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猴哥猴哥来一发 作者:张岩曦OMG

字体:[ ]

 
 
《猴哥猴哥来一发(完整版)》作者:张岩曦OMG
 
作者的话:
本人小曦曦,历时四个月终于完成了自己的脑洞文,这也是我写的第一个算是长篇的小说,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在此特开新帖嘚瑟一下。
因为文章内容属于毁三观毁童年的肉肉文,和谐内容居然占到了九成多,所以在发的时候被各种吞贴,各种回收,鉴于广大吧友的呼唤,我认认真真的整理出TXT版让大家观看。
开坑的时候没列大纲,写到哪儿算哪儿,于是写完后面改前面,请大家以整理版为准,前面一些地方改动颇大,读起来更合理些,希望亲们看得开心。
此文我整理了两版:完整版不用多说,就是该出现的都出现了,不该出现的也出现了;而删减版呢,主要是因为沙僧和八戒这对副CP大家都说很雷,于是我很乖的删掉了他们的部分,删除童颜正太VS巨米产女乃的章节,就是沙僧和八戒的口口二三事。
全文六万五千字,悟空总攻,小受三两只,有唐僧啦,小白龙啦,牛魔王啦,等等等等,还有大家很期待的杨戬哦!
至于其他CP,亲们自己看吧,我就不废话了。
 
孙悟空觉得很热,全身都热,尤其是裤裆的位置,燥得他想要捅烂掉世间的一切。
想不到太上老君身为上仙竟如此下流,他炉里的的仙丹每一颗都富含*药,这天庭里的云云难道全是阳痿,不靠这个就不行。怪不得他们从来不搞计划生育,压根儿没那个必要啊。
太上老君听到八卦炼丹炉里的冲撞声,嘴角露出一丝恶毒的微笑,亲自又添了一把火。嘿嘿嘿,死猴子,既然你那么喜欢偷吃,就让你一次吃个够,叫你嫌弃老子年纪大,老子可是出了名的花季伪青年,多少人求而不得。
随着时间的推移,孙悟空渐渐出现了幻觉。他幻想着自己的结拜大哥牛魔王被自己压住狠狠疼爱,一身的腱子肉因为快乐而绷出完美的弧线;幻想着孤傲的二郎真君被自己操弄到三只眼睛泪花涟涟,嘴里却因为含着哮天犬钩子般的*巴而无法求饶;oh!my lady gaga!怎么还有玉帝那二货,不过脱掉衣服的他,身材还真有料,白花花的屁股惹得孙悟空咬出参差的牙印。
太上老君估摸时间差不多,就算是千年的寒冰也该欲求不满的炼化了,更何况是只没有定力的猴子。他可不想把猴子弄死,自己后面还虚位以待被用力填满呢。思至此处,太上老君情不自禁地伸出两指在瘙痒的小*上反复揉压,待到黑菊璀璨绽放。
急切地打开丹炉,从炉中跑出来的大圣挺着一柄不倒金枪,霸气外泄,真真的练成了一副钢筋铁骨火眼金睛。
太上老君温顺的趴伏在地上,高高的撅起恭候多时的屁股,岂料孙悟空并没有饥不择食的速来一发。
大圣危险的眯起眼睛,金箍棒稳稳地架着,身体缓慢向前倾,摆出台球案上瞄准的姿势,默数三声后,猛烈击出。bingo!一棒入网,太上老君高呼着倾泻而出。
走到已经昏掉的老君身边,孙悟空重重的踩了数脚:“哼!想让俺老孙满足你,做完拉皮再说吧,欧吉桑!”把鞋底全部蹭干净后,大圣潇洒的离开,不带走一粒灰尘。
为了发泄怨气,只用了半柱香的时间,灵霄宝殿成了废都。破财的玉帝终于愤怒了,高调邀请佛祖如来捉妖。
佛光普照,威严的如来截下逃往花果山的悟空:“毛猴,你敢不敢跟我打个赌,只要你能翻出我的手心,我就答应你三个条件。”
悟空戏虐道:“喔,不用三个那么多,我不过是要你当着全天庭的面,用你那张每天只会讲佛理嘴巴,嘬俺老孙的大*巴就成,怎么样?”
“呃……可以。”恶趣味被满足的大圣二话不说,脚踏筋斗云,连翻数次,不见了踪影。
半空中,忽感一阵欲望沸腾,孙悟空道刚才被压制的药性上来了,只好停下找个鸟绝人灭的地方撸管。享受完释放的余韵,孙悟空这才观察起周围,五根高耸入云的石柱整齐的排列着,如此的荒芜定是到了天边,想那如来早已远远抛于身后,这个赌是自己赢了。来来来,留个见证,免得那卷毛和尚耍赖。
孙悟空见没有其他可以让自己挥毫泼墨的物件,就沾着先前温热的精华,在中间的柱子上留下六个大字:大圣到此一撸!
唉!返途的孙悟空迎来了猴生中最惨烈的失败,看着如来中指上味道浓郁的大字,了悟的点点头:“原来卷毛你有偷窥癖啊,对于之前看到的可还满意,有没有……”大圣挑了眼如来盘坐的腿间,哼道,“嗯?”
如来一向板直的脸上出现了裂纹,挥掌拍下,将孙悟空牢牢的压于五行山下,嫌弃的反复擦着手,似乎总也甩不掉那臊气似的,其实要不是没事就抬手闻上一闻,大概或许可能不会发现的吧!
“这算秘密被发现后的恼羞成怒吗?我理解的。”悟空无聊的揪着面前的杂草道,“可是,你为什么要用山压住我的身子,而把我的手放在山外边啊!啊!啊!”
“哔——”的一声,五百年过去了。
每天对着蚂蚁唱情歌的大圣终于看见了曙光,观音姐姐飘然而至,告诉他有一唐朝僧人会救他于苦难,不过条件是要保这唐僧去西天取得真经。
孙悟空亢奋的直抽筋,任谁被山压了五百年不活动都会抽。
为了保证万无一失,观音在他头上套了个金刚圈,临走前诡异的低声道:“如不从命,嘿嘿,你懂得……”
可怜的悟空抽的更厉害了。
就在我们的大圣快要望穿火眼金睛时,唐僧扛着一匹黑驴姗姗来迟,没错就是扛着。孙悟空觉得奇怪,难不成这唐僧是个傻的。
“喂,你干嘛有驴不骑呀?”唐僧听到问话,四处寻找人影,可惜什么也没有。糟糕,大白天遇到鬼啦!救命啊——
“叫你妹啊!没看见俺老孙在这趴着吗?”
见唐僧呆愣愣的看过来,孙悟空暗骂几句,又立刻装出一副可怜相道:“唉!想必你就是那个去西天取经的东土高僧吧。我是孙悟空,观音让我在这里等你,这一等就是五百年啊,快点放我出去吧,我会保护你一路畅通无阻的取得真经。”
回过神的唐僧,认真的端详着头上长草的猴子:“阿弥陀佛,既然一起上路,你莫要顽皮,还不速速从山下爬出来,天都快黑了。”
“和尚,你没长眼睛啊,我他妈是被压在这里的。”
唐僧恍然大悟,放下肩上扛着的黑驴,找了一处平坦之地,扎稳马步,气沉丹田,大喝一声“山~倒~啦”,双手搬山用力向上托起,五行山就这样华丽丽的躺平了。
五百年来身上的衣服早就烂没了,悟空揉了揉自己愈发雄伟的*器,上上下下打量着眼前的呆和尚。这人不像以前那些病歪歪的秃驴,肌肤是健康的小麦色,眼神清澈,润眉挺鼻,嘴角含笑,居然还有个若隐若现的酒窝,过分宽大的袈裟衬得少许精瘦,看刚才搬山的力道想必也是个外家高手。
唐僧面色微红紧闭双目,口中振振有词:“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悟空蹭过去揽住和尚:“师父,你看徒儿这衣衫褴褛,实在不像话,有没有衣服可以借来一用。”唐僧慌忙将自己换洗的衣裤递与这个刚收下的徒弟。
穿戴整齐的大圣突然觉得十分憋屈,这裤子未免太紧了,似是为了证实主人的英明,大鸟冲出了禁锢回归自然。震得唐僧恨不能把头埋到地下,孙悟空挠挠头,这回真的伤脑筋了。
此时,一只斑斓猛虎跃出树丛,直扑过来。悟空眼前一亮,揪住老虎的后颈,拖回树丛。
唐僧还没反应过来,“嗖——”的一下,悟空再次出现,腰间多了条虎皮齐哔小毛裙。虽然龟*有些若隐若现,但已经比之前公然遛鸟强了百倍。
穿戴整齐的大圣,一扫久不得自由的狼狈,眉眼间有种洒脱的飞扬,本就生得火眼金睛,睥睨间有种凌厉和嚣张。
“师父,咱们现在出发吧!说不定还能赶到下个镇子休整休整。”
唐僧弯腰扛起驴子,被悟空伸手拦住:“你总扛着这畜生作甚?要是它生病了,咱们再换新的就是了。”
“阿弥陀佛,为师也不想扛着它,但是掌门师兄说练功要持之以恒,平日在庙中都是绑着沙袋,背着圆木,出门在外,沙袋圆木之流太过累赘,所以才扛上这同等重量的驴子。”悟空心想,这和尚真是个实心眼,直的有些可爱。
懒得废话,孙悟空扯下驴子,横抱起唐僧共乘一骑,晃晃悠悠的向着城镇前进。
“悟空,为师会骑驴子,你不用总是扶着我。”唐僧第一百零八次的叹气。
“师父跟俺老孙客气啥,长路漫漫,累到总是不好的。”悟空敷衍的笑着,“那要不换个姿势。”分开唐僧的双腿,让他跨坐在黑驴上,悟空长臂一环抱了个满堂满馅儿。
没一会儿,唐僧再次开口:“悟空,为师硌得慌,你且坐远些。”
“师父你哪里硌得慌?”悟空诚恳的问道。
“这……与驴子接触之地颇为难受。”三藏心里觉得两人如此甚为不妥,但自小在寺院中长大,哪里会说些恶语拒绝,偏生遇到那泼猴,仍是一副安然模样,无奈下只好婉转提示,总不能直白道:“为师是被你的大鸡鸡顶到吧!”。
悟空把手中的缰绳塞给唐僧,将双爪爪心向上的垫在对方屁股下面:“这样可好些。”好你妈啊!三藏心说,这猴头还灿烂上啦,他这哪里是给自己收得一个徒弟,这分明是个色狼祖宗!
三藏毕竟熟读经书,受过大道灌顶,脾气绝对是顶赞的,收心敛性的点点头。大圣见状大尾巴抽打驴臀,撒欢狂奔。
沉迷在不错手感的大圣,发现驴子的速度减慢,他们停在了盘蛇山鹰愁涧:“师父,前面有一条河挡路。”
“这水真长,如穿云而去一眼望不到边呢?悟空,这又无船,又无桥的,究竟该如何渡过?”
“师父你先下来歇歇脚,待俺老孙想想。”呆和尚坐在涧边惬意晒着阳光,偶尔调皮的踢个水花。孙悟空心想,他们相处已有近月,这唐僧真真有趣,比天庭那帮子外表香气逼人,内心一坨shit的怪咖们强太多了。
就在师徒二人忘俗的一个赏景一个赏人之际,水浪掀起细碎的金光,白影微晃,低头肯草的黑驴不见了。悟空心生警惕,闪身追去,原来是被这匿身河里的白龙叼走吞了。
小白龙数百年来,第一次被人在自己的地盘以速度超越,不由稀奇:“你是何人?”
“就凭你,还不配知道爷爷的名字,吞了师父的坐骑,速速偿命。”悟空挥出金箍棒,一招横扫千军,搅得水中卷起通底的漩涡。
堂堂东海龙王三太子何时被人如此挑衅,纵身腾跃,双爪齐攻,每式直奔要害。孙悟空高高跃起准备当头一棒,小白龙似乎受到惊吓卷起龙身,以尾遮目。
“哈哈哈哈,知道俺老孙的厉害了,你这小龙好生没用,来来来,让我捆了去见师父。”
小白龙听了这话,怒道:“你才没用,都这么大了居然还穿开裆裤,好不要脸,快把那根脏东西收起来。”悟空低头一看,自己粗壮的*器早已在扭打过程中硬了,虎皮裙被高高的掀起,两颗蛋蛋随着水流晃来晃去,按照角度来说,小白龙刚才绝逼一览无余。
“看你的龙角,应该已经成年了,怎么,长这么大还没有领略过大人的世界,让猴哥哥我好好教教你!”
感觉到有根热热的东西在自己高贵的龙鳞上蹭来蹭去,这分明是在猥亵他,小白龙张嘴向对方咬去,可是中途却变了调,勾人的娇喘溢出来。
悟空趁着小白龙抬身袭来之时,双指捏住七寸,使力一扭,轻松的获得主动权。龙身瘫倒在涧底,渐渐现出了人形。这七寸的位置本就是龙蛇的心脏之处,而悟空好巧不巧正捏住了小白龙深粉色的*头。
这小白龙的人形三字以蔽之“高富帅”,肤色白皙却充满朝气,剑眉鹰鼻,樱色的薄唇轻启,胸肌平滑,筋肉结实,修长的双腿无助的曲起摩擦,诱人至极。
“都说龙性- yín -荡,刚刚还杀气腾腾,此刻就欲求不满,这位龙小弟,你是有多饥渴啊?”悟空恶意的刮挠着半挺的龙根,直到它颤抖着站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