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鸩+番外 作者:我心中的断背山(下)

字体:[ ]

 
 
“我可不是一般人哦偏执狂,学分的问题,最长半年就能搞定了。我不想留在美国,也不想回瑞士。爸爸那边,他自己完全应付的来。我想韩国,好久没回去,真的有点想了。”
“那倒是的。那就随你的便了。”允浩似乎又漠不关心起来。
涟漪对允浩的草率态度,一点也不介意。轻轻一笑便贴近允浩,在他唇上深深一吻,然后退后一步,干干净净地笑道:“那么,就再见吧!再次见到你的时候,要比现在更帅哦!”
当着在中的面被吻了嘴唇,显然让允浩不悦了,但看着涟漪转身离去的背影,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情感作祟,让允浩轻微的摇了下头,无声的笑了,那笑容在在中看来,是带了点宠溺的。
后来在中再想起这天的巧遇,真的后悔了自己的轻率,把涟漪这个三年就拿下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电子工程和东亚学双学位的女子看得太简单了。
 
返程的飞机上,允浩告诉了在中自己和这个名叫“涟漪”的女子之间,到底有着怎么样的牵绊,才让他郑允浩,也对一个女子那般纵容。
多年前允浩母亲还在的时候,曾和涟漪的父亲李灿宇互为邻居,当时的社会风气和他们的居住环境,是颇有些保守和苛刻的。允浩妈妈未婚先孕的未成年妈妈身份招来了不少的麻烦和冷漠。在几乎已经无法维持生活的阶段,是李灿宇放下身段,不顾流言蜚语毅然的前来帮忙,彼时李灿宇的希腊妻子死于风湿性心脏病。一个鳏夫和一个弃妇,各自带了一个孩子,那光景,真是凄惨。免不了的是是非非因为李灿宇的援手而变的更多,一下子,社会伦理道德的受害者由两个,变成了四个。可是即便如此,李灿宇仍然没有弃这对母子于不顾。
李灿宇的女儿李涟漪比允浩小半岁。由于年龄的接近和相依偎着长大,没有别的伙伴的两个人一直是对方唯一的同龄人。涟漪因为跟着爸爸长大,所以脾气性格慢慢的变的刚强而自立,因此和允浩很投缘。
直到允浩妈妈往生,允浩有很长一段时间都调整不过来,变的性情古怪而暴躁。在那些特殊的日子里,涟漪始终都陪伴在允浩身边,即使允浩发了脾气动手打了涟漪,涟漪也毫不介意,像个男孩子一样承受允浩的恶劣。最后允浩要被送到美国去的消息一传来,涟漪突然变的奇怪,大哭一场之后闭门不出,一直都不肯见允浩。到允浩走的那天,才硬塞进允浩车里一个包。
“包里装着涟漪两年来的日记。她在各个方面都很早熟,是个灵慧过人的女孩儿。我那时打开她的日记,一页一页去看,才知道她一直都很喜欢我。她日记的扉页上写着:假如允浩想念他的父亲,我就要以他父亲的面貌出现去疼他;假如允浩想要个姐姐,那么我就要像个姐姐一样去爱他;假如他需要个能和他一起玩枪战游戏的男孩儿,那么我愿是个男生……那时候,对失去所有依靠的我来说,她真的是太特别的存在。原本以为她是个性坚强,才肯和我这样一个像野兽一样身体里潜藏着危险的人在一起,没想到她是因为喜欢我。她是唯一一个在我最困难的日子里陪伴我的人,也是唯一一个见过我生母的同龄人,于是不知不觉的,看见她,就会想起母亲,看见她,就会想起愿意扮演各种角色守在我旁边,甚至愿意挨我打的那个小女孩儿。她对我来说,是永远无法忘记的人,是对我有恩的人。
“还有,在中,知道她为什么叫我偏执狂,我为什么叫她小夜叉吗?
“有一次一些大男孩子在我家门外倾倒粪便,正好被我逮到,冲上去想要教训他们,却被他们打的头破血流。我这个人很奇怪,对手越是强,我越是兴奋,于是见一次就去打过一次,起初一直是挨打的,而且被打的面目全非。那时候妈妈已经不在了,于是就窝在涟漪房间里,亢奋的练习着躲避和攻击的招式。涟漪那一段时间,偷偷的买了很多创伤药,天天都等在家里,我什么时候从窗户里爬近来,就能看到她已经准备好所有上药的工具摊开手来等在那儿。然后上了药,养一养,就再去打。周而复始,快成了我和涟漪两个人固定的约会了。她总是一边上药一边跟我说:‘你真是偏执狂,明知道打不过,还要自己主动去碰钉子。’久而久之,‘偏执狂’这名字就叫起来了。
“最后那一次跟一大群男孩儿对打,我是明显占了上风了。当时也真是打红了眼,对方当中一个人抄起路边的铁条砸过来,我只感到眼前一黑,就倒在地上。那时候就看见涟漪不知从什么地方跑出来,手里提着一只大水桶,一古脑儿把水全泼在那群打的发了昏的家伙身上,然后拿着桶像疯了一样在人群里狂打狂摔一阵,那表情狰狞的如同夜叉,看得我都有点发寒。我躺在地上,流了满身的血看着她笑。那群人散开后再也没回来寻衅,于是我就一直叫她‘小夜叉’。
“那次受伤我不愿意去医院,就一个人躺在空荡荡的家里忍着,头痛欲裂。涟漪半夜爬窗过来,给我带过来养生粥,一口一口的喂我喝,然后守在我身边,哭了。那是我唯一的一次看到涟漪哭,之前,一直都以为她跟我一样,不懂得哭是什么东西呢。我想那一次,她是在扮演我母亲的角色吧?
“从美国回来去瑞士看过她和她父亲。当时正好开始做毒品暗流,于是把情况告诉他们,让伯父给我做代理,在瑞士替我洗钱,顺便帮我置办房产。当时许了涟漪,假如我要安身,一定要到瑞士去。一直都觉得跟她很合拍,假如不是遇见你的话,我想,如果我结婚,真的会娶涟漪的。”
允浩在座椅间拢着在中的肩,让他靠在自己怀里休憩。机舱外是黑暗的云海,允浩在身边悄声地讲述着他和一个女子的过往。没有什么缠绵悱恻,却充斥着强悍的温柔。在中感觉到,在自己没有参与过的允浩的那段生命里,真的有太多惊心动魄,所幸还有这么一个奇异的女子,给过他的人生一缕明色。难怪允浩会对她那么特殊,难怪她会有那么多自信,关于允浩,她确实参与了举重轻重的剧情。原本以为她的话,不过是一种轻狂,却没想到,她也是个用了真性情在爱允浩的女子,而且,爱了那么久。
这么说来,抢走允浩的人,是我才对吧?
持着这样不安定的念头睡去的在中,终于将这个插曲遗忘。
 
回到首尔,一切又慢慢的步入正轨。
在中早就想让允浩教他合气道和自由搏击,这一次,也终于能够成行。
两个人一起报了合气道的训练班,允浩这个合气道的高手,名义上是学员,实际上却是在中一个人的专属陪练。天气热再加上运动量大,两个人回到家时,都是筋疲力尽。
生活总的来说,是平静而且美好的。眼看新学期就要开始,两个人又要开始紧张但充实的学校生活了。
一个人的突然造访,打破了所有的平衡。
这天正准备出门的允浩和在中,在拉开院落大门的刹那,看到了门外站着的人。
允浩的脸上,冷煞之气顿生,将在中下意识的拉进自己怀里护住,漠然问道:
“你为什么纠缠不休?!”
门外的人,赫然就是雷鬼。
 
 
鸩(第二部 15) [原]
 
“允浩,给我点时间,我想和你谈谈。”雷鬼神情肃穆地站在门外,身后一辆黑色加长车四周,站了四五个身着黑衣的人。门口的小巷道,因为这阵势,而被堵的严严实实。偶尔路过的邻居,都好奇地朝这边张望着。
“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谈的?”允浩的眼神和表情都冷漠到了令人胆寒的地步,淡淡抛下这么一句,他便揽着在中,准备绕过车子离开了。
“允浩。”雷鬼上前一步,迅疾出手,抓住了允浩肩头,“这件事情,真的很重要。请你听我说。”
允浩在雷鬼的手碰触到自己肩膀的一刹那,浑身肌肉紧绷,雷鬼话音一落,他就以一个抬臂的姿势,狠狠甩开了那只手。
“别用你的脏手碰我,我是个爱干净的人。”连头也懒得转过去的允浩,扔下这么一句话,便目光冰冷的扫视了面前包抄过来的几名黑衣人一眼,“你这是要怎么样?要赶尽杀绝?还是说一定要看着我们两个当中死掉一个?!”
允浩的声音听起来放松而平静,但在中却明显的感觉到,他揽着自己的手正在暗暗发力,全身的神经已经最大限度的调动了起来,那坚实的胸膛,也紧紧地贴上了自己的左侧身体。
“允浩,我不是来和你作对的,而是来求你的。”对允浩再了解也不过的雷鬼,看出了允浩身体的微变和神情上的萧杀,仍是锲而不舍的跟进一步,不急不躁地说。
“哦?改变战术了?大棒与金元那一套吗?打杀不成,干脆来个和谈?”允浩冷笑一声,丝毫没有放松戒备,“雷鬼,你和郑秉宪就省省力气吧。留着你们的精力去对付商场上的敌人吧!在我的身上浪费这么多时间,你们不觉得太可笑么?”
“我是代表先生来求你的。求你去接替‘猎神’。”雷鬼挥了挥手,示意围起允浩和在中的人退开,他却绕至允浩面前,如磐石一般的脸上,深刻坚定的眼睛看定了允浩,一眨不眨。
“你脑子进水了?少跟我玩这些花样!”允浩嗤笑着,对眼下发生的这场对话产生了明显的厌倦,“走开些,你挡着路了。”
“允浩,你一向是个贯通之人,请你暂且放下心中的芥蒂,听我把话说完。”雷鬼也不动怒,只面无表情的说道。
“雷鬼,你给我听清楚了,这个世界上,谁的话我都有可能听,惟独你的,我一点兴趣也没有。”允浩说完,拉过在中扭头就走。
在中反握着允浩冰冷的手,把自己手心的温度源源不断的传递过去。在整个允浩与雷鬼对话的过程中,他都不发一言,但一种隐约的不安,已经浮起在心头。也许允浩面对雷鬼已经不能冷静,所以才会忽略这事态的真实性与神秘感。
在中凭着自己的判断,能够感觉到在经过那次决裂之后,雷鬼的登门,绝对是经过了周密安排和谨慎思考的。不论这次造访的目的为何,雷鬼都不会轻易的就这样算了。
这一天当中,允浩都有些心不在焉。感情上的排斥与不满,并没有真的抹消允浩对危险或不安定的敏锐探察。雷鬼的到来和他简洁慎重的话,还是多少对允浩造成了影响。
晚上回到家中,两人都看到门上插着的信封。允浩直接推门而入,信笺随着门的打开而飘落在地。在中看了看允浩焦躁的背影,从地上拣起信,缓缓打了开来:
——我还会来的。直到你肯听我讲话为止。
刚劲有力的笔迹,显示了写字人坚定的信念和意志。
在中将信纸收回信封,无声地带进了房间,放在餐桌上。他知道,允浩一定会看的。
第二天一早,雷鬼果然前来,但是这一次,是只身一人。看着允浩和在中从大门出来,雷鬼便静静地迎上前,唤了一声“允浩”。
允浩脸上的清爽一瞬间抹去,侧目而视片刻,便携了在中远去。
日复一日,每日如此。
雷鬼总是清晨来到,寸步不离地守在在中门前一整天,傍晚时分才默默离去,直到在中和允浩两人都开了学。
仿佛成了惯例,两人都已习惯了一出门就能看到孤零零地站立不语的雷鬼。过分的执着和耐心让雷鬼风吹日晒都如约而至,只是面目一日焦灼似一日的煎熬表情,却透露着一些让人浮躁的讯号。
尽管允浩装作若无其事,但在中已经清楚的看到,他的眉目之间已经潜伏了隐约的不祥预感。两个人寻常的上下课,打工和偶尔的合气道散打练习,也渐渐的不能够专注。
这一日允浩下课按惯例去接在中,却被告知一下课就离开了。允浩一身冷汗的飞速赶回家中,果然没有看到应当伫在门口的雷鬼,一阵心慌意乱打开房门劈头就叫:“在中?!在中你在吗?”
客厅沙发上相对而坐的两个人听到允浩仓皇的叫声一起站了起来。允浩定睛一看,竟是完好无损的在中和神色严肃的雷鬼。
“在中,你没事吧?”
允浩大步跨进,一把拉过在中拥进怀里,喘息半天都无法均匀。
在中知道自己的不告而别让允浩惊慌失措了,于是抱歉的轻拍他宽阔的后背,一迭声地应着:“我没事允浩,对不起,自己先回来了。对不起。”
允浩急喘了半天,才终于放心的叹了口气。想责怪,又实在不忍心。于是拉起在中的手,进入卧室关起了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