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全职同人)直到遇见你 作者:不是人

字体:[ ]

 
 
#周叶要甜甜的,被无声戏和孤山虐惨了TAT
 
#架空现代,奇怪的玄幻设定,私设很多,作者没吃药,OOC注意。
 
#推荐BGM化身孤岛的鲸
 
————————————————
 
Ch1
 
GLORY酒吧外面的霓虹灯招牌似乎不太行,黑暗的小巷里只有这盏霓虹灯透着微弱的光,上面“L”这个字母没亮起来,看起来越发像是“GORY”了。这样带有歧义的招牌要是一般的酒吧老板看到,肯定会要求立刻更换。
 
只是,GLORY酒吧的老板不是一般人,他随意地看了一眼招牌便头也不回地上二楼。
 
GORY。这个词形容他眼下的情况也不失贴切。
 
男人关上二楼住所的门,快步走到储物房开始翻箱倒柜地找东西,只找到一些布满奇怪符文的细口瓶。家里没有合适的容器,时间拖得太久了,他稍微有点焦急,只是脸上依然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只能这样了。”他轻声说着,不知道是对自己说还是对谁说,脚步往浴室方向迈去。
 
虽然没合适的容器,但他有个浴缸,可以暂时顶用。
 
男人从橱柜里拿出两瓶颜色各异的小罐子,进浴室把其中一个罐子的软木塞拔掉,暗红色的液体洒在浴缸上。他面无表情地看着那些像是有自主意识的液体流窜着,眼中却有着难得一见的认真,右手微微阖上,在即将握成拳的瞬间,手中凭空出现了一把散着银光的伞状物。
 
他手一挥,伞尖的锋利沾上逃窜的暗红色液体,在空中快速地画着笼罩整个浴缸的符文阵,接着在浴缸的四角,分别勾画出四个真假难辨的阵眼。当最后一个阵眼完成,银光从伞尖往后湮没直到男人的手心。
 
被这个阵所覆盖的空间呈现出淡淡的红色,像是有一大股红雾被困在浴缸里。
 
明明穿着单薄,看不出哪里还能藏匿东西的男人从胸口抱出一个小光球,慢慢将之放大直至他不能完全抱住,才将光球放入浴缸。一进入红雾范围光球便消失了,露出里面奄奄一息的小东西。
 
那是一尾幼年期的蓝玄鲸。
 
小鲸鱼接触到红雾,动了两下尾巴,雾气被它迅速吸收殆尽,这样才似乎得到了一些力气。它又晃了晃尾巴,很快以它为中心的地方就漫出了水迹。
 
水生成的速度比男人想象得要快得多。他蹲下身体,用手心轻轻抚摸着小鲸鱼的身体。水潺潺而流,即将溢出浴缸来冲击他设下的阵法,他的这般温柔爱抚终于让小鲸鱼感到安心,水量慢慢得到了控制。
 
小鲸鱼在水里半睡半醒地摆了摆尾,男人看到它能够自主吸收灵气来治愈自己了,才站起来将另一瓶小罐子的东西倒出来,用同样的方法叠加了另一个阵法。
 
新阵法闪着的银光和他手上武器的光芒相映成辉,这是能把浴缸里的蓝玄鲸送到第二次元的次元守护阵。
 
男人做完这些,看了眼自己身上因为障眼法消失而出现的血迹,对着小鲸鱼的方向轻轻叹了口气,末了嘴角却勾勒着微笑的弧度。
 
他知道他救回来的,是个大麻烦。
 
那又如何,他自己也是个大麻烦。
 
※※※
 
“双重灵韵核晶啧啧啧,还是两个,老叶你怎么总是走这种狗屎运啊!”
 
魏琛把手里那两块闪闪发亮的特殊材料捧在手心,舍不得放到早就准备好的绒盒里,“果然这年代就是要没下限才能有财宝,说吧老叶这回又骗了哪个协会啊?”
 
“不巧,是你老家蓝雨呢。”
 
被唤作老叶的男人很随意地回了一句。
 
他正在魏琛里店内走来走去,魏老板表面上是古董店老板实际上是黑市商人,而这里店是“只有想不到,没有找不到”,男人挑选着用完的药剂补充,视线往最后一排货架上飘。
 
把浴缸当做灵兽容器只能是应急措施,时间长了阵法就会支撑不住,所以他还必须买个合适的灵兽容器回去。
 
“卧槽!叶修你敢不敢不坑蓝雨的!”虽然离开蓝雨协会很久,魏琛依然对蓝雨有很深的感情,他立刻放下手中的核晶对男人怒目而视,可没一会儿又自言自语道,“不对,这上面没蓝雨灵气啊……”
 
“呵呵。”
 
叶修只是淡淡一笑就直接往容器柜走去。
 
魏琛也不多摸材料了,他把核晶装好并设下禁制符,便踱步跟在叶修后面。他估计那就是叶修随便唬他的,当年就常对蓝雨的小鬼们耳提面命:这人十句话里有十一句都不能信。
 
“怎么了,你有养灵兽吗?什么时候牵出来溜溜?”魏琛挑眉道。
 
整个除灵界都知道,被誉为斗神的叶修从不豢养灵兽。这会儿魏琛看到叶修居然真的在认真挑选灵兽容器,不由得有点小吃惊。
 
“唔,再说吧。”叶修没说死,他其实也不太确定自己算不算在养着那尾蓝玄鲸。来回看了三遍货架,转头看向身后的老友,“老魏你这还有100x100的么?”
 
灵兽容器和一般容器不同,它们可以根据主人的灵气等级,在原有尺寸的基础上适当变大,最大限度是原有尺寸的十倍,所以一般除灵师为了方便携带,都会购买尺寸小些的灵兽容器。
 
蓝玄鲸的话,叶修根据自己教科书般的记忆力,想起那小鲸鱼可是可以长得很巨大的,普通的灵兽容器根本不适合它生长。
 
良久以后,魏琛略沉着脸问道:“……老叶,你这是偷了什么麻烦的玩意儿回来了?”
 
一听到叶修要求的尺寸,魏琛就知道对方肯定惹了麻烦。现在已经不是传说中的上古时代,叶修的灵气等级位于现今除灵界的最高层次,把100x100的灵兽容器巨大化十倍轻而易举,而需要用到如此庞大容器的灵兽,绝对是那首歌里唱的:啊~在梦里~?
 
“老魏你脑子里就没点正直向上的念头吗?啧啧啧。”叶修摇头做出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哥从来不偷的好吗,都是直接要的。”
 
“放屁!你那叫抢!”魏琛想起了某些不堪的过去,脸色一黑直接骂道。他抬脚想要踹对方,还没踹出去就被人灵敏地躲过了,“操!你就不能让我踹到一脚吗!”
 
“不能。”叶修停顿了一下,“你怎么和少天一样找打和不记教训呢,越活越回去可不行啊老魏。”
 
“卧槽!老夫不想和你说话了!跟你说话命都短几年!”魏琛骂骂咧咧地走去仓库,不再和对方斗嘴。虽然他嘴上嚷嚷也还是帮着叶修去找后者想要的东西。
 
最终在仓库角落里找到个符合要求的灵兽容器,状似玻璃大鱼缸的容器积满尘埃,上面满是红色与银色相交的符文,和叶修在家里浴缸上画得很像,但不完全一样。叶修画的是带有他本人灵气的守护阵,除了他自己没人能看到、感受到或者盗取到他守护阵里的灵兽。而市场上能买到的都只是附带无属性次元阵的普通品,只能让普通人类看不见,优点是不需要太多灵气来维系阵法效果。
 
“老叶你怎么搬回去啊?看你瘦胳膊瘦腿的,这可沉得很!这样吧!老夫牺牲一下帮你送送货!”魏琛笑嘻嘻地说。
 
叶修瞥了他一眼。
 
“索克萨尔!包君满意!送货上门!五星好评!”魏琛立马拍着胸膛,把自己的店名都报出来,向他示意自己是个售后服务多么好的店家。
 
“你是真的恨文州啊。”叶修笑着说,“应该录下来发给各大协会,让大家看看蓝雨老会长是怎么黑现在的会长。”
 
索克萨尔是蓝雨会长的灵气名号,魏琛假死离开蓝雨后,这名号的继承者是他徒弟之一的喻文州。叶修布好了陷阱,就等魏琛一脚踩下去了。明明叶修笑得很正常,魏琛却从中看出了女干诈、心太脏之类的字眼,他觉得自己还是别凑热闹去偷窥对方的神秘灵兽为好。
 
※※※
 
叶修再度回到酒吧,在门口就遇到隔壁兴欣网吧的老板娘陈果。
 
这酒吧原本也是属于陈果的,她转租给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叶修。有时她还蛮好奇经常不开门的GLORY酒吧是怎么赚钱的,不过她脸皮没那么厚,即使平时和叶修关系不差,也不好意思去挖人八卦。
 
“叶修你回来啦?怎么样海边好玩吧!虽然你老气人,但几天没见到你都不习惯了哈哈。来来来,这是小唐从家里带回来的点心,很好吃的。”陈果热心地塞了一盒点心到叶修捧着的灵兽容器里,“这么大的鱼缸哦,这是去海边买了很多鱼回来吗?”
 
“嗯,是挺大的一条鱼……点心替我谢谢小唐。”叶修露出带点歉意的微笑,“这鱼缸挺沉的,老板娘我就先上去了。”
 
“哦哦,好。”陈果愣愣的,心想,这家伙什么时候这么有礼貌了?
 
其实叶修一直都很有礼貌,只是老板娘每次都被他气得忘记了这事。
 
叶修径自上到二楼,在楼梯口就已经感觉到有状况。
 
他把灵兽容器放到地上,一瞬之间就进入了灵气全开状态。将千机伞握在手心,维持着平时步速的他不着声息地接近了自己家门。
 
他昨晚设下的次元守护阵破了。
 
不,阵没破,但阵中的灵兽不在了。
 
在他开门的短短几秒内,叶修想了很多小鲸鱼消失的可能。虽然觉得老天在逗他玩儿吧,但根据眼下这种情况来分析,那最不可能的原因却是最可能——
 
客厅里站着一个浑身湿漉漉,仿佛刚从水里捞出来,湿透了的银发长至腰间却完全遮挡不住身体的青年。
 
青年在叶修开门的时候被吓了一跳,歪着脑袋呆呆地看叶修,似乎在思考对方是谁。
 
他闭上了双眼,仔细感受着空气中游走的君莫笑灵气。
 
那是他在安静的大洋中感受到的第一抹,搅乱心跳的灵气。
 
他喜欢这个味道。
 
于是在睁开眼的刹那,他的身影已经从客厅消失,直接扑上了因为震惊而反应慢了一步的叶修。
 
青年抱得很紧,像是要把叶修揉进身体里那般禁锢着后者,从身到心。
 
叶修的惊讶几乎全挂在脸上,他都想不起来自己有多久没这么吃惊过了。
 
身前的人有着他也熟悉的气息。
 
“小东西。”叶修语气带着点无奈,又带着点好笑。
 
青年闻言把脸往叶修脖子上蹭蹭,胸口起伏着看起来是想说话,但不知为何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用湿淋淋的脸蛋蹭了叶修一脖子的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