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古剑]天净沙+番外 作者:琉轩

字体:[ ]

 
 
文案
百里屠苏在完成蓬莱一战本该后化为荒魂,不知为何却出现在二百四十年前的长安,莫名其妙地卷入关于前朝大偃师谢衣制作的偃甲纠纷中,由此结识天罡女枪兵闻人羽,和原本少年不知愁的定国公世子乐无异,一起踏上追查流月城的旅行。
 
PS:剧情是顺着古二游戏原作剧情走的,有大量原作对话,不适者请自行退散谢谢
PPS:请看仔细,本文CP为百里屠苏X乐无异,古剑系列正经拉郎剧情粮食向,人物必然有OOC,清水慢热,细节考据不精细的地方请高抬贵手轻柔拍砖
 
内容标签:甜文 灵异神怪近水楼台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百里屠苏、乐无异┃ 配角:古二众 ┃ 其它:古剑奇谭、百里屠苏、乐无异、原著向
 
 
 
 
  ☆、01
 
作者有话要说:  这文本来是去年写的,怕发在JJ招掐就没有同步更新,今年觉得还是放过来备份一下比较好。我萌上这两代男主拉郎之后一发不可收拾,好喜欢这两只~
  再次声明,本文因为是完全顺着古二剧情线走的,内有大量原著剧情与原著台词,不适者请自行绕道不谢。
  OK,祝食用愉快~~~
  楔子
  人的一生有多长?
  有些人百岁终老,也不过是如行尸走肉一般浑浑噩噩地渡过一百年,除了当得起"长寿" 二字,没有任何值得称道的地方。 
  百里屠苏死的时候只有十七岁。他死在上古战龙的背上,没多少人记得,他阻止了一场多大的灾难。 
  那个愿意陪他一起去帮助他人的女孩把他的魂魄收起来,希望他能够活过来。 
  而百里屠苏,的确获得了一个重活一次的机会。 
  01
  这里是长安。 
  百里屠苏不记得自己来过长安,他对长安的印象还停留在描写于书卷上的诗句中: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长安的建筑如此宏伟,长安的街道如此喧闹,黑衣的少年在人流里站了许久,始终觉得眼前的一切太不现实。 
  这里是长安,万城之城的长安。黑衣少年在街道上不紧不慢地走着,看着,一边惊叹长安的富庶和繁华,一边回忆自己出现在这座城市里的原因。除了名字,记忆中的一切都像隔着一层雾气一样模糊,百里屠苏回忆了许久都想不起自己的过去,最后只得长叹一声。
  他孑然一身,除了一袭黑衣之外身上连一个铜板都没有,更别说武器了。得尽快找个养活自己的办法。 
  百里屠苏在城中找到侠义榜,翻看一遍后接了几单任务,这才不至于露宿街头。 
  长安客栈的床铺很软,百里屠苏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大概一觉醒来,他会想起自己的过去吧。
  闻人羽是第一次来长安,这也是她十七年来第一次离开百草谷。长安是大城市,在这里应该很容易打听到关于谢衣的消息。 
  按照书里说的,闻人羽果然在茶馆里捕捉到了谢衣的蛛丝马迹,虽然只是他的偃甲,但也是一条线索。不过打听到这条线索的赠品是跟一个脾气不怎么好的富家公子一起干了次英雄救美的事。 
  茶客说谢衣偃甲在长安码头,于是闻人羽便去码头查看那件偃甲,不知道能不能凭着这件偃甲查到谢衣的行踪呢?
  今天的长安码头很热闹。百里屠苏听到他们在说什么"偃甲" ,起了点兴趣。他知道南疆天玄教有偃女一族,善偃术,似乎以前师门中有个师弟就喜欢钻研这个,只是那名师弟的名字连带师门的名称百里屠苏都想不起来。想不起来便不去想了,机缘到了自然能找回记忆,百里屠苏虽然苦恼,但眼下除了顺其自然,也没有别的办法。
  即将被展览的件偃甲停在码头边上,块头不小,被一大块布遮住,周围还有人看守不让人靠近,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百里屠苏猜了一会儿却全然不得要领,突然听到有人惊叫,顺着惊叫声看过去,余光中似乎瞥见一个蓝衣少年趁乱掀开偃甲上的布钻了进去,身形居然还挺敏捷。
  百里屠苏瞧见引起众人惊呼的是一只会放烟花的木头老鼠,正在码头上看客们的脚底下窜来窜去。这是那个少年的调虎离山计?百里屠苏四下看看,轻而易举地躲开那堆挤挤攘攘的人,向那偃甲靠近。 
  百里屠苏注意到跟自己一样趁乱靠近偃甲的人不止一个。有一名背着□□身着白衣的少女也在往那偃甲跟前凑,不过这位姑娘下盘稳健,举止干净利落,身上有一股凛然正气。不巧的是,那白衣少女正打算往偃甲上钻的时候,被一个眼尖的守卫发现,她立刻被包围起来。
  百里屠苏按住腰间佩剑不动声色地向包围圈靠近。昨天完成几张榜单之后百里屠苏就去买了一把剑,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总聊胜于无。百里屠苏早瞧见那个看场子的白胡子老道,见他穿着打扮一派仙风道骨的模样,不知有多大本事。跟着那白胡子老头的护卫虽然看起来高大结实,但是一看便知并不顶事,手上拿的家伙多半是摆摆样子,未必是那白衣少女的对手。 
  不过这么多人欺负一个女孩子,百里屠苏有点看不过去。 
  白衣少女见那几人围过来,甩枪荡开蒙在偃甲上的布翻身跃上去,百里屠苏这才看到那偃甲的全貌。 
  竟然是一艘船。只是这船上的装饰十分花哨,不知是做什么用的。 
  闻人羽偷窥偃甲不成索性一枪掀了那碍眼的布落在那船的甲板上,突然察觉到岸上有个黑衣少年正注视着自己,不由地目光微凝,不知那少年是敌是友。 
  不过有人帮她解决了这个疑问。 
  "哪里来的小贼,本道爷看的场子居然也敢闯。真是太岁头上动土,活腻了!来人呐,快将这两个小贼拿下! "
  百里屠苏剑眉微蹙。原想伺机帮那白衣少女脱困,不想这老道的所作所为居然与他那身仙风道骨的行头如此不符,真是不想承认这厮也是个修道中人。 
  百里屠苏冷哼一声,纵身跃上甲板站在闻人羽身前,与那老道冷眼相对。 
  闻人羽惊讶于这黑衣少年的态度和身手,刚想说些什么就听到一个爽朗清亮的声音从后面传出来:"你们要干什么?"
  百里屠苏扭头,见来人果然是那偷溜上船的蓝衣少年。刚才只用余光瞥了一眼,现在仔细一看,这少年不仅发色较常人要浅得多,眼珠也是罕见的琥珀色;一身蓝衣白衫滚了金边,一看便知出身富贵人家。 
  那蓝衣少年却没空观察百里屠苏,正在跟那老道大眼瞪小眼。 
  "怎么又是你! "
  那少年对老道叫道。百里屠苏和闻人羽都没吭气,这少年居然认识那老道。
  "哼,你这小子,本道爷才想说,怎么又是你?!"那老道对着蓝衣少年吹胡子瞪眼,"先前看你贼眉鼠眼,本道爷便知你来历可疑,果然不错!说,你和这两个小贼是不是同党?"
  蓝衣少年皱眉:"什么同党?我连他们姓甚名谁都不知道,同你个头啊!"
  "若非同党,你们为何凑在一块?!"老道质问。
  蓝衣少年哼了一声道:"我怎么知道?我跟你说,你们要打下船去打,谢爷爷的传世偃甲一共也没几件,万一打坏个角,你们倾家荡产都赔不起。"
  百里屠苏不由看了那少年一眼。他不了解谢衣这个人,只知道是个很有名的偃师。那么按照这个少年的说法,这船岂不是很珍贵?
  而且这少年话很多,略吵。
  在百里屠苏估算这艘船价值几何的时候,他身后的白衣少女突然对蓝衣少年道:"如果你想保全这偃甲船,就和我们联手,否则,我现在就动手卸了桅杆。"
  "!"百里屠苏一怔,没想到这少女竟有如此打算。
  "……你说什么?!"蓝衣少年吓了一跳,"你这简直是--是卑鄙无耻、强买强卖、强人所难--总之,你也太过分了!"
  "那就当你答应了。"白衣少女对蓝衣少年说完,又用眼神询问百里屠苏。
  百里屠苏并未立刻回复,只听那蓝衣少年嚷道:"啊?我几时答应了?我--"
  "放肆,你们两个嘀咕完了没有!拿本道爷当摆设不成?是可忍孰不可忍!"三人无视的老道鼻子都要气歪了,对身后的护卫道,"你们退下,本道爷要亲手收拾这三个混账!"
  众护卫立刻退开几步。那老道念念有词地呼唤太乙神兵,百里屠苏见他模样,拔剑握住,挡在两人身前。
  "你们身手如何?"白衣少女问。
  "不知道,大概还行?没怎么跟人打过。"蓝衣少年嘴上这么说着,却听不出紧张。
  "尚可。"百里屠苏随口回答。
  "那我来主攻。我背后交给你们了,多加小心。"白衣少女道。
  "无妨。"百里屠苏道,那太乙神兵不过是个土系符灵,很好对付。
  "……喂喂喂,你别莫名其妙就这么信我,万一出事会死人的……"蓝衣少年有点信心不足。
  白衣少女还要安慰他,百里屠苏已经提剑冲了上去。
  百里屠苏起手使出玄真剑,随后才想起这招式的名字,整套剑法也随之一一在脑海中浮现,脑中还想着,手上已经使了出来。百里屠苏心中一喜,昨天刷侠义榜的时候就已经记起了不少剑招,看样子说不定记忆很快就能恢复了。
  百里屠苏注意观察两人身手,发现白衣少女出枪干脆利落,几乎没有多余的动作,每一枪都正中目标;相较之下蓝衣少年就逊色多了,但他却有用装置在手臂上的偃甲辅助作战,反应倒也迅速,算得上灵活多变。
  观察结束,百里屠苏一剑戳中符灵心脏,符灵惨叫一声,化作黑烟不见了。
  "你们--!太乙神兵……我的太乙神兵哪!"老道气得跳脚。
  "你输了。"白衣少女收招。
  "……小子使诈,竟用木头暗器暗算太乙神兵!"老道欲从蓝衣少年身上找借口,"本道爷不砸烂你那些烂木疙瘩,就跟你小子姓!"
  蓝衣少年经过这一战有些气喘:"……呼,呼,呼……你什么眼神,木你个头啊……怎么走到哪儿都是木疙瘩,你们这些不识货的……简直不解风情……"
  不解风情?这个词好像不是这么用的吧,百里屠苏想。
  "哼……小贱人们,道爷一时大意着了道,你们还真以为这就过了关?"老道居然还不死心,"来人,给我乱棍打死!"
  他这么说,那些跟着他的守卫却不听他的,一个两个推诿着不肯上前,气得那老道胡子都要竖起来了。
  就在老道与护卫扯皮时,船身突然震了一下,开始向上升。蓝衣少年叫了声"船要开了!"白衣少女灵机一动,一枪把老道扫下船。老道怪叫一声掉进水里,蓝衣少年还调皮地对他做了个鬼脸,那老道在水里气急败坏的模样十分好笑,只是对已经越升越高的船无能为力,催促着岸边的守卫快些拉自己上去。
  船身四周张开蓝色的巨大羽翼,越飞越高。长安城在脚下越来越小,最后慢慢不见了。
  
 
  ☆、02
 
  02
  今天对于乐无异来说是很奇异的一天。
  金刚力士三号在今天制作完成,结果因为他法术学得不精弄砸了娘亲心爱的盆栽,不得不逃家出来;在茶馆里遇到了一个挺能打架的白衣女孩子,结果去码头上看谢爷爷的偃甲的时候又遇到了她,还跟另外一个黑衣少年一起打了一架;不过最重要的是他居然乘着谢爷爷的偃甲在天上飞!这可是他从来都没经历过的,不禁兴奋地左看右看,对着地面上越来越小的建筑指指点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