯叶待在开封府已经快两个月,时节已经进入深秋。开封府里的树终于在几日前掉光了叶子,但是雪还没有落下来,只有冷风在一日日地吹。几只乌鸦停在光秃秃的树枝上,不时嘶哑地叫一两声,给本来就肃杀的天气蒙上了一层惶惶的阴影。
  大门口,展昭外出巡街刚回来,穿着薄薄的红色官服被风追着走进门,几片干枯的落叶也飘乎乎地钻进门缝里。殷侯跟天尊在前厅下棋,见他进来,殷侯皱着眉头伸手捏了捏他的手,衣服揪起来薄薄的一层:“啧!天都冷了你还穿这么点儿,老是用内力烘着舒服是吧?快去加衣服!”
  展昭咧嘴嘻笑着往房里跑过去了,天尊乜斜着眼瞟了他一会儿,转回来心不在焉地说:“老魔头,你有没有觉得,展小猫好像又瘦了?”
  “瘦了?还好吧,也就那样儿,从小到大我就没见着他胖过。”殷侯往前走了一只马,另一只手在旁边摸摸摸,从碟子里拿出一块芝麻糖塞进嘴里。天尊眼睛盯着棋盘,一会儿慢悠悠挪了只炮,继续闲闲地叨咕:“玉堂小时候也不胖,生着病,瘦瘦的样子。倒是他娘陆雪儿还胖些,一两岁的时候见着雪白雪白的,圆滚滚的。”
  “啊,就是!兰瓷小时候也肉,那小胳膊,别提多软了!刚生出来时就跟个肉丸子似的,和小四子差不了多少。”殷侯一边情真意切地赞同着,一边摸走了最后一块芝麻糖。后面跟着的天尊摸了一个空,见没了,忍不住抬眼不满地瞪他。殷侯冲他“嘿嘿”地笑,伸手一掰两半,递一半给他。
  这下天尊才满意了,接过去塞进嘴里,一边嚼一边模模糊糊地道:“说起来,兰瓷那丫头好久没见了,跟展小喵他爹哪儿游山玩水去了?”
  “唔,往西域去了,前几天来了信儿,说刚到兰州府。估计过两天就到这儿了吧,那丫头还说带了礼物回来给小四子呢。”殷侯刚说完这话,门口那边,穿着小夹袄的小四子就“噔噔噔”地跑了进来,圆圆的脸上挂着个开心又好奇的表情。
  “殷殷,尊尊!”小家伙脆生生地喊了一嗓子,一头扎进殷侯的怀里。殷侯把他抱到腿上坐着,低头捏捏他的鼻子,道:“小胖子,你怎么来了,刚才不是见着你在看医书么?”
  “唔,因为听见喵爷爷说喵姨姨要给我带礼物呀,小四子就过来喽。”小家伙嘴里含着颗粽子糖,一边笑眯眯地说着一边从衣服里面摸出另外两颗,一颗递给天尊,一颗塞进殷侯手里。殷侯捏着他的脸乐,半真半假地笑道:“啧啧,你个小胖子耳朵还挺尖,听见礼物就过来了。来,给喵爷爷说说,你想要什么礼物?”
  “唔……”小四子睁着大眼睛转过身看殷侯,小嘴抿得紧紧的,笑得颇有些鬼鬼的样子,“那个,喵姨姨去了西域,我想要西域的情人珠,不知道有没有呀?”
  “情人珠?”殷侯有些诧异地挑起眉毛,下意识地抬眼看了看天尊。天尊瞪着眼睛,也是一副惊讶的神情:“你个小东西,见多识广啊,还知道情人珠?”
  “啊?”小四子听他这样说,不禁有些愣:“那个很稀罕嘛?”
  “早在一百五十多年前就绝迹了,现在流传下来的只有传说而已,你说稀不稀罕?你个小胖子,还挺知道为难人啊。”殷侯用手指用力地刮一下小家伙的额头,哼哼地扯起了嘴角。小四子有些疼了,一边哼唧着一边用小胖手捂住脑袋,有些委屈地道:“那我看喵哥哥给了一颗情人珠给小叶子嘛,我就也想弄一颗送给小良子喽,哪里知道它那么稀罕……”
  殷侯和天尊听见他的嘀咕,彼此对视一眼,眉毛不约而同地挑了起来:“你说,阿皓有一颗情人珠,然后,他把珠子给了枯叶?”
  小四子巴眨巴眨眼睛:“是啊,红红的一颗小珠子,好可爱呢。”
  哎呀呵!殷侯和天尊瞬间直起身,眼中一下子露出了好奇的眼神。情人珠啊,啧啧啧,长到这把年纪还没见过呢,哦?两人默契十足地对视一眼,随后殷侯迅速地站起身,把小四子放到了椅子上:“哎呀呀,小四子,我们俩先去找小叶子玩一会儿,你自己一个人玩儿啊~”
  说完,一黑一白的俩老人家“嗖”一下就没影儿了,只留下一阵疾风,和院子里被气流卷起来的一层落叶。小四子怔怔地呆坐着,好半晌才后知后觉地“啊”一声:“我,我也要去找小叶子玩儿的!”他手忙脚乱地跳下地,迈着小胖腿“吧嗒吧嗒”追过去,一边追还一边喊:“殷殷,尊尊!等等我,你们不准欺负小叶子!”
  咳,说实话,现在在小四子心里,枯叶已经完全是弱势群体的代名词了。一想到枯叶,他的小脑袋里就条件反射地弹出来“重伤”、“没有功力”、“别人都不跟他玩儿”这些字眼。而殷殷和尊尊又都是不老实不好对付的厉害角色,看见他们俩那不怀好意的眼神,小四子自然而然的就觉得他俩会欺负枯叶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