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狼的诱惑[瓶邪] 作者:骨小七

字体:[ ]

 
 
文案
吴邪穿越到兽人世界后居然变成一只兽型兔子!
为了避免被吃掉他只能伪装成雌性。
可兽人首领发现了他的性别怎么破!
吴邪为了让首领保密只好帮助部落变强大。
说好的一统兽人世界、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呢?被首领推倒还怎么玩~
 
这是一个宅男穿成兽人、被妻奴首领俘获、一起强壮部落过日子的故事。
外表面瘫冷漠内心妻奴攻X胆小炸毛宅男受
 
张起灵:“请你答应,与我结为伴侣共度一生,我以兽神起誓,不离不弃!”
吴邪:“……”( ﹁ ﹁ )
张起灵:“我是部落的首领,除了我,没有人能替你保守秘密。”
吴邪:“卧槽,你威胁我!”(╬▔皿▔)凸
张起灵:嗯。( ▔--▔ )
吴邪:滚!(っ//////////c)
 
食用指南:
①主角是俩雄性,不会生宝宝,配角就……
②虐白莲花
③虽然我觉得从第一章就开始谈恋爱,但好基友说这是慢热_(:з」∠)_
④HE妥妥的
 
内容标签:异世大陆 布衣生活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吴邪,张起灵 ┃ 配角:安泽,若恩,若华,塔卡 ┃ 其它:兽人,1V1,宠溺,HE
 
 
 
 
  ☆、第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我已经解释过了,我就是小夕小夕就是我,为什么还要举报抄袭?
  太阳的半边脸被东边的山崖遮住的时候,吴邪准时推开了简陋的木门,站在自己的小院子里往不远处的广场张望。
  那边半小时前还排得很长的队伍现在只剩下四五个人,吴邪叹了口气——这个时候,已经不会剩下什么好的肉给他了吧。
  这么想着,吴邪挪着小碎步,垂头丧气地走过去。
  想以前自己的生活虽不富足但也衣食无忧,他可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沦落到伸手讨食的地步。
  这一切还要从半个月之前说起。
  那天,吴邪像平时一样躺在床上准备睡觉,床板一阵剧烈地晃动,紧接着,吴邪看到天花板距离自己越来越近……
  再醒来,他发现周围一切都变了,看到那有半个足球场大的红花把一只异形兔子吃了之后,吴邪确定,自己“不能免俗”地穿越到了兽人的国度。
  之后的事情不需赘述,总之,吴邪在经历了一系列匪夷所思的事情之后,好运气地被一只外出捕猎的队伍救了,大度的兽人们帮他在部落里盖了房子,吴邪就这么在这个异世界定居下来。
  广场上,张起灵将用草藤串起来的肉递给跟前的雌性之后,习惯性地朝那个方向看了一眼,果然见到那个新来的雌性正磨磨蹭蹭地往这边走。
  他细不可见地笑了一下,俯身从架子的下层拿出特意留下的肉,等着那个叫做吴邪的雌性过来。
  吴邪来到这个只存在于小说中的世界两周,他已经学会怎么最大限度地削弱自己的存在感,同时不至于让自己饿死。
  虽然一个大男人,每天都要从首领那里领取食物让他的自尊心很受挫,但比起饿死或者被野兽咬死,已经好太多了。
  不过,比起战胜心里的小别扭,分配食物的那个人才是最大的障碍啊!
  隔了老远吴邪就觉得自己快喘不过气来了,他脸色有些难看,强忍着掉头就走的冲动,一步一步挪到那个强壮的男人面前。
  “请……给我一点肉。”
  吴邪咬牙,到底是谁发明了这么羞耻的申请用语?
  张起灵盯着对方脑袋上的发旋,面无表情地、慢条斯理地伸手点了点架子上的肉,连开口说的话都冷冰冰的:“这是你今天的份。”
  吴邪快速地瞟了一眼那团血淋淋的东西,惊讶地发现居然不是边角料。
  他压下心里的小窃喜,抓住草藤飞快地说:“谢谢首领,兽神与你同在!”说完,他飞快地跑了。
  张起灵看着飞快远去的背影,目光在那双大长腿上停留了好久,忽然,举步跟上去。
  刚跑回家的吴邪不知道今晚他将遭受什么,此时他正边处理领到的肉边平复急促的呼吸。
  他用手背碰了碰胸口,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跳出来了。
  这不只是剧烈奔跑的缘故,每次见到张起灵,吴邪都止不住地双腿打颤。
  倒不是说张起灵这个人长得可怕,相反的,作为部落的首领,张起灵英俊、强大、沉稳、亲民,吴邪自己都挑不出他的毛病。
  但是,那种连灵魂都颤抖的恐惧根本不受吴邪的控制,这让他很无奈,生怕自己哪天会在张起灵面前暴露原形。
  吴邪正想着,他好不容易平复的心脏忽然猛地跳了一下,他整个人都僵硬了……
  那种熟悉的压迫感,只可能来自张起灵!
  张起灵的视力很好,立刻就发现了他靠近后躬身背对着自己的人身体瞬间僵硬,不过,因为一些他自己都懒得想的原因,张起灵选择了忽视对方的不自然。
  他将属于自己的那份肉扔在吴邪的脚边,大喇喇地盘腿坐下,道:“今天我在你家吃饭。”
  作为部落的首领,同时又是一个单身的雄性,他有特权决定去部落里任何人家“做客”。
  吴邪只知道这一点,却不知道作为未婚的独居“雌性”,他也有权利拒绝张起灵的要求。
  他现在想的是,自己一个莫名其妙出现在部落领地边缘的“雌性”,以后的生活都要仰仗首领,不管从哪方面来说,他都不能拒绝!
  这一刻,吴邪多么希望自己不懂这个世界的语言,可惜,根据他的推断,他这次属于魂穿,还是保留了宿体原本记忆的那种,语言根本不是问题!
  他勉强扯出一个笑,侧头对着身后端坐的张起灵说道:“我做的饭不好吃……”
  “没事。”
  张起灵眉头都没皱一下,说完之后,还主动接过吴邪手中的铁片,负担起处理肉类的活。
  张起灵平时都是自己做饭,今天不知道怎么的,不仅特意给吴邪留了上好的前腿肉,还动用特权来蹭饭。
  他才不会承认自己终于被好奇心打败,想要看看这个一靠近自己就发抖的雌性会怎么应对两人独处的情况。
  吴邪的房子是他来到这个部落之后,张起灵召集部落里的兽人帮他建的,作为一个无父无母的单身“雌性”,他的房子建得并不宽敞。
  平时只有他一个人并不觉得小,今天忽然多了一个身高将近两米的雄性,他的小屋瞬间拥挤不堪。
  空气中全是张起灵的味道,吴邪小心翼翼地躲到外面,有余悸地摸摸脑袋和屁股,生怕耳朵和尾巴会不小心露出来,就像小说里狐狸精遇到道士,不小心现形那样。
  不过,吴邪不是狐狸精,张起灵也不是道士。
  张起灵的兽形是一头威武的银白色巨狼,肩高足有3米。
  这样的身形并不是最高大的,但他拥有很多巨型兽人没有的速度,又有较小兽人没有的凶猛。总的来说,张起灵是速度和力量的完美结合,他的强大是族人公认的。
  而吴邪,他的兽形是一只“兔子”。
  是的,吴邪不是雌性,他是兽形没有任何战斗力的雄性,是这个异世大陆里极为罕见的食草性兽人。
  穿越过来的第一天,吴邪就知道这个令人崩溃的事实。
  他不知道以前这个身体是怎么活下来的,他只知道,凭借自己宅男的思维和食草性兽形的战斗力是无法在这个处处充满危机的大陆生存下去。
  为了活命,吴邪想,自己其实可以选择伪装成雌性,小说里不是说雌性能受到最好的照顾么?
  这个念头冒出来的时候,吴邪狠狠地唾弃自己,作为一个男人,怎么能有这样苟且偷生的想法!
  但是在亲眼看过捕猎场面后,对死亡的恐惧战胜了一切。
  在张起灵满是血气站在他面前,问他是谁的时候,吴邪磕磕巴巴说谎了,他隐瞒了自己是雄性的事实,作为一名珍贵的“雌性”被带回了部落。
  谎言一旦开了头就很难收回,吴邪承认自己怕死,不敢直面捕猎那种以命相搏的场面,但他也不会让自己成为没用的人。
  他逼自己很快学会采集、种地,现在学着织布和识别草药,尽可能地为部落做出贡献,以换取自己生活下去的权利。
  作为流浪的雌性,吴邪会每天都能去领取分配的食物。他每次都去的很晚,让别人先领取食物,自己就拿一些边角料,以这样的方式来减轻自己的罪恶。
  一开始他每天都担心自己的谎言被揭穿,毕竟兽人的嗅觉十分灵敏。但过了半个月也没人察觉,吴邪稍稍放心了些。
  他在外面胡思乱想的时候,张起灵已经快速地将肉处理好了。找锅的时候,张起灵第一次仔仔细细地观察了吴邪的家。
  这间屋子很小,但被收拾得很整齐。
  屋子被一块兽皮隔开,里面估计是睡觉的地方,外面地上有个小小的火塘,边上是被兽皮盖住做饭用的铁锅,还有一个木制的碗。
  盖了兽皮,是怕灰尘弄脏了锅和碗吗?
  张起灵有些意外,他从这一个小小的举动能看出屋子主人的细心。
  那个每次见到他都吓得发抖的雌性也不是这么没用嘛,张起灵在心里想,比起部落里其他单身雌性,他能把自己的生活打理得井井有条,做的已经很好了。
  张起灵轻轻笑了一下,“吴邪。”他往外叫了一声,然后听见一阵手忙脚乱的声音。
  不一会儿,吴邪出现在门口,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首领,你叫我?”
  张起灵看着快要晕倒的吴邪,不自觉地将气息收敛了一点:“你家除了肉,还有别的食物吗?”
  “……还有一些野菜。”
  张起灵在吴邪的脸上看到了一丝不情愿,他眼底染上一层不易察觉的笑意。
  他是部落里的第一勇士,雌性见到他都恨不得贴上来,像吴邪这样怕得发抖的,还是第一个。
  张起灵眼神扫过眼前雌性白色柔软的头发和暗红色的眼睛,眼神里多了一份探究。
  吴邪的反应让他联想到捕猎时候遇到的低级兽,那种弱小的生命体,只是接近都有可能被高级兽的威压压得晕过去。
  张起灵的再次盯着吴邪的眼睛看,暗红色的,不同于任何雌性的漂亮颜色,还有他修长笔直的长腿,比雌性更精瘦灵活的身体……
  被巨大的压力笼罩的吴邪完全不敢去猜想面前强大的兽人在想什么,他努力将注意力转移到别的地方,比如他好不容易收集到的蔬菜要被吃掉了。
 
  ☆、第二章
 
  他平时根本舍不得吃,但首领开口了,他敢说不吗?
  吴邪转身出去,俯身在屋子旁边的一小块地里掏了掏,掏出几个灰扑扑的疙瘩。
  这种东西相当于土豆,只是味道没土豆好,但对于吴邪来说已经是很难得的蔬菜了。
  张起灵没看漏他脸上的不舍,作为一个强大的雄性,他不太能理解雌性对于蔬菜的执着。他从吴邪手上接过土豆,走到一边麻利地处理干净,再连通之前的肉一起放进锅里煮。
  不一会儿,香味飘散,吴邪直到一碗香喷喷的肉端到自己面前才回过神,他下意识地伸手接住,同时说了一声谢谢。
  他是真的饿了,每天都处在下一刻就会被发现身份的恐惧里,吴邪每天都会省下很多食物,以备逃跑之用。
  这样满满一碗的肉,对他来说很奢侈。
  就在他咬住一块肉的时候忽然反应过来,他根本没做饭,这肉是哪儿来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