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邪瓶]错过+番外 作者:丝诺诺

字体:[ ]

 
 
第 1 章
 
  注:故事发生在从西王母墓回来后,闷油瓶再次失忆,在北京住院的那一段。
  
  启
  “我错过了以前的你,不能再错过现在的你。”
  
  一:
  吴邪看看坐在自己旁边口水横飞的胖子,再看看坐在窗台上盯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什么的闷油瓶,心中叹息着要是他们两个能互补一下就好了。
  再次失忆,闷油瓶应该很无奈吧?他把视线定在了闷油瓶身上,对方却完全无视他不太礼貌的视线,仍是一动不动。
  一阵风吹来,把医院白色的窗纱轻轻拂起,遮住了窗台上的闷油瓶,阳光射进来,只在窗纱上留下一个模模糊糊的白色人影。
  吴邪心中一紧,还没想清楚是什么感觉就从椅子上跳起来三大步奔向人影,迅速伸出手隔着窗纱抓住了后面那人的手臂。
  还在唾沫横飞的胖子愣了一下,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急冲冲的跑过来,却看到吴邪死死抓着小哥的手臂一脸惊恐的模样,顿时噤声——这是干嘛呢?
  风终于停下,窗纱也软下,露出窗纱后闷油瓶苍白的脸。
  闷油瓶的视线难得的没停留在天花板上,而是看向了离自己只有半米远的吴邪。
  吴邪死死盯着他,眨也不眨眼睛,眼中仍是莫名其妙的惊恐。
  胖子左看看,右看看,终于开口:“无邪小同志,那窗帘你这样扯着是想给小哥弄个印度女神装呢?”
  吴邪这才回过神来,看到自己手上还连着窗帘抓着闷油瓶的手,而闷油瓶幽深的眸子正对着自己,吴邪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连忙松开手。
  “我。。。我以为他又要不见了。”吴邪收回的手不知道摆在哪里,只能放在身后别扭的扭着手指。
  胖子翻了个白眼:“小同志这是在六楼!你当小哥蝙蝠侠了不是?”
  “谁知道他呢。。。”吴邪喃喃道,没注意到自己口气中的抱怨和哀怨。最近总是这样,闷油瓶一消失在眼前自己就会没由来的恐惧,似乎那个人会就这么永远消失不见。
  永远的消失了。。。。。想到这里吴邪紧张的握紧了身后的手指。
  闷油瓶见他收回手,也收回视线,转而低下头看地板。
  吴邪感到一阵气闷,难得看一下我就不能看久一点吗?地板天花板就比他还好看?闷着一张脸退了两步坐在病床边。
  胖子不知吴邪的心思,以为他在气闷油瓶什么都不告诉他,便拍拍他肩膀说:“小哥现在失忆了你急也没用,还是先想想怎么安排小哥吧。”
  “什么怎么安排?”吴邪奇怪的问。
  “小哥出院后住哪啊?吃什么啊?要怎么样才能恢复回忆啊。。。”胖子掐着手指自己数起来。
  “恢复记忆?怎么恢复?你不是要他再走一遍那些墓穴吧?”吴邪打断胖子的话,有点生气的说——每次从那些墓穴回来闷油瓶身上都会满身是伤,打死他都不舍得再让他受伤了。
  吴邪似乎没有考虑过自己为什么会‘不舍得’,自然而然的就冒出了这个用词,竟然也不觉得不妥。
  “那不一定要下墓啊,可以跟个旅游团去那边逛逛说不定也能想起什么啊。”胖子在一边坐下,想翘个二郎腿,却因为大腿实在太粗刚翘上去又滑了下来,这让他减肥的决心再次复苏。
  吴邪想那样也仅仅是想起遇到他们之后的事情,那遇到他们之前的事情闷油瓶还不是一样一无所知?还不是一样要去冒着生命危险去找以前的记忆?那还不如把全部都忘掉好了,平平静静的生活一辈子就好了。。。和我。。。
  恩!?吴邪猛地抬头,自己刚才想了些什么?自己和闷油瓶。。。生活一辈子?他脸又唰的一下红了个全透,眼睛不住的往闷油瓶那边瞟,似乎是怕他会看透自己的心思。还好闷油瓶只是盯着地板没有什么反应。
  看吴邪看闷油瓶,胖子也望向闷油瓶:“小哥你怎么想?”
  闷油瓶没有一点反应,垂着眼帘看撒在地上的光斑。胖子自讨没趣的摸了摸鼻子:“诶我们这瞎讨论,主角反倒没反应。。。我说不管怎么样先找个地方让小哥住下来,以后的事再做打算。”说完又马上加了一句:“别想让小哥住我那,要被我那相好看到小哥胖爷我清白就算毁了!”
  “住我那行了吧?”吴邪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好你说的!”说着胖子就跳起来要给闷油瓶收拾行李。
  “等等。。。等。。。”吴邪要去拉胖子,胖子一扭身闪过了,唱着花儿红那那个红那蹦着去收拾行李了,吴邪冲他喊了一句:“喂小哥还没同意呢——!”
  “去你那。”闷油瓶突然抬头,没有一丝波澜的眼睛看向吴邪。
  吴邪心里顿时漏了一拍,他小心翼翼的看着闷油瓶不确定的问:“你说,去我那住?”
  闷油瓶点点头,吴邪感到自己的心跳快了好几倍,他不着痕迹的压了压自己胸口想把快的不正常的心脏安抚下来,他感到莫名的紧张和兴奋:“为什么?”
  闷油瓶又把视线转向了地面,等了许久就在吴邪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他才淡淡的说了句:“我好像记得你。。。和那间店。”
  吴邪想到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那时自己并没有怎么注意到闷油瓶,没想到闷油瓶对那次见面反而有印象,这个发现让他感到一阵欣喜。
  “好好好!就去我那里!”转头看了看胖子正蹲在床边往旅行包里塞着衣服,吴邪走过去拍了他两下:“胖子你去退房,我打电话订机票,今晚就回杭州。”
  “干嘛要我去退?你去不就好了?当我免费苦力啊?”胖子不满的瞪我。
  “我。。。”吴邪心虚的左瞥瞥右瞥瞥,心想要是我一走闷油瓶又不见了咋办,但又不可能这么说出来,便扯道:“我这不是把和漂亮护士美眉道别的机会让给你吗?快去快去!”
  “嘿还算你小子有良心——”胖子也没多想拍拍手起身就走,走到门边却又回过身来,道:“哎记得给我也订张票!”
  吴邪一愣:“你去杭州干嘛?”
  “胖爷我是舍命陪君子,好歹以前我们三一起出生入死过,有我在说不定小哥记忆恢复的快些~”胖子哼哼了两声。
  “@#¥%%。。。。”吴邪心里骂死了胖子,却又找不到理由拒绝他,只能恶狠狠的咬牙心想下次胖子别想让他帮忙倒腾东西!
  
 
 
 
 
第 2 章
 
  二:
  今天天气,晴朗。
  王盟在账本上写下这几个字。自从老板走后店里一直没有什么生意,于是白成一片的账本也沦落成王盟的私人日记。
  早晨的阳光柔和的笼罩在古朴的店门上,让昏暗的店面显得不至于太死气沉沉。王盟踱着太爷步到门口,打着呵欠大大的伸了个懒腰。
  呵————————老板快一个月没回了,不知道出什么事了?
  老板再不回来的话自己就和小美去海南岛来个浪漫海滩假期了~~~王盟想到自己漂亮的女朋友穿上泳衣的样子,就感到一阵热血涌向头部。
  老板还是不要回来的好。王盟得出结论。
  正快乐的在脑子里计划着海滩假期的王盟眼角瞄到了街角摇摇晃晃的三个身影,脑子一下当机,咦?那个人怎么那么像。。。自己老板?
  胖子眯着眼睛,要不是旁边有吴邪撑着自己,他怕是早趴地上了,他打了个呵欠,垂着眼皮无力的说:“我不行了,你再不让我睡觉我就要死在这里了。。。”
  “死死死。。。要死你别拖着我。。。”吴邪想甩开压在自己肩上的粗大手臂,却连抬都抬不起来,只能拖着他摇摇晃晃的以蜗速行走。
  “我说无邪同志,这一到杭州你不回家睡觉,赶着回你店里这是干啥呢?你店里进了明器还是宋器啊?”胖子困死了还不忘挖苦一下吴邪。
  吴邪其实也困,坐了一晚上飞机不算,一下飞机又打的直奔自己的古董店,到了巷口车开不进来还得走上一段路,就是超人也顶不住了。
  可谁叫。。。谁叫闷油瓶说要先去店里呢?
  吴邪偷偷抬眼去看前面扛着两大袋行李依然走的风一样快的闷油瓶,心里虽然不满却一点都不怪他,反而怪身边的胖子拖了他们的速度。
  说来也怪,自从进了巷子闷油瓶就一直走在前面,而且越走越快,倒像是真的记得来过这么个地方。
  吴邪看离自己越来越远的闷油瓶,心中又是一阵不安,咬咬牙一用力拖着胖子也快步走起来。走的太快也没看前面,不知道闷油瓶已经停下来的吴邪带着胖子一头撞在了他身上,重力加动力势能的后果就是三人都重心不稳的往前倒去;吴邪倒下前的第一件事就是推开胖子——开玩笑!要是让胖子压在他和闷油瓶身上那他们两还不得成人干!
  ‘哎呦’‘啊!’两声惨叫在小巷里回荡,随后又恢复平静。
  吴邪的脑袋磕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上,直感到一阵晕眩,他撑起身子扶着脑袋呻吟了两声,待看清楚情况后他脑子又马上嗡的一声失去了知觉。
  他他他。。。。他竟然整个人都压在了闷油瓶身上!!现在他一起身,便成了跨坐在闷油瓶腰上,两手撑在他身子两边包围住他的姿势,只要他一拢手,就能将闷油瓶整个抱住。。。
  闷油瓶凉凉的体温透过薄薄的一层面料传到吴邪大腿上,那刺激沿着吴邪的脊椎一路往上,直冲大脑。吴邪感觉到下身一阵酥痒,原来是闷油瓶撑着手肘想起来。本来不动还没什么,闷油瓶一动便牵扯到吴邪的敏感部位,吴邪只觉得热血都直往下半身涌去,身子一阵紧缩。。。
  随着闷油瓶的动作,他后背的蝴蝶骨明显的凸了出来,在白色T恤下面若隐若现,看的吴邪两眼瞪直移都移不开了。
  衣服下面的蝴蝶骨应该更好看吧。。。吴邪心里莫名其妙的想到这一句,随之鼻中一阵腥热,一小股血沿着鼻孔,嘴唇,下巴,缓缓流下,最后滴在了闷油瓶纯白的衣服上。
  闷油瓶撑了几次没撑起来,便抬起头想叫吴邪下来,可他在抬头看到吴邪那间古董店时停止了动作,只是眼睛眨也不眨的瞪着那间店,一时间断断续续的画面涌入他的大脑。
  好痛。。。闷油瓶感到大脑一阵疼痛,不自觉的用右手用力捶打自己的头部仿佛这能缓解他的头痛。
  吴邪呆了一下,随即一阵阵痛在心口扩散,他伸手握住了闷油瓶捶打自己的手,但闷油瓶力气出奇的大,竟一下子被他挣脱开去,吴邪只能整个人再次压上去把闷油瓶的右手扭到了他背后压着,闷油瓶反而更加用力的挣扎起来,仿佛在愤怒着什么的要从吴邪那里抽回手。
  “不痛了。。。不痛了。。。”吴邪心口一阵阵抽痛,他俯下身子一遍又一遍的低吟着这句话想减轻闷油瓶的痛苦。
  闷油瓶力气很大,吴邪几次都差点被他挣脱开去,脸上还被闷油瓶左手肘撞了两次嘴角青了一大块——吴邪又不禁庆幸闷油瓶受了伤,不然他挂彩的就不知嘴角了。
  又挣扎了一会,闷油瓶力道才缓下去,渐渐的停止了反抗,只是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吴邪小心翼翼的凑下去看他的脸,却看到闷油瓶紧闭着的眼和皱成川字的眉头。
  连忙松开闷油瓶的右手,吴邪小声的问:“你。。。好了吗?”看着闷油瓶紧皱的眉头,吴邪突然有种想吻平它的冲动。
  吻上去吧。。。吻上去吧。。。心底有个声音小声的对自己说。
  唇越靠越近,吻到。。。了?
  就在吴邪窃喜要吻上去的时候,一股力道揪住他的后领一把把他拉起,他只能眼睁睁看闷油瓶线条优美的眉头瞬间远离自己。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