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射雕]师父,求原谅!(修改版) 作者:幻觉在脑

字体:[ ]

 
 
 
《[射雕]师父,求原谅!》作者:幻觉在脑[修改版]
 
文案:
 
被自小敬爱的师傅废掉双腿逐出师门的悲催小受,死在了求得师父原谅的大道上(…)。
 
钻心痛苦过后,醒过来后又屁颠屁颠重新扑上去求师父原谅,可是……
 
明明只希望自己能够不被赶出桃花岛,为什么就变成这样了,这不是他的初衷啊!
 
黄药师看着自己的小徒弟又在望着虚空发呆了,不由挑起了眉尖,“灵风?”
 
“师父——唔?”曲灵风条件反射地回应道。
 
“乖。”轻轻在自家徒儿的嘴唇上吻过,黄药师很满意。
 
即使发呆也能听到师父声音什么的,尊的尊的只是训练太过有素而已啊!话说您又误会什么了啊!
 
曲灵风心里满脸是血。
 
算了算了,从另一角度来说自己的目的也算是达到……了……吧?【大雾】
 
★☆★☆★☆★☆★☆★☆★☆★☆★☆★☆★☆★☆★☆★☆★☆★☆★☆★☆★☆★☆★
 
霸道占有欲强痴汉师父VS呆萌自投罗网徒弟,师徒原著人物双重生
 
且看除了生孩子什么都会的男神黄药师变身霸道师父,扑倒呆萌徒弟,你,逃不掉了!
 
剧情原创,因此不需要看过原著哦~
 
本文又名:《原来师父教我武功需要先脱衣服啊》
 
         《如何拐带太过忠犬的迟钝徒弟》
 
本文伪文艺【大雾】实为欢乐【?】师徒文,寒假期间日更无误,某幻会努力存稿,坚持以后也日更,所以~欢迎跳坑~~
 
某幻的读者群,敲门砖任意书名角色名,坐等催更调戏250157634~
 
内容标签: 武侠 重生 布衣生活
 
搜索关键字:主角:曲灵风,黄药师 ┃ 配角:欧阳锋周伯通冯蘅郭靖黄蓉射雕英雄传 ┃ 其它:射雕师徒年上黄药师
 
 
 
 
    ☆、楔子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坑了,师徒年上,打滚求收求评~~~~\(≧▽≦)/~本文以全文大修,全文已完结~请新的亲放心跳坑,旧的小可爱记得看看旧章节,会有新惊喜哦(づ ̄3 ̄)づ╭?~夕阳如血,芳草萋萋。
    这种时节,官道上也失去了往日熙熙攘攘的繁华之景,西北风带着干涩的尘土凛冽地席卷过四周的枯树,一个人影跌跌撞撞地出现在空无一人的官道中央,身边的人的血液沾染一身,已经没人可以带着他再向前。
    近点,再近点……
    曲灵风咬紧了牙,此处离铁掌峰已不足百里,自己这残缺的身体、却是令他再难行半步!
    身后那股气息越来越近,曲灵风把画卷更深地搂进怀里,这一次为了这个画卷,尽然招惹上棘手的大内高手石彦明,可能这画很特殊吧……
    师父……曲灵风听着身后愈近的疾风,苦笑着闭上眼睛,没想到最终还是没能……他。
    “曲兄!”一人惊呼,曲灵风睁眼,身体已经被人带着离开轮椅,“上官兄?”
    来人正是铁掌帮帮主上官剑南,此时他正带着他飞掠,“此次夺宝过程竟然如此艰险?”
    “劳烦上官兄带我到石洞了。”曲灵风细听风声,希望能够甩掉那个人……
    “你我之间,不言谢。”上官剑南朗笑一声,不多时就将他带到了平时藏匿宝物书画的地方。
    再三道谢并拒绝上官剑南的搀扶后,曲灵风用无力的双腿和手中的断剑支撑着自己走进石洞,脸上露出了些微笑容。
    下一刹那,身后的破空声却忽然响起,利剑入体那一瞬,曲灵风将全身真气灌入手中断刃,向后射去。
    钻心之痛,原来不过如此……他向前倒在宝箱上,怀中仍然紧紧抱着那幅画卷。
    “今日起我桃花岛再无弟子!”熟悉而陌生的清冷嗓音,冷厉的真气令身体中气血翻腾,曲灵风睁开眼,却看到那张俊美如天神的脸俯视着自己,那双筋骨分明的手向自己伸出,然后合并成爪,一勾一挑——
    “啊啊啊——!”口中禁不住发出凄厉的尖叫,筋脉尽断的痛苦直刺心中,曲灵风瞪大了双眼!心中一道惊雷!
    却是——他被废掉双腿,逐出桃花岛的那一天!!
    反应过来后,他死死咬住了下唇,不肯再叫出声,只是忍着心脏处传来的撕裂感,眼睁睁地看着那个人丢下自己的脚踝,好看的凤眼内一片暗沉。
    曲灵风闭上眼,终于允许自己落下那颗跨越前世今生的泪……
    师父,这一次,我还有可能求得你的原谅吗?
    
    ☆、第一章
    
    曲灵风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有些怔愣地呆了半天。
    自己……不是被人正中要害,趴伏在宝箱上死了么?死之前还看到师父了呢……难不成人死了之后还真能到地府轮回?
    “曲三你个小兔崽子!你娘在那里砍柴你看不见啊!还不快起床去帮忙!”一声暴喝在头上响起,脑壳被人敲得生疼,曲灵风蹭地一下蹦了起来。
    “咿呀!痛咧!”陌生稚嫩的童声从自己嘴里响起,曲灵风条件反射地抬头一看,一个面目黝黑的中年汉子正气势汹汹地瞪着自己。
    “亏得我从酒铺回来一趟,不然还不知你娘把你惯成什么样子!”中年大汉眉毛一竖,“还不快爬起来!”
    “阿……阿爹?”曲灵风小心翼翼地叫道。
    “不是你爹是谁!”中年汉子再瞪他一眼,转身大步跨出了房门,却是去劝外面正在砍柴的妇人回屋去歇息。
    “阿爹?”曲灵风乖乖从床上起身,嘴里不停地叫着刚刚那个久违的称呼。明亮的日光下,小小的男孩一边整理床铺,一边流着泪,泪珠一滴一滴地滴在床褥上,消失不见。
    双腿充满力量,脚踏实地的感觉让他陌生,陌生到他只能俯下身,颤抖着双手去抚摸自己的两条腿,一遍又一遍,不敢置信地去确认。
    这是梦吗?原来死后还会看到自己幸福的时候吗?
    那……会不会再看到那个人呢?……师父……
    “三儿?”女性柔美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曲灵风匆匆抬起袖子抹了把脸,转头笑嘻嘻地回道,“诶,娘!”
    久违的称呼出口的一瞬,曲灵风忍不住内心的激动咧开嘴。
    不管怎么样,父母都是他最最感谢的人,没有他们,就没有自己。当时跟着师父离开父母,心中满是学成后荣归故里的风光,却没曾想到当自己拖着残腿回到家里的时候,父母都早就不在了……
    收拾好床铺,走到院内,曲灵风熟门熟路拎起沉重的斧子,一斧子劈下去。
    伴随着破空声,锋利的斧子直直劈到脚边,扬起一地尘土。曲灵风骇了一跳,连忙心虚地左右四望,咳咳,这不是忘记了自己现在还是小胳膊小腿么,得亏没人看见,忒丢人。
    刚松了口气,忽闻院内的大榕树枝叶微响,曲灵风一惊,赶紧抬头一看,却是微风阵阵,拂动树叶的声音,连忙拍了拍胸脯,抹了把虚汗。
    上辈子虽说到最后颇为凄凉,可是确实许久也没干过类似的杂活,力气不够不说,连准头都没有了。想到这儿,他差点没丢掉斧子捂住脸。
    这事儿可真不能透露出去,太丢脸了,师父肯定会说自己有辱门楣,桃花岛的大弟子连个劈柴都做不好吧……这么一想,曲灵风的心就一抽疼,是了,自己早就没有资格说什么有辱门楣的话了,自己……早就不再是桃花岛的大弟子了……
    怎么就忘了呢。
    曲灵风心情又重新灰暗了,只能认真看着木头桩子,用力地砍下去。
    想什么呢,劈柴!
    曲灵风在心里狠狠地给了自己一下,手上抡起了斧子,直直劈在了木桩上。
    恍恍惚惚一天过完,当天晚上,曲灵风拉开被子躺在床上,茫然地瞪着眼看着房梁,却是怎么也睡不着了。翻来覆去半晌,终究还是忍不住坐起身来,抚摸着自己的双腿。摸一摸,再动一动,今日劳作带来的酸痛那么真实,难不成这怪力乱神之事是真的?自己真的……回到了自己十岁那一年。
    也正是自己遇到师父,跟着师父离开的那一年。
    如果这一切不是自己荒谬的幻想……这一次……他……不想再让师父承受丧妻之痛,孤此一生,也不想让自己双腿无知无觉,漂泊在外,无家可归!
    木窗外透进一束清冷的月光,床上的小小男孩满怀心事地陷入了梦乡。
    就在这一室静寂里,一阵微风忽然拂过男孩的窗前。下一霎那,一个玄衣男子就出现在室内,如同鬼魅一般无声无息。那个男子看着床上缩成一团的孩子半晌,终究没走过去,只轻轻叹息一声。窗外鸣虫声声,正盖过这微不可闻的叹息。
    之后房间里又重新回复了一开始的静寂,好像根本没有多出过一个人一样。
    次日。
    一大清早,鸡鸣时分,曲灵风就醒了过来。
    闭着眼睛伸出手伸了个懒腰,又揉了揉酸涩的眼睛,小小的身子在床上翻过来又翻过去,最后极不情愿地睁开眼睛,一把掀开被子坐了起来。
    曲灵风下得床来,一边无奈回到小时候自己仍是习惯早早起床,一边龇牙咧嘴地舒展自己的身体,看来昨天一时不慎使力过大,身上痛得要命。
    真是……太娇弱了。
    他咬着牙,狠狠地捶打自己无力的胳膊,却还是止不住那细细的颤抖,反而连带着盆中的水都溅了些出来。艰难地洗漱完毕,曲灵风望了望父母那一屋,蹑手蹑脚地打开院门,溜出了家门。
    他今天要去看一看镇上,打听一下这个时候是哪一年,又是否有……师父的消息。
    四周是有些陌生的乡间小道,上一世最后归隐于乡村,这样的景色见得并不少,只是约莫是心境完全不同了,一样平凡无奇的景色,这一次却令人心神愉悦,走路生风。
    一边走,曲灵风的心思就一边飘到远处去了。自己前世除了没能常回师门,唯一放不下的,就是自己那个憨傻的女儿,得不到师父允许,她也没能习得一些防身功夫,没人照拂,那孩子又能怎么活下去……
    “嘭!”
    结结实实的一声巨大的碰撞声。走路还在走神的曲灵风那个小身板被人震得向后踉跄两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