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久承都 作者:叶赫那拉

字体:[ ]

 
 
发生在久承都内的故事
标签: 清水文 短篇。
 
☆、楔子
 
  阿玄山,海拔5899米,山中湖水清瀛,鸟禽成群,野生动物出没,气象万千,在半山腰处。有个阿玄崖,深壑绝壁,云雾缭绕,离阿玄崖最近的村落,叫下崖村,下崖村有51户人家,是少数民族炫族聚居地。
  下崖小学,是村内唯一的小学,从一年级到六年级总共就剩十三名学生了,在
  学校窄小的操场上,到处都是泥土,砖瓦搭的破旧的教室内,男子站在木制的讲台后面,面对着黑板,正在写上暑假作业和返校开学的日期,他的头发如黑玉般有淡淡的光泽,脖颈处的肌肤细致如美瓷,柔丝般的、弓样的眉睫,荫掩着盈盈的双瞳,一身半新不旧的蓝衣服,袖子也总爱往上挽一截,白色粉笔下划出的字秀丽颀长。坐在讲台下的孩子们认真的记着老师留的作业,破旧的木桌,木椅,阴暗低矮的室内,丝毫不影响孩子们对学习的渴望。
  “阿爹,阿爹”教室外传来急促,兴奋的女声,一听就是边跑边喊。
  男子微微皱眉,看着窜进屋内的女子:“又大呼小叫的”满意地看着黑板,把手里的粉笔小心翼翼地放回讲坛上的粉笔盒内,粉笔要节省着用。
  跑进来的女子有一双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上身穿着一件可爱的卡通T恤,下身是雪白的七分裤:“阿爹,村长陪着县长他们正往这里来呢,是为了把学校并入到县城内的小学事情”
  十三个孩子立刻高兴地从座位上蹦了起来:“鲶姐真的吗?,太好了,我们能进城读书了”
 
☆、第一章
 
  帝豪,座落在北司帝国首都久承都的旧南区,旧南区是权贵聚居的区域,帝豪是一个隐秘的顶级会所,只接待权贵阶层,普通的百姓是无法负担这里的消费的。
  帝豪会所的地下二层,整日灯火通明,是员工们聚集的地方,这里装潢奢华,散发着金黄色光芒的水晶吊灯把擦的洁净的宽阔的瓷砖走廊照的如镜子般,忙碌的员工们在瓷砖上面来回穿梭,无暇顾及这奢华的装饰。在走廊的尽头左侧的房间,门框旁钉着统一的方形的房间标识,上面规规矩矩地写着烫金的女保安更衣室,屋内有要下班的,有刚上班的,有回来取东西的,这里的女保安都是年轻貌美的女孩,保安服是紧身黑色的样式,把女孩们玲珑的曲线勾勒了出来,女孩们互相打着招呼,聊着天,笑容绽放在脸上,她们大都是久承都内平民家庭出身的女孩,学历不高,职高,中专毕业居多,能到帝豪会所找一份工作是让周围姐妹十分羡慕的,这里挑选女服务人员的标准堪称选空姐,工资高,待遇好,北司帝国用的货币叫司亚元,普通的服务员一个月也就3000——3500司亚元,帝豪的普通服务员月工资都能拿到10000司亚元左右。
  普通的女保安每个月能拿到11000元左右,还有各种福利,五险一金全部都有,这样好的条件使很多女孩趋之若鹜,白班的女保安队长江娜皮肤白皙,她从18岁开始就在这里当保安,今年23岁,已经升任队长,踩着黑色的明亮的女式保安皮鞋,推开了更衣室的门,屋内说笑的姑娘们立刻禁了声,江娜为人比较严厉,对工作的要求特别高,这些小姑娘没少被她训斥,不过大家都很佩服她的敬业精神,任何事情都不马虎,糊弄,总是认真地完成工作。
  “鱼鲶来了吗?“江娜扫视了屋内一圈,屋内的姑娘们互相看了一看,都摇头。
  “赶快换好衣服,集合,给鱼鲶打电话,让她来找我“江娜说完,把门关上,转身离开,去往集合大厅。
  “快给鲶姐打电话,小艾“一个女孩正在提裤子,她跟已经换好衣服的一个女孩说到。
  被叫小艾的女孩拿出新买的手机,上面镶满装饰的假钻石,拨通手机内存的鱼鲶的号码,几个女孩看到她新的手机,立刻叽叽喳喳地夸着好看。
  小艾手机响了半天:“她不接啊“
  这时上早班的女孩们衣服都换好了:“小艾,给她发个短信,告诉她队长找她呢,我们快去集合“
  “哦“小艾忙手写了一条短信发给鱼鲶,跟着大家去大厅集合。
  员工集合的大厅内,总管经理看着下面站的整齐的员工,后勤经理董威今年28岁,帝豪选的服务员都是样貌好看的人,董威也是身高180的帅哥,他大学毕业就在帝豪工作了,处事稳重,升任主管经理,主要管理所有后勤部门。
  “人都到齐了?“低沉的充满着男性磁性的声音,董威扫了一眼站在前排的主管们。
  江娜笔直站好:“报告经理,女保安部还差鱼鲶未到“
  董威微微皱眉:“会后你留下“
  江娜干脆利落回到:“是“
  董威不再看江娜,看着下面的员工们:“今日是周一,本周三这里要举办一场婚礼,到场的都是政界,军方大佬,我们不能出现任何纰漏,一会儿我会把详细的工作安排下去,每个人都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圆满完成这场婚礼 “
  “是“员工们一起说到。
  董威开始安排这几日要忙的工作,十分钟后,董威让大家散去忙自己的工作,江娜没走,站在他的面前。
  “到我办公室来“董威低头看着手里的资料,江娜跟在他身后,一起进了董伟威的办公室。
  一个红木的大办公桌,上面放着大屏的显示器,传真机,打印机,所有的办公用品都摆放的整整齐齐,真皮制的软椅,董威坐到了上面,合上资料,抬头看江娜:“鱼鲶怎么回事?“
  江娜站姿比军人都不逊色,这时她多年在帝豪训练出来的:“我还没联系上她,她始终不接听电话“
  门外传来敲门声:“董经理“是秘书吴乐的声音,吴乐跟江娜是同一年来的,两人同岁,也是闺蜜,吴乐也是个漂亮的女孩。
  “进来“董威看了一眼门,门被轻轻推开,吴乐穿着秘书专用的紧身短裙走了进来:” 皇郊区瓶花派出所来电话,问我们这里是不是有个叫鱼鲶的员工“
  董威一愣:“派出所?怎么了?”
  吴乐看一眼江娜,又看回董威:“鱼鲶昨晚因打架斗殴被抓了”
  “什么?”董威和江娜一起问,以为自己听错了。
  皇郊区是久承都的外郊区,那里是外来务工人员聚居的区域,瓶花派出所管辖的区域大部分是正在开发的楼盘,楼盘周围都是二十多年老旧的楼房,瓶花派出所马上要拆迁了,里面和外面都是破破烂烂的。
  五个男子蹲在问讯室,头发染着各种颜色,穿着流里流气,一看就是地痞,小混混,他们身上到处都是伤,已经经过简单的包扎。另一个问讯室内,椅子上坐着一个女孩,一双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她身上任何伤都没有,头发随意地绾在身后,悠闲地坐着。
  一名年轻男警官开了问讯室的门:“鱼鲶,你家人来接你了”
  鱼鲶忙站起身:“来啦,谢谢警官”
  骆修的头发如黑玉般有淡淡的光泽,脖颈处的肌肤细致如美瓷,柔丝般的、弓样的眉睫,荫掩着盈盈的双瞳,他无奈地看着从问讯室出来的女儿鱼鲶。
  鱼鲶露出一抹讨好的笑容:“阿爹”
  骆修在警官递来的表格上签了字:“麻烦警官了”
  五个小混混一听外面的动静。立刻站起身凑到问询室的窗边:“你别走,臭婊子,把老子打着这样,想跑”
  年轻男警官立刻瞪眼睛:“都蹲回去,这是你们撒野的地方吗”
  其他男警官也跟着附和:“蹲回去,五个男的被一个女孩打成这样,不丢人吗,还满嘴脏话,老实蹲着”
  鱼鲶一脸不屑:“姑奶奶怕你们,有本事出来,我们再打”
  骆修一把揪住鱼鲶的耳朵:“跟老子回家,反了你了啊,又打架”直接拎着往派出所门外走。
  鱼鲶捂着耳朵:“阿爹,是他们不对,他们调戏我”
  骆修把女儿带离了派出所,松开手:“喝酒没?”
  鱼鲶选择望天:“喝了一点”
  年轻男警官追了出来,手里拿着一款白色的触屏手机递给鱼鲶:“手机,我们已经联系过你的单位了”
  鱼鲶接过;"谢谢警官,我得赶快给单位去个电话"
  男警官:“快回家吧,你毕竟是女孩子,以后不要惹这些人,他们很可能还找你麻烦,记得再遇到这种事要报警”
  “给警官添麻烦了” 骆修拉过鱼鲶:“跟警官再见,我们回家”
  “再见”鱼鲶露出甜甜的笑容,男警官被美女的笑容晃了一下,要是不知道事情的经过,他怎么也不能把这个柔弱的女孩,跟打倒五个小混混的暴力女联系在一起。
  鱼鲶看手机一长串的未接来电,选了最主要的董经理电话,拨了过去,现在是夏天,骆修穿着休闲的短衣裤,骑上自行车,鱼鲶边打电话,边跳上后座,电话接通了。
  董威正在查看婚礼会场布置的情况,手机响动,来电鱼鲶,手指轻轻在手机上滑动:“喂”
  鱼鲶大呼小叫的声音:“董经理,我,鱼鲶,我刚被放出来”
  董威关心到:“你没受伤吧”
  “我没,他们受伤了,经理我现在就去上班啊”鱼鲶说完就把电话撂了,继续给江娜打,她没听到董威下面打算让她休息的话。
  董威看着被鱼鲶快速撂下的手机笑了一下:“真是急性子”
  骆修稳稳地骑着车,后座的鱼鲶到家都没消停,一直在打电话,吹嘘自己昨晚打架的事情,炫耀,得意,简直没法瞅了。
  鱼鲶的家是个独门独栋的平房,两个卧室,一个客厅,一个厨房,这里也是马上就要拆迁了,家里有些乱,很多已经打包好的衣物,他们马上要搬家了。
  三个3岁的小男孩正蹲在地上玩沙子,看到骆修骑着车回来,立刻不玩了跑向自行车:“阿大,姑姑”
  鱼鲶从自行车后座跳下来,忙去搂住跑过来的三个宝宝:“大鱼,中鱼,小鱼”
  厨房传来阵阵菜香,一个年轻的男声从里面传了出来:“回来了,姐,我给你热了早饭”
  鱼鲶回道:“嗯,我吃完马上就要去上班,阿爹一会儿送我到地铁口啊”
  一名年轻的男子走了出来,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没有一丝波动。
  鱼沉,鱼鲶的弟弟,今年19岁,三个3岁的小男孩是他的儿子,老大鱼玄天,小名大鱼;老二鱼玄也,小名中鱼;老三鱼玄川,小名小鱼;三个宝宝是三胞胎。
  骆修,鱼鲶,鱼沉,是少数民族炫族的人,炫族是母系氏族社会,孩子按照母亲的姓氏传承,鱼鲶和鱼沉的阿母姓鱼,炫族称呼爷爷辈的长辈都叫阿大,所以他们叫骆修阿大。
  大鱼,中鱼,小鱼跟着鱼鲶进了屋,老三鱼玄川挥着胖嘟嘟的小手:“阿爹,渴”
  骆修停好自行车,来到水池边洗手:“我给他们切西瓜吧,沉沉你去居委会问问,明天什么时候停水断电,我们明天早点搬家“
  鱼沉把身上的围裙摘了下来,炫族是男子做家务,女性负责挣钱养家,骆修和鱼沉都是家务能手,鱼鲶很少做家务,因为阿母在鱼沉出生后不久就离开了他们,鱼鲶十七岁就开始挣钱养家了。
  鱼鲶快速地把早饭吃了,三个小家伙坐在桌边吃西瓜,骆修给三个宝宝擦着嘴,他们吃的满脸都是西瓜水。
  鱼沉问完回来:“阿爹,明天中午就断电断水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