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银魂同人)【银魂 威银】不要嘲笑下雨不带伞的人们/雨中波普

字体:[ ]

 
 
书名:【银魂 威银】不要嘲笑下雨不带伞的人们
作者:OWL
 
内容简介
 
* 本篇同人取自漫画原作309训至310训之间的空档做平行架空衍生。
 
* 本篇原名为《雨中波普》,首发于鲜网,由于传不上文章,那里已停更了。
 
☆、第一章
 
吉原下起了大雨,阴雾连绵的云朵拉开一大面雨幕,雨水洒在墨色平板瓦屋檐唰啦啦响,与数只紫阳花般的番伞顶弹跳,落到了阿伏兔沾有泥泞的长统军靴旁。
阿伏兔踏进三福屋门口,收起滴着水的番伞。
负责看顾三福屋的是位年轻小姑娘,不出十六十七岁,一手支着脑袋瓜偷闲,听见有人入店的脚步声,才从开小差的午睡中惊醒,望向阿伏兔时,些许傻气的眼神和未施胭脂的两颊红扑扑地煞是可爱。
阿伏兔一双三白眼扫过小姑娘正要长开来的秀气五官,冷然目光好像是审视着对象,又好像根本什么都没看在眼底。
小姑娘慌慌张张地起身鞠躬,怯怯地问:「客人,要些什么吗?」她服贴大腿前的手指头还偷偷按着压皱了的和服袖口。
阿伏兔注意到了,老气横秋地哼笑一声。
阿伏兔喜好身材丰满,面貌冶艳,最好性子还带点骄纵的贵妇,不过无法否认地这种无知纯情的少女也能令许多男人迷恋不已。
吉原之女本是侍候男人的玩物,艺妓馆的妈妈自是把各式各样捧得了场面的女孩能收则收能抢则抢,天质好的女孩成了摇钱树,即便追不上当今日轮太夫的地位,她们未来也能继承妈妈的茶屋安享天年,至于无法成才的女孩若不是终日在红格子后努力揽客苟且偷生,便是被众人欺侮践踏,默默于花街边缘一角消失吧,听来或许有点残酷,但这在吉原是非常自然的事情,尽管那已是过往的回忆了。
数月前统治吉原的第一代夜王凤仙逝世,第二代夜王对吉原管理一事置之不理,日轮趁势率先出头掌权管理,那日一番于情于理皆妥贴适切的演说以及她本身作为女人置高顶点的太夫身分,压下不少暗地里蠢蠢欲动的势力纷争,紧接着借各家艺妓馆与百华众人的支持,弃旧图新一连删改几条不成文规矩,将吉原划分出数块夜生活与一般游客的生意区,于是本应三两日在男人臂膀渡夜的这位清秀小姑娘,如今可以选择做些单纯买卖点心茶水的小生意了。
小姑娘大概是没实际陪过客,见着阿伏兔一脸胡渣,贴肩长的毛发不修边幅,浑身给人某种登徒子气息,她显得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阿伏兔摸着下巴胡渣,声音略是醉言酒语地模糊道:「春雨……来了喔。」
小姑娘不明究理地应了一声:「是?」
「就这么去帮我告诉你们老板娘吧。」
小姑娘傻愣愣的,想来是摸不清阿伏兔的用意;但当她听见阿伏兔提到了「老板娘」,面色流露少许惊疑,又是立刻鞠躬。
「不好意思……客人,请稍微在此等待一下。」
她向阿伏兔告知完,匆匆走进通往后屋的门廊。
三福屋平时都是交给如小姑娘这般的服务生代为打理,老板娘营业这间店面原意是为自己领养的小儿子考虑未来出路,因此尽管有时生意门可罗雀,可从店内布置到食材采买、烹煮馅料仍然是比起别家店要注重细节和质量,若非得要说哪儿对客人不周到的地方,或许只有老板娘本人不能时常出入店内亲自照看难免若干疏漏这点吧。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三福屋的老板娘正是这些日子为吉原忙得焦头烂额的日轮太夫,这样隐情没有一定资历的客人恐怕是不清楚,且不用说是不常见甚至是第一次上门的客人了;小姑娘虽然笨拙,毕竟身处三教九流的吉原,对人的敏感度不至于什么都不懂。
日轮来了。
她坐在特别订制的木头轮椅,由百华之首月咏从门廊深处缓缓推入店内;日轮身上白底浅花碎纹的和服极为朴素,但知行情的人稍稍一看就会发现这和市面上流通聚酯纤维的便宜货不是一个档次。
日轮所坐的轮椅两边皮胎已是沾满雨水,盖在日轮腿上的薄毯子依旧相当柔软舒适,半点也没沾到赶路时溅起的水花,或者该说负责照料日轮起居的月咏是连水花飞溅起来的机会也绝不给予。
两厢见面,谁也没先开口,仅有雨声仍不见歇。
月咏简单地热了一壶茶,倒入茶盏;一盏敬奉日轮,一盏敬奉阿伏兔。
「临时未能有所准备,一点粗茶请见谅。」
月咏纤细的手指将茶盏奉上阿伏兔面前。
阿伏兔接过茶盏,转了转,凝视色泽尚佳的茶水折射着光。
视战斗为人生最高主旨的夜兔一族,阿伏兔在战场上舔血生活习惯了,即便这样的茶香美人也无法掩盖战斗本能,那个本能告诉他,月咏带来的不只是日轮也不只是一盏茶。
三福屋周遭约有八至十名百华在各处布置好了位置,如果阿伏兔有什么行为不慎,明知没有胜算也会随时做好置他于死地的攻击。那去请日轮过来的小姑娘没回三福屋陪侍,想必是顾忌她安危的日轮给打发了去休息吧。
明明都这么和蔼可亲地登场了,比起之前初来吉原的惨状,这会儿没砸坏东西没伤到人,仍然被吉原如临大敌似地严阵以待,还真是使人微微心生郁闷。
阿伏兔一口气喝完茶,将茶盏抛向月咏。月咏抬手接住茶盏,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轻手轻脚地收好茶盏。
「真好啊,这样悠闲的喝茶,大叔我也是很向往啊。」阿伏兔状似随意地摆头探看店内的装潢。
日轮轻抿一抹笑。
「小店的茶,承蒙贵客喜欢。」
「所以才会令人如此流连忘返,多少人家里的茶都喝不香了。」他哼着笑,又说:「这阵子常居江户的天人广传某种茗茶,不知道日轮太夫有没有听过?」
「请大人恕奴家见识浅薄,江户茗茶繁多,大人说的是哪一家呢?」
「听人说,仅仅轻抿入口,耳边便响起鸟群振翅之声,恍然间鼻腔、舌尖泛起阵阵清香,令人心驰神往不可自拔。」
「原来大人说的,应是飞鸟浮香吧。」
「听他们还说,只吉原才有。」
「难得吉原有一物让大人您这样关心。」
「那么,日轮太夫肯定是能拿得出手笔来招待吉原的第二代夜王,对吧。」
「不说奴家所有的八女玉露,便是远在东海另一方最好的洞庭碧螺春也愿为大人敬奉。」
「可惜夜王只对飞鸟浮香有兴趣。」
「辜负大人期待是奴家不是,然而飞鸟浮香实在非是我们这等小店能怀藏呀。」
「日轮太夫都没有的东西,又是什么大店敢抢锋头。」
「奴家深居简出,琐事恐难顾全,不如请奴家的亲信代您探一探可好?」
日轮说到这儿,朱红的嘴唇轻触茶盏,啜饮一口茶,举止极其高雅而纯熟,即是白瓷制的茶盏也不见丝毫印子。
阿伏兔静静地看着日轮一举一动,神情若有所思。
这时,有人忽然道:「杀了妳喔。」
那是清彻明亮的少年声线,由三福屋正门口传至三人耳底;这句话若不知其意,光听声音其实颇是引人喜爱。
日轮持茶盏的手腕顿了顿,却也不过是弹指之间;她放下茶盏,没有接话。
说话的少年身穿夜色长斗篷,头戴兜帽,帽缘遮挡下,仅能见着一片阴影,看不清眼神,凸显鼻下的一抹弯月笑容,带来那么点神秘难测的诡谲感。
月咏在这瞬间,只手伸入衣领,指夹四支苦无,活似威吓外人侵犯领域的猫。
日轮只好轻轻按住月咏手背。
月咏待在日轮身边十几年,自然是会意,但没能有所指示,暗中布署的百华众人箭在弦上来不及收身,一伙人前后左右包夹少年的去路。
阿伏兔快速起身,喊道:「团长!」
阿伏兔语调是忧虑,然而对象并非是少年,而是那群百华们;因为少年是吉原的第二代夜王,宇宙海贼春雨第七师团的团长──神威。
「请住手。」阿伏兔说。
神威慢慢拉下沾满雨水的兜帽,在散发微弱光线的天空下,露出两只海蓝色圆眼珠子,洋溢一骨子天真无辜的味道。
「那句话,是说我吗?」
「团长……」
「我什么都还没做吧。」
神威故意朝左右两方的百华看了看,大有意思是「可是她们先包夹我的喔」。
「不、但是……」
阿伏兔不自觉地摸摸左肩,过去因为制止凤仙和神威师徒互斗而被活生生拔掉的手臂好像莫名隐隐作痛,以及那日同僚被神威一手穿胸丧失的性命,他同样记忆犹新。
阿伏兔很清楚自己的发言地位有多少,或许是比一般团员的分量要多了一点点,而那一点点有时真要说来也是没什么用处,说穿了夜兔本质是只会说人话的野兽,唯有强者胜过一切。
因此在神威面前,阿伏兔终究是得辞穷的。
幸好,日轮这时候替他铺了台阶,说:「是奴家教导不周,下人们不懂待客之道,还请大人见谅。」与此同时,月咏也小声喝斥:「下去。」
那几个百华怎么现身也就怎么散去了。
阿伏兔表面没做表示,心底着实吁了口气,可没等他真的放松神经,神威笑瞇瞇地向着他来说:「阿伏兔……」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阿伏兔抓抓后脑杓,大叹一声。
「三日……三日后没有消息,我们就接手行动,日轮太夫。」阿伏兔语气来到后头,加重了「日轮太夫」这四个字。
日轮长如羽翼的睫毛垂了下来。
「明白了。」她说。
 
☆、第二章
 
数月以来春雨底层有些不平静,元老院被个女人摆了一道;这件事情尽管元老院想压下消息,由于涉入其中的人员广泛,实在难以控制甚嚣尘上的各式议论,为此层峰老头子们沉闷好些时日,私底下甚至找来地球的恐怖份子鬼兵队做地毯式搜索,就是要一刷元老院蒙羞了的脸面。
孔雀姬,那女人如同绰号张扬狂娟,蔷薇红眼仁,细长眼尾微微上翘,高处下瞰的视线,彷佛射到谁,谁便要被她征服;可这般趾高气扬的女人在必要时又懂得谨言慎行,所以春雨的阿呆提督傻傻被她唬住了。
大家以为在第四师团三方派系中被斗了下台的孔雀姬会沉寂一阵子时,她已经卷走春雨内部资金带着辰罗一族漏夜潜逃了;那笔资金虽不至于动摇春雨的根本,也是笔不小数字,足够令孔雀姬组织一艘小舰艇另起炉灶。
阿呆提督狠狠让元老院那些老头子教训了遍,只差没被捌层皮丢出太空舱蹓鸟,这次怎么说都要抓紧机会取回元老院欢心。
原先春雨在黑白两道消息就是四通八达,阿呆提督又难得认真工作了一回,孔雀姬能去的地方委实不多,不久便查到她改头换面在地球落脚,逮住她回春雨,逼她吐出钱来不过是举手之劳,事情却没有就此顺利下去。
孔雀姬再次失踪了。
说来讽刺,在歌舞伎町与西乡、登势、泥水的势力斗争中,孔雀姬──华陀,二度被众人踢出了权利中心。
那么,赔了夫人又折兵的华陀,现在最需要的是什么呢?
「吃饭?」这是神威的回答。
「嗯,啊,也可以这么说啦……」这是阿伏兔的回应。
从三福屋离开后,两人走在通往日载楼的一条石版路。
雨还是下着,雨丝细绵绵地随风而来,铺盖在脸上湿湿冷冷,相较于阿伏兔手持番伞防雨,只是戴了兜帽的神威,浑身湿漉漉地显得比平时要缩小一号。他们这样的二人组合,时不时引人侧目,但神威一点也不在乎,漫不经心地与阿伏兔并肩行进。
阿伏兔并没有想过神威会跟来三福屋,现在除了单纯武力镇压的工作以外,能请神威亲自出面的,大概只有提督、元老院那几个非得用「第七师团团长」这个门面的上层了,其他人与人的交流、会议、合作、沟通等等等等,与其说神威没有丝毫同情心的全部丢到他这儿,不如说神威那种全身只有神经反射弧的生物还是别去的好,尤其是有了这次经验以后,就是神威愿意,阿伏兔也不会同意。
搜捕华陀这档差事原来是沦不到第七师团精锐部队浪费精力,却因为十二师团例行会议中,大概是听到地球还是其他什么关键词,神威随便插口一句「那不是很有趣吗」硬是被阿呆提督接着话尾说「既然第七师团团长极力毛遂自荐,此案就这么决议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