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综同人)左邻右舍 作者:binglunwan/小淡/小淡Tetsuya

字体:[ ]

 
 
文案
 
左邻右舍(又名:当赤黑遇上利艾,矮子遇上矮子【死】)
利威尔第一眼看到赤司,本能就感到一股子不快。这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排斥,在看到赤司环住黑子展现出的高度差后立刻野火燎原般熊熊燃烧。
都是矮子,凭什么那家伙的媳妇比他低5cm?
这不科学!
 
本文的出生来自於小淡一个梦。
梦里,利威尔兵长去买增高鞋遇上了赤司队长,然後……第三次世界大战开始了【喂喂】
写著娱乐一下的文,ooc有,捏造有,如果大家觉得开心就好啦233
 
搜索关键字:主角:赤司征十郎,黑子哲也,利威尔,艾伦 ┃ 配角:哲也2号,奇迹的世代,阿明,三笠 ┃ 其它:欢乐系温馨日常,利艾,赤黑
 
☆、01
这是一栋非常别致的小公寓。
繁华的市中心一般都是喧嚣的,伴随著永无止尽的车辆鸣笛,还有闪烁著七彩光芒的霓虹,华丽间透著纸醉金迷的空虚。
但这个公寓却不同。
公寓的位置与街道的距离恰到好处,既不会被喧闹的分贝滋扰,又不会产生一丁半点的交通不便。公寓的外墙是咖啡与白色的交织,带点复古的味道。周围栽种著大大小小的植物,并不是什麽名品盆栽,有些就是随处可见的野花小草,但修剪得体。精心打理下,看上去郁郁葱葱很是讨喜。
今天,这所公寓迎来了几位新房客。
确切的说,是两对。
赤发青年走在前面,异色的眸子非常显眼。他的右眼是罕见的金色,可惜没人敢盯著那黄水晶般的眼睛细看,因为青年唇角的弧度哪怕是笑著,也带著点生人勿进的冷意。
“哲也喜欢这里吗。”
疑问句式,却是肯定的语气。他询问的对象──蓝发蓝眼的青年微微抬头,对著公寓门前那一大片石榴树出神,冰蓝的眼泛著明亮的波光。干净清秀的面孔没有太多表情,不过赤司是知道的,自家恋人一定会喜欢这个地方。
干净,简单,别致,安静,不引人注目。
对他们二人来说,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
与这边气氛温和的两人不同,另一边的新房客们,相处模式有些不同。
黑发的男人走在前面,大步流星,漆黑如子夜的眼微微眯起,锐利的视线似乎连空气都割裂开。他前进的速度很快,棕发的少年在身後跟得有些吃力,金色的眼闪烁了半晌,终究还是鼓起勇气叫住了前面气场强大的男人。
“兵长……利威尔兵长……”
请稍微慢点……
後面的话还没说完,黑发男人──利威尔回头冷冷瞥了艾伦一眼,“有事?”长久以来的压迫让艾伦下意识地摇头,乖乖将没说完的话咽了下去。利威尔也不多问,继续迈著大步一路往前。
利威尔的想法很简单。
想快点去属於二人的屋子里,然後好好的,彻彻底底的,里里外外的,将小窝好好来个大扫除。
早打扫,早吃饭,早洗澡,早滚床单。
时间是宝贵的,利威尔一点都不想将它们浪费在路上。
同时抵达的四个人一起乘上了电梯。18人的电梯很宽敞,照理说站四个人应该绰绰有余。只可惜其中有两位打从上电梯开始就相看不顺眼,无意间释放的威压在空中碰撞著,交织出劈里啪啦的电光。
利威尔第一眼看到赤司,本能就感到一股子不快。这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排斥,在看到赤司环住黑子展现出的高度差後立刻野火燎原般熊熊燃烧,伴随著他的心境,身为军人的冷峻杀意瞬间充斥在小小的电梯,让人喘不过气来。
与此同时,赤司心中也升腾起一股烦躁。
任何生物都会对气场相似的同性产生排斥。自然界中强大的雄性个体都会有自己的领域意识,所有入侵者无一例外要进行抹杀。人类也不例外,感觉到同类的气息,赤司下意识便将利威尔定义到“违逆我的人”那一类。
违逆他的人,就算是父母也得死。
艾伦是敬畏利威尔的,那是钦佩中带著敬重的感情。崇敬与渴慕交织的光点,星辰般汇聚在艾伦金色的眼中,他站在利威尔身後,死心塌地地追随著这个男人。
赤司挑了挑眉,回过头看向自家恋人。
黑子大半注意力在手中的篮球杂志上,著迷於杂志内页那些技术过人球星们的风采。赤司咳嗽了一声,试图唤回恋人的注意力,黑子却头都没抬。
“呵。”
利威尔原本因为高度差受挫的自尊心挽回了不少。他原本觉得艾伦对自己过分敬畏,显得有些生疏了。但看到明显被恋人晾在一边,说多凉有多凉的赤司,利威尔突然感觉被敬重也没什麽不好。
被当做前辈,当做偶像,当做长官,似乎也没那麽不好。
总比被无视强。
利威尔不经意的一笑,似嘲讽,似冷笑,幸灾乐祸的情绪没有半点掩饰。
赤司身形一晃,时候时迟那时快,金属的冷光在电梯壁上掠过,带著冷冽的杀意破空而去。利威尔反应极快,一个侧身闪过赤司的攻击。同时,一只手已经掏出随身的佩刀斩了过去,角度相当刁钻。
叮──
金属撞击的声音刺痛了几人的耳膜。同时,电梯也到达了他们目的地的第十层。大门打开,温暖的阳光照射进来,柔柔地驱散了这个狭小空间里的冷意。
小巧的剪刀与狭长的佩剑在空中僵持著,双方都岿然不动。
眼看电梯门又要合上,艾伦忍不住唤了利威尔一声,“兵长……到了。”利威尔拿刀的手没有丝毫动容,甚至没有眨眼。
小鬼,没看到我在办正事吗,别吵。
利威尔沈默地持刀,对面的剪刀也不知道是什麽材料做的,居然能和他的爱刀持平,交锋中半点也不吃亏。
黑子看完了那篇报道,後知後觉的他总算明白了现在的状况。偏头想了想,他拉住赤司衬衫的下摆,轻轻扯了扯,“征君,我饿了,”顿了顿,又加上一句,“我们打理好新家,做汤豆腐吧。”
赤司不得不承认,自己被这个人吃得死死的。
用汤豆腐讨好,加上带点撒娇意味的口吻,不用看赤司也知道黑子正用怎样的眼神看著自己。这一切都让他感到十分受用。
“今天就这样吧,打个招呼。”赤司撤回剪刀,小巧锋利的金属在手上打了一个漂亮的旋儿,稳稳地收回口袋里。利威尔却并没有收刀,反而将武器抬高了些许弧度。
你说开打就开打,说收手就收手?
未免太看不起人了,小鬼。
咕噜噜──
艾伦的肚子适时地响了起来,利威尔一愣,啐了一口唾沫,手腕一个翻转,利刃入鞘。率先大步走出电梯门,黑色的军靴踩在玻化砖的地面上,发出沈重的闷响,“走了。”艾伦立刻跟了上去。
他们的房间是邻间,1001与1002。
赤司和利威尔掏出钥匙开门,公寓之前没人住,上了三道锁,内外两层门锁加上一层防盗。黑子和艾伦站在走廊上,视线相对的时候,黑子礼貌地微微鞠躬,“你好,我是黑子哲也。”听到邻居主动的自我介绍,艾伦扬起笑容,明媚得让阳光黯然逊色,“艾伦?耶格尔,请多指教。”
之後的一段时间,经过大大小小的生活波澜,黑子与艾伦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两人时不时去对方家中避难……这就是後话了。
门合上的瞬间,利威尔转身将艾伦压在门板上,膝盖顶住後者的腿间,逼得他屈膝,然後居高临下地俯视著他。艾伦在男人冷峻的视线下有些局促,他仔仔细细回忆了一番,实在想不起来自己到底说错了什麽话戳中了男人的雷区。利威尔沈默了许久,只说了一句“别长了”,便兀自查看清洁工具准备打扫大业。
别长了?
指的是什麽?
体重,腰围,肌肉?
最关键的是,他毕竟只是个十九岁的年轻人啊,怎麽可能说不长就不长……
艾伦一头雾水,却又不敢细问,本能地他就感觉,如果真的问出来,今晚他一定不会好过。好奇心害死猫,在利威尔面前,还是少问话多做事比较好。
利威尔已经换上了全套打扫装备,口罩围腰拖把鸡毛掸子一应俱全。知道男人的洁癖,艾伦一点也不敢马虎,跪在地上用抹布仔仔细细地擦。偶尔遇上一点上了年限的污渍,他便弓起身子,几乎整个人趴在地上。
弹干净柜子顶端的灰尘,利威尔解开口罩从梯子上跳下来,步伐轻盈,落地一点声音也无。艾伦专注地与灰尘作斗争,从利威尔的角度看过去,正好能看到艾伦翘起的臀瓣一上一下地动弹,紧致又富有弹性。
男人感觉某个部位已经有了反应。
只可惜环伺一周房间,没有一处的干净程度符合利威尔的预期。遗憾地低下头,他继续清洁的工作,一声叹息从唇边溢出。
艾伦不知道他心中所想,以为洁癖的长官对这个屋子不满意,於是更加卖力地擦地板,收拾屋子,主动地忙前忙後。
赤司没有利威尔这麽严重的洁癖,和黑子一起简单拾掇了一下房间,便将行李一件件往衣橱和柜子里放好。黑子拿著买好的食材准备去厨房准备晚饭,赤司叫住了他,“哲也,等等。”
恋人的面容是罕见的凝重神色,黑子不禁一怔,“怎麽了?”
赤司取出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盒子,一点点拆开,从最里面一层的纸袋里拿出布料轻盈细腻的衣物,“试试这件。”
黑子身体有些僵硬。
不是没见过裸体围裙,只是,他并不想穿著这种东西做饭,一点也不想。
赤司举著围裙的手很稳,眼神凌厉如常。黑子感到有些头疼,这个男人是无法违逆的。
“那个,我有带围裙……”
“裸体围裙是男人的浪漫。”
“我都不知道征君有这种兴趣……”
“不对哦,哲也,”赤司神情肃穆,一如将棋名人战决赛时的庄严,“我只是一个想看恋人穿裸体围裙的正常男人罢了。”
反抗无效,黑子还是被穿上了那件薄得近乎透明的围裙。
当然,这条围裙是赤司帮忙穿上的,也是他亲手脱下来的。
TBC
 
作家的话:
这个脑洞真的很……奇怪……⊙﹏⊙b汗
不过很愉快呢233
在开新的正剧长篇前,来几发这种梗娱乐一下也不错【笑】
这个小系列有好几章,如果能博君一笑就好了。
 
☆、02
清晨的阳光很温柔,一点也不刺眼。1002房间是东南面向,阳光很快充盈满房间,照亮了每一寸角落。
赤司在柔和的晨光中悠悠转醒,习惯性地将臂弯里的爱人又揽紧了些。冰蓝的发在光线下明亮得近乎透明,埋首於其中,属於黑子哲也的味道让赤司感到很满足。
“哲也,起来了。”声音故意放得很轻,随风飘散的言语根本没有传达到熟睡人儿的耳中。黑子依旧睡得很沈,他昨晚被赤司来来回回在床上折腾了两次,去浴室清理的时候又被连哄带骗做了一次,一时半会儿都不会醒。
白皙的皮肤上遍布吻痕,赤司满意地看著迷恋的躯体上布满属於自己的记号。许是掀开的被单让黑子感到有些冷了,他下意识地往赤司这边凑了凑,像一只乖巧的小动物。
哲也真可爱啊……不愧是我老婆。
赤司忍不住凑过去,温存地舔吻,将几个印得不那麽深的吻痕又加重了几分。
黑子微开的唇泛著淡淡的水光,看上去十分美味。没有吃早餐,胃里空空如也,赤司却也不著急起床填饱肚子。比起吃饭,他对吃自家恋人的豆腐更有兴致。
“喊你三次都不起来的话,要受罚哦……”
黑子翻了个身,依旧睡得香甜,温热单薄的胸膛安稳地上下起伏。
嘴角笑意加深,赤司将黑子搂在怀里,愉悦地自说自话。
“三……”一边倒数,赤司坐起身,将黑子也抱起来,让他的双臂环住自己的脖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