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越苏]三年又三年+番外 作者:一盏屠苏酒

字体:[ ]

 
 
文案
 
屠苏走后第一年。
 
“当年就在这里,我答应过屠苏,等他除去煞气之后就带他下山。他现在下山了,我却不知他在哪里。”
 
屠苏走后第二年。
 
“三年之期已过大半。屠苏,你一定要回来。”
 
屠苏走后第三年。
 
“阿翔,你知不知道屠苏什么时候回来?”
 
……
 
屠苏走后第三十年。
 
“我曾许诺一人,若有朝一日我当真执掌门派,执剑长老之位定为那人而留。然此人,早已远行,杳无音信。若此人一日不归,那位子便会永远空着。直到有一天,他从远方回来。”
 
屠苏走后第三十三年。
 
……
 
“师兄,屠苏回来了。”
 
内容标签:原著向 奇幻魔幻 情有独钟 天作之和
 
搜索关键字:主角:陵越,百里屠苏 ┃ 配角:方兰生,芙蕖,玉泱,红玉,紫胤 ┃ 其它:古剑奇谭,越苏,越苏越
 
第一章 归人
 
“芙蕖恭喜大师兄继任掌门。”
 
“你会离开天墉城吗?”
 
“不会的,我答应了屠苏,要和大师兄守三年之约。大师兄,你会是个好掌教的。”
 
……
 
“阿翔,你知不知道屠苏什么时候回来?”
 
蓬莱一战过后,兰生总觉得日子过的很慢。从前总是想方设法地从二姐眼皮底下溜出去,如今却乐得留在家里,打理家业、陪伴妻女。大哥陵越早已经是天墉城掌门,平日里事务繁忙,每逢中秋和除夕聚上一聚,也算是能享一回天伦之乐。
 
独自闲坐之时,兰生也会想起那段时光。很多记忆渐渐模糊,可是几位挚友的模样却在心中经年,历久弥新。杳无音信的襄铃、偶尔会从远方传来讯息的晴雪、随紫胤真人离开的红玉、最后关头没有同他们一道离开蓬莱的千殇,甚至是少恭……当然,还有百里屠苏。想着想着,已经不再年少的兰生还是会不自觉地红了眼眶。紫胤真人走后天墉城执剑长老之位空悬至今,兰生想,陵越大哥也一定是还在等着那个人回来,哪怕明知他已经不会回来了。
 
“兰生。”门外传来妻子的声音打断了兰生的回忆,却是他们的女儿方沁儿带着他们的外孙女回娘家来了。“时间过的可真快啊,转眼间连咱们的外孙女儿都到了可以谈婚论嫁的年纪了。”
 
看着眼前二八芳华容貌与妻子当年如出一辙的外孙女,兰生不禁有些恍惚了。
 
是啊,时间怎么会过的那么快呢……
 
玉泱此次带领师弟师妹下山行侠仗义,中途落脚江都客栈时遇到了一个有趣的人。这个人十七八岁的少年模样,一袭暗红衣衫,背上背着一把形状奇特的剑。当然真正让他觉得有趣的是这个人和他有六七分相似的长相,尤其是眉心那一点朱砂,连师弟师妹都笑问那是不是他失散多年的兄弟。
 
说笑声惊扰了那人,玉泱看到那人转过头来,看见他们一行人之后原本毫无表情的脸上蓦然现出一丝怔愣。
 
玉泱一拱手道:“我等无状惊扰了这位少侠还请见谅。”
 
那人收敛了神情摇了摇头,却在下一刻突然开口:“你们可是昆仑山天墉城弟子?”
 
天墉城在当代掌门治下比之前代更是发扬光大,门下弟子在山下斩妖除魔往来各处,普通百姓能凭借衣衫服饰认得他们时属平常,因此玉泱也不以为意:“正是天墉城门下。”
 
那人闻言正待开口却被御剑而来之人打断。来人同样是天墉城弟子,神色严肃道江都近郊有妖物作祟。玉泱一挥手命那弟子带路,对那红衫少年只来得及回身拱手道:“少侠若于天墉城有事,不妨在此稍待片刻。”然而那人却摇了摇头不再回应。玉泱也不在意,点头示意后尾随师弟师妹御剑而去。他走得太急,也因此没有听到身后的红衫少年轻声低喃:
 
“师兄……”
 
屠苏至今想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回来的。记忆停留在散魂前的那一刻,睁眼却是在幽都的娲皇神殿。
 
女娲大神说是他的执念维系了本该散去的二魂三魄,借焚寂剑最后的凶煞之力与太子长琴的命魂四魄彻底融合。神殿十巫本忧心焚寂出世将再度为害人间欲将他重新封印却被女娲大神阻止,言说经此一役凶剑焚寂再也不会成为幽都的祸患。
 
屠苏在江都客栈不过暂作休憩,遇见那一群天墉城弟子时着实有些意外。尤其是那领头之人,相貌与他出奇的相似,可举手投足间却有当年大师兄的风范。
 
大师兄……三年之约屠苏终是迟了那么多年,你定是在怪我了吧?
 
于是当屠苏终于行至天墉城山门外时,他竟有些踟蹰犹豫,不知道自己究竟该不该进去了。
 
但是屠苏终究还是站在了山门前,就是那个从前他每次等待大师兄从山下归来的地方。然后,他在那里看见了一个人。那个人一袭掌门华服,记忆中的青丝已成白发,蹙着眉严肃的样子和从前没有半分差别,可眉眼间却全是他不曾见过的沧桑。
 
师兄……
 
屠苏看到陵越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四目相对,看到那个全天下最好看的人瞬间的怔愣、惊喜,以及深深的不可置信。他突然间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回来的了。那维系了他荒魂不散的执念不就是那一年离开之前对那个人所许下的三年之约吗?哪怕他仙灵散尽执念依然不灭,为的就是有朝一日再次来到这里,对那个人说一句:
 
“师兄,屠苏回来了。”
 
第二章 剑灵
 
天墉城自此代掌门上任以来空悬了整整三十年的执剑长老之位终于迎来了它的主人。
 
关于这位执剑长老,天墉城弟子所知不多。只知道他名为百里屠苏,是前代执剑长老的亲传弟子,也是当代掌门唯一的师弟。百里屠苏于三十三年前为阻止一场人间浩劫而离开天墉城,从此杳无音信。据说陵越真人继任掌门之后不顾满门唏嘘质疑而将执剑长老之位空悬三十年之久,正是为了等这个师弟归来。
 
流言归流言,终究没有人敢拿此事当面询问掌门。就算私底下向那些经历过当年之事的师叔师伯打探,也只会得到讳莫如深的微笑。至于那位执剑长老……一众弟子表示就连当日在山门处执勤的两位师兄弟都没能好好地看清楚执剑长老长的什么模样,那人就被一改往日雍容之态的掌门拉回了展剑台玄古居,至今快三日了都还没有出来。就连立执剑长老一事都还是妙法长老在得知前因后果之后传下来的话。不仅如此,妙法长老还说,执剑长老长年未归,与掌门师兄弟二人定有许多事要说,这几日若没有紧急要事,谁也不能去玄古居打扰。
 
芙蕖是亲眼看见陵越拉着屠苏回了玄古居的。初见时她还以为是自己花了眼,直到看见被掌门师兄拉着的人与她四目相对时对她微微一笑,她才险些没有惊叫出来,然而捂着嘴眼眶却红了。
 
那么多年过去了,早在三年之约屠苏没能践言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她最喜欢的屠苏师兄大约是不会回来了。可既然掌门师兄执意要等,那么她也就抱着心底里最微小的奢望陪着他三年又三年地等下去。她没有想到有生之年,他们真的等回了屠苏。尽管晚了那么那么多年,可是他回来了,依然是当年离开时年少的模样。
 
屠苏走后,陵越独自一人居于两人曾经同住的玄古居中,即使后来继任掌门也未曾搬到临天阁居住。紫胤真人在陵越登上掌门之位后不久便带着红玉与古均离开天墉城四处云游去了,于是偌大的展剑台,曾经的师徒三人,就只剩了陵越一个。那个幽都灵女能够为屠苏踏遍万里山河寻求复生之法,可陵越能做的,却只有等待,所以他守在这里。他相信,他所等的人终有一天会回来,他只是怕,怕自己等不到那一天了。
 
三年又三年,转眼三十三年过去了,或许是上天有好生之德,他终于等到了,虽然是以令他出乎意料的方式,可是他的师弟,他的屠苏,终究是回来了。
 
“师兄,抱元守一。”正恍然间,陵越听到了屠苏的声音,将他从无端陷入的回忆中险险抽身,随后他便感受到一股清气自丹田涌入,脑海中也多出了些什么。
 
缓缓睁眼,对坐的人还在闭目调息,陵越直到此时才终于有机会好好地看一看他。
 
那时他别过头没有看那最后一眼只是怕看了就再也不舍得放他走。而接下来的三十三年里他却无时无刻不在后悔,为什么,为什么没有再多看一眼。
 
“师兄。”屠苏睁开眼就看到陵越紧蹙着眉,以为是刚才的事令他有什么不适,然而正要伸手探向他颈边却突然被紧紧握住,“师兄?”
 
“屠苏,可还会离开天墉城?”
 
屠苏闻言一怔,随即微微弯起了唇角:“师兄在哪里,我就在哪里。我……是师兄的剑灵啊。”
 
第三章 师尊
 
成为焚寂剑灵对于屠苏而言并不是什么新奇的体验。只是当年韩云溪的二魂三魄与太子长琴命魂四魄所化的焚寂剑灵乃是经由血涂之阵强行封印在他的体内,韩休宁如此施为保住了焚寂,却也令屠苏受尽煞气噬体之苦。而如今那三魂七魄已经全然融合,焚寂煞气全消,虽然因此屠苏完全沦为了焚寂剑灵,可是作为剑灵能够存于人世,回到天墉城再次见到师兄,屠苏就觉得上天待他也算不薄。
 
“发什么呆?”脚下一个踉跄,屠苏只觉得腰间一紧,耳畔传来陵越的声音,“御剑之时岂能这般大意。”
 
暖暖的气息拂过耳边,屠苏觉得耳朵莫名发烫,有些无措地低头:“师兄……”
 
陵越却以为是自己的责备令屠苏难过了,心中不由有些自责。他好不容易失而复得的宝贝师弟,怎么舍得让他再受一点委屈。于是就像小时候那样摸了摸师弟的脑袋以示安抚:“走吧,师尊应当就在山顶木屋。”
 
被师兄摸了脑袋莫名有些欢喜的屠苏闻言心底打鼓:“师兄,师尊可有生我的气?”当年一意解封下山以赴少恭之约,山门前大逆不道对师尊出手之事尚且历历在目,而后他多年不归,想必师尊他老人家定是气得不轻。
 
师尊是否生气?
 
陵越想起那年白发仙人高高在上遥望远方,伫立许久却忽然沉沉阖目,自那日起闭关三日,出关之后便开始渐渐交付执剑长老的事务。
 
三十三年间,紫胤真人一直在外云游,回天墉城的次数屈指可数,并且从来没有再提起过“百里屠苏”四个字。当年一念之差收了这个小徒弟,若干年后却只能亲手解开他的封印,眼睁睁看着他走上散魂之路,生气吗?陵越并不清楚,只知道从那日起,已修成仙身的师尊沾染上了一丝尘世的气息。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