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HP]Drarry’s Shop 作者:应各种吐槽合作写文集体匿名星人小组

字体:[ ]

 
 
标题:Drarry's Shop
作者:应各种吐槽合作写文集体匿名星人小组(Rilancey执笔,四人讨论出灵感)仍然新手注意!
 
配对:Draco/Harry,Ron/Hermione,Blaise/Pansy,Neville/Ginny分级:R
弃权声明:角色们都不属于我,我只是从罗琳大婶那里借来玩玩,除了回帖啥都不需要~
 
简介:无视十九年后一切!无视Snape原作结局,双胞胎,Lupin和Tonks还在……就让我们私心一下下吧……共9章战后众人生活顺利,只有哈利和德拉科在各自的工作上屡屡杯具,结果两人成了损友,某日两人怒而拍桌“我们自己当老板算了!”,于是他们打算开家店,提供点咖啡和酒还有两人都擅长的事物。除了准备和经营店铺那些麻烦以外,他们都对对方有了那么一点点意思,但多年的敌对又让他们难以开口……
提醒:
本文仍然是四人合作一人执笔,PS:恭喜Rilancey妹子考上理想大学!!!(既然考上了请快写……
Beta仍然是我,同样会按版规处理不同细节(乖巧状)
设定无黑化无洗白,无视十九年后种种,唯一和原著不同是Snape还活着。
本文关于破特和德拉科的讨论最终结果相当好笑,大家想要——“勇往直前+神经大条!”破特,以及“我知道你在搞啥但是我就不说”德拉科,还有众人全力不看好双方,各种阻挠使坏,最终反而让两只叛逆的年轻人终成眷属的故事。
(不要问为什么又是我来发文……我也很想知道-_-大概因为我又是Beta……发就发了吧……默默蹲前排。)
————————————————
Chapter 1
倒霉透了的前救世主和前食死徒
Harry缩着肩膀,傲罗头子Kingsley正在阅读那一长串损害报告清单,漫长得仿佛一个世纪过去,Kingsley默默从长得越过桌面拖到地板上的一卷羊皮纸上抬起头来。
“Harry……”他犹豫地开口了,Harry立刻投降:“我知道!我弄坏的东西超出了魔法部的预算——”
“本周第三次。”Kingsley补充,Harry正在看他鞋子上不存在的灰尘。
“我的魔力仍然不稳定。”Harry超小声地说。Kingsley正在忍耐着用头撞桌面的冲动,最后他挥了挥手:“Harry……你知道,我真的不认为你适合当一个傲罗……”
Harry缩得更小了,Kingsley无视了他悄悄后退一步的行为,继续叹气:“Harry,你有想过要做什么工作吗?比如……在Hogwarts教书?”
“黑魔法防御课?”Harry猛摇头,那头黑发随着他的脑袋大幅度晃成一片黑影。“现在的老师教的很好,他叫什么来着……算了不重要,而且我不是真的喜欢教书,还有在Hogwarts就会碰到……”他偷偷朝门口看了一眼确定没人因为救世主的名声探头探脑。“Snape.”他小声补充。
Kingsley脸皮抽了抽:“我能理解,谁想和Snape一起工作呢?他那条舌头能把你攻击得宁愿被Avada几遍。”
Harry默默抓了抓头发,不断变换两只脚的重心:“那个,我会赔偿的……”
“用不着,食死徒的罚款足够买单,”Kingsley放下超长羊皮纸,“但你再继续傲罗训练的话就……”
Harry点头接受,Kingsley在那张他申请退出傲罗训练的表格上写下了签名。Harry带着那张纸拖着沉重的脚步挪出门,转过拐角还没走三步就看到自己鞋尖对上了一双擦得能照出他那一头乱毛的皮鞋——Harry猛地抬头——Draco Malfoy迅速后仰了15度角——Harry内心惊奇他竟然能优雅地办到这个——Draco保持住表情,一直带着点讥讽的冷笑:“又见面了,Potter,本月第四次。”
“你每周都要来报道真是令人惊奇,Malfoy。”Harry回敬,他低着头转弯没看路,幸好及时刹住,不然他就要和Draco Malfoy悲惨地撞在一起了,魔法部的女性职员们会为他们两个的每次碰面发出那种甜腻的“嗷~”或者“噢~”的声音,Harry完全不想知道那是什么含义。
“我有什么办法?我是食死徒里太重要的一员了,所以必须每周来检查一次我的魔杖有没有施展恶咒的痕迹,”Draco傲慢地一扬手,战后他的头发已经长得过了肩膀,非常像Lucius,只不过更时尚点儿。“这要感谢你的麻瓜种朋友Granger,她竟然破解了消除施咒痕迹的那个见鬼了的咒语,谁闲着没事研究那个?”
“Granger-Weasley.”Harry纠正。
“谁在乎这个?”Draco反驳,Harry眯起眼睛,等等,刚刚哪儿有一声噢~来着?他朝周围看去,两个年轻女职员的脑袋缩回了一扇门里。
“让开,Potter,我要去接受审问了。”Draco语气软化了一点点,傲慢半点没减,Harry决定就算再来十声尖叫版嗷~都得继续下去,那是Malfoy不是嘛。Draco翻白眼,“请?”
Harry让开了,Draco正好迈步,结果他们差点撞上,Draco朝另一边迈步,Harry也……来回三遍终于搞定了,Harry的汗都把前额的头发粘在脑门上了,Draco脸上的不耐烦是Harry曾经见过的最高值。
“这是什么?你又惹麻烦了,Potter?”Draco瞄着Potter手里的纸,Harry迅速藏在背后,“不关你的事,Malfoy!”然后擦着他的肩膀挤过去逃跑了,Draco哼着朝Kingsley的办公室走去。
Kingsley很快检查了Draco的魔杖,挥手示意没事了。Draco收起他的山楂木魔杖:“刚才我看到了Potter。”
傲罗头子从损害清单上抬起头:“又?”
Draco挑起一边眉毛,跟着Snape熬了那么多年魔药这招学了个炉火纯青。
“Harry有点麻烦。”Kingsley一脸沮丧——这家伙算是少有的没有偏见的傲罗了,Draco想,没在战后食死徒审判里落井下石也没报复任何人,战后魔法部新上任了不少人,在Potter那帮战后英雄的大力影响下,魔法部现在开明得多也有效率得多,Fudge自己都在遥远的国家享受提前退休生活呢。
“那是Potter,他总是双脚跳进麻烦。”Draco评价,“你在看Potter的损害清单?”
“他的魔力仍然不稳定,魔药没用吗?”Kingsley问,“Snape说那会有效。”
“那是总创造奇迹的Potter,Kingsley,你知道。”Draco拖长音。“Snape认为那跟Potter的情绪有关,最后一战让他的魔法肆意乱窜,控制回到身体和灵魂里需要不少时间,可能需要很多年。”
“是啊,谁让Avada是黑魔法。”Kingsley郁闷地回答,“Harry又成无业游民了,你最近怎么样?”
“罚款没掏空Malfoy金库,”Draco懒洋洋地说,“但庄园的开销不小,我基本上只能卖卖魔药,你知道有多少混蛋要我做恶作剧魔药吗?每天至少六封猫头鹰信件!Malfoy的猫头鹰棚都快挤不下了,剩下的信件一半是要我做迷情剂一半是诅咒魔药,还都是匿名。”
“因为你是Snape教出来的魔药大师,Draco,而且还是个食死徒高层,你当然擅长这个。”Kingsley哈哈大笑,Draco抱着手臂:“没错,但光圣芒戈的订单支撑庄园有点勉强,大部分之前的生意都试图断绝往来,或者暗地里搞更多小动作。”
“过几年会好的。”Kingsley安慰。Draco耸耸肩膀:“我的母亲状态也不太好,我真的需要更多订单。”
“职业意向咨询部门出门右转第五扇门,谢谢合作。”Kingsley说,“不过你大概会碰到Harry。”
“你知道魔法部有多少女孩在讨论怎么把救世主搞到手吗?”Draco望天,加上摇头。
“我倒是知道有多少三流小道消息说Harry情史不光有女孩还有男孩,你还是其中排名前几位的选项。”Kingsley开着玩笑,“魔法部都出动一批傲罗去收缴那些小报了,要看吗?”他拉开抽屉取出厚厚一叠大小不等的花边新闻,最上面一份的标题是“Potter!神秘情人Draco Malfoy!”配图是他们本月因为与今天相同的理由来魔法部,在大门口的一堆人里被挤到一边的照片。那是意外!Draco内心呐喊。
“谢了,”Draco投降,“我去看看魔法部的职业咨询,如果有个漂亮姑娘就棒极了,漂亮男孩也可以将就。”
*
Harry无聊地坐在Grimmauld广场12号的起居室里,看着他装上的电视播的节目,每一个都无聊透顶。当战争结束后,紧接着就是魔法部重建。食死徒大审判,所有学生回Hogwarts重修一年并且他拼死拼活过了OWLs和NEWT,之后……一年里,Harry都在为找一份工作焦头烂额。
Potter家族和Black家族的金库确实很棒,但是……Harry战后帮助重建,慷慨地拿出了很多钱(也为了避免小报记者对他各种跟踪报道)等他意识到时,金库里大量的金钱已经被消耗得只能供他几年生活,Hermione知道这件事后骂了他整整一小时还花了三小时帮他重新列了份财务计划表,Harry觉得她嫁给Ron当之无愧,尽管战后的奖金足以支撑Ron和Hermione拥有一间自己的房子,但他们仍然需要努力工作。
Harry自己拒绝了奖金,被Hermione催促着领了梅林勋章(事实证明有用,连Draco Malfoy也因此得到一块)在食死徒审判里帮上了大忙——Harry没去参加表彰会,但是参加了每一次食死徒审判,Hermione也是,并且援引了每一条她能找到的法律条文给予食死徒从轻宽恕。
食死徒审判推翻了无数人即将进阿兹卡班的命运,但还是有一些人不得不进去,比如Lucius Malfoy和Bellatrix Lestrange,后者这辈子都别想逃出来了,Narcissa和Draco的证词让她被摄魂怪吸去了灵魂,而Lucius不得不在阿兹卡班呆三年。
Lucius的判决下来时Harry觉得很不安,尽管Narcissa和Draco因为最后一战中的倒戈免于监狱的命运,但Malfoy家族仍然受到极大打击。Lucius被带走的时候对Harry一个不明显的点头示意,Narcissa一直看着她的丈夫眼含泪光。而Draco一直死死盯着Harry,Harry这一生中只有那几十秒不敢看一个Malfoy的眼睛,尽管事后他无数次怨念过自己。
最终Harry出于某种无法解释的原因请求Kingsley改造阿兹卡班,除去摄魂怪看守的死囚外其他地方都改变成一个软禁的场所,囚犯不再像以前一样脏兮兮也吃不饱了,那总让Harry想起碗柜时光。
在那之后Harry和Draco基本上停战了,Hogwarts第八年一片忙乱谁有时间打架,Harry找了个没人的时间披着隐形斗篷抓住Malfoy把山楂木魔杖塞进他手里转身就跑,之后各种意义上的尴尬,见面也就点个头互道一声啊Potter和啊Malfoy就没了,像今天这样实在被堵住了没办法才会互相调侃几句,但早就没了之前的恶毒,双方都是。
Harry盯着那份退出傲罗申请表,壁炉火焰腾的一声窜出来,Hermione抱着两本书走出来,头发和以前一样蓬乱在她的脑袋四周,尽管Hermione有咒语搞得定它们,但咒语总是有时效的。
“Ron还在傲罗训练。”Harry的开场白是这个,“我受够了在我每次魔力失控时他那个‘老兄,我懂’的拍肩了。”
Hermione大笑,现在她是著名学者,Hogwarts的客座教授,而且她是丽痕书店的合伙人,自己也编纂书籍,Harry想不出还有什么职业更适合她了。
“你的辞职表格都快能贴满墙壁了。”Hermione笑着说,“现在有多少?不适合魁地奇因为你会爆掉游走球,不适合教书因为Snape还在那儿,不适合圣芒戈因为你自己就有固定床位,不适合傲罗因为你会无意中施展太强的咒语!”
“我不想当无业游民。”Harry瘫倒在沙发里说,“我宁愿和Fred还有George一起搞玩笑商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