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骄傲与傲骄+番外 作者:南枝

字体:[ ]

 
文案:
楚未含着白金汤匙出生,又帅得一塌糊涂,初中时候就风靡校园,高中时候顶着校草的名头更惹来不知多少女生追逐。无数人的簇拥,加上家世显赫,让这位大少爷脾性相当傲慢。
 
柳箬和楚未从初一开始同班,一直到高中毕业才分开。很不幸的是,她还是楚未的高中同桌,作为年级前三的优等生,她是个胖子,每日沉迷于书籍和题海,被楚未嘲笑为“只知做题的死胖子”。当发现柳箬竟然喜欢他之后,楚未更是将这种漫不经心的傲慢发挥到了极点,以至于那些围在他身边的人,也都把嘲笑和欺负柳箬当成开心事,以此讨家世非凡的楚未的欢心。
 
十年后,正当人生得意之时的楚未再次遇到了柳箬,柳箬此时已经瘦了……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柳箬,楚未 ┃ 配角:丛渊,江辞 ┃ 其它:南枝,言情,情有独钟,HE
==================
 
 
  ☆、第一章
 
  第一章
  “楚三,我们在尚虞里酒都喝了三轮了,你这人影儿还没呢,大家都在等你,你这到底什么时候能到啊,给个准数。”江辞对着手机吼得很大声,才能突破大包厢里热闹的声音,传达过去。
  楚未才刚和启维集团的老总告辞,坐上自己那辆加长奔驰,就被江辞这话吼得耳朵疼,他没好气地骂回去:“劳资这里忙呢,既然说了要去,难道我会飞你鸽子。”
  江辞看了坐在一边和人划拳喝酒说话的谷雨嫣,手又在身边的女伴的大腿上不规矩地摸了两把,道:“你当然会来,今天来也是来,明天来也是来,我们都等你呢。小志,云哥,大家都在。”
  楚未将脑袋靠在车椅背上,用手捏了捏鼻梁,没好气地说:“已经在车上了,别催了,半小时就到。”
  江辞和他挂了电话,谷雨嫣就朝他挪过来了些,靠近他,略带几分期盼,“江少,怎么样?”
  江辞的目光从谷雨嫣凹凸有致的身体上只淡淡扫了一眼,心想这他妈真是个尤物,不过既然是楚未的人,他自然不会打她的主意。
  谷雨嫣是这几年颇出风头的一个女明星,虽说脸蛋有整过,但的确是漂亮,又身材姣好,有个惹人眼球的大胸,被封为了宅男女神,接拍过不少电视,只是演技差,被称为花瓶。
  楚未去年年底被她勾搭上,颇好了一阵,经常带着她来参加这种圈子里的朋友聚会,江辞和楚未是家世相当从小玩在一起的好哥们,自然就对这个谷雨嫣很熟悉了。
  这年三月,有记者偷拍了谷雨嫣和楚未在车里的激吻照,虽然车里黑呼呼一片,并没有把楚未照清楚,但一直不喜欢被媒体追踪的楚未还是不得已被曝光了同谷雨嫣的恋情。
  从此楚未就对谷雨嫣冷淡了下来,虽然之后依然送车送首饰,又被偷拍过两人一起在K城和巴黎逛街,媒体里甚至炒出两人不久即将成婚,谷雨嫣如愿以偿就要做楚家儿媳妇,但楚未身边这一干能玩会玩的二代三代们,都知道谷雨嫣怕是没戏。
  楚家家世显赫,楚未自己又不是只知受家族荫庇毫无能力的草包,他没像堂兄一般走从政的路子,但他极会经营生意,所做的投资,无不是赚钱的,即使他身边最亲近的哥们如江辞,也不知道他到底身家如何。
  谷雨嫣靠脸蛋、身材和F罩杯走红,借着楚未,又拍了两部大导演的大制作电影,有大红的趋势,但她还不足以让楚未收心娶她。
  再说,楚未身边这一干哥们,大家都看得出楚未并没有把谷雨嫣太往心上放。
  楚未最近借着忙,已经拒绝和谷雨嫣见面了,她的电话,他也一向不接,谷雨嫣没有办法,只得找到江辞的跟前来,先是向江辞打探楚未身边是不是有了新人,江辞还真不知道楚未是不是看上了新人,于是打哈哈扯了些别的,之后实在受不了谷雨嫣的恳求,打电话让她来参加了这次聚会,对她说楚未会来。
  他们这一干圈子里的哥们,定期都会聚一聚的,无论手里有什么事,大多都会来参加,第一当然是要联络感情,在一起放松放松,更多时候是互相交换些信息,知道些上面的情报。
  所以这个圈子是极难混进去的,里面都是他们自己人,江辞打电话叫谷雨嫣来,是很给她颜面了,谷雨嫣知道这些人的能量,虽然她是众星捧月的女星,也不会在这里拿乔,一向是小心奉承着的。
  江辞将手机在手指尖上转了转放到一边,说:“半小时就到了。”
  说完不再多说楚未的事,和其他哥们侃起大山来。
  谷雨嫣端了酒杯来亲自向江辞敬酒:“江少,多谢你了,我敬你一杯。”
  江辞觉得谷雨嫣长得美身材棒,又懂事,其实还不错,他不知道楚未最近是为什么不理她,他想大约是在一起几个月,睡多了也就腻掉了。
  他靠在沙发里,受了谷雨嫣的敬酒,也并没有提点她两句,例如不要在楚未忙的时候不断电话骚扰,那样只会让楚未腻烦,楚未前几任都是因为这个被他甩掉的。
  毕竟谷雨嫣再不错,也只是个玩玩的女人,楚未腻了,江辞不会得罪哥们,帮她说话。
  江辞身边的女人是个十八、九岁不到的小女孩儿,虽然在欢场做事,但到底气性还在,就有些防备着谷雨嫣,怕她不得楚三少喜欢,又来勾引江少,就腻着江辞,不要他再搭理谷雨嫣,还凑在江辞的耳边和他说:“网上说谷雨嫣的胸是隆的,你知道是真是假?”
  江辞笑着摸她,说:“这事你得问楚三,我只知道你这是真的。”
  女孩儿笑着腻在他身上亲亲我我,又斜睨了坐到另一边去和其他人搭讪的谷雨嫣,心想所谓宅男女神,还不是在这里受冷遇,之前还看不上我,她自己又有什么了不起。
  楚未到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四十了,要不是为了见他,几个来了兴致的哥们早就搂着佳人办事去了,谁有兴致在这包厢里喝酒赌牌唱歌过一晚。
  楚未进来就被大家攻击,赵禹志拉着他就要灌他酒:“你他妈有没有时间观念,我们约好的是九点吧,现在都要十二点了。喝酒,赶紧喝!”
  楚未接过酒杯,毫不犹豫地一杯到底,赵禹志又连连灌了他两杯才罢,楚未又说:“今天算我头上吧。的确是有事。”
  龚云不知道楚未和谷雨嫣闹矛盾的事,还以为谷雨嫣在,是楚未让她先来等着的,就笑说道:“我们倒没啥事儿,谷大明星等了你好几个小时了,你先安抚她吧。”
  包厢里灯光暧昧,大家又闹成一团,楚未进来就被赵禹志堵截喝酒,只和几个好兄弟打了招呼,并没有注意到在一边坐着的谷雨嫣,听龚云这么一说,他心里就不高兴了,心想她怎么会在这里,脸上却没有太显露出不快来,只是憋着股子气,目光在包厢里扫了扫。
  虽然这里面一水的漂亮女人,但谷雨嫣在其中依然出色,很引人注意,楚未马上就发现了她,谷雨嫣并未矜持,已经走上了前去,伸手拉住了楚未的手,说:“算不得什么,以前我拍戏,楚未不是照样等我几个小时。”
  她巧笑倩兮,楚未却不给面子地将她的手推开了,说道:“谁请她来的,谁招待她。”
  说完,就要往外走,“在这里喝酒没意思,我们换到浮丘去。”
  江辞起身说:“楚三,你这真是没意思,我们等你这么久,你现在说换地儿就换地儿!”
  楚未转脸过来对着他,说:“说好是兄弟聚会,你们谁什么时候当这种黏糊兮兮的红娘了?啊!”
  江辞也被他闹得心里不痛快,本来他是不会想去管楚未和谷雨嫣的事,但被楚未这话激怒,就骂道:“我请的人,怎么着了!”
  其他几人赶紧过来拉架,楚未皱了一下眉,就往外走了,引楚未进来的女主管看他们闹得不痛快,就要上前打圆场,又自知自己分量不够,只得对楚未亦步亦趋,“楚少,都是好兄弟,这么点事,何必动气,伤了兄弟感情。”
  楚未其实不会生这么大气,只是不想自己身边的兄弟再受谷雨嫣这个女人的引诱帮她行这种方便,来帮两人复合,再说现在楚未看到谷雨嫣就满腔怒火,于是就一把火不管对象是谁地乱烧了。
  楚未没有理那女主管,已经走出去了,江辞看他真走,这也是真怒了,骂道:“劳资以后再管你闲事,劳资就是撕逼。”
  谷雨嫣没想到楚未一点也不顾情分,只得跑去追他,楚未身高腿长走得快,她穿着高跟鞋,一直追到了楼下大厅,才堪堪将他拉住,也顾不得有人会看到,就要抱住楚未,“楚未,你原谅我吧!”
  楚未满脸黑沉,闻到她身上的香水味就觉得腻味恶心,顺手就把她推开了,怒道:“你就是个婊子,我们完了,以后别再打着我的旗号招摇撞骗。”
  谷雨嫣穿着高跟鞋抱住他本就重心不稳,被楚未一推,就摔在了地上,正好有人没有看清楚状况从旁边走过,谷雨嫣就那么摔在了人腿边,手还不自觉扒拉住了人的裤子。
  这家高级会所里,大厅里一向人不多,但这次谷雨嫣运气不佳,正好有另一拨人从另一边出来,在大厅里相遇,不少人看到了她被楚未嫌弃辱骂的情状。
  不过能在娱乐圈上位,自然是舍得一张脸皮的,她哭着说:“楚未,你听我解释。”
  楚未怒道:“没什么好解释!”
  骂完发现那个被谷雨嫣扒拉了一把的人弯下腰将谷雨嫣扶了起来,一双眼睛也朝他看过来,楚未恼怒地回瞪他,心想这人什么意思,想英雄救美,但随即发现此人的眸子在大厅昏暗的光线里宛若月色一般皎洁而清亮,又似一汪清水,似能涤尽凡尘肮脏,让人觉得清透明净到了底,而且,这分明是个身材高挑,气质冷清文静的女人,除此,此人长相秀气,颇漂亮。
  他那怒火和烦躁的心,就像烈阳遇了清风和雨水,瞬间平和了下去。
  
 
  ☆、第二章
 
  第二章
  一时间,女主管和龚云以及另外几人也都追了上来,龚云要比楚未他们大一两岁,性格一向又较好,比较老成些,在他们这群人里,大多数时候都在担任和事老的角色,而且他们也比较离不开龚云,不然人人个性都强,很多时候就容易闹矛盾,没人从中调和,便拉不下脸去和好。
  龚云已经上前拉住楚未,又看了一眼被人扶起来的谷雨嫣,对楚未说:“你们两个吵架,何必闹到大厅里来,好了,好了,赶紧回去了。”
  又对谷雨嫣说:“雨嫣你没有伤到哪里吧。”
  谷雨嫣在圈子里被传为是个性格较温柔的人,并不是耍脾气的那一类,此时她还对着扶她的人道了谢,才一副强忍了泪水装开心的样子回龚云:“谢谢云哥了,我没事,就是楚未他……”
  楚未抿着唇,被这么多人围观的时候,他实在不好再大发脾气了,不然第二天网络和娱乐报纸上就会是铺天盖地他打谷雨嫣的新闻,他自觉自己形象没有那么坏,是打女人的人。
  再说,不知为何,在他多看了扶谷雨嫣起来的那女人几眼之后,就觉得这人特别眼熟,他开始还想这是哪位女明星吗,这种气质倒是少见,不由被她吸引了注意力,对谷雨嫣也没有那么大怒火了。
  即使谷雨嫣又在龚云面前博同情,他也没有发火。
  不过楚未并没有答应要回去,而是说:“云哥,你们自己回去继续玩吧,我有事先走了。”
  龚云还没来得及再劝他两句,就有另一个声音插了进来,“楚未,是楚未,好久不见了啊。”
  此人一米七五多点的身高,但长得稍胖,脸也有点胖,戴着黑框眼镜,显得有些孩子气的虎头虎脑,而他这突然插入进来的行为,也颇有些没看明白情势的傻乎乎。
  楚未看过去,就愣了一下,这虎头虎脑的男人已经上前来了,一把拍在他的胳膊上,说:“喂,老同学都不认识了吗。”
  楚未这才想起来,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后,脸上也带上了一些笑容,这笑自然说不上多么真诚,但是也并不装假和敷衍,他楚三还不必对人陪笑脸,说:“丛渊呀,的确是好久不见了,高中毕业后好像就没见过了吧。你现在怎么样,看起来很不错嘛!”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