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十面埋伏+番外 作者:三水君/是朕QAQ(四)

字体:[ ]

 
  
  第二天起来,屋外已经积了一层薄薄的雪。方秋一大早就起了床,撒着欢儿在雪地里抓雪球,聂蹊站在廊子里叼着个烟斗,眼睛看着小孩儿微微笑。季棠清理了东院给猫儿们取暖的炭盆,正端着倒了灰屑的空盆往西院走,半路上遇见刚起床的殷兰瓷,有些哈欠连天的。
  殷兰瓷磨磨蹭蹭地走到聂蹊身边,眼睛眨眨地看了一会儿方秋,然后扭头问他:“阿皓还不起么,这都什么时辰了?”
  聂蹊无所谓地笑笑,说:“现在才刚辰时呢,以前都要赖到辰时过了才起来的。小别胜新婚嘛,不急。”
  “大着肚子还这么折腾啊?”殷兰瓷笑笑地说了这么一句,随后懒洋洋地往西院去了。聂蹊慢悠悠地吸一口烟,起身走到雪地里,伸手抓了一把雪洒到正埋头做小兔子的方秋小脸上。小家伙“昂”地大叫一声,又气又笑地站起来追着聂蹊打闹。聂蹊不紧不慢地在前头跑,方秋就迈着小短腿在后面可劲儿地追,“咯咯”地笑得欢。
  展皓本来在床上抱着枯叶睡着,这会儿也被吵醒了。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心里其实有点儿惊讶——居然睡得这么死,还得被人吵了才醒过来?难以置信地揉揉眼睛,展大少这才逐渐清醒一些,从被窝中坐起身子。枯叶还在一旁睡着,因为肚子的原因,现在的他无法平躺,只能侧着睡。一只手松弛地平放在床褥上,而另一只护着肚子,眼睛沉沉地闭着,呼吸悠长平稳。
  看着他安稳的睡颜,展皓心里一瞬间变得沉缓悠远起来。他披好衣服下了床,帮枯叶掖好被子,又在他脸上轻轻地抚摸了一下,这才静悄悄地走出门去,准备把那闹个不停的捣蛋鬼抓起来。
  方秋还在跟聂蹊闹着呢,抱着他的腿笑个不停,聂蹊坐在廊子边,用腿挂着小孩儿一上一下地抬,方秋缩着脚也随之悬空起来,乐得不行。展皓见了这情景有些想笑,静悄悄地走过去抓住小孩儿往天上轻轻一抛,压低了声音道:“小方秋在乐什么啊?”
  方秋被吓了一跳,在半空中哈哈地尖叫一声,随即被展皓搂进怀里。小孩儿知道是他,忍不住笑弯了眼睛,两只小手按着他的脸颊用力地搓揉。见爹爹的脸被自己弄得奇形怪状,小家伙还乐呢。展皓也随他揉去,搂着他慢悠悠地晃到聂蹊身边坐下了。聂蹊见他脸颊上还残留着枕巾的印子,忍不住露出个淡淡的笑容:“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不陪着你家狐狸?”
  “他还在睡着呢,这小混蛋闹得太大声,我是出来逮他的。”说着,展皓张嘴咬住了方秋正捏他脸皮的手指,小孩儿咧开嘴无声地尖叫,随后又笑了起来。不过听见说阿爹还在睡,所以都敛了声音,就嘴巴在不停地笑啊动啊。聂蹊笑得懒洋洋的,看着儿子,又看看孙子,眼神越发的惫懒。
  又到冬天了……第六十个冬天。聂蹊垂眼看着雪地上凌乱的大大小小脚印,心里一时间有些空茫。还奢求什么呢,孩子们都好,这就是最好的结局了。也许还是有一点儿小小的遗憾,但那也算不了什么了吧。今后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他们也能这样平淡地笑闹,也只是自己看不见而已。
  
  冬至那天,常州府下了一场很大的雪,积雪差点把前院那棵大叶紫薇压垮了。方秋裹成了小棉球,乐颠颠地在雪地里滚来滚去,还拖着敏薇给他堆雪人。
  展皓出门办事去了,但最近都不需要去太久,一般两三天就回,所以也没有以前那么难熬。枯叶的肚子是越发的显了,披着袍子还能看出来一些,下了雪也不敢往雪地里走了,怕滑倒。方秋还眼巴巴的呢,说阿爹来陪我玩嘛,殷兰瓷在一旁捏他的小屁股,说等你阿爹把弟弟生出来再说!
  说起生产,其实殷兰瓷也是担心的。女人生孩子她知道怎么生,可这男人……问枯叶,他也是支支吾吾的说不出来。展皓之前跟他说是公孙总有办法,不用急,可这眼看着六个多月了,再过三个月就……想想都头疼。
  一直到现在,枯叶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用什么地方怀了这个小怪胎,就知道他在肚子里慢慢地长大,逐渐伸胳膊踢腿。有时候在东院,猫儿们往他身上蹭,小三花还会跑到他肚子上来。不过枯叶怀里一向是小角的御座,见被女儿占了,小角也是毫不客气地把人家挤开,自己大摇大摆地窝在上面。
  于是枯叶就抱着小角嘀咕啊,说这小混蛋到底准备怎么办呢,从哪儿生都不对劲儿啊!难不成,真要用刀从肚子里剖出来?摸一摸自己被撑得溜儿圆的肚皮,枯叶默默地叹一口气,心里越发郁闷了。
  
  时节近了年关,家里人都陆陆续续地忙了起来。殷兰瓷带着一伙小丫头开始忙过年的事儿了,展天行和李非常天天在常州府各处走动,有时候实在忙得紧,还会把聂蹊也给叫去。说起聂蹊,枯叶有时候也会忧心他的大限之日。听展皓说是大年初五,那时候他的肚子才刚满八个月,不够日子……也就是说,宝宝注定见不到爷爷了。
  他跟聂蹊实际上没什么特别的交情,是因为展皓,两人才有了比较亲密的关系。会对他崇敬关心,基本上也都是因为展皓的原因。看见他,就会想到他们一族身不由己的宿命,和摆脱不了的责任。展皓跟聂蹊很像,也许聂蹊要更加温柔一些,但在经历了这么多之后,展皓也已经不再是以前那副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了。父子俩一模一样的优雅沉静,温柔淡然,唯一不同的,也许只在于展皓还有自己陪着,而聂蹊的爱人,已经在另一个地方等候他多时。
  未出世的宝宝对聂蹊而言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含义,枯叶不敢妄下论断。只是有时候想着宝宝,枯叶会有些隐隐地期望,希望他能跟聂蹊一样,跟展皓一样,聪明,淡泊,从容,温柔。
  虽然平淡,但到底是他们这一族的传承。血脉的意义在哪儿,不过是看着带有自己影子的后辈子孙,继续在这繁华世界里流连行走。遇到挫折也好,一帆风顺也好,都是替自己继续活着了。其实宝宝未来会长成什么样,现在谁也不知道,但枯叶的确是希望他能像爷爷一点的,以后看着,心里也能舒坦一些,不至于太内疚爷孙俩彼此之间的错过。
  一个刚刚结束,一个即将开始。这样想着,宝宝的出生好似也被赋予了更加深刻的含义,让枯叶越发地期待,并忧心着。
  
  时间进了腊月,过年的事儿也开始正式筹备了起来。这两天展家忙着换新东西呢,新衣服新被褥,秋天刚弹好的棉花被,一床一床地换。展皓房里置办了许多新东西,大衣柜长脚踏,就意味着枯叶正式跟他住一个房间了,什么物品都弄成了双的。展皓从外面回来看见了,心里颇有些喜滋滋的,晚上抱着枯叶自然又是好一阵亲热,每每都把小狐狸弄得欲罢不能,回过神来又咬牙切齿。
  现在生意上只剩了些琐碎的事儿,展皓就撂给钟叔他们做了,钟叔再撂给郑东和仇朗行,弄得俩人怪尴尬的。崇莲倒是一直待在常州府,就在钟家呢,管了几个月事务,俨然是一副新管家的模样了。现在年关,她得负责操持各种事务,有时候殷兰瓷跟她说一声,她还得顺带着把展家的事儿也一起办了。
  这不,前段时间跟一个掌柜说了要年货呢,现在货到了,她就叫了几个伙计运过来到展家这边。彼时敏薇正在大院里指挥着工人抬新家具和被子,乱哄哄忙得不可开交。枯叶抱着方秋坐在廊子里看着,恰好阳光不错,暖烘烘的,要不他一早就扯了小孩儿进屋去了。
  崇莲带着伙计从西院侧门把货运进来,似乎是听见这边热闹还是怎么的,就溜溜达达地走了过来。枯叶远远地看见她,眼神之间打了个招呼,人家姑娘表情淡淡的,视线只在他身上停留了一瞬,接着就往敏薇那边瞟过去了。
  敏薇正叉着腰对着短工们指挥呢,不经意间一晃眼,发现视野里似乎出现了个很讨厌的人。定睛一看,就见崇莲站在树下,双手环胸似笑非笑地正盯着她看。小姑娘一下子瞪起眼睛,气势汹汹地剐了她一眼。枯叶在一旁看得愣住,心说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俩姑娘看不对眼的?瞧敏薇这眼神的劲儿,简直像是要把崇莲的皮剥了一样。
  崇莲倒也不气,也没什么旁的反应,就是轻慢地勾唇笑一笑,眼神里很看不起小姑娘似的。敏薇有些生气了,挺直了腰板冷笑一声,说:“大管家可真闲呐,快过年了,也不好好做事,跑到这儿来干什么?”
  她说这话时眼睛还不依不饶地眯起来,挑着精巧的下巴对崇莲扯了一下嘴唇。崇莲好整以暇地挑挑眉毛,好一会儿才弯起一点点嘴角,不紧不慢地道:“总之不是来看你。”
    敏薇一听,一张小脸气得都快炸了,杏核眼瞪得溜儿圆的,忍不住提高了音调大声骂道:“谁他娘的要你看啦!谁稀罕!我让那王四公子看也不让你看!”
  枯叶在一旁看着,眼睛巴眨巴眨,脑袋有些不明白了。方秋也看得一愣一愣的,仰着小脸还问呢,阿爹,那个高高的姐姐是谁啊,好像见过两次,不过不怎么熟悉呢。小孩子说话声音轻轻的,但不知敏薇怎么就注意到了,瞪着眼睛气呼呼地就朝这边看了过来。枯叶被她瞪得一愣,脸上不禁有些无辜茫然:“怎么了?”
  敏薇瞪着他,余光又气呼呼地看一眼那边依旧气定神闲的崇莲,随后转过身,对着枯叶气恼地大吼起来:“你看什么看!这儿烟大灰大的,呛着了我怎么跟少爷交代!还不快回房里去!方秋也是,天天就知道玩儿,还不快学习,要不然明年该被先生嫌弃了!”
  枯叶和方秋在廊子里坐着,两双眼睛都瞪得溜儿圆的,都是莫名其妙,又觉得无辜委屈。一会儿小姑娘气呼呼地走了,崇莲抿着唇慢悠悠地笑,眼睛里有些同情地看他们一眼,随后也转身走了,剩下一大一小在廊子里兀自凌乱。
  
  下午时候展皓回来,进了中厅就看见枯叶和方秋坐在桌子边死气沉沉的。展大少还心说出什么事儿了,低头一看,才看清方秋在拿着书嘀嘀咕咕地小声背诗。他有些愣,脸上失笑地问怎么了,怎么在背诗呢,不玩儿了么?
  枯叶郁闷地抬起头来看他,干瘪着声音道:“今天敏薇凶我和方秋了。”
  展皓愣了一下,脸上有些哭笑不得:“她不是老凶人么,还没习惯?”
  “不是……”枯叶撇着嘴哼哼地否认,眉头也拧了起来,“不一样,她以前的凶,和今天的凶不是一回事儿。早上崇莲来了,她跟崇莲吵架,我跟方秋刚好在旁边,她就对着我俩凶了。”
  “啊,”展皓挑眉做恍然大悟状,眼里隐隐带笑,“崇莲啊,她们俩一直都不对盘的,见面就要吵,你别在意。以后见她俩对上,你们赶紧躲开就好了,敏薇的迁怒情绪可是很严重的。”
  枯叶和方秋听了,都忍不住哀怨地抬起眼来看他,依旧一副郁闷不已的模样。展皓有些乐了,伸出手各自揉了他们的脸一会儿,安慰说:“好啦好啦,别不开心了,她那臭脾气,过两天就好了。”说完,手掌又移到枯叶的脑袋上呼噜了一下,弯下腰凑到他耳边低声说:“打起精神,等会儿有客人要过来。”
  枯叶本来闷着脑袋,这时候郁郁地抬了起来,一副不感兴趣的样子看着他:“谁啊?”
  展皓微笑一下,不过眼神里很平淡,笑意并没有进到眼睛里去。他无所谓似的抿了一下嘴唇,低沉着嗓子淡淡地说:“你弟弟,岑经。”
  听见这个名字,不只是枯叶,连方秋也瞪着眼睛坐直了,又惊愕又抗拒地瞪住展皓:“他来干什么?!”
  展皓耸耸肩,也是一副不大高兴的样子:“不知道,他说是有重要的事情。啊,还有,他知道你怀孕了。”说着,展皓颇有些爱莫能助地看向惊愕的小狐狸,眉眼里好似在说,“我也不懂他是怎么知道的”。枯叶傻了好一会儿,随后猛地炸起来:“他怎么可能会……!又没人告诉他!”
  “这我就不大懂了。刚才在逢源楼外面看见他,他说给未来外甥买点儿小礼物,过一会儿就来。你要不要……”展皓意有所指地看向房间那边,意思是问他要不要藏起来。枯叶脸色有些臭臭的,拉起方秋转身就朝着房间那边过去了。展皓看着两人快步地走过去,这才定定地敛了眉眼,转过身往大门走。
  其实展皓大概能猜到岑经是如何知道这件事的,也许比他们都早知道也不一定——毕竟是鬼狐岑家的继承人,推演的本事跟神相齐四刃差不了多少。展皓心里有些不快,因为这家伙明明知道这一种可能,却憋在了心里,一丁点儿风声都没给他们透露。要不然,知道怀孕这事儿的时候他就能不那么惊愕,也就可以好好地安慰枯叶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