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恭喜教主,贺喜教主+番外 作者:云上椰子

字体:[ ]

 
 
文案
 
恭喜教主吃了一颗能内力大增,随处发情(大雾),怀孕生子(大雾)的果子名满江湖的神医终于被“请”到了魔教。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江湖恩怨
 
搜索关键字:主角:教主,小攻 ┃ 配角:神医 ┃ 其它:
 
 
 
    【正文】
 
    一把推倒在教主床前,魔教妖人恶声恶气就一个字“医!”
    神医抱头缩身,颤颤巍巍:“还、还请教主伸出手来……”
    静默。
    良久。
    层层轻纱床幔后才伸出一只修长白皙的手。
    惊魂未定的神医不敢怠慢,搭手上去。
    轻轻一碰,那手便颤了下。
    神医凝目。
    分明感觉到这手腕在自己指下颤抖。
    待把完脉。
    神医不能淡定了,简直是惊呼的:“恭喜教主,贺喜教主!”
    “这几百年也难得一遇的玉斛果也被教主所食用了!武林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啊!”
    “教主往后必然功力大增,神功练成指日可待啊!”
    “就是这玉斛果的功效世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吃了会有所发情是正常的!开始一次两次常人尚且可以隐忍;三次四次,就必会神智丧失,与人相交;五次六次七次八次的,恨不得日日要人精血喂养;如此下去,不出两年,便恨不得日日有多人*合才能尽兴!”
    “此外,这玉斛果还有别名叫得麟珠,据说能在短短一年内调养改变人的体质,使得男子也能怀孕生子啊!如果古医书上记载属实,那教主一年后再与人*合后便能逆天怀孕,喜得麟儿了啊!”
    全场寂静。
    室内所有人目瞪口呆。
    半晌,床帐内传来阴冷隐忍的声音:“……一派胡言,把他给我杀了!”
    于是神医就被杀了。
    那必然是不可能的。
    因为论知名度,全江湖也就这神仙谷的陆神医最出名了。
    把这个神医给杀了,那他们魔教的教主大概也就真没救了。
    教中的众位长老一合计,就瞒着教主把神医给关在了地牢里。
    暗无天日。
    阴冷潮湿。
    简直招谁惹谁了。
    所以说神医也是个高危职业。
    看旁人医好了疑难杂症赚得名满江湖好像很爽的样子,其实一个流年不利遇上土匪也就遭了殃了。
    就是夜半的时候。
    神医被人给掐着脖子,掐醒了。
    “你你你——咳咳…咳……”神医缩着身子退到墙角,惊恐万状。
    来人一件黑袍兜头披身,只露出一个苍白的美人尖,开口便可察觉吐息有些混乱,却还是气势不减:“你昨日所说……”
    神医抖抖抖:“自是句句属实。”
    黑衣人阴测测:“可有解?”
    神医抖抖抖:“交、*合完一万次也、也就完了。”
    啪——
    黑衣人拍断一根牢柱。
    神医抖抖抖,却还是忍不住科普:“所以这玉斛果也是个会害人千人骑万人枕的邪毒,所谓增强功力,不过是将男子精血化为己用罢了。”
    黑衣人阴测测:“我命你解开此毒。”
    神医抖抖抖:“可这根本也不算是毒,哎不是,你要我给你解,我…我医人不卖身的。”
    黑衣人欺身近来,一把抓着神医脖颈一字一句,咬牙切齿:“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给我解毒。”
    神医抖抖抖:“哎哎哎,你有话好好说,以和为贵,别动手嘛。”
    “……嗯……”黑衣人闷吟一声,神医鼻息的气流和身上的气息被他饥渴的身体所觉,立时就变成致命的毒药一般,手软脚软下去。
    幸而被神医一把抱住。
    “放开……”黑衣人软到在神医怀里,隐忍喘息。
    “你这般是忍了多久了?”神医把脉,感觉那整个人都在自己怀里细细颤抖。
    叹息:“这情况不妙啊,教主还是早日寻个钟意的,先行云雨之事,暂缓情况吧。就算是医治疑难杂症,我也是要些时间来想法子的嘛。”
    教主整个人都软成了一滩水。
    被神医放在床上的时候还紧紧抓着人家的衣襟不放,却是舍不得人家身上的气息了。
    半靠在神医身上,神思昏聩,呢喃:“我难受……”
    神医愁苦:“……”
    小心翼翼将教主放平在床上,被抓着不得起身。
    教主轻喘,抓着:“……命你想法子,暂…暂缓我这情况……”
    神医:“哎我我我……我无能为力啊……”
    教主眼神不善,瞪人的眼眸里一片水光潋滟,混乱的气息悉数轻呼在神医颈间,轻声威胁:“还想活命吗你!”
    神医:“你总要给我时间,现在你已这般情况,不找人*合怕是命丧黄泉都有可能,你要我救你,可也要给我时间啊。”
    神医一边说,一边掰开教主抓着他衣襟的手。
    一根、两根、三根、四……
    没掰完就被教主又一把抓住拉近前来:“你这无用的东西!留性命有何用!”
    “教主饶命!”神医抱头缩脑:“还望教主看开一些,您是教主,找一两个侍寝再是正常不过,待我找到解治的法子,再、再杀了那侍寝的就好了。”
    神医一语惊醒梦中人。
    于是。
    神医畏畏缩缩在床角,抖抖抖。
    “教主饶命……”
    教主平躺在床上,喘息着瞥了一眼:“过来……”
    神医抖抖抖:“这、这种事还请教主找别人……”
    教主挣扎着,勉力撑着手臂抬起上身:“……混账,要我说几遍……”
    神医抖抖抖:“……”
    教主终于半坐起身来,一件一件褪去衣衫。却只勉力解了上衣,层层叠落在腰间,裤子却是没力气解了。
    几步膝行到神医面前,终是忍耐不住般,摸靠了上去。
    神医苦着脸接了这全身高热的烫手山芋:“先、先说好,不许杀我。”
    “……嗯……”教主漫应了声,即将获得解救的快感冲刷了他的意识,只会应和。
    特别是当神医的手无意的放在他背上时,整片脊背都如被羽毛略过,舒服的令人颤抖。
    开口,嗓音里都是黏腻:“你多摸摸我……”
    神医:“……”
    这长发披散的教主如树袋熊般挂在他身上左摸摸右摸摸。
    身上热烫烫,光裸裸,滑腻腻的。
    下边也有根东西戳到了他,靠坐过来都能察觉他下方的一片黏渍。
    如此荒诞- yín -靡的景象……
    可真是大事不妙了!
    教主长发披散跪趴在床上也有一会儿了。
    修长五指攀着床沿,随着倾覆在身后的撞击,每个指节都抓得泛白。
    神医自身后位入,将教主整个身子抱在怀里,一手撑在教主脸侧,一手绕在教主身前去替他纾解挺翘怒涨的玉*。
    “……唔嗯……你慢些……”教主吟叫。
    随着身后又一轮的冲撞,他早被肏干的酸软腿弯承受不住,跪也跪不住便要趴了下去。
    幸而被神医一手拦腰提了起来。
    毕竟是个体力活,神医的气息也是有些粗重,热烫的喘息喷薄在教主颈侧,嗓音低沉撩人:“这便受不住了?”
    教主说不出哪儿不对,只觉这声音都能刺激到他全身酥麻。
    湿热黏腻的后*控制不住就是一阵抽搐收缩,绞得神医在他身后闷哼一声,只更加狠力肏干起来。
    奈何教主身子舒爽的快要软成一滩烂泥了,神医捞了两次人都跪不住一会儿。
    只得退开身来,将人翻转,就着面对面的姿势再次进入那一片狼藉,开开合合不停吞吐的小*。
    “唔啊……”下身只空虚片刻又迎来那物,教主仰着脖子承受,察觉覆在身上那人要直起身,行动先于意识伸手勾住了神医的脖颈。
    他喜欢肌肤相亲的感觉。
    先前万般隐忍还是破了功。
    现在摸到手了,就恨不得片刻不离。
    便觉整片胸膛都是空虚,哑着嗓子要求:“你摸摸我……”
    一声轻笑。
    接着胸前的乳首就被湿热的舌头舔了。
    “唔哼……”没想到会受到这刺激,教主哼吟出声:“你……嗯……”
    也没想到那处竟是敏感之极,几番舔弄就硬挺如红豆,软软的肉被人咬在嘴里侍弄,连着一圈乳晕都仿佛肿大了起来。
    “别……嗯啊……”教主嘴里推拒着,胸膛却是挺着,叫没两声就在这番玩弄下泄了身。
    可真是嘴上说着不要。
    身体却诚实的不像话啊。
    彻底的清醒只在出精后维持了片刻。
    不过那会儿太累,没什么力气将身上的人推开。
    全身便又开始蠢蠢欲动。
    教主搭在神医脖颈的手情不自禁就开始往下滑,顺着他颈背的线条,将神医方才还松松垮垮披在身上的里衣剥了下来。
    倒不是想象中文弱书生的身板。
    但很快手就被神医给捉住了。
    别有深意道:“你不要乱摸。”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